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五十一章:悲欢晚来催!
    那种气愤在傍晚自己摸黑回家的时候,得到了升华。

    



    颜妹很清楚升华的原因,她嫉妒了!

    



    她干了一下午的活,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奖励,别说糖果了,就是夸奖的话也没有一句!

    



    虽然外婆也说了关心她的话:“天黑了,路不好走。你就住下吧。”

    



    但是她怎么可能会住?她不太想和她呆在一起。

    



    因为她双标!

    



    她对待她和颜欢的举动,让她觉得她认为她不是个孩子,至少不是个需要呵护宠爱的孩子。

    



    她留下她,也只是顺口一说,或是不怀好意,想让她明天也任由她奴役。

    



    颜妹的感觉倾向后者!

    



    由此可见,她的外婆的确是伤了她的心了。

    



    当然,这也和颜妹的性格缺陷分不开关系,她就是喜欢恶意地揣测别人。

    



    或许说是,颜妹对自己的自卑吧。

    



    临近中午,两拨人去了街边的一家铺子吃午饭。

    



    那铺子是一家老字号,专供凉面,抄手,凉粉等小吃。

    



    虽说是老字号,但其实连个招牌都没有,客人往来不绝,全是靠了卖家做的味道正宗好吃。

    



    邹氏便是回头客之一。

    



    连带着颜凤她们几个后辈都来给这家铺子捧场。

    



    也是很了不得的手艺了。

    



    颜妹也很喜欢这家的手艺,特别是他家的凉面,她逢场必尝!

    



    足以见得这家店在这镇上如何深得人心,大受欢迎了。

    



    吃过午饭,两拨人又是一阵寒暄,便各自携手回家了。

    



    慢达理性地走在回去的路上,颜妹一行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沉默在她们中间游走,只是也没有人觉得尴尬罢。

    



    终于在邹氏第二次累了,停下休息的时候,颜凤开了口。

    



    “婆婆,你就让我背你吧!这样你就可以回到家里再休息了。这路上也没个坐的地方。怎么休息啊!”

    



    “没事儿,你们先回去吧。我歇会儿自己慢慢走回去。”

    



    邹氏实在是累极了,浑身酸痛的她,说起话来也是有气无力的。

    



    她说完,倒是毫无忌讳的寻了一个土坡,支开拐杖,坐下了。

    



    她还在说:“快回去吧,该做作业了,这里离家也不远了,我自己晓得回去。”

    



    即使家就在自己视线可触的地方,三人也没有离开,反而站的站,跳的跳,蹲的蹲地在一旁陪着。

    



    用颜妹的话来说就是:“作业不多,我们不着急,蹲一会儿也好。”

    



    邹氏也不强求,只是休息的时间很短暂,她就决定起身回家了。

    



    换位思考,果然是包容、理解人的良药。

    



    回到家,颜家三姐弟依言各自把自己的作业拿出来做。

    



    几人有条不紊的动作,让在一旁看着她们的邹氏颇感欣慰。

    



    她看了一会儿,似是乏了,便独自杵着拐杖,脚步蹒跚地回房间休息去了。

    



    做作业也分多少,快慢,先后的,第一个做完作业的是颜凤,她很快收拾妥当,便出了门。

    



    颜妹知道她会去哪里,也没喊她,自己专心地写着作业。

    



    第二个做完的也不是她,是颜虎。

    



    那小子得瑟极了,对着颜妹说了一句,我先走了。便跑没影儿了。

    



    颜妹咬咬牙,握笔的动作都紧了紧,奈何她的作业是最多的,就这会儿了,她连一半都还没写完呢!

    



    那写完,她估计她们都玩完回来了。

    



    她既心焦,又心累,更多的是无可奈何的郁闷。

    



    加油。努力。

    



    啊,怎么布置这么多的作业啊!

    



    她要崩溃了!

    



    神呐,救救她吧。

    



    她愿意用她心爱的裙子来交换。

    



    不,还是算了吧!

    



    她舍不得。

    



    专心致志的结果,就是来不及看天黑,天就暗下来了。

    



    颜妹还真是写了一个昏天黑地。

    



    她容易吗?

    



    太不容易了。颜妹欲哭无泪到。

    



    10月5号。

    



    这个注定与众不同的日子。

    



    到了。

    



    一大早上的,颜妹就被人从被窝里挖了起来。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她的姐姐,不解道。

    



    “姐,你干什么啊?我不想起床。”

    



    她姐说:“时间不早了。你该起床吃饭了。”

    



    颜妹还想反驳,就听见颜虎那小子在哼歌,显然心情不错。

    



    她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放弃了原话,这小子太讨厌了。

    



    唱歌难听就算了,还唱得这么大声!

    



    是害怕她睡得着吗?

    



    唔,扰人清梦!

    



    颜妹伸伸懒腰,还是听话的起了床。

    



    穿衣,束发,洗漱一样不落,她做完这些,上桌子吃饭的时候,碗筷都被人摆好了。

    



    她这才有些羞愧的感觉,原来都在等她吃饭啊。

    



    “来,颜儿今天多吃两个鸡蛋。”

    



    邹氏把剥好的鸡蛋放到颜妹碗中,又看看桌子上的另外俩人,见她们都吃得正香,这才曼达理性的开吃早饭。

    



    颜妹眉头微蹙,她其实吃蛋不怎么喜欢吃蛋黄的。

    



    不过她很听话,让她吃,她就吃了。

    



    然而吃完早饭,许嘉越他们过来找她们出去玩的时候,颜妹才想起今天与有朋友有约。

    



    算算时间,离约定的时间也不远了。

    



    她还要到村头去接人呢!

    



    天,她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

    



    看来,是昨天写作业把她写糊涂了。

    



    她给他们说了不去的原因,没想到许嘉越说,让他们跟着一起玩也行,热闹。

    



    后面许嘉越和姐姐在一边耳语交谈了会儿。

    



    所以,现在在村头等人的人就便成了她和许嘉越两人。

    



    刚站定一会儿,颜妹就忍不住对许嘉越问道。

    



    “许嘉越,你和我姐姐刚才说什么了?”

    



    “没什么。”

    



    许嘉越睨了颜妹一眼,便挪看目光盯着远处还在绽放的桂花,漠然道。

    



    没什么才怪!

    



    颜妹乘机瞪了许嘉越一眼,不悦的想到。

    



    你和我姐姐那点猫腻,老娘可是从小看到大的。

    



    她都快分不清在吃谁的醋了!

    



    颜妹觉得她和许嘉越的关系还是不够好,不然他怎么和谁都话多,偏偏到她这里就惜字如金了。

    



    他简直比许佳兰还难伺候。

    



    颜妹盯着许嘉越浅灰色的针织衫上,那张白皙清俊的侧颜,恨恨地想到。

    



    片刻,她又沮丧了。

    



    这是不是说明他其实不太喜欢她?

    



    只是因为有她姐姐颜凤的缘故,所以他才搭理她?

    



    就像她和许佳兰一样,明明都很讨厌对方,偏偏总是在一块玩耍。

    



    是和她一样虚伪吗?颜妹垂头丧气的想到这。

    



    她心情烦躁地开始踢踏地上的碎石头,一副我很生气的模样。

    



    余光尚在看向颜妹的许嘉越,顾不得被看得发红发烫的耳朵,以为她是等得不耐烦了,一直踌躇的举动,像是受了鼓动一样,不受控制。

    



    “这个给你。”

    



    “什、什么?”

    



    颜妹惊讶地看着许嘉越手中的银手链,却迟迟没有伸出手去拿。

    



    “听你姐姐说,你今天的生日。”

    



    “喏,礼物。还有生日快乐。”

    



    许嘉越云淡风轻地说着谎话。

    



    这手链其实是他省吃俭用零花钱的成果。

    



    “啊,哦。我都没想起来。”

    



    颜妹吃惊过后,听见是姐姐给他说的,就没有迟疑了。

    



    他和姐姐的关系一向好,爱屋及乌吧,她受得心安理得。

    



    不过她还是说:“谢谢啦。回头你过生日时,我也送你礼物哈。”

    



    闻言许嘉越眉头微皱,他没接话,而是说:“来,我帮你戴上,看合不合适。”

    



    “嗯。”

    



    颜妹听话上前一步,把右手递过去,任他摆弄。

    



    “好了。”

    



    “颜妹妹。我们来了。”

    



    几乎是同时响起来的,袁棋洪亮的声音,瞬间抓住了正在动作的两人。

    



    颜妹汗颜。

    



    这声音她真的无论听了多少次,她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吓到。

    



    颜妹瞟了一眼面不改色的许嘉越,她真的有被憋到的笑意。

    



    装!刚刚她明明感觉到他的手颤抖了。

    



    怕是吓得不轻吧!

    



    真可怜。

    



    远处,二人居然是一车共骑过来的,韩琑在前,袁棋在后。

    



    只是,二人似乎在闹什么别扭。

    



    韩琑低吼道:“袁棋,你给老子老实点儿!坐下,不然一会儿翻沟里了,可没人拉你!”

    



    袁棋一副淡定的模样:“乖,别闹。姐姐相信你的技术。”

    



    颜妹他们凑近就听见这个,也是无语了。

    



    “当当当,生日快乐。惊不惊喜啊!颜妹妹。”

    



    袁棋拎着蛋糕,利落地落地。

    



    看得颜妹胆战心惊,就怕她一个不小心就把人和蛋糕糊地上了。

    



    惊喜,当然有,刚刚就是!

    



    颜妹笑道:“惊喜啊。你们这是刚刚从街上回来么?”

    



    “嗯,对。我们今天可早了!”

    



    袁棋兴高采烈地说完,拉着颜妹使了个眼色道:“赶紧介绍一下啊,他两人都还没”说过话。

    



    她话未尽,就听许嘉越道:“你们好,我是许嘉越。听说你们是颜妹的同学,那应该比我小,你们可以叫我许嘉越,或者嘉越哥都行。”

    



    “嗯,我是韩琑。”

    



    “嘉越哥,你好!我叫袁棋。是颜妹妹的同桌兼好友。”

    



    ......

    



    颜妹他们几人走回到颜家时,颜家已经焕然一新了。

    



    不光袁棋和韩琑惊讶,颜妹也十分震惊。

    



    蔬菜瓜果,坚果零食,彩带红绸,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这显然是早就谋划的结果,不然也不会有这个效果。

    



    此时炊烟已经袅袅升起,添柴烧火,煮饭炒菜,大家各司其职都在忙活着。

    



    让颜妹大跌眼镜的是许佳兰,居然也在帮忙摘菜洗菜!

    



    颜妹简直受宠若惊,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仿佛要在她的身体上望出另一个灵魂来。

    



    一向以厚脸皮著称的许佳兰都被她盯得发毛了,她扭开脸,没好气道:“看什么看?我是来帮小凤姐姐的忙的!你少在这自作多情了!我还是不喜欢你。哼!”

    



    “......”颜妹。

    



    她好像发现个不得了的事情。

    



    许佳兰害羞了!

    



    口是心非?都是错觉。颜妹摇摇头,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颜妹把柴火抱进屋内,眼前的场景,让她眼前一亮。

    



    许嘉越在切菜,颜凤在掌勺,南贝贝、袁棋在揉面团,韩琑在烧火,韩初白和姚涛在洗碗碟......啧,她怎么感觉这些人是来她家过年的?

    



    还是自带口粮的那种!

    



    果然,钛合金狗眼,也有亮瞎的时候。

    



    她现在就是!

    



    在吃了团年饭,哦不,是生日宴之后,大家休息片刻,就又团结一致地把颜家打扫得干干净净的,那些有事儿的人,比如姚涛、南贝贝就先行离开了。

    



    剩下的人,也很快各奔东西,比如韩琑,颜妹她们这批要回大石乡的人。

    



    最后临走时,颜妹寻了个机会,单独把许嘉越拉到一边,她是有事情拜托他。

    



    然她刚刚起了个头,许嘉越就笑道:“这件事情,已经有人拜托过我了!”

    



    所以,她是来晚了?

    



    好吧。

    



    她永远是那个迟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