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五十三章:自卑。
    那是一个夏季,夕阳西下,黄昏已至的下午。

    



    颜妹和颜妈走在回去的小路上,路很窄,不容二人,她们一前一后地走着,颜妹思来想去,鼓足了很大勇气,她停下脚步,仅余随风摇曳的裙摆在空中翻飞,她面对她的母亲提了她想要的东西。

    



    听完颜妈一愣,拒绝得也挺正当委婉,颜妹却好似备受打击,她好像早就知道结局注定是这般模样,她失落了,却没有表现出来,甚至还笑得很灿烂,说着些无所谓的话。

    



    走在后面的颜妈没有看出来,也没有听出来她的异样,殊不知这是她试探的小心思在作祟,她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想要的,她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敞开心扉的机会而已。

    



    这是她第一次提出想要的东西,也是最后一次,对她她以后都不会这样做了。

    



    因为她真的自卑了,发自内心的。

    



    隔阂,永远都不是一天形成的,日积月累的东西,才是。

    



    自卑亦是。

    



    独自沉浸在咸涩的苦海中豪饮,到了中午放学的时间,颜妹才在同桌袁棋的拉扯下,麻木地前往锅炉房蒸饭的地方去拿自己的饭盒。

    



    大家都是这样,中午不回家,便都在早上准备了蒸饭的食盒。

    



    食盒的形状不一,多是长方形的银色铁盒,铁盅,少数是圆形的红白花瓷盅。

    一秒记住https://

    



    到了锅炉房,眼前是两条整整齐齐的人形长龙,袁棋和颜妹习以为常地排着队,两人之间并无言语交谈,但谁也没有尴尬的感觉,一如既往地和谐融洽。

    



    袁棋本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可这次却过分的安分,几乎和此时安静的颜妹如出一辙的表情,让人分不清谁才是在黯然神伤的那个人。

    



    取了饭盒,两人回了班级,此时教室里不乏用餐的同学,连老师都有。

    



    平常也是如此,不过有兴致地时候,她们也会跑到操场,或者花园里去用餐。

    



    今天么,她们的确是没那个闲情雅致的心情。

    



    一入教室,颜妹二人便被叫住了,喊她们的人是她们的班主任王老师。

    



    “你俩过来,到这边来吃饭。”

    



    颜妹和袁棋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然后朝他点点头,沉默地走了过去。

    



    王老师真的是和她们这些学生打成了一片。

    



    颜妹看着围绕在王老师身边的几人,默默感叹道。

    



    王老师还真是平易近人啊。

    



    平时说话温柔就罢了,现在连吃饭,午睡都和她们一起在教室里度过,真的算得上是稀有物种了。

    



    果然好的老师,真的什么都不计较,也不会以成绩来区别对待学生。

    



    让颜妹她们受宠若惊的是,王老师叫她们过去吃饭,不是想和她们上一堂政治课,或是有其他目的,而是单纯地想分享一些美食给她们。

    



    经历过蒸饭时期的人,一定都会明白没有下饭菜是怎样的难以下咽,这个时段的我们连买一包五毛钱的榨菜,如海带丝,都是一种奢侈。

    



    况且我们这个落魄的学校,连个食堂都没有,又何来打菜一说?

    



    都是自带的罢。

    



    学校能提供免费的蒸饭服务,我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真应了那句话:不经辉煌,不觉自苦。

    



    今天教室里格外热闹,彷佛一龙在卧,九子傍身,情真意切,情意绵绵。

    



    大家把长木桌子横着斗了三张,才挪出了一个饭堂,供一师九生茶余饭后闲谈浅止。

    



    颜妹坐在王老师的右前方,拘谨地吃着饭,耳边的热闹就没有断过,她有些食不知味地咀嚼着口中的白米饭,盯着饭盒里的眼睛也飘忽不定,光看动作让人只觉得她是吃得专心罢。

    



    颜妹自以为自己就像一个小透明,这会儿肯定被人忽略得干干净净的,不曾想还有人来关心她。

    



    那人不是老师,不是袁棋,不是韩琑,更不是她熟悉的任何人,而是一个陌生的美人。

    



    美人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湘钰,当然如果姓氏不是姓白的话会更美。

    



    白湘钰,真的看起来很美,就是连读起来不美罢。

    



    湘钰是我们读三年级下册的时候转校过来的,彼时惊艳了众师生,现在亦是。

    



    她长相清纯,白皮肤,杏目,脸蛋精致,眉清目秀的,一副弱柳扶风之姿。

    



    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笑起来脸上浅浅浮现的小酒窝和那对洁白的小虎牙。

    



    看着饭盒里多出来的小菜,颜妹有一瞬间的怔愣,待晃过神来她轻轻地道了一声。

    



    “谢谢。”

    



    “不客气。”

    



    白湘钰声音比她还轻还柔,温柔到了极点。

    



    颜妹愈发受宠若惊,她尴尬地朝她笑笑,白湘钰同样嘴角一勾,较之大方,自然。

    



    颜妹自愧不如,她真的觉得这个和她同龄的女孩美得耀眼。

    



    不管是外表,还是内心,白湘钰是当之无愧的美得表里如一。

    



    忘记说了,白湘钰惊艳众人的可不止美貌,还有学习成绩。

    



    当然白湘钰离学霸的程度,还是有点距离的。

    



    但相比处于中等水平的颜妹来说,她的成绩的确是不够看的。

    



    无疑,在众人看来白湘钰是优秀的,包括颜妹也这样认为。

    



    下午放学回家后,颜妹没有找她的外公提起过假钱的事情,不是她漠不关心,而是她明白问了也无济于事,她现在只是自寻烦恼罢。

    



    她渴望成长的脚步,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即使她早已知道长大其实并不能解决所有烦恼,也未曾放弃过这个美梦。

    



    日子日复一日地蹉跎着,转瞬到了周五。

    



    周五,这个本该在计划中的日子,却滑出了颜妹她们的意料。

    



    又回不去了。颜妹失落的目光不禁走上熟悉的道路。

    



    她站在山坡上,手中的动作停滞了一秒,复又忙活着。

    



    她们现在正在锄草,这是她们外婆给安排的活儿。

    



    这样的活儿,对她们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她们并不觉得新鲜好玩,也会觉得无聊和累。

    



    但她们的外婆却不这么想。

    



    补氏常说,小孩子没有腰,不会腰酸,更没有腰累一说。

    



    如果她们反驳,她就会说你们就是想躲懒,整日东想西想,偷奸耍滑的。

    



    颜妹老实,补氏现在最喜欢她,所以很照顾她,经常给她一个人开小灶。

    



    前一天领着大家从早干到晚,不是除草就是背草,反正不会让人歇着。

    



    后一天大家累了,她使唤不动别人,便会拉着颜妹吃独食。

    



    颜妹也不会拒绝,乖巧的模样,真的十分好欺负。

    



    田官有时候看不过去,就会和补氏聊聊,或者直接带她离开外婆家,不过这都是寥寥无几的事情。

    



    更多时候,颜妹还是跟着外婆一起干活,没有任何埋怨的话。

    



    但郁闷还是有的。

    



    可谁让她是豆腐心呢?好说话。

    



    虽说补氏很喜欢她的听话,但不喜的时候,仍然很多,这导致颜妹常常挨骂。

    



    果然做得越多,错得越多,被骂的机会也越多了。

    



    这是颜妹经验所得,她也很无奈。

    



    相比较起来,颜妹实在是对她的那个妹妹羡慕得很。

    



    因为她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得到外婆的笑容和糖果,外加赞赏。

    



    特别是赞美,颜妹感觉耳朵的茧子都要被她外婆念叨出来了。

    



    她外婆老是在她给她干活的时候,说:“你看看你妹妹多么乖巧,天天来看我!而你呢?哪次不是我喊你你才跑来的?!”

    



    颜妹心想:那能一样么?她是来讨糖的,而她是来讨嫌的!

    



    她又不是受虐狂!那能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当然颜妹还是有理智的,她不会这么顶撞她,她只是沉默了。

    



    因为她认为无声的反抗,才是对她的偏心最大的反驳。

    



    不过反驳不反驳什么的,她想外婆或许根本就不在意,而她亦然。

    



    就像她受了委屈,也把沉默理所当然地固守成金一样傻。

    



    当然这份委屈仅限于家人,对外她真的没有这么好的脾气。

    



    其实关于双标,她也会!

    



    而且比谁都做得信手拈来!

    



    从小就是这样,在家里的长辈面前,她可会了。

    



    明明暴躁的性子,偏偏装得一副贤良淑德的温柔模样;明明不想做的事情,却高高兴兴地接过来做;明明委屈了,偏偏装得一副没事儿人模样。

    



    傻,是她在家里被欺负时候的标志。

    



    懦弱也是。

    



    以至于后来她反抗的时候,她都愣住了,原来装得太久,也不能弄假成真。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从来都是经验所得,定律所驱。

    



    真香定律,可不就是这么来的吗?

    



    是的,没错了,真香!

    



    以后?

    



    颜妹现在还想象不出来,她的现在却仍然在继续。

    



    隔天,还是这样,她沉默地跟着前面步履匆匆的外婆,在后面走着。

    



    这个时候的她,委屈已经成为习惯的事情,反倒一时之间没什么委屈的感觉了。

    



    她只盼望待会儿可以好好做事,做好事,不挨骂就行。

    



    她真的被她外婆那张巧嘴说怕了,真的是一个不顺她的心,就是一顿反反复复的训斥。

    



    如雷贯耳般的魔音,简直要了颜妹的小命。

    



    到了目的地,颜妹微不可察地松了一口气,这活还算轻松,她做的来,只是来回奔波的麻烦而已。

    



    拾柴。

    



    从马路(公路的别名)里边的山坡上,开始往马路外边下面的外婆家运输,颜妹不知道做过多少回,她熟练地开始拖行,一点都不马虎。

    



    外婆只是吩咐她做,她没有做这个的打算,许是有别的事情还等着她做,颜妹也不在意,反而觉得更轻松了。

    



    一趟,两趟,三趟......渐渐地颜妹也没心思数了,她麻木地来回跑着,也不觉得累,只是有点儿无聊罢。

    



    但事实上,她不无聊,她还有好多柴火需要拾回去呢,漫山遍野的柴火,只要她想,就有的是拾。

    



    或许,干完这一样,外婆还要别的事情需要她的帮忙也说不定?

    



    没错了,这是外婆的性子,颜妹很了解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颜妹的世界对人的观察越发精细了。

    



    不管是人的喜怒哀乐,还算言行举止,她都想揣摩一番。

    



    话这样说,颜妹自认为是对人看得很通透了,却不想也有她看不懂,看不穿,也看不明白的人。

    



    那人唯有许嘉越。

    



    颜妹也非常纳闷,她观察得最仔细的人,却也是她最看不透的人,这是什么道理?

    



    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缘故?

    



    不懂,颜妹是真的不明白,此山非彼山,有的人真的很难懂,许嘉越尤甚!

    



    简直是岂有此理啊!

    



    颜妹抓狂。

    



    又一次从山坡上下来,颜妹一愣,意外地默叹道:想曹操,曹操就到了。

    



    乍见许嘉越,颜妹脱口而出,道:“真巧!”

    



    “不巧。”

    



    “哈?”

    



    许嘉越淡漠的声音,让颜妹有些讶异。

    



    “是真的不巧。”

    



    “......哦。”

    



    颜妹盯着许嘉越扶自行车的动作,等着他的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