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四十七章:互怼,一如既往。
    “是初白哥他们。”

    



    颜虎立于街沿边,看向正张望着他的颜欢等人。

    



    “废话。这个还用你说,咱们哪次过来,他们没在?!”

    



    颜妹没好气的说完,接着问道:“我们只想知道他们来了几个人,都有谁?”

    



    颜虎同样没好气道:“得了吧,小颜姐。我看你只想知道嘉越哥来没来吧!”

    



    “屁话赛过文化,虎子你是皮太紧了吗?需不需要姐姐给你松松?”

    



    “......”颜虎。

    



    “小虎哥哥你们不走吗?小凤姐姐都上去了呢,我也不等你们了。”

    



    颜欢话音犹在,人却没了影了。

    



    “......”颜妹和颜虎。

    



    得,都是行动派,能跑绝不瞎逼逼!

    一秒记住https://

    



    随后跟上的两人,一上晒坝,就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我去,人这么多的吗?

    



    南贝贝,许嘉越,韩初白,姚涛,许佳兰......这人加起来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个吧,当然最扎眼的还是他们手中的工具一一弓箭。

    



    “今天过来得挺晚嘛。我们都把战利品带回来了。”

    



    姚涛挑眉看着颜凤,一副‘你们错过了好玩东西’的调笑面目。

    



    “是呀,那战利品有我们的份吗?”

    



    颜凤也笑,笑得如沐春风。

    



    “有。”

    



    许嘉越轻描淡写地道。

    



    “都在这了,你们挑吧。”

    



    南贝贝侧开身,手一挥,指着身后的地方,说道。

    



    弓箭到手,几下比划,颜妹抬手,用手肘子撞撞韩初白问道。

    



    “怎么样?帅不帅?”

    



    “真丑!”

    



    嫌弃的声音穿入耳内,颜妹瞥向一旁的人,她无语道。

    



    “丑就别看了啊!谁让你看了,许佳兰。”

    



    “你以为我想看啊?只不过你刚好在我的视线范围内而已,而且我是被你的丑惊出了声音好么!对不起会不会说?真是没礼貌!”

    



    “嘶,许佳兰你的语言功夫又上了一层楼啊。啧啧,脸皮也是!真是可喜可贺!”

    



    “呵,我哪里比得上你颜二小姐,你厚脸皮的程度,我是望尘莫及啦!”

    



    “哈,那我可真是愧不敢当啊!这方面佳兰你才是会当凌绝顶哦。”

    



    赢了!

    



    颜妹得意的笑,她为了吐槽许佳兰真真是遍览群书了,每当发现一个新词,她都要反复默念,直至背下。

    



    好处就是她的语文还不错。

    



    相比她专研的,学得一塌糊涂的数学,简直就是得偿所愿。

    



    哈哈,这算什么?嗯,有心摘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好极!

    



    “......”韩初白默了。

    



    他习以为常地拉过许嘉越。果然,世界安静多了。

    



    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多了,他也掌握了规律,只要有许嘉越、颜凤,他们任何一个人在,这俩人就会乖巧得不成样子。

    



    也不知道是谁克了谁!

    



    罢了,不吵架就行!

    



    他也不能要求太多!

    



    晒坝作为曾经的学校操场,宽度还是有的,他们一行人玩起来,毫无障碍,可以说是畅通无阻了。

    



    古有太守射大雕,今有孩童仿后羿。

    



    前者不亦说乎,后者其乐融融。

    



    实乃佳话、美谈,各得其所,人人羡慕。

    



    不知不觉中,太阳拾幕,光泽敛收,迟暮迟来,夜色汇聚,一发不可收拾。

    



    晒坝上的人,也跟着太阳的西落而渐渐隐去,只余几个家近的孩童,还在肆意交谈着。

    



    “颜颜。明天上我家玩去吧,我爷爷天天念叨你。”

    



    “嗯,好啊。这又是一周没见了,我也挺想念韩爷爷的。”

    



    “哎,哥、小凤姐。咱们也去吧。初白家有好多鲜花呢!”

    



    “没错。嘉越哥和小凤姐你们也来呗。”

    



    “行啊,不过下午吧。早上做作业。”

    



    “好。”

    



    颜凤的提议,大家都赞成,不过韩初白又建议大家去他家写作业,他说大家一起写,不但不会无聊,还可以互相帮助,一箭双雕,两全其美,再好不过。

    



    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大家也没有什么不满,便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各自归家,颜妹挽着颜凤的胳膊,来到家里的台阶下时,眼前猝不及防发生的一幕,简直让她们大开眼界。

    



    颜虎和颜欢居然打起来了?!

    



    哦豁,这俩人没搞错吧?

    



    明明她们才分开没多大会儿,怎么就闹起来了?

    



    盯着盯着,颜妹都不忍直视她的弟弟颜虎了。

    



    太丢人了吧?

    



    居然被自己的小表妹坐在身上,压着揍?

    



    哟西,看着像是毫无还手之力的模样的颜虎,这还真是她那个以单打独斗三人的弟弟吗?

    



    她表示怀疑!

    



    要知道,刚刚开学一周后,她的这个弟弟就被请家长了。

    



    原因就是打架斗殴。

    



    他们老师说,颜虎把那三个学生打得鼻青脸肿的,还威胁他们不许告诉老师,家长。

    



    但伤痕如此清晰,如何能瞒,因此事情爆发,事迹暴露,她的弟弟还挨了一顿训斥。

    



    当然,她也小小地高兴了一下,毕竟谁也没有她清楚,她的这个弟弟是有多豪横!

    



    多欠揍!

    



    她觉得光是挨训,还算轻的呢!

    



    得挨揍,才长记性!

    



    不过,这种幸灾乐祸的话,她是不会说的。

    



    哈哈,毕竟她也是淑女一枚嘛!

    



    这可是她这几年保持下来的,在她姐姐心里的光辉形象!

    



    不是不可说,只是不敢破!

    



    然而,看着自家姐姐跑过去拉开那对打得难舍难分的纠缠身影,颜妹摸摸鼻梁,没趣儿的走开了。

    



    无聊。

    



    她抬眸瞧了瞧屋顶,暗沉的天色中,有白烟黑雾弥漫,看来婆婆已经在煮饭了呀。

    



    她想去瞧瞧,或者是在旁边坐坐打发时间。

    



    那样应该挺有趣儿的吧。颜妹如实想到。

    



    她目不斜视地走过三人,犹如即将参加画展的豪门千金,名门闺秀一般,那姿态像极了目中无人的傲慢。

    



    但谁也看不到,因为在场的三人都无暇顾及旁人,更何况是一声不响的她!

    



    她是自由的,在她看来。

    



    事实也是如此。

    



    “婆婆。”

    



    还未踏入厨房,颜妹就喜笑颜开地喊着那个正在忙碌的老人。

    



    是的。婆婆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大约七十岁的高龄,使得她的头发都花白起来了。

    



    颜妹盯着她,她觉得她又老了一岁,精神更不好了。

    



    她心疼极了!

    



    在老人缓慢地转过身体来看她的时候,颜妹已经三步并两步地跑到她的身边,抱着她的大腿,靠着她的腰身,沉默了。

    



    “好了。乖颜儿再去玩一会儿啊。婆婆马上就把饭做好了。”

    



    “嗯,我给你看火。”

    



    颜妹说着走到一旁的灶台边,弯腰坐下,模样十分温驯。

    



    邹氏没有反对,哪怕灶台已经不需要旁人看守。

    



    她与她都在享受着独处带来的美妙感觉。

    



    但独处是短暂的,颜凤的到来就是最好的证明。可感觉没变,它仿佛是在菜里又加了一种调料,变得更加美味了。

    



    颜妹显然也是喜欢的,她高兴地朝姐姐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颜凤当然会过去,只不过不是过去闲坐的,而是帮忙的。

    



    正如所说,勤劳的人,永远不愁找不到事情来做;而懒惰的人,永远有借口不做事情。

    



    前者幸,后者悲,是思想的觉悟,颜妹的觉悟。

    



    姐姐不愧是姐姐,难怪比她优秀!

    



    她无话可说!

    



    临睡前,颜妹又开始阴郁了。

    



    本着人多的缘故,邹氏把里屋的小凉床收拾出来,置于高床的对面,作为一个休息的小窝。

    



    这原本也无可厚非,但无论经过多少次,颜妹都始终不喜那夺人所好之人。

    



    先是颜虎,后是颜欢。

    



    颜妹感觉自己没崩溃都是心理强大起的作用。

    



    这妹妹也真是,抢完姐姐,又来抢她的婆婆,真是厚颜无耻。

    



    颜妹每每想到这,都感觉心里堵得慌!

    



    她也不禁质问自己是否太过小气?

    



    答案,否。

    



    人人都有自己在乎的人或事情,凭什么她就不能有?

    



    她只是更加在乎罢了。

    



    哪里谈得上是小气?

    



    对吧。

    



    怎么说也是她先拥有这些东西的人吧,凭什么她就要让给比她小的人?

    



    即使让了,她也是不服气的!

    



    现在就是!

    



    真是讨厌!

    



    她为什么要出生这么早?颜妹陷入深眠之前,还在反复呢喃这个无解的问题。

    



    也是醉人!

    



    隔天,他们按约定去了韩家小院。

    



    韩老爷子拉着颜妹好一通嘘寒问暖,惹得韩初白和许嘉越他们都侧目不已。

    



    也是,他们怎么会明白她和她的糖爷爷之间的深情厚谊。

    



    她们都快赶上忘年交了好吧。

    



    那养花论肥的学说,可不是一朝一夕的相处可以阐述得明白的东西。

    



    作为韩老爷子的小学徒,颜妹也是下尽了苦力与努力的好吗。

    



    论与韩老爷子最相谈甚欢的人,非颜妹不能胜之。

    



    在打好关系这块儿,颜妹是拿捏得死死的!

    



    毕竟,在她那里,在乎的人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要说去韩家小院,还真是没白去,那里的花草树木真真是应有尽有。

    



    每一季当季的花卉,你都能在他那里看到,你惊讶不?

    



    反正颜妹是惊讶的!

    



    不过,她也习以为常了。

    



    好花年年看,美景日日探,就是嘴馋的东西,也该放下了。

    



    更何况她是那么的喜爱他们,恨不得黏在上面,怎么会一直惊讶呢。

    



    惊叹还是有的,只是比不得第一次见时那样叹为观止。

    



    愉快的假期,总是短暂的,学习的生活才是持久的。

    



    星期一,这个让师生都无感的日子,像野兽一样闯入颜妹的生活。

    



    她也是很无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