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四十四章:遍寻君不见,许是雨势匀。
    “哦,那你得意什么?”大家不都要上学?

    



    “哈哈,自然是因为我和姐姐上同一所学校,而你不是!”

    



    颜虎盯着颜妹炫耀的表情,黑了脸,转而问颜凤。

    



    “姐,我也要和你一起上学!”

    



    “不行。”

    



    颜凤笑着摆手道。

    



    “为什么?”

    



    颜虎郁闷了。

    



    颜妹‘嗤’了一声,道:“自然是因为你的级别太低咯!呵呵,准备上幼儿园吧。小朋友!”

    



    “姐姐们可是准备上小学的人!”

    



    “切,了不起啊!”

    一秒记住https://

    



    “哦嚯,某人恼羞成怒啦!哎,要不得啊。年轻人。”

    



    “......”颜虎。

    



    “行了行了,你俩别吵了。”

    



    大姐大发话了,余下二人瞬间安静了,个个都跟个宝宝似的,乖巧得不行。

    



    令人不解的是外公田官,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下午近黄昏的时刻了。

    



    他竟是连午饭都没回来吃,也不清楚是不是在外婆那边的老房子里吃过了的缘故。

    



    无人探究。

    



    用过晚餐,几人挨个洗漱完后,围在一个屋子里看电视打发时间。

    



    外公田官突然起身回了他的屋子,然后在颜妹三人不解的目光中,掏出一串钥匙,交给颜凤,说是这栋楼房各个房间的备用钥匙。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这是在提前告诉她们,他在家的时间少,且不规律,拿钥匙的目的,估计就是怕她们回家落不了屋吧。

    



    但刚刚拿到钥匙的三人,显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颜凤作为三人中的大姐,还是把钥匙好好地收了起来。

    



    隔天。

    



    春雷滚滚夹风来,细雨绵绵绕身飞。

    



    田间泥泞多杂乱,路边青草少干湿。

    



    颜妹她们收拾好了,准备出门报名上学。

    



    田官的意思是先给颜妹颜凤二人报完名,再送颜虎去幼儿园报名。

    



    大石这边的学校很少,寥寥无几,对颜妹她们现在居住的地方而言,就近的学校也就两所而已。

    



    一所小学六个班,囊括了一到六年级的各个层次,屋舍简陋,陈设简单。

    



    一所幼儿园,一间屋子,一个院坝,一个茅厕就是一方天地。

    



    简直是把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诠释得淋漓尽致。

    



    果然,是比不上镇里的,更谬论是去比城里的设施了。

    



    天壤之别,云泥之分,大概就是城市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比较结果吧。

    



    国家福泽未渗透,人民建设需努力。

    



    初春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老一辈苦着苦着闲不了,小一辈甜着甜着动不了。

    



    不经岁寒,如何知道松柏常青?

    



    草木是,人亦是!

    



    出门过街道,下街道如下地。这是颜妹等人最直接的感受。

    



    田家正对面对着的是一条泥泞小路。

    



    小路直达小学,期间翻山越岭,甚难走之。

    



    好在路不远,满打满算十来分钟的路程,当然这只是之于颜家两姐妹日常上学、放学?的路程。

    



    别的还真是难说了。

    



    偶有一友,五更刚过,燃火把,明道路,求学不易。

    



    比之吾,天大亮,阳光媚,懒散驱之,其人叹:身在福中不知福。

    



    吾甚惑之,不解其意,难以同鸣。

    



    这大概就是同人不同命罢。

    



    人往往没有的、少的东西才会倍加珍惜,反之则厌之、弃之,少有惜之。

    



    报名的地方随了学校,十分简陋。

    



    随意搭的塑料棚下,置着一排桌椅板凳,供人小息办事情。

    



    当然,您别误会了。

    



    这些可不是给咱们这些来报名的学生家长提供的哦。

    



    不知道别处是怎么样的,反正在咱们这,学生在学校报名后,不会马上就入学读书,得次日才会上学。

    



    不过,班级教室,倒是会提前告诉你。

    



    作用嘛,明天早上再告诉你喽!

    



    至于你猜不猜得到,就不再我的考虑范围内了。

    



    撑着雨伞,任由外公田官带着报名的颜妹,心情既是兴奋,又是忐忑。

    



    她在田官给她报完名后,才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回想前一夜,拿着卷尺量了又量的愚蠢行为,她在感叹的同时,又有点庆幸。

    



    她长高了,真好!

    



    这边刚刚报完名,外公又赶去姐姐颜凤排队的地方,等着。

    



    颜妹被安置在自己即将呆的教室门口,发着呆。

    



    她一手顺顺额前刘海,一手拎着滴水不已的雨伞,遥望雨幕,说不出的闲情、雅姿。

    



    忽地,‘吱呀’一声,自颜妹身后响起,她惊愕回头,就见一个留着板寸头型的男孩子走了出来,他也看着她,不过神情是不悦的。

    



    颜妹特别在意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只要是和她对视上的,她都要去观察一二来,这是她的习惯。

    



    他的不喜,她感觉十分莫名。

    



    许是觉得她挡了他的路罢,她无语地撇了撇嘴,往一边挪了挪。

    



    他亦挪了挪,二人对视上了,都欲言又止。

    



    在颜妹耐心即将用尽的当口,他抿唇张嘴了。

    



    “一年级的?”

    



    “嗯。”

    



    没好气的她道:“你也是?”

    



    “算是吧。”

    



    沉默~

    



    “秘密听不?”

    



    颜妹也了他一眼,就差翻白眼了。

    



    哪里来的奇葩?

    



    一上来就给别人讲秘密!

    



    他满不在乎,自顾自的便开了口。

    



    “我是留学生。”

    



    “......”颜妹。

    



    这是什么话?

    



    “听不懂?呃,简单来说,就是我本来该读二年级的,结果被留级了。”

    



    留级生吧,说得这么高大上!

    



    不过,他这是在干啥?搞得像炫耀一样!

    



    无语。

    



    颜妹想到什么,迟疑地问道:“你,多大了?”

    



    “我一个月后,七岁了。”

    



    “七、七岁?”

    



    “嗯。”

    



    颜妹努力压着抽蓄的嘴角,不意外,但很愤怒。

    



    她今年也即将满七岁!

    



    但和她同龄的家伙,都混成留级生了。

    



    她她还是一个新生,这让她很是憋屈!

    



    讨厌。

    



    韩琑还没来得及多讲几句话,面前人就已经怒气匆匆地踏步而去。

    



    他盯着她的背影,第一次知道莫名其妙是什么滋味了。

    



    嗐,这还真是一报还一报,风水轮流转呐!

    



    外公田官给颜妹二人报完名,已经是十点多钟的事情了。

    



    待回了家,外公又拉着颜虎出了门。

    



    他们去的幼儿园,就在大石街的中心路段右下方,紧挨着的地方。

    



    很近!

    



    近到什么地步呢?

    



    就是从我们住的地方,跑过去,大概需要一分钟,这是最快的。

    



    慢的估计要两分钟了。

    



    啧,真是可怕!

    



    值得一提的是,这路是公路,没有泥土的那种哦!

    



    简直不要太惹人眼红了!

    



    当然,颜妹绝对不会是眼红的那个。

    



    因为在她的眼里,绝对没有比和姐姐颜凤在一个学校,要来得好!

    



    晌午过后,颜欢在萧姨的带领下,来了田家。

    



    她还不满四岁,还没有上学,闲的很。

    



    田家是她最近的欢乐窝。

    



    究其原因,大约是同龄人,更有话语的缘故。

    



    当然,她最乐于交好的人,非颜虎莫属了。

    



    个中原因,不言而喻。

    



    颜凤自觉年龄大她一截,非常照顾她,又好说话,颜欢即使再喜欢她,也不会太无理取闹。

    



    颜妹则是一副‘我和你不熟’的模样,完全拒人于千里之外。

    



    颜虎呢,呃?,怎么说呢,高冷起来十分淡漠,但疯玩起来,却是很有自己的想法的。

    



    跟许嘉越有得一拼。

    



    前者冷中带暖,他一旦亲近了便会与你愈发打得火热。

    



    后者暖中带冷,他亲近你,但与你的关系,就不一定是好的。

    



    这一点,在他们和人玩耍的时候,就表现得淋漓尽致了。

    



    打个比方,颜虎也许一开始不想和你打交道,但一旦他打开心扉,那你们的关系便是铁了,千锤百炼固了。

    



    而许嘉越呢,他是一开始就和你玩得火热,但他一旦不想带你玩了,那你们的关系便是灰了,风一吹就散了。

    



    风停了,雨未尽,万物悄生。

    



    街道上,行人往来不绝,各色花伞开得比花还艳。

    



    一号,大石,逢场天。

    



    雨都挡不住的热闹。

    



    叫卖声,呼喊声,询问声,谈论声,声声入耳。

    



    走的人,跑的人,跳的人,坐的人,人人入目。

    



    耳目晕染中,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余音绕梁,挥之不去。

    



    此时,雨声是最纯粹的存在,也是最抚慰人心灵的东西。

    



    颜妹就站在二楼长廊上,独自欣赏着这得天独厚的美景,心中高兴不已。

    



    忽地,一道白衫人影,跃入她的眼帘,甚是眼熟的模样。

    



    她一愣,待再探,只余雨幕仍在原地轻轻竖着。

    



    已是此地空余恨,哪得那人身在行。

    



    是错觉吗?

    



    是了。

    



    雨太大,她都快分不清人了。

    



    转身回屋,屋内也是热闹一片,颜妹谓叹:和谐真好。

    



    与此同时,田家楼下街沿边,屋檐下正挤着一堆熙熙攘攘的人。

    



    有纯粹躲雨的人,有停下小歇的人,有看热闹吹嘘的人,但最打眼的就数那个靠卖手艺谋生的理发老头了。

    



    老头姓蓝,人送雅号蓝先生。

    



    蓝先生是一个游行的理发大师。

    



    他经常穿梭在各个大街小巷里,以及各个集市闹市,是名副其实的小贩师傅。

    



    蓝先生与外公田官素来交好,他在田家门下剪发,已经是一个常态。

    



    每每到他来的时候,外公总要空下时间,和他交流一番,畅所欲言,好不乐哉。

    



    我们也快乐,因为蓝先生总是会无偿为我们修剪发型,美其名曰:租赁费。

    



    发型极美,连带着人的心情都好看了。

    



    大家或站,或坐,或仰,或俯,一派随心所欲的恣意模样。

    



    人群中当然不会缺少声音,或高或低,或大或小。

    



    因此,在声音的衬托下,那个始终眺望雨幕,一发不语的小男孩,显得更加雅静了。

    



    片刻,一个支撑着花伞的小女孩从喧闹的集市里,跑了出来,直奔男孩所在的地方。

    



    “哥哥,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没意思。”

    



    “哎,也不知道是谁闹着要跑来这边赶集的哦!明明天天都要经过镇上的集市。这样的乡市,哥哥也要图个新鲜?真是搞不懂你的想法。”

    



    “......啰嗦”

    



    “好了好了,哥。奶奶叫我们了。回去了。”

    



    “嗯。”

    



    话落,二人举步朝不远处等候的老人身边走去,行至一旁,男孩动作熟练地伸手接过了老人手上的东西,诧异道:“买这么多?奶奶。”

    



    “嘿嘿,是呀。大石这边的莲藕好,新鲜,你不是喜欢吃么,我就多买了些。”

    



    “那也不用买这么多吧?”

    



    许佳兰也感到惊讶,她看着哥哥许嘉越手中提着的莲藕,又看看自家奶奶背着的东西,说是目瞪口呆也不为过。

    



    “是呀,奶奶。”

    



    许嘉越无奈的说着,又想接过林氏背上的背篓,但被其强势拒绝了,只得作罢。

    



    林氏笑道:“要的要的,咱们吃不完,可以送点给你们邹婆婆和韩爷爷他们啊!不浪费不浪费。对吧,嘉越。”

    



    “嗯。”

    



    一行三人的身影在愈发大了的雨势当中,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