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四十九章:佳偶天成,与她无关。
    插队?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呢!

    



    颜妹面不改色的扯过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走到一边,准备教训教训这个小子。

    



    “嘿,小子。你几年级的?懂不懂规矩?是想挨揍吗?”

    



    颜妹一手把双肩背包甩到肩上,一手拽着人,阴森森地说道。

    



    “二、二年级。姐姐,我认识你。你是颜虎的姐姐吧。”

    



    认识的?应该颜虎班上的同学吧。不稀奇。

    



    颜妹蹙着的眉头渐渐展开,她另起炉灶道:“这次就算了,别再有下次了。”

    



    见她要走,那小学弟欲言又止,他刚想说些什么,却又见那抹紫色顿住了脚步。

    



    颜妹想了想,还是转头说了:“徐志摩是吧?以后要乖乖的,别做这种,嗯,不讨喜的事情了。懂吗?”

    



    “嗯嗯。我知道了姐姐。下次不会了。”

    



    徐志摩没想到颜妹还会记得他,他似受宠若惊般点点头承诺道。

    



    要说颜妹会记得徐志摩这个人,这都要托了她的那个爱惹事生非的弟弟颜虎的福。

    



    某一天下午,久等姐姐颜凤不放学的颜妹,独自在几个早已人去楼空的教室门口徘徊,巧了,她就听见她的弟弟颜虎怒气冲冲的声音,接着是几个附和的男声在议论什么。

    



    她还挺纳闷,她的弟弟什么时候也喜欢在学校逗留了?

    



    然后,她就看见了那小子拉着一帮人,在欺负这个看着白白净净,柔柔弱弱的小男生徐志摩。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她的弟弟又开始了,横行霸道。

    



    又不学好,找打是吧颜虎!颜妹恰进教室,就摆出一副横眉冷对几人的气势,她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个带头闹事的人,她的弟弟。

    



    颜虎的反应,出乎她的意料,他只是蹙眉扫了她一眼,接着对地上那个挨了一顿揍的家伙,警告了一句,就带着人洋洋洒洒地走了。

    



    从始至终,颜虎都没给颜妹解释一下。

    



    当然,颜妹也并不关心那个就是了。

    



    她甚至在徐志摩认出她是颜虎的姐姐的时候,还有点儿惊讶。

    



    要知道,她去颜虎班上的时间都是屈指可数的,除非是有事情,不然她才不会理她那个牦牛弟弟。

    



    颜虎,那可是头上长三个旋的家伙!

    



    脾气倔,性格差,还老是和她顶嘴,她才懒得理这个臭弟弟!

    



    话已至此,颜妹也没话和这个被她那个臭弟弟欺负过的人,闲聊了。

    



    她刚刚迈步,就听前面传来了一片欢呼声,她舒了一口气,心道:“今天还算早点了。”

    



    颜妹想起上周周五的事情,她都还有点儿生气。

    



    上次也是如此,不过更甚,晚得她们都没来得及当日回白马去。

    



    还好今天还早,她们可以慢慢收拾收拾再过去。

    



    回到田家,颜妹就看见颜虎正卧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着电视,她左瞧右看也没见到那个如影随形的人,正欲问时,就见颜虎漫不经心的开了口。

    



    “她不在。今天就咱们三个回家。”

    



    “哦。那真是遗憾了。”

    



    颜妹耸耸肩,无所谓的说。

    



    “小颜姐,这是背上瘾了?”

    



    颜虎一手胳膊撑在沙发上,一手胳膊支撑在大腿上,抬首勾唇打趣儿道。

    



    “屁,小孩子不知道不要乱说哦!再说了,我们今天又不用走路,怎么背?”

    



    “啊?不过去了?别啊!我......”

    



    “打住打住,学谁这么多废话!”

    



    “还有,你别给我装了!你小子怕是东西都搁上去了吧。”

    



    “知我者,莫过于小颜姐。”

    



    听颜妹这么说,颜虎瞬间收起了那副懵懂无知的模样,笑嘻嘻道。

    



    东西早在头一天,便整理好了,她们也只需拿上便好,所以没花什么时间,就骑车上路了。

    



    自行车,可是个好东西,节约时间,比走路省力气多了。

    



    在这秋高气爽的天气里,颜妹独自霸占了一辆自行车走在前面,心情愉悦极了。

    



    她不禁回头看看共骑一辆自行车的颜凤和颜虎二人,得意洋洋的表情收都收不住。

    



    “你们快点嘛。看看我多好,都停下来等你们了。”

    



    “......”颜凤和颜虎。

    



    这人就是喜欢得瑟,不理就行了。

    



    不理她?

    



    啧啧,肯定是嫉妒了!

    



    她无趣地撇撇嘴,道一声先走了,就一骑红尘,绝迹而去。

    



    徒留颜凤嘱咐的声音在身后,飘荡,“开慢点儿,注意车辆!”

    



    下坡,上坡,直行,上坡,下坡,绕行,直行,下坡......

    



    颜妹一路遥遥领先,行至白安河,她愣了。

    



    眼前横七竖八的停放着五辆颜色不一的自行车和车上驻足的人,缭乱了她的眼睛。

    



    “总算是过来了。”

    



    姚涛松了一口气,他们等候多时了,这人再不来,他们就要去大石捞人了。

    



    “你们这是去哪里?”

    



    颜妹没有听见姚涛的话,她还以为这群人要跑哪里去玩呢。

    



    “哪也不去,等你、你们。”

    



    许嘉越目光深沉地看着她说道。

    



    已经11岁的许嘉越,翩翩少年郎的模样,已经十分引人注目了。

    



    颜妹也越发不敢接触这个初具威严的少年。

    



    仿佛他是一匹战狼,没有驯服他的她,是没有资格和他站在一起的。

    



    “哦。”

    



    颜妹腼腆出声,她猜他们更想等的是她身后的人。

    



    特别是她的姐姐。颜妹有些吃味的想到。

    



    她的姐姐长得美,性格好,人又优秀,这里的人哪个不喜欢她?!

    



    许嘉越肯定是最喜欢姐姐的吧!

    



    毕竟自颜妹有记忆以来,她和他的关系就好得如胶似漆,从来都没有破裂过。

    



    她想起每次过来,许嘉越都会拿好多好吃好喝的东西到她们家,颜妹就觉得是沾了姐姐颜凤的光。

    



    第一次在姐姐颜凤的荫蔽下,她产生了不爽的想法。

    



    她很苦闷,也很惭愧!

    



    姐姐如此之好,她居然也会嫉妒,不,也许是羡慕她吧。

    



    郁闷,看来她真的不是个大气的人呢!

    



    斜倚桥头,白安河上,水下碧波,岸上秋波,恍若虚幻,随影逐流。

    



    颜妹暗叹:如此良辰美景,却被她的心思所煞,也是浪费。

    



    韩初白见大家有的坐倚桥头边、车旁,有的拥手自立在竹林边,都为等人无所事事。

    



    他挪步到颜妹身边,自然无比地开始和她闲聊。

    



    “这周怎么样?有好玩的事情吗?”

    



    颜妹盯着韩初白答非所问道:“欸,你们这些人真的是吃米粮长大的吗?怎么个个都跟拔地而起的竹子一样,长得又高又直。”

    



    她说完,又比比她俩的个子,不满道:“说,你们是不是偷偷进补了?我怎么感觉你们又长高了啊!”

    



    颜妹也是纳闷,家里的姐姐高也就罢了,这臭弟弟的身高也渐渐拔高,不仅如此,这韩初白,那许嘉越,连那许佳兰也悄悄地拔高了!

    



    她这是要被人鄙视了的节奏啊!

    



    果然,坏话不能念,一念就发生了。

    



    “那当然了,我们都在成长嘛!”

    



    “切,像谁没有长似的。”

    



    许佳兰的话一出,颜妹就感觉不爽了。

    



    她的意思是她已经停止生长了?

    



    别怪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她们的关系不好,她想象不出她对她善良的场景!

    



    韩初白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他对负手而立的许嘉越招招手道。

    



    “嘉越哥,咱们要不要去接一接小凤姐她们?这样干”等着,也不是办法。

    



    韩初白话还没说完,南贝贝欢呼的声音就盖过了他。

    



    “来了来了。好家伙,这难熬的。”

    



    “小凤姐,小虎弟弟。你们终于到了,我们花儿都快等谢了!”

    



    许佳兰激动的声音更加大,瞬间覆盖南贝贝。

    



    余下几人靠的近的,都被她的大嗓门震得面色微变,除了颜妹。

    



    不得不说,有了袁棋这颗珠玉在前,许佳兰这颗顽石,确实不怎么够看了。

    



    颜凤她们走近也是一愕,这大部队接风的举动,也是很令人感动了。

    



    闲聊几句,众人开始往回骑行。

    



    颜妹看着轻装轻骑的颜虎,潇潇洒洒地越过她的身边,骑到南贝贝和姚涛身边,并列同行,她不着痕迹的咬了咬下嘴唇。

    



    旁边的韩初白和许佳兰还在说着什么,颜妹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愣是一段完整的话也没有听清楚,断断续续的声音,令她更烦躁了。

    



    下意识的,她悄悄地往后面一车共骑的二人望去,俊男美女,斯文敏秀,那相谈甚欢的气氛,让颜妹心中跳动的火苗,都熄了熄。

    



    他和姐姐真的是配一脸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颜妹开始注视着这两人的互动,注意她们之间的一举一动,揣测她们的心理,甚至在心里给她们配对。

    



    青梅竹马,这个只看了一眼,颜妹就挪不开眼睛的成语。

    



    姐姐与他倒是十分符合这个条件呢!

    



    果然,优秀的人就应该和优秀的人呆在一起,她这种凡夫俗子根本就不配。

    



    颜妹自暴自弃的想到。

    



    行至村头,几人骑车的速度明显减慢,尘土飞扬间,竟是前后相宜,并列同行。

    



    “嘿,我说咱们要不要相约骑行,明天去麻子滩游玩?”

    



    姚涛侧首回眸,对身边的男男女女提议道。

    



    “不了。”颜凤。

    



    “算了。”许嘉越。

    



    “不想。”南贝贝。

    



    “......”颜妹,许佳兰,韩初白,颜虎。

    



    “......我去。为什么啊?难道明天你们都有安排了?”

    



    姚涛一噎,接着纳闷的问道。

    



    他想来想去,还是看向离他最近的南贝贝,说道:“贝贝,再考虑一下嘛!麻子滩啊!游湖,坐船,垂钓,农家乐,这些不好玩吗?”

    



    “嗯。”

    



    姚涛见南贝贝无动于衷,他希冀的目光又看向颜妹,好说歹说,颜妹也只是淡定地吐出三个字:“不喜欢。”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颜妹直接无视姚涛仰天长啸的悲叹,她的理由很简单,幼时晕船和落水的经历历历在目,她有阴影!

    



    韩初白见姚涛的目光又移到自己身上,他不自在地拒绝道:“改天吧,姚涛哥。”

    



    许佳兰几乎是韩初白话音刚落就表了态:“别看我,初白都不去,我也拒绝!”

    



    “......”姚涛。

    



    他也不是都要问个遍的好吧!

    



    这些人拒绝得如此果断是个什么梗?

    



    他的天是不好聊吗?还是他的提议不好玩?

    



    他十分郁闷!

    



    嬉戏打闹玩耍一阵儿。

    



    颜家姐弟三人回到家时,婆婆邹氏正杵着拐杖在大门口,翘首以盼,那模样显然呆了许久了。

    



    “婆婆,我们回来了。”

    



    颜妹高兴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心疼和心酸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