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三十八章:良人。
    许嘉越在惊呆中,极快地反应了过来,他迅速地仍了手中的东西,大步撵去,边跑边喊。

    



    “颜妹!颜妹!等等、等等我!!!”

    



    他刚跑到她的身边,伸出手,她就被忽然湍急的水流往下冲了去。

    



    如此反复两三次。

    



    许嘉越都有一种筋疲力尽的感觉了。

    



    可他不敢放松,颜妹还没有救起!

    



    此时天空已经开始下大雨了,也有狂风落井下石。

    



    本应该感觉到冷的许嘉越,只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在沸腾!

    



    他在恐惧!

    



    不行,再不把颜妹抓住,行至下游,水流更是湍急,更是大!就来不及了!

    



    想到这,许嘉越跑的更快了,他奔过了她,在她的下方等着她。

    一秒记住https://

    



    果然,只有做好了万全准备的放手一搏,才可以获得新生!

    



    他终是抓住了她!

    



    他把她揽在了怀中,可她却没了意识。

    



    好在他早就上了安全课,早就学习了关于溺水急救的措施。

    



    好在这是条清水沟,没有异物堵塞她的呼吸。

    



    他把她俯身置在自己的腿上,用力拍打她与肩胛平齐的后背,未见其有反应。

    



    他果断地又把她平齐仰面放在地上,双手交握至她的胸腔位置,用力按压,并不时进行口对口的人工呼吸。

    



    如此反复几次,她终是有了反应!

    



    许嘉越惊喜交加,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令他抱着她无声地哭泣了出来。

    



    由于雨太大,她看不清他的泪水,只觉得他的眼睛红红地,应该是着急了吧。

    



    她想安慰他,但身体的无力和嗓子的疼痛让她只有呆呆地任他为所欲为。

    



    雨还在下,身上的人终于缓过来了,而她也缓过来了些,打量四周,见不到她想看到的东西,她忍不住问道。

    



    “许嘉越,我的东西呢?”

    



    “嗯?哦,仍了。”

    



    他这会儿反应有点儿迟钝,待反应过来,无所谓地说。

    



    “什么?咳咳,你仍了!”

    



    颜颜反应有点大,可这能怪她么?她很痛苦!

    



    “唔,应该还在刚才的地方吧?刚才没注意有没有被水流冲走。”

    



    许嘉越白了她一眼,拍了拍她的后背,没好气的说。

    



    “......”颜颜。

    



    噗,她感觉有一口心头老血卡在了喉咙上,不吐不快。

    



    许嘉越这个败家子!

    



    就算要救她也要注意仍东西的方向吧!

    



    她好悔!

    



    早知道会被淋得这么彻底,她刚才就应该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回去!

    



    ┗|`o′|┛?嗷~~她不甘心!

    



    她要回去看看!

    



    可是许嘉越不答应!

    



    他说:“回头吧,我先带你去换身衣服!”

    



    他又说:“这里离我家比较近,就去我家吧!顺便避避雨。”

    



    他还说了什么,可被他硬生生背走的颜颜,完全没有听进去,她恋恋不舍地回头看着他们来时的田坎小路,彷佛在怀念记忆中的美好!

    



    许家。

    



    此时只有许妈妈柳絮在家,颜颜猜测许佳兰应该在她的家里呆着,避雨。

    



    事实上,的确如此。

    



    此事暂且不论。

    



    再说这许妈妈吧,她见许嘉越和颜颜二人皆是一副‘落汤鸡’的模样,心疼极了,立马拉了二人去洗了个热水澡。

    



    呃~别误会,各洗各的!

    



    细心的许妈妈还给颜颜找了替换的裙子。

    



    裙子是一条碧色的触及脚踝的长裙,且是袖子略显宽大的长袖。

    



    看样子是古装改良样式!

    



    精致,简约又不失华美,当真是美极了!

    



    看着迫不及待想让自己穿上裙装的许妈妈,颜颜都没好意思表现出嫌弃,就稀里糊涂的换上了裙子。

    



    是以,她这会儿再不能欺骗自己,这不是许佳兰的裙子了!

    



    这里可是她家!

    



    虽然,许妈妈也说了,这条裙子是她今天刚买的,许佳兰还没穿过,但是颜颜一样觉得膈应。

    



    许佳兰若是知道她穿了她的新裙子,估计会找自己干一架吧。她想!

    



    罢了,她们之间早就有条鸿沟在那,如今加深点,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吧?

    



    这么想她便稍稍释然了些。

    



    颜颜洗完出来,许嘉越早就在客厅(堂屋)等着了,他身边还有一把大伞。

    



    “走吧。我送你回去。”

    



    “嗯,好的。”

    



    颜颜点头,又看向从一旁走出来的许妈妈,道了别。

    



    许是他早就说过,许妈妈没有吃惊她们刚刚来了就要走。

    



    反倒是在她们出门前叮嘱她们在路上要小心,让颜颜经常过来玩......

    



    颜颜和许嘉越两人出了门,却没有直接回去,两人肩并肩地往那条田坎小路走去。

    



    这是她们一早约好的!

    



    许嘉越人高了颜颜一颗脑袋,伞自然是他撑着的,颜颜一手挽着他的,一手拽着裙摆,画面倒是异常和谐。

    



    颜颜偏头看着身边着了一件白色衬衫搭配黑色长裤的许嘉越,莫名觉得他有一种高不可攀的清冷气质。

    



    可明明他生了一副纯良的奶油小生的模样,他头上柔软的刘海更是让人想一触摸的冲动。

    



    “好看么?”

    



    “好看!”

    



    看着看着颜颜看出了神,听到旁边人突然问她,她下意识回答。

    



    许嘉越挑眉,不置可否。

    



    雨滴打在雨伞上的声音更大更急了,有风调皮的撩起颜颜的黑直长发和裙摆,玩耍。

    



    无人阻止,却有人观赏。

    



    碧波荡漾,秀发扬,天地苍翠,唯她香。

    



    一路无话,沉默当头,奈何心有涟漪,心自醉。

    



    他是,她亦是!

    



    谁道年少不识春,应是未遇有良人。

    



    “在那!呀,太好了,我们的辛苦没有白费!我们快点过去。”

    



    远远的,颜颜便眼尖地看到那迎风飘扬的白色塑料袋,她高兴不已地抓着许嘉越的胳膊,兴奋到,脚本也跃跃欲试。。

    



    “嗯,慢点走,不急。这里虽然是没有泥土的石头路,但是容易打滑。这才吃了苦头没多久就忘了?”

    



    许嘉越一把抓住身边激动的人儿,像老父亲一样叮嘱、告诫道。

    



    “哦哦,也是也是!得小心点儿!”

    



    颜颜显然也回想起刚才惊险的那一幕,她心有余悸的喃喃出声。

    



    罢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她的小命要紧!

    



    身边的人,满意的点点头,赞同道。

    



    “这就对了。东西又不会跑。”

    



    许嘉越让行动不便的颜颜拿着伞,他埋首把东西都捡起来,装好。包括那双雨靴。

    



    其实颜颜也不是行动不便,只是裙摆太长,蹲下太麻烦,当然许嘉越也没给她麻烦的机会。

    



    颜颜她们回到颜家的时候,她看到许佳兰果然在她家。

    



    只是,在颜颜和许佳兰对视的时候,她们都讶异了。

    



    她换了衣服?这是两人同时盘旋在心中打转的疑问。

    



    许佳兰不知道在想什么,颜颜却在盯着她身上的裙子,出神。

    



    两人皆无语,神情莫名。

    



    颜家这会儿很热闹,家里有婆婆邹氏,姐姐颜凤,弟弟颜虎,许佳兰和韩初白,再加上刚刚回来的颜颜和许嘉越,刚好凑齐七个葫芦娃。

    



    颜颜嗅到一股柴火燃烧的味道,她不禁疑惑,这会还没到吃夜饭的时间吧?

    



    颜凤恰好端着一个铁盆出来,给她解了惑。

    



    铁盆里是一些面粉。

    



    “许二月,你来得正好,我正在摞饼,你一会儿尝尝吧。”

    



    “是吗,那我有口福了!”

    



    “嗯哼,我做葱油饼,可是一绝呢!不信你问颜颜。”

    



    “是的是的,姐姐做的饼最好吃了!”

    



    颜颜下意识附和着姐姐颜凤说的话,把狗腿子的模样演绎得淋漓尽致。

    



    徒惹几人侧目。

    



    颜凤,许嘉越均笑得一脸宠溺。

    



    韩初白眼中闪过一丝暗芒,神情莫名。

    



    许佳兰却嗤笑一声,暗道:真是会拍马屁!

    



    颜虎正在看一本图画书,见状瞄了一眼,无语。

    



    婆婆邹氏据说是不舒服,在里屋卧室躺着,她们不约而同地放低了声音。

    



    颜凤和许嘉越在厨房里忙碌,她们一人做饼,一人烧火,端的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许佳兰也煞风景地跟了进去,凑热闹。

    



    徒留颜颜,韩初白和颜虎在堂屋,无所事事。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无所事事,像颜虎,他看了图画书,又开始临摹起来,真真是大忙人啊!

    



    连韩初白也在旁边欣赏,点评。

    



    颜颜闲来无事,见外面倾盆大雨,叮咚击乐,芳草萋萋,随风摆动,暗叹一声:真美。

    



    她抽了根木板凳在屋檐下,坐着,独自浏览着大自然赋予的美景。

    



    正盯着兀自出神,身边却感觉到一丝暖意,她转头,就见韩初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这会儿还不请自坐,霸占了她的一大截板凳。

    



    好在这是一条长板凳,他即使坐下,对她也没啥影响。

    



    最多陪聊罢。

    



    “怎么出来了?我弟弟是不是画得老丑了,你看不下去了?”

    



    “咳,那到没有!我是见你一人在外面,怕你无聊,就出来看看。”

    



    韩初白干咳一声,被她的话,梗到了。

    



    但还是解释了他的行为。

    



    “哦。这样啊。”

    



    颜颜会意过来,又继续盯着雨帘后面的场景。

    



    她没有什么想问他的了,但他有!

    



    韩初白看着身边的人,好奇道。

    



    “你、你们今天去哪里了?走的时候,怎么不叫我、我们?”

    



    噗,颜颜听见身边人吞吞吐吐的声音,没忍住嘲笑道。

    



    “初白,你你怎么结巴了?”

    



    话落,见他有点不高兴了,她赶紧解释道:“我们去洗白果子了。走时见你们还玩得高兴,就没打扰呗。”

    



    语言尽显坦然,语气尽是诚恳。

    



    韩初白释然了。

    



    他见她又望着外面看,不由疑惑出声。

    



    “在看什么?看得这么起劲?”

    



    “看风景呗。”

    



    他盯着她白皙柔和的侧脸,不明白她怎么对那日日可见的风景,如此着迷。

    



    这般想着,他便这般问道。

    



    “有什么好看的?天天看不腻吗?”

    



    他更想问的是她怎么有时候看起来那么忧郁阴霾,有时候看起来又那么开朗明媚。

    



    她也是个反复无常的人呢!

    



    “啧,这你就不懂了。温故而知新,我刚刚学习的句子。懂不?”

    



    这是颜颜在老师的办公室看到的,老师见她盯着看,好奇,便念给她解释了。

    



    她很喜欢,便日日在口中默念。

    



    “......不懂。”

    



    韩初白尴尬了,这个他还真没有学习过。

    



    还好她没有笑话他,而是给他解释那句话的意思。

    



    “呃,温故而知新的意思就是说,重新温习学过的知识!哝,我这也是在重温看过的风景。”

    



    颜颜像个小大人一样,昂首挺胸,有模有样的说道。

    



    她说完,高傲的扬着脸,彷佛在说,我讲完了,你可以夸奖我了。

    



    然就在她觉得此处应该有掌声的当口,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