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五十七章:被魔鬼为难的她。
    颜妹对家中掌管经济的外公,却没有任何怨言,每次他叫她帮忙干活的时候,相反的是,她十分任劳任怨,且心甘情愿。

    



    明明那两人让她帮忙的事情都是半斤八两的事儿,连次数都差不多,但她就是双标了,打心眼里的偏心,如同外婆对她和她的那个妹妹一样,两副面孔。

    



    果然,不管多小的人,心里都有一把秤砣,把在乎自己的人和自己在乎的事情看得很重,偏颇也觉理所当然。

    



    如心理学说,说被给予关怀的人,不可避免的对给予自己关怀的人,总是格外地有好感罢。

    



    换完衣服,颜妹默默地退出热闹的房间,拿着作业来到外面的走廊上,搭着高板凳,坐着小板凳,安静地写着数学作业。

    



    她和她们这些无聊得看电视打发时间的人不一样,她下午有安排,做作业就是她目前最大的一项安排。

    



    盯着数学题,颜妹在心中揣揣地想到。

    



    不得不说,她们的数学老师,就是个魔鬼,她们班上的人都很怕他,逮住自己的小辫子。

    



    因为他每次惩罚人的方式都是换着花样来的,且非常地羞辱人。

    



    她可不想触这个眉头,做那个不知死活的人!

    



    做完作业,颜妹望了一眼屋子里的大表钟,暗叹竟然四点半了,这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看来今天都晴不了了。

    



    她低头,敛眉,准备把东西都收入外公给她准备的白色斜挎书包里,然一个不小心,她赫然发现她的数学作业居然还有漏网之鱼?

    



    是练习册后面还有一页,她没有翻到。

    



    颜妹有点后怕地瞪大眼睛,她惊悚地想到

    



    天,幸亏她眼尖,不然后果真的很严重!

    



    啧啧。颜妹撇嘴。

    



    看来以后都不能对数学疏忽、大意了。

    



    她也真是的,太不小心了!

    



    这和魔鬼打交道的事情,还不上心,她这是想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忒,是飞蛾扑火吧。

    



    找死!

    



    隔天,上学。

    



    颜妹走进教室,一派轻松自在,她的作业完成得不错,不可避免的她心情很好。

    



    抬头侧目间,她看着窗外,依然小雨淅淅沥沥的场景,颜妹感叹,天气也不错,空气更清新,一个字爽!

    



    她坐的位置不错,教室最里面,正数第三排,倒数也是第三排,靠窗,完全是占了地利这一优势,没得说。

    



    教室里很闹腾,这是老师没进教室的常态。颜妹习以为常,没有任何不适。

    



    而今天是星期一,她更是体谅这些两天没有见过面的同学,不怪她们激动的语言和行为,因为她也一样激动,不过她比起他们真的是安分不少。

    



    不得不说,安静成了她冷漠的代名词。

    



    现在,她冷眼旁观地看着周围的人,看着她们的热闹,默默地等待着老师的到来。

    



    当然,对于冷漠,她还做不到,因为她旁边还有个自来熟的家伙。

    



    袁棋。

    



    她早上一来就在赶作业,这会儿也是不亦乐乎地写着。

    



    颜妹端坐着,不忍直视地睨了她一眼,她看着她在抄她的作业,也没动作,只是盯着,默认了。

    



    因为现在不给她抄也不行,这马上上的就是那个魔鬼的数学课了,她总不能见死不救不是?

    



    罢了,为朋友两肋插刀,她忍了。

    



    原则什么的,滚远些吧,她此刻不能有!

    



    有,就是见死不救,就是残忍,就是要被吐槽!

    



    再者,她也是不忍心啊!

    



    可怜。颜妹的眼中对袁棋散发着怜悯的慈悲光晕。

    



    也是很醉人了。

    



    哦,对了,她也在帮忙助纣为虐,哦不,是做事儿,不过不是帮忙写作业,而是帮忙盯老师来没来,虽然看到了,也不能阻止什么,但求个心安吧。

    



    幸运的是,在杨老师到教室来的前一刻,袁棋的作业有惊无险地完成了,颜妹见她悄悄地把笔搁下,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不用看她倒霉的模样了。

    



    说真的,刚刚她挺担心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受罚的!

    



    不过,这家伙也真是的,连做数学作业这么大的事情都能忘记,不愧是公认的没心没肺的主儿!

    



    颜妹真想给她翻个白眼,但碍于台上直勾勾盯着她们的人,她硬生生地忍住了。

    



    杨老师这是又要按例视察了啊,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亲力亲为啊!

    



    果然,他老生常谈,调侃道:“同学们,还是老规矩啊,老师就不多说什么了!还有别让我听到谈论的声音哦,后果很严重的。”

    



    老规矩说得就是,让她们把作业置于桌面上,且桌面上不能有除了数学以外的任何书籍,连语文书之类的课内书籍都不能有。

    



    杨老师管这叫数独,呃,就是唯数学独尊。

    



    他说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想她们专心学习数学;他也说他是看有的同学不自觉,居然在他的课堂上写其他科目的作业;他还说有的同学爱开小差,自以为用书挡住自己,就可以逃过他的火眼金睛,雷达探测扫描仪,这是妄想的事情。

    



    不过,经他这么一立规矩,班上同学都发现自己学习的环境,真的一目了然了不说,还真的是让人心情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说是心旷神怡也不为过。

    



    这是好处,坏处是,她们完全暴露在了老师的视线内,毫无隐私感就罢了,关键是监控得明明白白的,连动动手指头这种小事儿都让人看得一清二楚,简直让人抓狂。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颜妹等人瞧着那个唯一一个挑战杨老师耐心的罪人,不免都为她掬一把汗,众人不约而同地暗叹:她这下是真的倒霉了。

    



    众所周知,她们的杨老师是个厉害的角色,不管是谁惹了他,那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所以说,她谭妗妗现在危险了。

    



    就连谭妗妗都懵了,她没想到她和颜妹昨天一样,犯了同一个错误,她马虎大意了。

    



    看着练习题后面空了,就以为是做完了,哪里料到再翻一页,才是练习题结束的尾巴。

    



    相对于她的惶恐不安,杨老师显然十分怡然自得,他眼神一凛,嘴角一勾,明明严肃的气氛,却硬生生地被他那张笑面给打破了,但没有人,觉得此时的气氛有所轻松。

    



    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也是杨老师发怒的征兆。

    



    在众人都在忙于看谭妗妗的热闹时,颜妹的眼睛一瞬不瞬盯着的却是那个有‘笑面虎’之称的杨敬国杨老师。

    



    像,真像她的爸爸!

    



    不是长得像,而是冷怒看人的眼神和明明生气却悚然发笑的表情,诡异得令她害怕!

    



    彷佛她才是那个即将被他宣判的罪人一般,颜妹的心在不安地忐忑着。

    



    难道她和谭妗妗能感同身受?

    



    不可能,她们又不熟悉!

    



    而且在她刚刚被点名站起来之前,她可是连她的名字都没记住的好吧。

    



    她又想多了!

    



    惩罚,还是降临在了谭妗妗的身上,不重,但却是羞辱至极。

    



    不止一个看到的人这么想,连颜妹也是这个想法。

    



    只见杨老师迈步来到谭妗妗的身边,讽刺道:“呵,还真有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的人啊!你胆子不小嘛!”

    



    谭妗妗语塞,但她还是解释说:“老师,我不是故意的,是”

    



    “是你没看到吗?啧啧,这样的借口,你老师我听了八百遍了不止,就这还想忽悠我?哼,小姑娘你的小把戏耍错对象了吧!”

    



    “可是,我......”

    



    “行了行了,别解释了!你没听过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编故事吗?还是你觉得我有那个美国时间听你摆故事吗?得了,我这把年纪可没那功夫!”

    



    “......”谭妗妗沉默了。

    



    她算是有理也说不清楚了。

    



    “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了,也就几道习题的事情,我干脆扯你几根头发了事行了吧?”

    



    说着不为难和询问的语气,杨老师却没有心慈手软和商量的余地,他直接上手在众目睽睽之下,拔了人家小姑娘好几根头发不说,还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的地方。

    



    而目睹一切的颜妹众人,却都被吓得不轻,不都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吗?他损害了别人的心肝宝贝,难道就没有愧疚的感觉吗?颜妹想问他,又不屑问他。

    



    她只当他是个无知的老头罢了,何谈为人师表?

    



    简直有辱斯文!

    



    下课后,杨老师跟来时一样,迈着轻快地步伐,潇潇洒洒地走了。

    



    颜妹盯着他消失在教室门口的背影,又看看坐在她右边角落里,神情木讷的谭妗妗,她知道她伤心,不,应该是伤自尊了。

    



    她感同身受,也讲不出安慰她的话来,虽说她也用不着她安慰,毕竟她们是真的不熟,但是她还是替她难过了。

    



    原来伤心,也不是她的专利。

    



    原来世界上,不管是高兴的人,还是悲伤的人,从来都不缺,也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世界没了她,依然会转!

    



    这让她想起她曾经一个可笑的念头,那时的她,盯着天上的太阳,还在想她睁眼,太阳在,她闭眼,太阳没,是不是说明太阳是围绕着她在转?

    



    直到生活开始给她上课,她才顿悟,原来她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人罢。

    



    她也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隅罢,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是她摆不清楚自己的定位,自以为是了!

    



    不知道是不是入戏太深的缘故,待颜妹回过神来时,第二节课已经来临,连她们的班主任王老师都步入教室了。

    



    她陡然清醒,慌慌忙忙地把语文课本从书桌里抽出来,见王老师没注意她,她动动胳膊肘碰了碰坐在一旁的袁棋,道:“嘿,干嘛呢。都不喊我一声!过分了啊木子棋。”

    



    袁棋白了她一眼,方才抽了本书置于桌面,她道:“看见没?我比你反应还慢!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颜妹低头,赫然发现袁棋拿的也是语文课本。

    



    汗颜。

    



    她还真没资格说她!

    



    不过,某人把话说得如此大言不惭,这真的好么?

    



    不太好吧。颜妹最后得出结论。

    



    福娃娃最近很飘啊!

    



    颜妹刚想吐槽她,就被一个消息给吸引了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