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四十八章:真香定律。
    早读。

    



    教室里,总是喧闹的。

    



    别人都把声音有多大放多大的,而颜妹却压得很低。

    



    她感觉这样才能听见自己的声音,果然极端就是两极分化。

    



    效果不错,她的声音被体现出来了,很清晰。颜妹这般想到。

    



    她又朝最前面最洪亮的声音的出处探去,入眼的是一个白白胖胖,笑起来脸上有俩个小酒窝的福娃娃。

    



    福娃娃是一个女生,叫袁棋。

    



    长得十分可爱,看着软软糯糯的,但声音却是让颜妹不敢恭维。

    



    倒不是说难听,相反很是清越,但就是穿透力太强了,估计两个颜妹的声音加起来都没她大。

    



    这就是让颜妹反感的地方。

    



    让颜妹至今仍记忆尤新的是,她们第一节上语文课后的那个早读。

    



    她不记得那篇课文叫什么了,但开篇第一句,她倒是再也忘不了了。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柳绿花红,莺歌燕舞,冰雪融化。”

    



    就这么一句话,她刚刚朗诵出来,那个叫袁棋的小姑娘突然地嗷一嗓子,听在她的耳中,几乎是大喊大叫出这句子来的一般,真的,那一刻颜妹感觉自己已然失声。

    



    她满脑子都在回荡着这一句句子,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春回大地,万物复苏......

    



    这还不是最令人绝望的东西,令人心如死灰的是,人家本来的声音更大,她她还稍稍压制了!

    



    哽咽,是颜妹表达自己人生即将了无生趣的动作。

    



    无语,是颜妹对班上此起彼伏,大浪淘沙般气势和气氛的愤慨。

    



    这一个赛一个的电闪雷鸣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焉有她的一席之地?

    



    她很痛苦!

    



    日后日日如此,这般声势浩大,颜妹麻木的表情可想而知。

    



    她很无奈!

    



    求学之路漫漫,同窗之时长长,颜妹觉得她命休矣!

    



    让颜妹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她会这般喜欢那个被她厌恶的人。

    



    事情的转机,是从一次期末考试后,班上重新安排座位开始的。

    



    她被安排和她坐在了一起。

    



    那时,已经是另一个春暖花开的时节了。

    



    这回可真是春回大地,万物复苏了。

    



    已经临夏的缘故,蝴蝶花丛绕,蜜蜂枝头缠,青山绿水还清,黄土地里虫早鸣。

    



    酷爱裙装的小姑娘,如颜妹,早就换上了一袭俏皮装。

    



    天蓝色的薄纱连衣裙,是颜妹妈妈寄给她的,她爱不释手。

    



    这不,一有机会她就给换上了。

    



    天气逐渐炎热,秋天出生的她,最是不喜的也是这个最适宜穿裙子的季节。

    



    冬天,都比夏天好。颜妹盯着后窗的太阳,暗暗吐槽。

    



    这实在是让人心烦气躁得想踹门。

    



    她真烦!

    



    然而烦人的,不仅有天气,还有她的同桌。

    



    算算时间,她的同桌也该回来了。

    



    她们这节课是体育课,因为天气太热,早早便解散了。

    



    她理所当然的回了教室,而她那个同桌好像是去上厕所了吧。

    



    她也没怎么在意,左右她又不归她管。

    



    她犯不着去看她!

    



    埋头趴在桌子上,无聊地打发时间,颜妹开始闭目养神。

    



    须臾,有清晰的脚步声传来,胳膊肘忽然被凉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响了一下,颜妹呆呆地抬头望去,就见她的同桌笑得跟个年画上的福娃娃一样,傻里傻气的,让人想讨厌都讨厌不起来的模样。

    



    “傻了?”

    



    不要误会,这不是颜妹这种淑女会说的话,她竟是被她眼中的福娃娃,给唤作了傻子。

    



    “给,拿着呗!再不吃就化了。外面天气太大了.....”

    



    袁棋还在吐槽天气,动作却不似口中的火爆,轻柔得很。

    



    颜妹木讷地接过已经打开的雪糕,又木木地说了一声谢谢,这才在对方的目光中艰难的下咽着这入口即化的雪糕。

    



    雪糕冰冰凉入口,却暖洋洋的流向颜妹的心中,她沦陷了。

    



    倒不是因为这缓解人口干舌燥的吃食,而是因为旁边人诚心诚意想和她交朋友的心。

    



    要明白,咱们学校小卖部可是离教室很远的。

    



    学校小卖部左边是一片复式综合楼;右边是连接学校教学教室的坝下围墙。

    



    从小卖部出来,下十几级台阶是一片地坝,过地坝路过一片长方形的旧花园,

    



    旧花园前面是一片操场,再往前是一片新开辟的正方形的新花园。

    



    新花园的左下边就是男女公厕,右上方是学校正门的入口处。

    



    旧花园左下边连接的是学校后门,右上方连接的是三十几级的斜坡样式的台阶,台阶之上又是一片长方形的地坝。

    



    地坝左边尽头便是学校正门入口处,从左往右,从高到低,依次是六年级到一年级的平房教室。

    



    颜妹她们的教室就在最靠右边的那一间。

    



    而她们的教室的右后方,便是连着一片高墙而建造的锅炉房。

    



    以上大致是颜妹她们整个学校里的平面图,校外暂时不论。

    



    遥想学校的平面图,颜妹实在是不好摆出拒绝的脸色来给别人看,她明白这是她特意带给她的,也明白她并不是讨好她,只是自来熟和大大咧咧的性格使然。

    



    一回生二回熟,古人诚不欺我。

    



    颜妹和袁棋一番接触下来,算是打开了心扉。

    



    她们忙时一起写作业,累了一起趴桌上休息,饿了一起吃饭,馋了一起去小卖部买东西,闲了去花园捉蜜蜂蝴蝶......甚至连上厕所都手拉手去。

    



    韩琑看不下去了,他说:“啧啧。至于吗?你俩都快好成一个人了!”

    



    “哟,连琑反应啊。你这是在嫉妒我和颜妹妹关系好么?”

    



    听到这,颜妹忍不住拉了拉袁棋的胳膊,小声提醒道:“小棋,我比你大!”

    



    “咦,一个月也算?”

    



    袁棋面不改色的说。

    



    “那当然了。大一天、一个小时都是大,明白?!”

    



    颜妹一脸得意地点点头。

    



    “所以呢?”

    



    袁棋状似疑惑的问道。

    



    “所以,嗯,小棋你可以叫我姐姐或是颜姐姐都行。”

    



    颜妹一本正经的建议道。

    



    “哦,是这样啊。颜妹妹。”

    



    听着袁棋似有所悟的话后面,接着的是死性不改。

    



    “......”颜妹。

    



    她看着她无辜的表情,也是无语了。

    



    感情她是接受别人指出错误,却不打算修改了。

    



    也是我行我素的没谁了!

    



    不,是她错了!

    



    她都和她做同桌快两年,做同学快三年了,她还没有清晰地认识到她的秉性如何,她也是太失败了。

    



    她感觉她都对不起她一年比一年年长的年龄。

    



    不过时间还真是一晃而过啊,她今年都快满9岁了,也是个读三年级的小学生了。

    



    韩琑和袁棋还在闲聊,颜妹盯着外面的风景出了神。

    



    已是临秋,风乍起,花落树枯,寒天色。

    



    空气中有淡淡的桂花香,在弥漫飞舞,好闻的模样,让颜妹忍不住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待睁开眼睛,她忽然发现身边两人都在看着她。

    



    她一愣,呐呐道:“干什么?”

    



    “秋天到了!”

    



    韩琑看着颜妹,嘴里蹦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嗯,是是的。”

    



    颜妹有点儿尴尬的摸摸鼻子,结结巴巴道。

    



    “你不高兴吗?颜妹妹。”

    



    “高高兴的。”

    



    袁棋的话,更是让颜妹有点儿汗颜。

    



    他们这是在同她闲聊?

    



    不过,那看傻子一样的目光,是怎么回事啊?!

    



    她就走了一会儿神,怎么就跟不上他们的思维了?

    



    郁闷。

    



    “那你知道今天周几吗?颜妹妹。”

    



    袁棋提醒道。

    



    “唔,周五。我知道的。”

    



    颜妹想了想,摸了摸颈脖道。

    



    “那你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吗?”

    



    袁棋步步紧逼,但也不乏耐心道。

    



    “咳,怎么光问我,我记性差,小棋你又不是不知道。”

    



    颜妹仔细想了想,但奈何平日里没有关注那个东西,最后只得放弃了。

    



    “来,韩琑。你告诉她现在的日期。”

    



    袁棋十分头疼的模样,也了韩琑一眼,冲他勾勾指头道。

    



    “10月3号。今天。”

    



    韩琑睨了袁棋一眼,淡定道。

    



    “如何?颜妹妹可有想起来什么呢?”

    



    “啊,那个”能想起个屁呀!

    



    她又不是他们肚子里的蛔虫,哪里知道他们想让她回想起什么东西来嘛。

    



    颜妹尴尬又不失礼貌地道:“要不,你们再提醒我一下?”

    



    “得,看来是遇着牛了,弹琴也不起作用了。”

    



    袁棋捂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失望道。

    



    韩琑也很无语,他们都说道这个份上了,无奈人不开窍啊。

    



    他叹了一口气,老实道:“后天,我们去找你玩!你别到处跑了。”

    



    “啊?可是我要回老家去。改天吧。”

    



    颜妹想了想她们的行程,拒绝了。

    



    “不行。只能是后天!”

    



    袁棋斩钉截铁道。

    



    “可是我是回白马那边,不在大石。你们过来也没用啊!”

    



    颜妹还想说服一下,这两个突然心潮来血的人。

    



    “哎呀,不就是白马嘛!我们知道了,回头找你去!你把地址写下来就成。”

    



    袁棋不耐烦说着,随手抄过一个作业本扔给颜妹,拍拍桌子道。

    



    颜妹纳闷地瞅着两个仿佛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人,只得如实写下地址。

    



    算了,许是她们的假期不好玩吧,她也不介意多几个玩伴就是!

    



    盼了又盼,终于盼到下午放学了,颜妹心花怒放地把书本都放进书包,她给旁边和身后的朋友道了一声别,就准备离开这天天她都呆在的教室。

    



    岂料刚一起身,身边的人就拉住了她,威胁道:“颜妹妹,你可别把我们忘记了啊!回头我们要是找不到你,星期一,你就完蛋了!我跟你说。”

    



    颜妹讪笑道:“呵呵,不能不能,我发誓!”

    



    “行吧,让她走吧!”

    



    韩琑看了一眼颜妹,自己倒是率先出了教室。

    



    “哼,最好是这样!你走吧。”

    



    袁棋傲娇地说完,对着颜妹摆摆手道。

    



    “你不走?”

    



    颜妹看着纹丝不动的袁棋,疑惑道。

    



    “有事,一会儿走。”

    



    “哦,好的。拜拜。”

    



    颜妹又看了一眼袁棋,总觉得她今天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只得作罢。

    



    她兴冲冲地出了教室,往那个熟悉的地方走去。

    



    然到地方一瞅,颜妹就上火了。

    



    姐姐颜凤的老师又又又拖堂了,这都是这个月的第三回了!

    



    周周如此,她们的老师也不闲累吗?

    



    反正她是看累了!

    



    颜妹趴在颜凤她们的教室窗户边,踮起脚尖,探头探脑,想看看姐姐颜凤在干什么。

    



    无奈等人的人,何其多,她也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而已,实在算不得特殊。

    



    看吧,这会儿还来了一个插队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