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四十一章:第一次,在意他。
    见众人纷纷疑惑不解地看着他,他顿了一下,还是如实道出:“重要的是,那里虽说人迹罕至,但也不乏人家,那里的人家多是住茅草屋,窑洞,生活条件完全不同。还有他们未曾知晓附近有那样的人家居住,且还借住多时!”

    



    此话如同实垂,多人信之,个别存有疑虑的人,也没了探究的心情。

    



    要知道世界最大,无奇不有,若要一一都去探个虚实,恐怕不是失望,就是无果,更甚者有去无回,即使知道了真相,恐怕也再难令人知道,更莫说是信服了!

    



    颜颜听着爸爸会声会色的讲述,听呆了,不过她很快清醒了。

    



    只因为他说:“别的人,他颜安不清楚,这米老头他还是知道的,那就是个迷信的老头,且还是个宣扬迷信的家伙!哦,对了。还是个搬弄是非、满嘴胡言乱语之辈!”

    



    颜安总结完,还不忘提醒在坐的人:“你们离他远些!他的话也不能完全相信!至于什么注意安全的事情,人人有责,并且责无旁贷!”

    



    ......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

    



    爸爸妈妈还是走了,颜颜坐在街沿上望着虚空,她的神情有些落寞。

    



    但没人给她伤秋悲月的时间,坝上的人更是。

    



    “颜颜你在干嘛呀,我们都在等你呢!”

    一秒记住https://

    



    “颜颜你倒是快点行不行!”

    



    “颜颜要出发了!”

    



    她不胜其烦,边跑边喊。

    



    “来了来了。我来了!”

    



    颜颜一上坝子,她惊呆了。

    



    这人是来齐了?

    



    有人在清点人数,颜颜哑然。

    



    她真的落后了!

    



    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队伍如此注意规模了。

    



    人潮攒动,她踱步跟在后面。

    



    瞥见走到一旁的人,她暗搓搓的走到韩初白身边,问道。

    



    “初白,今天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搞得这么隆重!”

    



    初白睨了她一眼,说:“这不是应该我来问你的么?”

    



    哦哦,也对,她在这个队伍中呆的时间要长些!

    



    可是,她最近不是在家呆的时间长嘛!

    



    老姐真是越来越不关心她了,这些天下大事都不跟她聊聊。

    



    害她在韩初白这个还算新人的面前,被鄙视了。

    



    算了,跟着党走准没错!

    



    颜颜亦步亦趋走着,忽然队伍停了,她嘴角一抽,心想还有事情?

    



    还真是有事情啊!

    



    原来她们此行是有任务的,还需要抽签,分批出发。

    



    组织人员还是那三个人,也就是说会分三队人马咯。

    



    颜颜盯着他们拿着一个袋子,在众人面前晃悠,显然是早有准备,她见大家排着队去捻纸团,她也跟着去,拿了一个。

    



    打开,啧,真是简洁,一个‘桃’字就把她打发了!

    



    颜颜伸头去看韩初白的,却见他的纸团上写着一个‘李’

    



    身边有人低呼:“我的是‘梨’字。真倒霉!”

    



    作为在这个队伍中摸爬滚打了两年不止的颜颜,一下子便明白了今天的节日。

    



    这是这个队伍的规矩,每个季节都有每个季节的节日。

    



    而今天显然是八月‘水果节’。

    



    根据纸团上提示,颜颜需要去摘桃子,然桃子多的地方莫过于‘矮儿坡’了。

    



    韩初白则需要摘去李子,李子多的地方,好像是,哦,猫耳山!

    



    好在还不远,颜颜替他舒了一口气。

    



    刚刚那人许是别的队的,她不熟悉,但她知道他即将去的地方是亚利林。

    



    咦,那可是离得最远的!

    



    唉,都不容易呢!

    



    山太高,颜颜懒得爬!地太滑,颜颜站不住!林太深,颜颜不想走!

    



    她有点难!

    



    怪不得要兵分三路中队,这一进山,二下地,三翻林的,要是一一走去,不得累死了!

    



    上面的人还在说着分配的话,颜颜依言走向自己最终的队伍,等候出发。

    



    这会是高层的对接,与他们平民无关。

    



    好在很快就决定下来了。

    



    姚涛为‘林队’,许嘉越为‘地队’,南贝贝为‘山队’。

    



    不想,还有意外发生,南贝贝耍特殊,她居然要换队!

    



    果然,她也觉得山太高,费体力。

    



    她和许嘉越换了!

    



    许嘉越这个白痴,居然也肯换!

    



    真是绅士!

    



    哼,伪君子一个!

    



    就在这时颜颜感觉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回头见是韩初白,一愣,疑惑道。

    



    “怎么了?初白。”

    



    “你需不需要咱俩换换?若需要就”

    



    颜颜见初白给了自己一个‘去旁边队伍’的眼神,她笑了。

    



    果然是好哥儿!

    



    不过,她又不是南贝贝,搞毛线的特殊啊!

    



    她霸气一挥手,道,不用。

    



    她说:“我发现初白你十分可爱!我很喜欢!不过我不占你便宜!”

    



    切,也只有南贝贝那个家伙喜欢占人便宜!

    



    她和她可不是一类人!

    



    队伍还是各奔东西了。

    



    颜颜看着剩下的人,生面孔和熟面孔各占一半。

    



    她最熟悉的居然是许嘉越。

    



    许佳兰没在,姐姐也没在,就连老弟也没来凑热闹。

    



    看来,是分出去了,刚刚人太多,她也没细看,想来只有任务做完了,集合分果子的时候,才见得到了。

    



    这次她们去的是矮儿坡,这里她说不上熟悉,但绝对不陌生就是。

    



    只是她没想到她们会跑到那里去。

    



    那里是颜颜至今也未曾踏足的‘圣地’——桃花屯。

    



    桃花屯在矮儿坡山的后面,可谓山间锦上花,它的美貌令人目瞪口呆!

    



    上山并不容易,颜颜望着面前的高山峻岭,心中忐忑,即使不是第一次来了,她也依旧为矮儿坡的高险而倾倒。

    



    但此时她却是激动的,面前是一条山间水沟,往上是她们即将走上的高家垭口。

    



    高家垭口是阳光抛弃的阴暗角落,但由于近日朗朗晴天,所以路上并不潮湿,甚至有点干燥。

    



    它是上矮儿坡的大门口,也是颜颜她们上山的必经之路。

    



    队伍排着,两人并肩而上,这是出发时的模样,到这会儿已经变成一条直线,她们手拉手挨个走的画面。

    



    走上高家垭口,面前的视线就变得逼窒了。

    



    白色的烟是高家垭口独特的美景,缭绕的雾亦是。

    



    山路是狭窄的,道路两边是像芦苇一样高且柔软的巴毛杆,这里无疑是神秘的。

    



    这里尚且未被开发,保持着山上最为原始的相貌。

    



    身前身后都是人,颜颜忐忑的心还算安分,她看着四周心里的新奇就没断过。

    



    扑通。

    



    颜颜等人顿住,走在最前面的许嘉越却上前一步望去,他眉头一蹙道。

    



    “没事儿,是一只山鸡落在草丛里了。走吧。”

    



    山鸡?颜颜拨开前面的人,垫着脚尖探去,就见那只长尾巴的家伙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啧,多好的美味!

    



    可惜可惜了!

    



    许嘉越看着面前人的模样,好笑道。

    



    “颜颜你未免也太......罢了,还是走吧。”

    



    “......”颜颜。

    



    她怎么了?太馋了?

    



    不,她只是想想,也不行吗?

    



    哼!

    



    走过高家垭口,眼前渐渐开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块长满杂草的土地。

    



    土地连着土地,杂草挨着杂草,她们也两两并肩排着。

    



    路总算宽敞了。

    



    转过弯,是一条无名小道。

    



    小道不小,单看颜颜她们的队姿就可以看出。

    



    颜颜望着一望无际的小道,呐呐地问着走在身边的人。

    



    “许嘉越,我们要一直在这条小道上走多久呀?”

    



    “马上就不走了。”

    



    许嘉越睨了她一眼,安慰道。

    



    颜颜还没想明白他的马上,她就懂了意思。

    



    因为她们开始顺着小道旁边的一个缺口开始下山了。

    



    称其为一个缺口,实在是是这条路不算是一条路。

    



    她们就像是踏入了草丛里,实际上也是。

    



    路过了草丛,颜颜她们见到了一片山涧瀑布。

    



    山涧瀑布可谓飞流直下三千尺,又急又湍,还很险!

    



    颜颜她们就是顺着这条瀑布下去,在瀑布的右下方看见了那满山遍野的桃子、树的。

    



    惊艳,是绕在她们心中的词语。

    



    惊叹,是挂在她们嘴上的感慨。

    



    驻足不前,是她们惊呆了的模样。

    



    光是硕果累累就已经让人如此惊讶了,那桃花始盛开时,又该是如何的震惊世人?

    



    难以想象!

    



    许嘉越瞧着身边人的模样,呢喃细语到。

    



    “可惜,桃花盛开时,你错过了!”

    



    片刻,他又默道:“不过,下一次不会了!”

    



    但世事无常,她注定看不到这片桃花盛开了。

    



    下一次,与她无关!

    



    这便是错过美景的遗憾!

    



    她的遗憾!

    



    回去时,她们走了另外一条道路。

    



    但始终还是路过了高家垭口这条路。

    



    这便是她们此行的有始有终!

    



    集会是在坝上,颜颜她们是第二批回去的。

    



    第一批是南贝贝她们。

    



    当然韩初白也在。

    



    目光在四周徘徊了一圈,颜颜了然,姐姐她们是去了猫耳山。

    



    等姚涛他们一行人回来时,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了。

    



    “姚涛,怎么回事儿?”

    



    许嘉越皱着眉头望着面前气喘吁吁的人。

    



    这个点儿才回来显然不对劲!

    



    “咳,出出了点意外。”

    



    姚涛也不隐瞒他,如实相告。

    



    在他们前往了亚利林摘了梨子以后,队伍里有人提出到林子的后面山坡上,去摘野梨子的建议。

    



    姚涛见时间还早,便同意了。

    



    他们找到野梨树,摘得也很顺利,不过意外也真的发生了。

    



    意外是真的意外,只不过是掉入了人为的陷阱。

    



    那是本地人为了捕猎而挖下的,好在只是一个坑!

    



    那人也无甚大碍。

    



    可即使是这样,也是够他们费劲的事情了。

    



    这不,就回来晚了。

    



    安然无恙便好!许嘉越拍拍姚涛的肩膀安慰到。

    



    姚涛何尝不是这么想的!

    



    他不敢想象要是有人在他的带领下出了什么事情。

    



    他该怎么办?

    



    他或许会崩溃吧!姚涛这般想着。

    



    相比他们高层的忧心忡忡,而颜颜她们这边的底层显然十分轻松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