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四十二章:青梅尚青,竹马在等。
    这次总的来说,是收获颇丰的。

    



    大家到手的果实也是个个沉甸甸的,她们享受过后,还有不少富余!

    



    结果当然是‘分果’回家了。

    



    又过了些时日,颜颜兴奋了,同时也抑郁了。

    



    因为搬迁的日子就是明日了。

    



    听婆婆和外公的话的意思,就是她们需要搬到田家去生活、学习,这也是她们爸爸妈妈的意思。

    



    今天是抑郁的、告别的日子。

    



    颜颜慢吞吞地走上坝子的时候,难过的想到。

    



    今天也是忙碌的一天。

    



    颜颜一大早就到她的糖爷爷家里去做了最后的道别。

    



    他们并不吃惊,因为早在两天前,颜颜就对他们诉说了她的不舍。

    



    别离,终究是令人神伤的。

    



    颜颜的黯然就是最好的说明!

    



    当然黯然神伤的人大有人在,颜凤或许就是最难以接受的人!

    



    她是颜家三姊妹中,年龄最大的那个,想得自然也是最多的。

    



    想的越多,思的越深,忧的自然也是最多的。

    



    她此时连出门的心思都没有了,显然是对家中的不舍、对家中人的不舍。

    



    颜颜亦然!

    



    只是她有地方可呆,她习惯排忧的地方!

    



    坝上今天十分萧条,仿佛秋收过后的田野,看得着的寂静。

    



    颜颜在自家老房子的屋檐下的大石板上,安安静静的坐着,仿佛老僧入定,两耳不闻窗外事。

    



    但实际上也是!

    



    不仅如此,她的眼睛也是虚虚地放空,散漫地望着远处可见的田野,又不甚专注。

    



    那模样好像真的在冥思什么东西一样,但颜颜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什么也没想,她在茫然。

    



    无助的估计只是她的心罢。

    



    韩初白就是这个时候,悄悄地来到她的身边。

    



    “颜颜,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嗯。”

    



    韩初白当然知道他问的东西很无聊,但他就是没话找话。

    



    他又问:“那你还回来吗?”

    



    “当然会。”

    



    只是是在放假那段时间罢。

    



    “......”韩初白默了。

    



    他想只要她还回来就行!

    



    韩初白走了,是被他妈妈喊走的。

    



    那是个严厉的女人,理由自然是学习。

    



    韩初白也难,他也被安排着!

    



    又有人来了,来人是南贝贝和姚涛。

    



    颜颜看着这对活宝,无奈地笑了。

    



    她们要离开的事情,少有人知,他们也不例外。

    



    所以在他们打打闹闹的走开后,颜颜松了一口气,她真怕他们也是来安慰她的。

    



    问其缘由大概是他们太过热情的缘故吧。

    



    她想静静,别问她静静是谁!

    



    直到天暗下来,远处墨山烟黛渐渐浓郁,颜颜才满心颓废地踱步回家。

    



    她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失落,或难以言喻,或不可名状。

    



    望着她黯然离去的背影,着一身白衣的许嘉越这才从角落里迈步走出,同样心有戚戚。

    



    看来小丫头心里也不好受啊!

    



    唉,突然好想长大是怎么回事?!

    



    许嘉越来此已有多时,比韩初白还要早。

    



    刚才的一幕幕闪过眼前,他也曾想过上前安慰安慰她,但终究只是想想。

    



    平时那么会说的他,此时也觉寡言。

    



    罢了,回去吧,青梅尚青,来日方长,他的耐心很好。

    



    他等。

    



    守得云开见月明。

    



    注意:接下来,是一个转折点哦!

    



    鄙人将‘颜颜’,特称为‘颜妹’。

    



    希望大家看书时,不要疑惑哈!

    



    隔天,田官驾着一辆三轮车风风火火地来了,邹氏领着颜妹她们拿着行李站在自家的老房子门口,等着他的到来。

    



    随着尘埃的起起伏伏,颜虎大喊一声。

    



    “外公外公,快过来!”

    



    “好嘞,你小子等着,外公这就来了。”

    



    “嘿嘿嘿,好。”

    



    车一刹住,田官和邹氏简单地问候了几句,便开始搬起行李来,颜凤她们也没袖手旁观。

    



    人多力量大,活少事不足。

    



    东西很快就一装而空,邹氏临了对颜凤她们还是再三叮嘱,过去了要好好听外公外婆的话,诸如此类不觉与耳,颜家三姐弟始终乖巧如兔,默默听着,不发一言。

    



    直到坐上了三轮车,几人才又表现出了依依不舍的复杂情绪。

    



    但随着车行转弯,屋前屋后难再见,几个孩子的心情便被新奇挑起,丝毫不见伤心。

    



    仿佛跳出窝的仓鼠,眼睛微亮,摩拳擦掌,蠢蠢欲动,肆意妄为,不亦说乎。

    



    出村的路,有很多条,可无一不是土路。

    



    但见出了土路,出了村庄,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条还算宽敞的大公路。

    



    这条由石头河沙混合组成的公路,可以直接通到外公的家门口。

    



    颜妹复又往身后看了看,此时早已出村,熟悉的人再也看不见,她浅叹了一口气,转回头,调整了一下坐着的姿势,默默看着沿途的风景。

    



    阳光正好,风影稀疏,欲热不热,浑身舒爽。

    



    她们这会儿正经过一条名为‘白安’的河流,行驶在像赵州桥一样的拱桥上面。

    



    一江春水顺河去,两岸绿竹颤巍巍。

    



    活似佳人在前,若有诗人,难有不赞之人。

    



    耳边的声音自刚才起,就没停过,颜妹沉默地聆听着,不觉嘈杂。

    



    除却流水叮咚,到也算是缓解气氛的药剂。

    



    “......那外公你看到了么?”

    



    “这个,咳,都是传说了,你外公哪能看到啊。”

    



    “哦。”

    



    失望之音,不难听出,颜妹纳闷,她就微微地出了下神,怎么就跟不上他们的步伐了呢?

    



    她疑惑问道:“看到什么?什么传说?”

    



    颜虎道:“看到白马啊!啧,小颜姐你又走神了!”

    



    “哼。”

    



    颜妹隐晦地翻个白眼,忽略这个喜欢怼自己的弟弟,看向身边的人。

    



    “姐,外公刚刚说的传说是个啥?”

    



    颜凤耐心叙述道:“传说这条白安河下,有一匹白马栖息于此地。说有许多人亲眼见过。不仅如此,此事还有凭证呢!”

    



    “凭证?”

    



    “嗯,说是我们这个镇的由来,便是因它而起。”

    



    “白马白马,哦,我们这个镇不就叫白马镇嘛!”

    



    “是,咱们镇街中心雕的那匹栩栩如生的白马的原型,就是暗指这条河流传说中的白马。”

    



    “咦,太不可思议了,这个我不相信。马儿入河住,这不是找死么?”

    



    “是,但据说这个不是一般的马,是龙马!龙化马儿。”

    



    “哦吼,原来是白龙马啊!哈哈哈,原来大家都看过西游记了。哟西,真稀奇!”

    



    “妹,别这样。这个传说不说真,但也没人可以拿出证据说假!”

    



    “为什么?这不明摆着的吗?”

    



    “笨蛋,当然是不合理的说法咯。你想咱们的镇少说也是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而西游记才上映多久?才几十年吧!这算是八竿子也打不着吧。”

    



    “那那也许是他们看了这本书呢?是吧?看书了!”

    



    “噗,你高兴,你猜。但没人有证据呀!而咱们镇的镇府里有有关镇献文志,谁能说咱们的就是假的?”

    



    “那也没人说真的嘛。”

    



    颜妹撇嘴,也觉此事无解,难以断定。

    



    但真的不可信。

    



    无语。

    



    车行滚动,人不安,是路难平。

    



    2003年的中国,虽然在改革开发中,逐渐步入小康社会,但也有地方经济仍停滞不前,而颜妹生活的环境,便处于一个不尴不尬的境地。

    



    之所以说不尴不尬,是因为她生活的地方,说不上繁荣,也谈不上贫穷。

    



    好的人家的家里,可以是电器等高科技,如电视、卫星等等一应安置齐全,简称‘富裕’家庭。

    



    坏的人家的家里,可以是屋里蜡烛、煤油灯,屋外打火把,充当照明工具。

    



    是为‘贫穷’。

    



    但国家政策摆在那里,加上此地山不穷,地不僻,实在算不得是差。

    



    可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还是没法跟城市里相提并论。

    



    难走得很!

    



    三轮车在颠簸中,徐徐前进,颜妹在颠簸中,昏昏欲睡,同样是坐车人,其余三人倒是兴致勃勃,精神饱满得令人侧目。

    



    三公里的路,由于道路崎岖,硬生生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换谁谁都得郁闷。

    



    好在,车轮终于停下来了,它估计爬山路都爬累了吧。

    



    颜妹想起刚刚经过的上坡,心有余悸。

    



    还是路太艰罢。

    



    下了车,人还没站稳,身后的阁楼上,便传来一道嗲嗲地欢呼娇音。

    



    “呀,是外公接人回来了!嘿嘿,看我。哥哥姐姐好。”

    



    颜家三姐弟惊讶抬头望去,见一着粉装的精致女娃娃在向她们招手,打招呼。

    



    女娃娃长得是真精致,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小小的嘴巴,还有一对小酒窝在尚有婴儿肥的笑脸上,浅浅盈着。

    



    阳光也没有她的美,亮眼。

    



    真真是天之娇子!

    



    被上天眷顾的可人儿!

    



    连自负美貌的颜妹,都不得不感叹她比她更有天人之姿!

    



    嗯,那副颜色和她的姐姐颜凤倒是可以相提并论呢。

    



    唔,大概她弟弟,许嘉越,韩初白等等人,也是不差的吧。

    



    啧啧,真是个个生得一副俊俏模样,让人好生羡慕!

    



    想到这,颜妹偷偷地往姐姐那边看了看,暗自慨叹道:果然如此!

    



    颜凤无疑也是精致的,同样的白得耀眼,粉面含春,眉目盈盼,还有几分英气在里面,说不出的媚骨天成,独领风骚。

    



    啧啧,颜妹第一次感叹好看的皮囊真的能令人心情愉悦。

    



    她不是颜控,而是颜控!

    



    哈哈,好像没有区别呀!

    



    在搬完行李,安排好我们的住所之后,外公称有事情,需要外出一会儿,留我们姐弟四人在阁楼上,闲谈小闹。

    



    “颜欢妹妹,你一个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