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四十六章:黑脸,归家。
    “说什么呢?这大太阳的。”

    



    许佳兰疑惑的声音从白果树后边冒出来,姚涛他们转头,便看见许佳兰和韩初白两人,结伴而来。

    



    “呵呵,说你哥呢。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请都请不过来了!”

    



    “哦哦。我说呢,这么好的天气,怎么会说变就变。”

    



    听着南贝贝的话,许佳兰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无所谓的说。

    



    “那是,如今这天气愈发大了。不知道今年的六七月又该是如何的让人感觉水深火热。”

    



    姚涛不自觉地便接着这个话题说了下去。

    



    “估计是比去年要热一些吧。现在也才不到五月而已,就让人有不想外出的心思了,也是不容易啊。”

    



    韩初白望着头顶的蓝天白云,感叹阳光真是无处不在啊。

    



    “就是就是。所以转行的事情是迫在眉睫了呢!”

    



    南贝贝有感而发,倒是旁边一无所知的二人,一脸‘咱们明显不在一个频道’无辜表情,让人好笑。

    



    “转行?贝贝姐你想干嘛去?”

    



    韩初白顿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许佳兰也一副‘我想知道的’好奇表情望着她。

    



    最后,还是姚涛简单地解释了一番,二人这才作罢。

    



    结果是,他们竟一致决定要去学乐器,攀附风雅,走文艺的范儿。

    



    周五。

    



    又到了颜妹她们回婆婆家的时间了。

    



    已经是半下午的时光。

    



    阳光像是即将沉甸的东西,在山头摇摇欲坠,就是不肯落下。

    



    温度却好似正午的骄阳,还打得火热。

    



    喜爱裙子的颜妹,穿着一条白色碎花裙,走在同样一身裙装的颜凤身边,像只欢欣雀跃的蝴蝶,手舞足蹈地高谈阔论着。

    



    她在说着她们班上的趣事儿,颜凤含笑听着,偶尔发出低低的笑声,画面美极。

    



    当然在她们前面,也有一道养眼的美景,只是颜妹没有很喜欢罢。

    



    那是颜虎和颜欢的背影。

    



    颜妹偶尔瞥到,也只当没有看到,毕竟这两个无聊的人,也很是喜欢抢自己姐姐的目光呢。

    



    她不喜,也只不喜他们的这个地方。

    



    其他嘛,与她无关!

    



    像这样,她和姐姐呆着,他们在一边游戏,她表示:她也不讨厌。

    



    感觉嘛,还挺好的!

    



    他们这才有个弟弟妹妹的样子嘛!

    



    颜妹表示很满意!

    



    然而下一秒,颜妹就黑了脸了。

    



    原因当然是那个娇弱的妹子,不识好歹喽!

    



    她她她竟然想让我的姐姐背她?

    



    开什么玩笑!

    



    她都好久没有让姐姐背过了,她也好意思这样要求?

    



    她不允许!

    



    结果很好,姐姐颜凤没有背她,换她了。

    



    颜妹是这么想的,与其让姐姐背她,她恼火。

    



    还不如她来背,这样还两全其美了呢。

    



    哼哼,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看她还想粘着她的姐姐吗?!

    



    颜欢这丫头比颜虎,还让颜妹头疼。

    



    原因有一、小丫头年龄最小。

    



    原因有二、小丫头身娇体弱爱撒娇。

    



    原因有三、小丫头粘人围身跟着跑。

    



    要说颜妹最讨厌颜欢哪里的话,大概就是最后一个了。

    



    小丫头最近几周,周周都粘着她们,甚至连她们回老家都要跟着,真是甩都甩不脱。

    



    颜妹也是郁闷了!

    



    看看,今天就是这样。

    



    每回都要人背着,颜妹都快背习惯了。

    



    想到这里,她顿了一下,颠了颠人,让小丫头趴得更好些,方便她背。

    



    一旁的颜凤看着,劝道:“妹儿,还是我来背吧!你背着吃力。”

    



    “姐,你就别劝了,小颜姐背着好玩呢!她都习惯那个重量了。”

    



    “闭嘴,小虎。”

    



    颜凤轻轻呵斥一声,颜虎顿时没了声音。

    



    “没事儿,姐姐。我还真是习惯了。”

    



    颜妹盯着前面的路,无所谓的说。

    



    安静了好一会儿的颜欢,这时忽然道:“从这边下去,我要回家一趟。我想喝水。”

    



    颜妹这才注意到她们走到了彝家村这个地方。

    



    彝家村这个特殊的地方,在颜妹的眼中,非常奇特。

    



    理由很简单,在这里生活的人,明明大部分是汉族人,唯有少部分是彝族人。

    



    可它偏偏是以彝家村著名。

    



    不仅如此,听说此地还保留着彝族各种各样的传统节日和风俗习惯。

    



    譬如:农历10月公历11月举行的彝族年;农历6月24日举办的火把节;农历正月十五日兴起的赛装节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里生活的人都是兴汉人、彝族人的双重重大节日和风俗习惯。

    



    这真算得上是一个奇特的现象了。

    



    毕竟,现在无论哪个民族,都会或多或少的遗忘一些风俗习惯,可这里一切都惜如往年。

    



    靠山建屋几乎是彝家村家家户户都兴的一个老习惯,颜欢的家也不例外。

    



    颜欢家左右傍邻,前接土地,后靠大山,端的是农家独具一格的朴实秀丽。

    



    经一致同意,大家顺着山坡往下行,道路崎岖,很陡,但也算宽敞,习惯农村生活的我们毫无压力,甚至在高坡疾行时奔走得激动,刺激,有趣。

    



    下了高坡,右转,经两户人家,过一颗硕大的橙子树,便到了颜欢家的晒坝。

    



    晒坝是居家屋前的地方。是平时家中举办节庆、晒晾东西,用来踩踏的土地。

    



    当然,那土地可以是贫瘠的泥土地,也可以是富裕的石板地或水泥地。

    



    很不幸的是,颜欢家还算是前者。

    



    不过这也不打紧,在座的各位想必也不关心这个,颜妹她们也是。

    



    说是下来喝水的,颜欢小妹妹却把她的表哥表姐们往她家菜园子里带去。

    



    “怎么不进屋喝水了?”

    



    颜虎纳闷的声音响起,他是真的渴了。

    



    “我觉得我家的果子更解渴些!咱们去摘橙子和柚子吃吧。顺便带些过去也好嘛。”

    



    颜欢粉红的裙摆就像她的人一样明媚活泼地舞动着。

    



    “诶,欢妹。我刚刚看你家旁边的那颗橙子树上挂着好多的橙子呢,那是谁家的啊?好像都没人摘呢!地上落得到处都是,感觉好浪费。”

    



    颜妹疑惑的声音,飘到几人耳朵里,颜凤也觉疑惑。

    



    她猜测道:“确实。那果实结的又大又饱满,怎么没有人摘?是因为那树太高大,位置邻水湖的原因吧。”

    



    颜欢笑道:“不是的。你们别看那果实好,其实吧中看不中用,苦涩得令人难以下咽!而且那树是没有主人的,是一颗野树。”

    



    “野的?不是吧?”

    



    几人都觉得很震惊且难以置信,那树看着也不像没主人的。

    



    橙子树高可参天,粗可二人环抱,树根染白霜,防白蚁虫蛀,保冷暖,且树杈红布绕颈,彩旗飘飘,非无人打理的模样,如何算得是无主之树?

    



    “那可不!嗨,你们别看那树一副被保护的模样。呵,在我们这就没有一颗不挂红布,染白霜的!这已经是这里的风俗习惯啦。”

    



    “咦,这个除了保护树木,还是你们这里的风俗?”

    



    “唔,我也是听我爸说的嘛。大致是上红压下白。嗯,说的是上有红色,辟邪,除害,下有白色,护住根脉,命脉。不过我爸也说了这都是道听途说的说法罢。”

    



    颜欢瞥了一眼颜虎,不以为然的说完,停下脚步,指划着面前的景物道。

    



    “到了。看看这上下两大块土地都是我家的菜院子。咱们先去哪块?”

    



    颜妹等人愣了,面前绿树茂盛,果实累累,且树多木不杂,一切井然有序。

    



    先说这上面的土地,左上两侧靠墙,豆藤缠绕,豆粒分明,红绿交杂,一片和谐;右下两方果树并列,间隔一样,绿叶黄果,泾渭分明,一派秀丽。

    



    再说这下面的土地,果树夹地,四面包抄,绿叶黄果,皆垂直竖立,像极了保家卫国的士兵,团结一致,众志成城。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提,那上红下白的风俗习惯,让颗颗果树都像围了红色领巾的孩子,着了绿装的卫兵,穿了白衫的绅士,以及提了黄色包袱的妇女。

    



    简直美成一片,艳聚一方,动人心魄,人人喜之。

    



    颜欢还告诉她们,上面是柚子树,下面是橙子树,让她们挑自己喜欢的果实摘。

    



    “摘柚子!柚子甜,橙子酸涩!”

    



    根据往年经验,颜妹下意识喊道。

    



    “不,这橙子估计也不差,这应该是红岩橙吧?欢妹。”

    



    颜凤盯着下面的果树,迟疑地问道。

    



    “嗯,小凤姐姐说的是。这个也甜。”

    



    颜欢点点头,落实颜凤的猜测,是对的。

    



    “哎,女人,就是麻烦。咱们能动手就不东拉西扯了好么?时间不早了,各位!”

    



    早在三人岸上谈论的时刻,颜虎就撸起袖子在地里蛮干起来了。

    



    “......”颜欢。

    



    “......”颜妹。

    



    “......”颜凤。

    



    他还真是迫不及待!

    



    无语。

    



    颜妹看着这个喜欢怼人的弟弟,习以为常的翻了个白眼。

    



    事实上,时间还算早的。

    



    因为不管是哪个学校,周五都特别体贴,早早放学已经成为各大院校的常态。

    



    就像颜妹的班主任王老师说的那样,“早早回家,早见爸妈,老师放心,父母安心。”

    



    毕竟放假了嘛,师生兴奋,尤其是贪玩年纪的学生,估计从头一两天开始,就计划周五放假后去哪里哪里玩耍了。

    



    此为人之常情,不难理解。

    



    忙活半天,颜妹她们还是回了颜欢家里,共同享用了一颗果实后,这才慢慢出发,回白马。

    



    果实摘了不少,但带走的不多,除了颜凤拎了两颗外,余下三人各自挑了一颗饱满的果子抱着走。

    



    由颜欢打头阵,颜虎挨之,颜妹跟着,颜凤断后的先后顺序,她们就顺着颜欢家的菜园子那条小道,弯弯绕绕地直直地向回白马的那条大公路走去。

    



    小道很窄,有桑树傍之,容不下第三只脚,道路两旁是或干或湿的四四方方的田地。

    



    及至小道尽头,越过一颗李子树,穿过一户人家的晒坝,向上走十几步,就到了天壤之别的大公路。

    



    此时她们还没有出彝家村,出彝家村的界限是那条被神话了的白安河。

    



    传说白安河下,有神龙化的白马,现无人可证,可虚可真,众说纷纭。

    



    然而,过了白安河就到了白马的地方了。

    



    其实大石与白马也只有三公里的路程罢,彝家村算得上它们的折中点,以此为界,平分秋色,难分伯仲。

    



    回到颜家,几人刚刚休息片刻,屋外便传来了呼喊的声音。

    



    “我们来了,你们快出来吧!”

    



    声音高低不一,显然不止一人,有男有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