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四十章:诅咒背后的真假虚实。
    “颜安。”

    



    “哎!”

    



    颜颜看到爸爸冲了出来,直奔后面声音的来源地,竟也是追寻无果!

    



    夜已渐深,白天温暖的气息早已散去,此时颜颜感觉到一丝寒意,不冷,但是悚人。

    



    耳边是妈妈的叫骂声音,她在骂爸爸。

    



    “颜安,你大晚上的乱答应什么?有毛病是吗?!”

    



    “......”颜安。

    



    颜颜看着爸爸的沉默,她疑惑更甚,但并未过问。

    



    夜里她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的床头站了一个女鬼。

    



    女鬼看不清面貌,但她瞧着是黑长发,白袍,散发着绿光。

    



    一如她先前做的梦一样,惊悚。

    



    爸爸妈妈带他们去了外公家,玩了一天。

    



    回来后,已是半下午的光景。

    



    颜颜瞧见婆婆在田坎小路上,烧纸钱,旁边还盖着一碗生米,插着几支香蜡。

    



    显然已是知道了昨晚的事情。

    



    她迷信了。

    



    妈妈也看见了,不发一言。

    



    爸爸的反应,却出乎了颜颜的意料,他拉着颜颜去了后山。

    



    颜颜纳闷,爸爸这是干什么?为何只拉她?

    



    不过看着爸爸如此气愤,急切的步伐,她倒是淡定了,左右爸爸不会找她麻烦就是。

    



    别的她就漠不关心了。

    



    她们走的是比较偏僻的土路,路上路过好几个坟堆,山茅厕,她还看见好些婆婆刚才弄的东西,散了一地。

    



    走了一歇,她们还是到了地方。

    



    这是她尚且没有踏足的地方,山中的安宁地。

    



    这里景色很好,从刚才踏入这里的小道开始,她就发现了。

    



    小道是翠绿夹路,直通这户宅院。

    



    宅院里倒是繁花锦簇,显眼的便是那樱桃花盛开的美景。

    



    颜颜讶异,这个时段竟然还可以看见樱桃花!

    



    要知道她们下面已经开始在吃樱桃了!

    



    捂,可能也是她见识浅薄的原因吧。颜颜羞愧的想到。

    



    她被颜安拉到一扇木门前。

    



    颜颜看到她的爸爸毫不客气地捶打着门,她有点担心,这摇摇欲坠的木门会不会突然轰然倒塌。

    



    好在木门的主人,极时打开了,与此同时还有他的不满。

    



    “哎呀哎呀,着什么急嘛!你们是想吓死我一个老头子吗?”

    



    吱呀一声,一个年过古稀,身着朴素,白发苍苍,慈眉善目的老者,出现在颜颜她们面前。

    



    颜安却不管他,自顾自的质问。

    



    “米老头,你昨天是不是来我家恶作剧了?”

    



    被称为米老头的人,目光一闪,嘴上否认道。

    



    “平安啊,你在说什么啊?我米老头怎么就听不懂呢?”

    



    “哼,量你也不会承认!我警告你,少耍把戏!你说的东西,我们一字都不会相信!”

    



    话落,颜安又嗤之以鼻道:“你就是在宣扬迷信!老子可不吃你这一套!”

    



    米老头急了,他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就你小子不知趣!”

    



    “哦?那你说我的二女儿活不过十八岁也是真的?”

    



    颜安好笑地盯着眼前人,对他的诅咒也感到好笑。

    



    “真的!”

    



    米老头斩钉截铁,眼睛都不眨一下,丝毫看不出心虚。

    



    “我信你才有鬼!”

    



    语罢,颜安拉着颜颜便走,看样子他就是来警告这个所谓的米老头的。

    



    “平安啊,你要记得当初我说的话!它已经在应验了!”

    



    老头子还在锲而不舍地提醒。

    



    “得了吧,米老头。只要你不装神弄鬼,我们就好得很!”

    



    听了米老头的话,颜安忍不住回头再次申明道:“还有我叫颜安!你少给我起绰号!”

    



    “啧啧,这可不是什么绰号!这是你老子叫我帮你卦的名!你的小名不就叫平安么!”

    



    米老头还在后面追吼,跟在颜安后面的颜颜忍不住回头看他,他也在望着她,笑得和蔼可亲,还抬起手扬了扬,像是在对她说,快回去吧。

    



    颜安心里有事,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米老头的话勾起了他的回忆。

    



    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当时的颜颜刚足月不久,因是春天暖和的缘故,他带着大女儿在地坝上玩,她妈妈裹着她坐在街沿上,晒太阳。

    



    临近晌午,那人许是刚刚赶集归来,路过他家,向他讨了碗清水喝。

    



    他自然不会拒绝,还请他上家里来歇一歇脚。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他来到他的妻子身边,一直盯着她怀中的小娃看,神情莫名。

    



    他把水递给他,他接下喝了,却口出恶言。

    



    他疯言疯语,仿佛带着诅咒般指着那新生孩儿道。

    



    “这孩子要不得,是个短命相!看样子活不过成年!”

    



    他怒极,但妻子怕了,她急切地看着那人问他何出此言。

    



    那人讳莫如深,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只道:“这孩子对水特别忌讳,千万要防着点!”

    



    一语尽,竟然甩碗离去,徒留身后婴孩啼哭。

    



    原是婴孩太小,那瓷碗突然炸裂,惊醒了她,引她啼哭不已。

    



    果然,怪人就是怪,连人家的好意都砸在了地上!

    



    虽然他们都说那人胡言乱语,但是事关孩子的安全,他们还是对家中孩子耳提面命,注意安全。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堤防点总归是好的。

    



    但他万万想不到,事隔几年后,这人竟厚颜无耻到、来打扰他们的生活!

    



    他们这算是遇到一个瘟神么?

    



    请神容易,送神难!

    



    颜颜他们到家的时候,家里的晚餐已经摆上餐桌了。

    



    妈妈见状给他们端来了一盆温水。

    



    颜颜跟爸爸洗了个手后,也上了餐桌。

    



    饭桌上,婆婆也在。

    



    这是爸爸妈妈回来的常态了。

    



    婆婆和他们同吃,只是不同住罢。

    



    但颜颜知道很快她们就会同住了,因为爸爸妈妈要走了。

    



    他们是回来办事情的,这是爸爸妈妈刚回来,她就知道的事情。

    



    如今好像是办好了。

    



    这是她昨天晚上从她妈妈的嘴里听来的消息。

    



    她妈妈的原话是,“这事情既然已经确定下来了,颜安我们就早点上去吧。”

    



    颜颜不知道他们口中的上去,是去哪里,但她知道这是要离开的话。

    



    吃饭时,颜安对婆婆邹氏今天的行为表达了不满,他说,“那人就是个不务正经的人,他的目的就是宣扬迷信,咱们要做的就是抵制这些糟粕!而不是盲从!”

    



    当然作为通风报信的颜妈,自然也少不得被批评。

    



    她明知道她妈迷信那些玩意,她还跟她随意揣测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简直罪加一等!

    



    饭桌上,静了静,唯有颜爸不时说两句,才没落了个冷清。

    



    颜颜也知道了上面那人的身份。

    



    米老头,原先是卧龙湾的居民。于三十年前搬到这里来的,那时的他就是孜然一身了。

    



    卧龙湾,顾名思义,有龙盘卧。

    



    但那里的人却从未见过龙,雕刻的石象倒是见了不少。

    



    卧龙湾依山而建,哪里的村民却靠水来养活自己的一家人。

    



    据说是三十年前,卧龙湾发生了大水的缘故,没了。

    



    那人却道是卧龙湾的人,惹了龙心大怒,遭了天谴。

    



    他是被连累了!

    



    别人不信,他便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道来了。

    



    他说,“那一日,他从山中捡柴归来,未进家门,就见众人抬着一条巨蟒经过,他出于好奇就多看了一眼,哪知道竟被他看出了些门道。”

    



    “那分明是一条幼龙!”

    



    他说得斩钉截铁。

    



    他补充道:“那龙虽然看着像一条巨蟒,但它头上有不甚明显的犄角,身下有不成形的四足,这足以说明这是一条龙!”

    



    他说,“他跟那里的村民说了,这不是他们可以碰的,让他们放了它,但他们不听劝!”

    



    他感叹:“这是一群愚蠢的家伙们!”

    



    他接着说,“后面他看不下去了,冲上去和他们理论,甚至和带头的那个家伙打了起来,就在这时那奄奄一息的幼龙翻下了河。”

    



    他又感叹:“真是老天有眼!”

    



    他终于说到高潮了,“报应是在当天晚上来临的,许是龙王发怒,夜幕刚刚降临,便开始下起毛毛雨来,他便早早地熄了灯,上床休息,一夜好眠。”

    



    有人嗤笑:“不是说报应么?我怎么没听出来?”

    



    他睨了那人一眼,没有理会,继续说,“当天夜里,雨越下越大,渐渐有了收不住的架势,平日里不及山脚的河流,顿时涨了几倍不止,这还不是吓人的!吓人的是,到了第二天早上,他瞧着的那一幕!”

    



    有人被故事吸引了,追问到:“你瞧着啥了?”

    



    有人却轻蔑道:“还能瞧着啥,不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呗!都沉了,谁还认得谁是谁的邻居?啧啧,是挺造孽的!”

    



    那人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卧龙湾被淹没了!

    



    他未受影响,对他们的质疑还挺受用,好歹他们听进去了不是?

    



    他清咳一声,这才娓娓道来,“他自言本是着落在山脚下的一家低坝上的人家。到了清晨,他感觉外面已然尘埃落定了,便随手打开门,准备瞧瞧这暴风雨过后的场景。”

    



    他提了一口气,仿佛在酝酿自己的情绪,他道,“没想到,他一踏出房门,就看到一处陌生的地方!他讶异了,这不是他生活的地方!”

    



    “这这分明是在山顶!”

    



    他话里有被震惊的情绪。

    



    有人惊讶:“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龙救的你?”

    



    有人质疑:“大哥,你说你是堤坝上的居民,谁能证明?再说堤坝都没了,死无对证啊!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咯!”

    



    但他不以为然,他淡定道:“哟,你是想让我拿出证据?呵,天真!谁说我没有?”

    



    这下人都震惊了!

    



    有人不死心,催促他拿出证据来:“说的好听,你这么能耐,干嘛不把证据摆出来,验明正身,端的是空口无凭!”

    



    他笑了,很是得意的样子:“证据嘛,太多了,我一个人可搬不来!”

    



    不待他们反驳,他直言道:“不过,你们倒是可以去求证!就在现在的卧龙岭!”

    



    话已至此,他没了说话的兴致,兀自离开了。

    



    后来,有人真的去求证了,居然还相信了那人的话!

    



    有人不可思议地问道:“你看见证据了?什么样的证据?”

    



    那人啧啧称奇道:“是的,证据就是他的房屋家产!”

    



    有人疑惑:“什么意思,这房屋不也可以建造么?怎么就成证据了?”

    



    那人急于分享自己看到的证据,便说:“你说得没错,起先我也是这般想的,只是......若是是一般的房屋也就罢了,可它偏偏不一般!”

    



    有人迫不及待地追问:“怎么个不一般法?”

    



    那人有点儿恼此人打断他的话,不过也只是眉头一皱,继续道:“那房屋,家具皆是河边的石头做的没什么要紧,重要的是那房屋下的坝子,很明显是河堤上才有的沙泥!”

    



    就算这样,也还有人质疑:“他不会担么?”

    



    听到此话,那人不免暗叹一声:杠精,但还是回到:“奇就奇在这里,那处地方险峻,平常人都难以行走,何况哪里距离河堤之远,且工程巨大,就是一伙人建造,恐怕没个十几年的时间,是建造不出来的。”

    



    要知道现在说事情的那个人,也不过才四十不到,且只有一人!

    



    难道他还能从孩童的时候开始建造吗?

    



    那人在众人感到惊奇的时候,轻飘飘的说,“不过这个不是最重要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