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五十五章:岂有此理?霸道!
    “当然不是。”许嘉越看着她轻笑道:“这个给你,我看你桌子上没有摆得有水杯啥的,我猜你回来应该没有喝过水吧。喏,拿着吧。”

    



    “啊,哦,好的。”

    



    颜妹反应慢半拍地说完,伸出右手,接过许嘉越手中的牛奶。

    



    “还不快谢谢你的嘉越哥哥。”

    



    颜凤看着自家妹妹木讷的样子,不由得提醒到。

    



    “嗯,谢谢你了许嘉越。”

    



    颜妹自顾自的道了谢,几乎是落荒而逃。

    



    临走她脑中想的是,为什么姐姐自己叫许嘉越就是许二月,而她就要喊嘉越哥哥呢。

    



    不,她偏不,她不想喊他哥哥。

    



    如果这话要是她问起颜凤来,她肯定会笑说,哪有什么别的意思啊。她就是想教她礼貌而已。

    



    父母不在家,长姐为大,她只是做了她父母的工作罢了。

    



    是她想多了。

    



    可是没有如果,她不会问,她自然也不会想着回答。

    



    世间的隔阂,始在人心,断在人心,唯有人心罢。

    



    颜妹来到房间门口,屋子里的两人正玩得起劲,电视仍然开着,只是两人的注意力显然都不在那上面,因为电视的显示屏上,循环播放的是让人心烦意乱的广告。

    



    她一进入房间,除了机械的电视广告,其余的声音都安静了一瞬,颜欢最先反应过来,她看着她喊道:“小颜姐好。”

    



    “小颜姐。”颜虎随后叫道。

    



    “嗯。”

    



    颜妹垂眸睨了一眼茶几上的零食饮料,并未多说什么,她迈步走到沙发旁边,坐下,拿起桌上的遥控板,随手调着台。

    



    颜虎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道:“这都是嘉越哥带来的。”

    



    颜欢高兴地点点头,附和道:“就是就是,嘉越哥哥好好哦!”

    



    “我知道。”

    



    颜妹态度冷淡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她毫不在意的模样,让四周空气的气压都低了一度,其余两人也都是一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也不在意,自顾自的继续调着台,连眼神都未分给那俩人,一副我跟你两人无话可说的模样,很是倨傲。

    



    颜欢一直都觉得自己这个表姐不太好说话的样子,如今更是。

    



    再一想到她们曾经因为吵闹,被这个小表姐轰出门的经历,她就更呆不住了。

    



    她悄悄地冲旁边的颜虎做了个出去的动作,便率先溜出了门,颜虎本也是个闲不住的主儿,见状果断地跟了上去。

    



    颜妹瞥了一眼一前一后出门的二人,无所谓地耸耸肩,觉得更自在了,她随意找了个动画片,滋滋有味地看着。

    



    她不觉得寂寞,也没有无聊的感觉,只是脑海中还在想象着后面那两人在聊些什么,有没有谈论到她。

    



    应该没有吧。她有什么可聊的?

    



    没有。颜妹心中有了肯定的答案。

    



    没过多久,那两人便结伴从后院地坝上,往前院走廊这个她所在的地方踱步而来。

    



    他要走了吗?这么快?

    



    颜妹捏着遥控板的手,开始收紧,她在想她要不要出去送送他,或许她可以去打个招呼,说声慢走啊,哦不,是常来玩嘛!

    



    可是......这样好么?她会不会打扰到她们?他会不会嫌她碍事?

    



    算了,她还是老实呆着吧。

    



    颜妹心里这般决定了,眼睛和耳朵却仍然在慢慢走进的两人身上张望着,一点都不安分的样子,让她很懊恼,但也不能改变什么。

    



    她好纠结!

    



    许嘉越也纠结,他本想多呆一会儿,再看看他的小丫头,但时间来不及了,他今日还有约,上次就为了等小丫头,放了人家一次鸽子,这次说什么也不能爽约了,不然那家伙又该念叨他了。

    



    他也很无奈。

    



    罢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他们来日方长。

    



    许嘉越走了。颜妹站在长廊上亲眼所见。

    



    她看着许嘉越告别了姐姐,掏出了一个翻盖手机,边说边扶着自行车,很快便消失在了供销社的街道上。

    



    那不是回他家的方向。颜妹看着他的背影,如此想到。

    



    他居然不是回家。

    



    这边也有他的朋友吗?

    



    他是要去见谁?男的,还是女的?她认识吗,或许是见过吗?

    



    颜妹心中百转千回,疑惑颇多,但没有一个人为她解答。

    



    因为这些事情,她不会问别人。

    



    也因为这是她独家的秘密,不为人知的秘密。

    



    再说这许嘉越,他刚刚骑出供销社的街道,骑下一段长达一公里的山坡公路,来到大石的三叶子拱桥上,就看到了他要找的人。

    



    他的同学,肖柏。

    



    肖柏的气质很干净,像学校里学习成绩优异,想象力丰富,动手能力强的三好学生。

    



    他的笑容,很甜很暖,只要是见过他的人都会被他吸引住,无论男女。

    



    此时,肖柏斜靠坐在横放在桥头角落里的自行车上,一手扶着车把,一手扬起手中的白色手机,朝许嘉越笑得恣意,他道:“啧啧,真不容易啊。大哥,我已经到了快二十分钟了。您老人家才姗姗来迟,你说你对得起我不?”

    



    “嗯,对不住。走吧,大哥我补偿你去。”

    



    许嘉越来到肖柏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冷峻的面孔上勾起一抹罕见的笑意,竟是和肖柏的笑容一样,魅惑十足。

    



    仔细看来,这两人还真有几分相似的地方。

    



    一样的可甜,可盐的感觉,暖能融化冰川,冷能冻死人畜。

    



    不愧是同样优秀的他们。

    



    把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谚语诠释得完美极了。

    



    “行啊,我行李都带来了!咱俩谁跟谁是吧,就没有客气这么一说。”

    



    肖柏起身,拿着手机的手朝身后的背包一指,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活像一只不怀好意的玉面狐狸,狡猾得不行。

    



    “噗,是。你说的都对!时间不早了,那我们可以上路了吧?小白?”

    



    许嘉越哭笑不得地说完,就调转车头往回行驶而去。

    



    肖柏见状,在他身后喊道:“许哥哥,你怎么这样啊!我都还没上车呢,你就跑了?!”

    



    “不然咧,你小子骑车太猛,我怕一会儿跟不上你啊!”

    



    许嘉越头也未回,只给肖柏留了一个身姿挺拔的背影。

    



    “借口,都是借口!你这样我还能当你的弟弟吗?”

    



    话是这样说,肖柏的动作可谓是利落地上车,接着脚底生风地朝许嘉越追赶而去。

    



    “嗯?你是认真的吗?”

    



    许嘉越突然一个急刹车,回头盯着肖柏的眼睛,语气淡而缓地问道。

    



    那模样好像是说,你确定吗?确定不要你的小命了吗?

    



    “没,哥。我开玩笑的!你走,弟弟马上来追你哈!”

    



    肖柏也是一个急刹车,他停在许嘉越不远处,空出一只手,举着一个‘请’的姿势停在半空中,做出一副我投降,我认怂的无辜模样,腆着笑脸道。

    



    “能赶得上不?”

    



    许嘉越不依不饶道。

    



    “能,我能!哥,你先请!弟弟断后。”

    



    “没问题?”

    



    “是是是,绝对没问题。相信我,你弟弟的技术最棒了!”

    



    “呵,是么?那我走了啊?”

    



    “嗯嗯,哥哥尽管走就是,我这就来了。”

    



    许嘉越听到满意的答案,这才继续赶路,后边的肖柏不着痕迹地舒了一口气,暗道:大佬,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的表情能不能管理一下?

    



    吓着他了好么!

    



    嗯,最好是笑着,够甜,够暖!

    



    他喜欢。

    



    颜妹没想到,她还能看见许嘉越回来,虽然只是路过。

    



    远远地,颜妹在阁楼上,一眼便望着他了,她条件反射地蹲到了砖砌的围墙旁边的地上。

    



    就挺突然的......莫名其妙的她,居然躲了起来!

    



    也不知道她是在怕什么,难道是怕他看见她?

    



    呸,她们又不是没见过,她更不是见不得人的好吧?!

    



    颜妹自我唾弃道:“我看来是病了,而且是病得不轻!”

    



    待她扭扭捏捏,小心翼翼地再把上围墙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两个一前一后骑行的挺拔背影。

    



    这应该就是他的那位朋友吧。颜妹猜测道。

    



    他应该也很优秀吧,像他一样的优秀。

    



    可惜她连正脸都没有看到,无论是他的,还是他的。

    



    真是岂有此理!

    



    颜妹愤愤地转过身,就看到颜欢和颜虎从长廊尽头走进来,他们的手上拿着好几根木头,居然还有弯刀,专门劈柴火的那种。

    



    她纳闷地看着他们,疑惑出声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去了?”

    



    一语毕,她接着道:“你们不能玩那个东西!”

    



    “啥?”

    



    颜欢一副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的模样,睁着圆圆的大眼睛,下意识地瞅着自己和颜虎身上的东西。

    



    “唔,就是弯刀。谁允许你们玩了?给我放回去!听见没有?!”

    



    颜妹好心地解释完,态度一变,十分义正言辞,不容拒绝。

    



    话落,她顿了一下,接着上前三两下夺过他们手中的弯刀,拎着走了。

    



    “......”颜虎。

    



    他都还没来得及说话!

    



    他姐现在真的越来越霸道了!

    



    “......”颜欢。

    



    表姐真凶!她不玩,也不许人家玩!真是的!

    



    颜妹心想:小孩子家家地玩什么刀嘛!她小时候都没有这个爱好!

    



    果然,现在的娃娃愈发难带了!

    



    她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但她忘记了,她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事实。

    



    到了半下午的光景,颜欢的妈妈来接她回家了,她还未到达田家的阁楼下,就扯着大嗓门,大声武气地叫喊道:“欢儿宝贝!回去了!”

    



    声音很大,颜妹几人都听见了,颜欢更是条件反射地回答道:“知道了。等等我,妈妈。我马上下去”

    



    她十分激动,开心的样子,开始收拾着自己带出门的细软,这让颜妹多看了她几眼。

    



    不为其他,只是因为她许久没有这种高兴的情绪了。

    



    对她,她是有点儿羡慕了。

    



    她们感情真好呢!颜妹感叹道。

    



    她妈妈真是喜欢她啊!

    



    不像她,那么讨她妈妈的不喜。

    



    她自相惭愧了,不是假话。

    



    令颜凤她们都没想到的是,在她们都以为萧姨不会上楼的时候,她上楼来了。

    



    颜妹看着走到长廊中心的萧姨,她觉得她走得挺快,出现得也挺突然地,就挺悄无声息地模样,让她吓了一跳。

    



    但更吓人的事情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