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五十章:委屈,那人太双标!
    她的婆婆如今的身体是愈发不好了,拐杖不离手的她,显然身体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无力和颓废。

    



    满头银发,满脸皱纹,满身病气,是婆婆如今身体的标志。

    



    唯一没变的是婆婆疼爱她们的慈祥目光。

    



    “哎哎,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邹氏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红晕,但发抖的声音,已经泄露了她激动欢喜的心情。

    



    “婆婆,不是告诉你了嘛,别站在外面等我们。你身体不好就在家多休息休息嘛。我们过来,会去找你的啊!”

    



    颜凤蹙眉看着邹氏,嘴上说着强硬反对的话,手上却轻柔地接过她手中的拐杖,换成自己去扶她。

    



    “对呀,婆婆。我们会去找你的。”

    



    颜虎虽小,但其实也明白不少道理了。他和颜凤她们一样心疼这个早已年过半百的老人家。

    



    爱真的会传递,邹氏爱她的孙子孙女,她的孙子孙女也会爱她!

    



    然而爱也是小心翼翼地呵护,正如如今颜妹她们对邹氏的感觉。

    一秒记住https://

    



    你养我小,我养你老!

    



    颜妹从小埋在心中的种子,早已生根发芽,根深蒂固,离长成参天大树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好好好。我记着啦!”

    



    邹氏也不反驳,顺着颜凤她们的话,慈笑道。

    



    “哼,回回都这么说。婆婆一点儿都不讲信用!”

    



    颜妹忍不住小声吐槽道。

    



    颜凤听见了,横了她一眼,颜妹识趣地闭了嘴。

    



    邹氏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但眼睛还没瞎,她看着颜妹,问道:“颜儿你说什么?婆婆没听清楚,你讲话大点声嘛。”

    



    听着邹氏孩子气的埋怨声音,颜妹憨笑道:“没什么,我说我口干了。”

    



    “哦哦。那桌子上有苹果,你、你们去拿着吃嘛!婆婆知道你们要过来,特意给你们买的。”

    



    邹氏闻言,伸出颤巍巍的手,指着桌子上的水果对挤在身边的三人说道。

    



    “哇,是苹果耶,我要吃。”

    



    颜虎第一个凑上去,拿着吃苹果。

    



    颜凤和颜妹却没有上前,她们把邹氏扶到桌子边,就一前一后,进了厨房。

    



    如今在颜家,主厨的是颜凤,烧火帮忙的是颜妹,颜虎只能说还是少不更事。

    



    是夜。

    



    邹氏和颜凤颜妹三人挤在一个大床上休息,而颜虎则独自呆在一旁的矮床上安眠。

    



    没有交谈,没有议论,更没有声音,安静是颜妹眼里耳里的景象。

    



    如往常的每个日日夜夜一样,她既胆怯又大胆地睁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在这个漆黑的夜晚,残余的丝丝光辉。

    



    那是窗外透进来的月色,冷光,影影绰绰的,很是邪魅的模样。

    



    颜妹的想象力在这个无聊的夜里,有了发光发热的机会。

    



    她的脑海里有天马行空的想法,在不受控制的开始游走。

    



    先是从她家屋后的小道旁,那郁郁葱葱的火麻草丛开始,有什么东西渐渐冒出白烟,幻化成一个身着白纱软裙的妙龄少女。

    



    少女的模样很是清冷,眼睛更是,嘴角还噬着笑意,她披着黑发缓缓地站了起来。

    



    似是有目的的样子,少女开始踱步而来。

    



    她走上小道,轻踏步子,像幽灵一样开始向前滑行,发丝纷飞间,她来到了颜家大门口。

    



    少女没有步上台阶,因为颜妹不许,她强忍住往下想象这可怕的场景的念头。

    



    很好,少女打住了。

    



    她开始在大门外尽情的舞蹈,时而翩飞,时而停滞,时而伸展,时而收缩,动作尽善尽美,华丽而不张扬,魅惑而不妖娆,很是清纯的模样,分外勾人。

    



    就这样,清冷的少女舞了一夜,颜妹盯着,在梦中也是。

    



    她在控制她,她让她进不得,也退不得,少女进退维谷的模样,让颜妹十分得意满足。

    



    仿佛得了乐趣,颜妹几乎在每个无聊又无趣的夜里,都会把这个少女招出来逗弄一番。

    



    乐此不疲。

    



    少女也好似一个木偶,任她摆弄,只是眼里的冷光从来都没有消散过。

    



    她的目光就像个贼一样,在觊觎着大门里的一切,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

    



    第二天,颜妹清醒时,时间尚早,晨光稀疏。

    



    邹氏却已经端坐在灶屋里,拉着风箱,摆着柴火,煮早饭了。

    



    早饭吃的是稀饭,配菜是邹氏独家秘制的泡菜和咸鸭蛋。

    



    吃过早饭,邹氏带着几个孩子好好收拾了一番,就去赶早集了。

    



    今天虽然不是逢场天,但街上的小贩行人一样不少。

    



    热闹的模样也没变。

    



    邹氏拿着菜篮在地摊上挑选着家里没有的蔬菜,颜凤拉着颜虎立在一边,看着。

    



    颜妹得了空,东瞅瞅西瞧瞧,怎么都闲不住的模样。

    



    她是欢喜的,现在没人管她,她只要不乱跑,就没人说她。

    



    突然,她的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她回头望去,就见那许久未见的人,出现在她的面前。

    



    “媛姐姐,真巧啊。你们也在。”

    



    来人正是颜妹她们的堂姐堂妹,颜媛,颜慧二人。

    



    “是啊,我们和外婆一起来的。”

    



    颜慧说完,颜妹才发现她们的外婆正与她们的婆婆拉着,寒暄。

    



    几人互相打过招呼后。

    



    颜媛看向颜凤问道:“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会儿了。你们呢?”

    



    “一样啊,来得早。”

    



    ......

    



    颜慧见三个姐姐正聊得来,不想打扰,她走到一边,推推旁边的人,不爽道。

    



    “嘿,小虎子。见了我,怎么不说话?”

    



    “没话说。”

    



    颜虎睨了一眼颜慧,故作高冷道。

    



    “切,你故意的吧。”

    



    “不然咧。”

    



    那就是了。

    



    颜慧笑道:“自从你们也去了你们外公外婆家,咱们都好少在婆婆家碰着了。”

    



    颜虎也笑道:“是吗?我还以为你们是不想过来嘞。我们可是每周周末都会过来的,这样都碰不着,你们是在躲人吗?”

    



    “怎么可能呀。我们也没办法啊。我们在白马读书,不用周末就可以去婆婆家。但是周末就不一定了。”

    



    颜慧也有点儿郁闷的说。

    



    “这话怎么让我有点儿听不懂啊?别打哑谜了,直说吧,周末你们都干啥去了?”

    



    颜虎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说。

    



    “还能干啥呀,干活呗!”

    



    颜慧很是心累道。

    



    “......”颜虎。

    



    “......”刚刚走过来的颜妹。

    



    她们其实也是理解的,毕竟孩子大了,可以奴役了。

    



    她们也不例外,也会帮家里干活,无论是在颜家,还是在田家,都无可幸免于难。

    



    特别是颜妹,简直深有体会。

    



    她这个人,最喜表现,特别是在长辈面前,乖巧得不成样子。

    



    而且是那种很好使唤的那种,你说,她就会做,从不拒绝。

    



    老实人,大概就是她的代名词了。

    



    然而老实人从来不缺少欺负她的人,比如她的外婆。

    



    颜妹的外婆,怎么说呢,是个很双标的人。

    



    双标的具体表现,大概就是喜欢柿子挑软的捏!

    



    而颜妹显然就是那个软柿子。

    



    想到外婆,颜妹就有一件事情,记忆很深刻。

    



    事情发生在一个下午,那时正在上小学二年级的颜妹被不断撒着娇的颜欢哀求着送她回家。

    



    原因是她无聊,不想一个人回家。

    



    颜妹心想:我一会儿把你送到家了,我又要一个人回来,岂不更加无聊?

    



    所以她是拒绝的,无奈人软磨硬泡,死缠烂打,被搅得心烦意乱的颜妹只好送她回去。

    



    即使已经到了下午,天空依然挂着火红的烈日。

    



    按理说就大石到彝家村这三里路,还是公路,她们应该很快便能去而复返。

    



    但实际上,颜妹却是在天黑了好久才回到了大石乡。

    



    意外大概就是从颜欢借口去外婆哪里喝口水然后发生的。

    



    说实话,颜妹也很纳闷,就大石街到她外婆家也不过一里路的模样,颜欢就渴成这样?非得要在这喝,回家不行?

    



    当然,这是在事情发生后,颜妹想吐槽的话。

    



    真的怪不得她愤怒,因为她受了不公平待遇。

    



    她很委屈!

    



    说到委屈,就不得不说说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颜欢欢欢喜喜地下了坡,直奔她的外婆家而去。

    



    颜妹却没动,她驻足在公路上,也不是不渴,就是不想下去。

    



    原因是被她外婆奴役怕了!

    



    说真的,颜妹就没有见过比她外婆更喜欢奴役人的人了。

    



    从来没有。

    



    若说是光使唤人就罢了,她还喜欢破口大骂,只要你不顺着她,或是你做了做得不合她的心意的话,那你就免不了一顿臭骂。

    



    这也是颜妹不喜接触她的外婆的原因。

    



    然而,她的外婆是很双标的。

    



    对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的外婆对她总是没有好脸色,相反,颜欢在她那里的待遇就总是和颜悦色的。

    



    这是颜妹经年细心观察的结果。

    



    回归正题,看着颜欢独自一人下去的颜妹其实也心有戚戚,其中忧惧的情绪占了她大部分的心思。

    



    脑袋一片茫然的她,开始在公路上面踱来踱去,说是坐立难安也不为过。

    



    不久,颜妹就看见颜欢自一条杂草夹道的弯路上,慢慢走上来,她的手上还拿着些许糖果,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

    



    说实话,这个时候的颜妹并不羡慕她,也并不觉得自己是没下去没拿到糖果而失落。

    



    她甚至在看到她的一瞬间松了一口气,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心情,很复杂。

    



    然而下一秒,站在公路上的颜妹的身体都僵硬了,更别说是脑子了。

    



    眼前,是杂草丛生道上的人影,耳边是那人唤她的声音。

    



    “颜子。你下来,帮我个忙!”

    



    “嗳,好。”

    



    心不甘情不愿地回答了一声,颜妹起身走下去,和颜欢错开身的那一瞬间,她没有去看她,也不知道她是什么脸色,有没有看她?

    



    更加不知道她的心情如何?

    



    是好是坏?

    



    她也不在意就是。

    



    她只知道她很不正常!

    



    不正常的表现,大致表现在她自始至终都没喊过她,没和她说过话上。

    



    这让她有种被卖了的感觉。

    



    难道去一趟外婆家,她就觉得一个人回家不无聊了吗?

    



    呵,真是搞笑!

    



    她又不问她要糖吃,她颜欢至于连拜拜都不打声招呼吗?

    



    还是说是她见她没和她说话,就觉得和她无话可说?

    



    哈哈,那可真是让人笑掉了大牙了呢!

    



    也不知道是谁死皮赖脸地求着她送她的!

    



    怎么这会儿就能自食其力了?

    



    哼,过河拆桥!

    



    颜妹也是气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