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四十五章:韩琑,变天。
    翌日。

    



    颜家三姐弟是一个赛一个早起。

    



    颜妹竟然是第一个起的,照颜虎的原话来讲,这简直不可思议!

    



    可想而知,这有多么令人讶异。

    



    颜妹却觉得他夸张了。

    



    她再怎么说,也没有读书迟到啊!

    



    是吧,上幼儿园的时候!

    



    也对,毕竟有邹氏的耳提面命,姐姐颜凤的温声劝语,还有许家的目光盯着,她也不好意思一个人耽搁大家的时间,行程。

    



    那时候她也是要面子的好不?!

    



    可今天不一样,她是打心里想成为一个‘独立’的人,嗯,学生。

    



    匆匆起床,匆匆洗漱,匆匆吃饭,匆匆出发......这么多个匆匆加起来,颜妹也只换了个讶异。

    



    没错,是讶异。

    



    她匆匆来到教室,但见教室里人声鼎沸,留给她的只有一个靠角落的位置,还是最靠后的那种!

    



    回想当初,她三年的幼儿园读书生涯当中,那次不是坐在最前面,最显眼的位置?

    



    如今可算是过了最耀眼的时光了。

    



    她也是不服!

    



    但也没有办法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颜妹颓丧地走到那片犄角旮旯,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了。

    



    心情却好了一点,原因大概是因为她倒霉的同桌。

    



    哈哈,还有人比她更衰!

    



    哦嚯,这下连位置都没得选了呢!

    



    然而,在四周安静下来,老师走进教室的那一刹那,颜妹的心开始打鼓了。

    



    她该不是要一个人坐了吧?

    



    这么惨的吗?

    



    哦买噶的!

    



    老师开始简单的自我介绍了,很幽默,精彩,可是颜妹只听进去了他的姓氏。

    



    就这还是她扫描黑板的结果,她的确有点太心不在焉了。

    



    王老师王老师,颜妹心里开始默念这个称呼。

    



    她望着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有点惊讶,惊艳,还有点遗憾。

    



    这是很复杂的情绪,不过王老师值得每个见到他的人,都流露出这般神情。

    



    他穿着很正式的西服,打领带的那种。

    



    他身姿挺拔,修长,面容俊秀,精神奕奕,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不过让人遗憾的是,他脸上有一块黑色的胎记,就在左边眉尾靠下的颧骨上,极淡,然而在他白皙的面孔上,还是显眼极了。

    



    可就算如此,他的帅气还是扑面而来,竟是丝毫不减英气,反而让他的面容多了几分邪魅妖娆的气质。

    



    一时之间,竟然让看着他的颜妹入了迷。

    



    磕磕,是敲门的声音。

    



    被蛊惑的众人这才随着他们的班主任朝门口张望而去。

    



    及至入目,众人才发现他们的同学,还有一个未到!

    



    那是一个稍显不羁的帅气男孩,颜妹十分眼熟。

    



    可不就是昨天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嘛!

    



    得,她的同桌有人了。

    



    果然,王老师目光巡视一番,就安排他坐到了自己的旁边。

    



    真是流年不利啊!

    



    接下来便是点名了,王老师和蔼可亲地念着。

    



    咳,不好意思,俺用词不当了,其实王老师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人罢,用‘和蔼可亲’是有一点点勉强啦。

    



    哈哈。

    



    王老师还在念着,颜妹却已经知道了旁边人的名字。

    



    韩琑。

    



    也姓韩啊,真巧!

    



    她也有认识的姓韩的人家呐。

    



    许是‘他乡遇故知’的缘故。

    



    莫名的,她对他多了一丝亲近的感觉。

    



    然而,颜妹和韩琑的关系却不怎么好。

    



    日常互相嫌弃的事情,两人都做得十分娴熟,简直信手拈来。

    



    这份嫌弃在上课的时候,俩人的表现尤其突出。

    



    如什么:在桌子上划三八线,不许越线,不许擦着啦。

    



    又如什么:在地上划三八线,两人的板凳的距离不能离得太近啦。

    



    还如什么:你别盯着我,别偷看我的东西等等。

    



    但这份嫌弃也是有尽头的,某一天下课,颜妹正在写作业,韩琑忽然神神秘秘蹿到她的身边,拉着她胳膊往教室的右后边的锅炉房走去。

    



    “韩琑,你小子吃错药了?干嘛拉我?找抽是吧?”

    



    “啊,你别动手呀!啧啧啧,咱们淑女点儿行不?颜大小姐。”

    



    “那你说,你想干嘛?快说,不然老娘回去了。”

    



    “嘿,我滴个乖乖。你还真是不淑女啊!”

    



    “不说?行,拜拜。”

    



    颜妹睨了一眼旁边沉默的人,二话不说,便要回去教室。

    



    不料,一旁的人激动了。

    



    “哎哎,别啊。告诉你告诉你,都告诉你。”

    



    “咳,我不是吃错药了!而是我们即将要吃药了!”

    



    “......”颜妹。

    



    她要信了他的邪。

    



    她就不是她!

    



    转身,回头,利落地向教室走去,她不再看他一眼。

    



    吃药?没病吧他?

    



    反正她是没病!

    



    然而刚刚跨出两步,他就一把揽过了她的肩膀,一副好哥们的模样,固着她向那个她日日都会进去一次的地方走去。

    



    锅炉房,这是这个学校人人都会踏足的地方,不管老师或学生,无一例外。

    



    蒸饭,这几乎是几个时代的学生和老师门的日常行为。

    



    颜妹她们也不例外。

    



    颜妹她们除了早饭和晚餐那段时间,都是在学校过的,午饭自然也不例外。

    



    然而现在还不到午饭时间,韩琑这是想干什么?

    



    虽说,学校没有禁止学生往锅炉房去,但是不到午饭时间大家也都是守着那条不成文的规矩‘无事不去锅炉边’。

    



    韩琑是想找点乐子么!

    



    颜妹打从心里觉得韩琑要干坏事儿,她隐晦地翻了个白眼。

    



    恰巧被余光一直瞟着她的韩琑,看了个透,他无奈笑道。

    



    “你这是什么眼神?”

    



    “嫌弃。”

    



    颜妹非常不客气地吐槽道。

    



    “......还能不能好好玩了?”

    



    “不能。”

    



    “......”

    



    韩琑感觉自己已经被噎死了。

    



    说话间,他们就来到了锅炉房外。

    



    “到了。”

    



    “我看得到。”

    



    “......”

    



    “要进去?”

    



    “当然。不然咱们来这干嘛。”

    



    “又不是我要来的。”

    



    颜妹勉强忍住自己想翻白眼的冲动,没好气道。

    



    “咳,那进去吧。”

    



    韩琑摸摸鼻梁尴尬的说。

    



    “我说,你这是把我拉过来壮胆的吧!”

    



    “废话真多。走吧,我们去打听打听那个东西。”

    



    刚刚进屋,一股中药的味道扑面而来,韩琑还好,颜妹没有心理准备呛了个正着。

    



    “闻着了,没骗你吧。”

    



    “咳咳,唔嗯。”

    



    颜妹眉头轻蹙,也是纳闷。

    



    明明大家都没病,学校怎么在熬药?

    



    看这架势,闻这味道,量怎么也不小吧。

    



    何止不小,颜妹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人拿着一个铁勺,正一勺勺地把黑黝黝的汤药舀进铁桶,直至铁桶满了,他仿佛才注意到她们。

    



    他是一个年近半百的爷爷。

    



    身材魁梧,精神抖擞,吐字不清,是他的标志。

    



    人送外号‘锅炉爷爷’。

    



    锅炉爷爷对她们说得第一句话是,“一会儿排班了,你们再过来喝吧。”

    



    “这真是给我们喝的?”

    



    颜妹还是讶异。

    



    她读幼儿园时,好像也没有喝过什么中药,更别提是和大家一起喝了。

    



    “嗯,预防疾病的好东西。国家政府有心了。这是咱们的福气!”

    



    “政府?那那这是免费的东西?”

    



    韩琑的惊讶不亚于颜妹,他听到国家政府,很快便连想到了政策这个词,脱口而出的免费,显然对于国家政策的福祉深以为然。

    



    “没错。免费的。现在的国家政府政策好啊,咱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都替咱们考虑到了。你们算是生在了个好时候!我们那时候是比不了了。”

    



    锅炉爷爷似有感而发,连吐字不清的毛病似乎都好了不少,颜妹她们竟然一字不落地听清楚了。

    



    原来激动这种情绪,也会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啊。

    



    颜妹她们还想了解一下,锅炉爷爷却不耐烦了,把她们哄了出去,他说他还要添煤加碳,坚守职业岗位。

    



    无奈她们只有先回教室,等候佳音。

    



    果然,铃声一响,王老师便衣冠楚楚地走了进来,他朗声宣布这节课上自习,且一会儿会喝预防疾病的中药。

    



    他洋洋洒洒地说了一通,无外乎是指国家政策下来,深入各个大中小学,贯彻落实卫生生命及安全,教导我们对国家政府持有感激,对生命珍惜......等等一系列感慨的话。

    



    教室静时,唯独他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荡气回肠,且余音绕梁。

    



    教室闹时,唯独他的话不容置疑,没有人去反驳。

    



    我们的祖国,看来不仅仅是浇灭了疾病的火苗,还灌溉了一批批赤子之心。

    



    那一刻,我们的耳畔仿佛有一首祖国的赞歌在轻轻吟唱,时而婉转,时而低沉,既高雅,又通俗,朗朗上口,不绝于耳。

    



    就如我们亲近祖国的心,颜妹和韩琑也亲近了许多。

    



    正如那首歌的歌词所说,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个家,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

    



    既然是一家人,哪能说两家话?吵一吵,闹一闹的便都过去了。

    



    比起颜妹这边的好氛围,许嘉越那边的气氛就平淡了许多。

    



    究其原因,大概是许嘉越脱队,圈地自萌了的缘故。

    



    以往的他,跟个冲锋陷阵的小兵或元帅似的,回回都是玩笑打闹的第一人。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宅起了,简直让人大跌眼镜。

    



    许嘉越现在不但不自己拉帮结派玩闹,还不允许别人拉/带着他,这简直是让了解他的人膛目结舌。

    



    用姚涛的话来讲就是:“许嘉越,你小子是转性子了呀!现在开始跟我玩起高冷了是吧。”

    



    即使这样,许嘉越也只是淡淡地睨了他一眼道:“没有。我只是觉得现在乐器才是我的最爱。”

    



    一语罢,他又补充道:“如果,姚涛你还想和我有共同话题的话,麻烦去学点乐器,再来和我聊天吧。随时欢迎。”

    



    姚涛噎住了。

    



    他就不信了,许嘉越这个上了发条的玩意儿,安了弹簧的跳蚤,还能一直保持安静地呆着家?

    



    事实上,人家确实安静了,只是没有一直呆在家而已。

    



    许嘉越开始往返镇上各个声乐场所,寻找各种各样的乐器,遍弹无数,他的兴趣不减反增,倒是让人侧目不已。

    



    连南贝贝那个人来疯都察觉到了他的认真,更何况是一直在关注他的姚涛。

    



    他哀叹道:“看来,咱们也应该转行了。不然我们就要和这位大哥脱轨了。”

    



    南贝贝道:“没错。看来天要变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