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五十四章:无语,是她不懂。
    果然,车辆被扶正后,许嘉越有条不紊地开了口。

    



    “这个,是邹婆婆叫我帮忙带过来的。拿着吧。”

    



    “啊,嗯。”

    



    颜妹望着他手中的包裹,下意识地腾出右手,去拿。

    



    不料,许嘉越突然反悔了,他道:“算了,看你也拿不过来,我就先帮你收着吧。”

    



    “欸?好、好的。”

    



    颜妹感觉挺措不及防的,她从未在她外公外婆家这边接待过婆婆家那边的朋友,更何况是他。

    



    许嘉越,这个从小就给她一种捉摸不透,高不可攀,又令她好奇非常的人。

    



    她总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是怕吗?好像不是。

    



    是敬吗?好像也不是。

    



    是......喜欢?或许吧,颜妹也不清楚,她只是想和他亲近一点。

    



    别问,问就是他身上有磁铁!

    



    反正蛮吸引她的就是了。

    



    眼前,却让颜妹有点儿尴尬了,她现在在外婆这边,不在供销社,嗯,就是他外公的住处。

    



    她连喝水都不好意思领他进屋,不,应该是她都不好意思单独进屋要水喝,何况是带人?

    



    算了,拼了拼了。

    



    颜妹暗自咬咬牙,她总不能把人晾在大马路上,不管吧,啧,是不太好的样子。

    



    总得留人坐一会儿歇息,喝点儿水解渴不是么!

    



    虽说来去只有几公里的路程,但山道多弯,路多颠簸,人过来一趟还真不能说是容易的。

    



    得,死就死吧,她认了。

    



    最后颜妹还是把人领到她外婆家中去了,意外地她外婆很热情好客不说,居然全程都是合颜润色、笑眯眯的,而许嘉越亦是文质彬彬,懂礼到不行。

    



    反观颜妹的小心翼翼,紧张无比,补氏和许嘉越的互动,简直和谐融洽得不同寻常。

    



    颜妹看着,都要冒酸水了。

    



    她都没这么和她外婆聊过,也没有让外婆这样开心大笑过。

    



    这么些年了,都没有!

    



    哪怕一次!

    



    颜妹开始反省自己,她是不是嘴不太甜?

    



    是。

    



    但是她真的甜不起来啊!

    



    那感觉就像让你在一个平时严厉到不行的老师面前,撒娇卖萌一样,有说不出的诡异。

    



    颜妹扪心自问,现在的她的的确确是做不到如此厚脸皮的。

    



    虽说,她的脸皮也不太薄,但她内心是真的拒绝的!

    



    这毋庸置疑!

    



    回去供销社的路上,颜妹还有种不现实的梦幻感,她难以接受她的外婆如此爽快放人的事实。

    



    外婆居然提前放她走了?

    



    走了!

    



    这真的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知道,就算颜妹的外公来拉人,也要费一番功夫,呃,少说也要费一番口舌,可许嘉越几句话,不但把她外婆哄得开怀大笑不说,还把她领走了?

    



    不仅如此,她她外婆居然还送她们出门?!

    



    这绝对是绝无仅有的事情,至少,颜妹从来没有这个待遇。

    



    她想成为他,这是颜妹有史以来最莫名其妙的想法。

    



    汗颜。

    



    无语。

    



    是她不懂!

    



    颜妹真的不懂如何和外婆相安无事地相处,她也想啊!

    



    无奈,人不同,心之所向,欲速则不达。

    



    她与她,估计还有好长一段时间的磨合吧。

    



    郁闷。

    



    “最近还好吗?你们?”

    



    颜妹斜坐在后座,眼睛盯着不断滑过的地面,破天荒地第一个开了口。

    



    “嗯,都挺好的。你们呢?”

    



    许嘉越骑着自行车,头也未回地回问道,声音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

    



    “那就好。我们也是,没什么大事发生,还过得去。”

    



    盯着盯着,颜妹渐渐地看出了些许趣味,她下意识地扬起左手,彷佛可以抓住飘过地面的影子和微风。

    



    许嘉越许是用余光看到了她的幼稚行为,他压低声音,带着些许警告意味道:“安分些,坐好,抓紧我!”

    



    “啊,是,好的。”

    



    颜妹彷佛是被抓住尾巴的狐狸,她仗着许嘉越看不到她的表情,故而调皮地吐吐粉嫩的舌头,一副我有错,我改,但我不服的架势,简直让人恨不起来。

    



    许嘉越不用看,都想象得到她的顽皮,毕竟他也是真的了解她。

    



    心口不一,阳奉阴违,两副面孔的她,有时候也是令他哭笑不得的。

    



    不过,他不讨厌就是,甚至还觉得她有点儿可爱。

    



    果然,情人眼里出西施,她的缺点都被他看出美来了。

    



    很快,供销社便出现在了她们面前,看着许嘉越熟门熟路,驾轻就熟地把车辆停放在自家的楼房下面,颜妹疑惑地看着他,惊讶问道:“许嘉越,你怎么知道这是我们家的?”

    



    “咳,你姐姐说的。”

    



    许嘉越摸摸鼻梁,一副她大惊小怪的模样,有理有据道。

    



    他当然不会说,他已经来过这里无数次了,就在她们周末没有按时过去的时候。

    



    “哦,原来你是来找过姐姐玩啊。我居然都不知道。”

    



    颜妹有些失落地说完,她又觉得理所当然,也是她外婆给她开小灶的时间太频繁了,她真的错过了他,也是在常理当中,她不奇怪,只是又点闷闷地感觉。

    



    毕竟,从小到大,她无时无刻都跟着的两人,现在也有了自己的时间和秘密,她心有戚戚吧。

    



    对,就是不甘心!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她也有秘密,她也不会和他们分享的!

    



    秘密。

    



    颜妹想着她的秘密,她低垂的面孔上,有一瞬间的苍白。

    



    一瞬间,很快便闪了过去,快得令许嘉越那么精明的人都没有捕捉到她的不快,颜妹就扬起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来了。

    



    她笑道:“吼,许嘉越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光见姐姐,把我都忽略了。”

    



    许嘉越也笑,他道:“哈哈,不是,只是巧好你不在罢了。”

    



    他没说谎,他是真的刚好和她错过了,他也很无奈!

    



    “那还差不多!走吧,上楼去歇息一下。姐姐她们都在。”

    



    颜妹一副你这样说,我就放过你了的娇嗔模样说完,便打算拿着东西率先开路上楼了。

    



    “等等。”

    



    “诶?怎么了?有事?”

    



    “是,我去一趟超市,买点东西。“

    



    “啊,哦。那好我在这等你回来吧。”

    



    “......不用,你先上去吧,我一会儿自己上去就是。”

    



    “嗯,也行。我瞧你也不止来过一两次了吧,估计路都摸清了。哈哈。”

    



    话落,颜妹莫名地笑了笑,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摆了摆手,走了。

    



    许嘉越看着她的背影,莫名感到一片孤寂,他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暗道:错觉。

    



    他的小丫头还小呢,那种成年人的情绪,她怎么可能有?

    



    是他想多了!

    



    许嘉越收回目光,背过身子,朝超市的方向漫步走去,而此时恰好走到楼梯尽头连接二楼走廊的平台的颜妹,却仿佛经过计算似的,转头看向徒留一个潇洒背影的许嘉越。

    



    正值初春,阳光明媚,枝繁叶茂,美成一片,颜妹的眼中却只剩下一片漆黑的阴影。

    



    她倍感落寞地望了一会儿,待转头离去,空气中仿佛残留了什么东西,在无声无息地飘荡、消弭。

    



    是风,在叹息。

    



    一叶障目两处愁,三言两语说不通,五湖四海难汇聚,七情六欲理还乱,八九不离心上人。

    



    颜妹刚踏上走廊,就听见屋子里传来电视机的声音,她们在看电视,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她没有惊讶的模样,显然也是司空见惯了。

    



    她目不斜视地走过开着电视的房间,走到露天的地坝上,往那片最靠近后山的区域跑去。

    



    那里,有她想找的人。

    



    果然,姐姐就在这里。颜妹很是高兴地想到。

    



    她们姊妹一样,很多时候都喜欢清静的地儿。

    



    不一样的是,姐姐颜凤是为了写作业,而她纯粹是为了喜欢而留下。

    



    后山是一片绿地,这毋庸置疑。

    



    正值瑰丽的时节,后山又添了几分颜色,蓝的,黄的,紫的......一应俱全。

    



    但最显眼的依旧是那几颗形状奇特的大榕树。

    



    榕树长得特别,是颜妹第一次来到外公家玩耍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的。

    



    彼时,看着颗颗做舞动之姿、枝繁叶茂的榕树,颜妹等人都惊呆了,她们何尝见过如此鬼斧神工的艺术展览品。

    



    颜妹尤甚,她驻足的时间最长,在所有人都忘却了这惊艳的一幕的时候,她欣赏的目光仍然散发着星光,一如她的感情,有着一眼万年般的执着和情深。

    



    她长情的模样,和那个人比起来也不相上下了。

    



    但同时,颜妹也多情,她看着大榕树树下簇拥着的兰花姐妹,同样喜爱到不行。

    



    与榕树不同的是,这野生的兰花生得赢弱,大有风吹叶败的风险,颜妹看着那本该养在温室里的花朵,不由得感叹它们的命运艰难。

    



    可她又一想,不经风吹雨淋的娇花,又怎能开得出最坚韧的鲜花?

    



    它们是,她亦是!

    



    许嘉越到时,颜妹她们正各自做着自己的作业,见他提着东西来,颜凤诧异地看着他,道:“咦?许二月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刚刚。”

    



    许嘉越言简意骇地说完,走上前,把东西都搁在她们面前的四方桌子上。

    



    “哎呀,过来就过来,带什么东西嘛,这让人多不好意思啊!”

    



    颜凤边说边伸过手去拿了一瓶水,道:“得,正好,我渴了。”

    



    “.......”

    



    许嘉越感叹:某人在他的面前,一如既往地随意啊!

    



    “.......”颜妹。

    



    她怎么感觉她的姐姐也挺言行不一的?

    



    是了,谁不知道她俩的关系好。

    



    就连村子里的人都说,这两人打小就形影不离,跟个双生娃娃似的,天生的一对。

    



    颜妹能感觉到她的姐姐对许嘉越的不一样,原来双标的人,并不止她和她,还有她。

    



    那她......是否也对许嘉越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呢?

    



    应该是有的吧。颜妹用余光扫着互动熟捻的两人,心中得下结论。

    



    而许嘉越,颜妹更是确信他对待姐姐是不一样的,从他关心她和她身边的人就可以看出来了。

    



    许是爱屋及乌,他对她姐姐身边的人,都很好,比如她,就受了他很多恩惠和照顾。

    



    她也是沾了她姐姐的光罢,就像他和她第一次见面,他拿糖果给她,那糖果或许本就不属于她。

    



    毕竟,当初他来找的人,也不是她。

    



    颜妹思到这里,她就感觉坐不住了,她不想当他们之间的障碍物,于是她看着他们,顽皮道:“哎呦,不想写作业了,我和他们看电视去了。你们慢慢聊哈!我走了。”

    



    话落,她赶紧把作业囫囵一收,就准备跑路了。

    



    就连颜凤见她行色匆匆的模样都感到好笑,她吐槽她道:“欸,妹儿。你这才写多久啊?这就写不下去了!你是有多动症么?”

    



    “咩,姐。人家就是不想写了嘛。呃,那个什么今天不才星期六嘛,我晚点再写哈!”

    



    颜妹在他们的注视下,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找了个还算正当的理由,脚底开溜了。

    



    未料,她步子还没迈开两步,又被叫住了。

    



    “等等。”

    



    说话的人,不是她的姐姐,而是许嘉越。

    



    颜妹步子一停,滞愣在原地,她笑着转头道:“怎么啦?还不许人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