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三十七章:意外。
    “初白么,他当然在抢夺先机.....咳,他在前面的坝上呗。”

    



    颜颜抬眸看着他,有点讶异他的到来。

    



    又问:“许嘉越,你怎么没在前面呢?”

    



    要知道对于他这种人高,腿长,步子大,且速度快的人来说,在前面要比她这种在后面捡漏的要吃香许多。

    



    就连韩初白都知道什么地方适合自己,他怎么就不知道了。

    



    她看不懂他,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真傻!她默默地在心里数落他。

    



    “你在骂我吗?”

    



    “没有!”

    



    许嘉越忽然冒出的一句话,把颜颜吓了一跳,她条件反射地说道。

    



    声音是干脆的,但颜颜知道,她心虚了。

    



    她开始转移话题:“许嘉越你也是来捡白果子的吧,哝,这还有一根木棒,你用吧。”

    



    “好。”

    



    好什么好,谢谢都不说一声!

    



    亏得老娘还把财路分你一半。

    



    颜颜隐晦地翻了一个白眼,不想被身边人看了去。

    



    许嘉越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他说:“颜妹,最近的胆子愈发大了呀。”

    



    闻言,颜颜吞了吞口水,是吓的!

    



    他是不是放蛔虫在她的肚子里了?怎么她想到什么,他就说什么。

    



    不行,回头得喊婆婆给她弄点‘宝榨糖’来吃吃。

    



    宝榨糖是一种人体驱虫的药物,属于排泄药物,十分管用。

    



    颜颜望着他讨好地笑笑,并不答他的话。

    



    这事儿便了了。

    



    咚、咚、咚、咚,四道砰击的声音,忽然在颜颜她们的面前,一一炸开。

    



    颜颜他们立马反应过来,是白果子!

    



    啧啧,得来全不费功夫呀。

    



    颜颜跑得快,一下子全捡着了,她笑得一脸得意,然后分了两个给许嘉越。

    



    见他接了,她兴高采烈道:“许嘉越,你看我对你多好,你以后也要对我好。不然你都对不起我!”

    



    “是,颜妹真好。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许嘉越把那两颗饱满的白果子放进袋子,看着她的眼睛,点头说道。

    



    “哈哈,我记住你的话了!许嘉越。”

    



    “行,颜妹你就牢牢地记住吧。”

    



    他比她笑得还灿烂。

    



    颜颜看着他,忽然就晃了神。

    



    他长得可真好看!

    



    黑亮柔软的头发下,是一张光滑白皙的脸庞,上面透着棱角分明的清俊;斜飞的剑眉恰到好处,长而卷翘的睫毛下的眼眸似雾幽暗深邃;英挺的鼻梁,彼岸花一样红的薄唇,无一不在彰显着他的俊美。

    



    说是君子世无双也不为过。

    



    颜颜后来读了很多书籍,终于才看到一个适合他气质的词语一一玉树临风。

    



    感觉捡的差不多了,颜颜直起身子回头看着早就歇在一边的许嘉越,他此时正斜斜地躺在一片青草地上,一手支撑着脑袋,注视着她。

    



    许是看出她准备走了,他很有绅士风度地走过来,伸手拎过她的袋子建议道。

    



    “走吧,我们一起去田边水沟那里,去清理白果子。”

    



    “嗯,好的。那我去找他们一块吧。”

    



    “哎,别呀。颜妹。”

    



    颜颜低头看着被拉住的胳膊,脸上满是疑惑不解。

    



    许嘉越清咳一声,解释道。

    



    “大家这会正捡得高兴,咱们跑去喊他们,会打扰到他们的。颜妹你说是吧?”

    



    “是,有道理!那许嘉越咱们两个先走吧。”

    



    “嗯。”

    



    为了不打扰前面人的兴致,他们往后面房屋的右侧小巷子走去。

    



    他们一左一右,边走边聊,倒是十分愉悦的模样。

    



    他们去的田边水沟就在颜颜现在住的屋子的对门不远的位置。

    



    那地方在他们绕过那条屋舍相邻的小巷子,便能看得一清二楚。

    



    远远地,颜颜就看到那条清水沟周围生机勃勃的景物。

    



    虽说现在是打谷子的时节,但是这片稻田却还是果实累累、谷杆笔直的样子,竟是没受到半点影响。

    



    然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乌云压境,风雨欲来,连空气都沉甸甸的。

    



    颜颜他们不急不缓地走到那里的时候,眼前豁然是两岸稻谷夹道的水沟。

    



    水沟是石头砌的,宽、深皆不过一米高的样子,但胜在长。

    



    清水涓涓细流,直逼寨下长河,令人感叹这竟是一条活水沟!

    



    颜颜看着许嘉越把装有白果子的袋子放下,她就迫不及待地上前,抓过一把白果子,就要用手去拨皮,却被许嘉越阻止了。

    



    他皱眉地看着她的行为,没忍住数落道:“你是笨蛋吗?不知道这个很伤手吗?还直接用手弄?!”

    



    “可是这个要拨皮啊。”

    



    意思是不用手,她怎么搞事情。

    



    “唉,用工具啊。笨蛋!等着。”

    



    许嘉越扶额,对她的死脑筋很是头疼的样子。

    



    他说完丢下她一人,跑了。

    



    “......”颜颜。

    



    她也是第一次弄这个的嘛!

    



    怎么就是笨蛋了!

    



    笨蛋许嘉越!

    



    颜颜愤愤地看着许嘉越离开的方向,她猜他是回家拿工具了。

    



    还说她是笨蛋,她看他才是呢!

    



    明明她家比较近,干嘛不给她说说要什么东西,她去拿不是更节约时间?

    



    算了,他家其实也不远,由着他吧。

    



    颜颜有点累了,她洗了手,一屁股坐在还算干净光滑的水沟上,低头瞧着缓缓流动的清水,不时还抓了水沟旁边的水姜藤,轻轻拨动着水流。

    



    耳边是流水的叮咚声音、青蛙呱呱叫的低鸣声音和风吹谷物的簌簌声音,颜颜却并不觉得吵闹,她甚至还觉得这样才和谐。

    



    许嘉越拿着东西出门,远远地看过去,那抹雪白在青黄夹杂中格外惹眼。

    



    颜颜今日穿了一件白色花边连衣裙,看着很是飘逸、灵动。

    



    她此刻便是安详地坐在那里,唯有一双水灵的眼睛在不时转动。

    



    她还真是可爱!

    



    许嘉越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抬头望了望天色,跑了过去。

    



    颜颜听到脚步声就知道是许嘉越回来了,她转头看去,他也正好望着她。

    



    他道:“久等了吧。不好意思我找这个去了。”

    



    颜颜视线落在他的手上,不置可否。

    



    耳边还是他的声音,他说:“赶紧来穿上吧,我怕一会儿这天变的更坏。”

    



    对哦,看样子要下雨了!

    



    颜颜回神,赶紧起身,来到他的身边,高兴不已。

    



    他终于回来了,她觉得一个人的时候,特别无聊!

    



    只是在看见他拿来的一样东西时,她眉头一皱指着他拿来的一样东西,疑惑出声:“这是双兰的东西吗?”

    



    东西是一双长筒胶鞋,和许嘉越脚上的那双很像,只是略短小了一些,她第一个反应就是他拿了许佳兰的鞋子给她穿。

    



    许佳兰啊,那可是她忧思难寝的外患!

    



    她能不穿么?

    



    颜颜很为难!

    



    “不是。”

    



    “什么?”

    



    许嘉越的声音很淡,沉浸在排斥心理的颜颜,下意识问到。

    



    “不是佳兰的,是我的。”

    



    “啊,可这......”明显和你穿的不是一个号啊大哥!

    



    “这是我以前穿的,现在穿不下了。”

    



    许嘉越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解释道。

    



    “哦,嗯。嘻嘻,我就是好奇!不说这个了,赶紧的,我要干活了!”

    



    颜颜恍然大悟,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模样,牵强地解释完。

    



    她一把接过他手中的靴子,两只小脚一蹬,雪白的玉足便摆脱了装饰有蝴蝶结的粉色凉鞋,完全裸露在了他的面前。

    



    许嘉越眸子闪过一丝暗光,抿着素有薄情之称的嘴唇,不语。

    



    她不知道她所有的情绪都被他看在眼里,刚刚她眼中的嫌弃,他也没错过!

    



    还好她不嫌弃他!

    



    见她穿好鞋,许嘉越把手套也分了一副给她,并帮她戴上后,他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颜颜看着他娴熟的动作,还是很惊叹的。

    



    他怎么做什么都是一副‘我是内行’的模样?

    



    还有什么是他不会做的?

    



    她不知道,也想不出!

    



    果然,她们的老大就是牛!

    



    颜颜看了一会儿,也加入了行动,她也要努力才是!

    



    许嘉越余光看着她的举动,不禁莞尔。

    



    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呢!

    



    果实不少,他们两人清理了半个小时,才弄完。

    



    “唔,好累了。终于搞定了!”

    



    颜颜看着已经干干净净的白果子,笑得眉眼都弯了。

    



    “嗯,颜妹你把手套和鞋换下来。你歇息一下,我清洗干净了我们就回去吧。”

    



    “啊,不用不用。咱们各自洗完就得了。你也累了不是。”

    



    “......我不累。”

    



    许嘉越这么说,颜颜却是不信的。

    



    清理果子前,她休息了一阵,他还在路上两边跑,而且刚刚也是他理得多些,他说他不累,谁信?

    



    反正她是不信的。

    



    倔强如她,他只得清洗他那点东西。

    



    等处理完了,他们也没急着走,许是见天一直这般阴沉,便以为今天只是阴罢。

    



    他们这里,阴天只是天色昏暗,而不会下雨。

    



    他们顾虑太少,居然坐在水沟一旁聊起天来了。

    



    “许嘉越,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怎么颜妹你很想长大么?”

    



    颜颜歪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许嘉越,不满道。

    



    “呐,是我先问的好么!许嘉越你不先回答我就算了,怎的还问起我来了?”

    



    “咳,我这不是也好奇嘛。”

    



    许嘉越看着凑到自己面前的人,不动声色地偏过了头,他羞涩了。

    



    其实刚刚的他只是顺口一问罢了。

    



    “哦,好吧。其实我还真的有点想长大呢!”

    



    “为什么?”

    



    许嘉越听着她的话,真的好奇了。

    



    “因为我感觉大人好自由的样子,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而且他们都不读书!”

    



    “啧,就为这个?我倒是不赞同,大人们肯定也有大人的烦恼。说不定他们还想变成小孩子呢!”

    



    “哈?怎么会?”

    



    “当然会了!算了,颜妹你还太小,不懂!咱们换个话题来聊吧!”

    



    “嗯,好吧。”

    



    颜颜见许嘉越望着远处郁郁葱葱的田坎小路,她也盯着看,嘴上却在说着心里的感觉。

    



    她声音糯糯的,字句清晰,却带了一种杞人忧天的感觉。

    



    她说:“我最近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侧目,顺着她问道:“怎么了?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需要我帮忙吗?”

    



    许嘉越何其敏锐,他一下子便猜到了源头。

    



    她还在看,只是出了神,像是在回想什么。

    



    “暂时不用。只是婆婆最近的身子好像越发不好了。我很多次都见她呜呼连天,特别痛苦的样子。她做事情也有些力不从心.......”

    



    “.......”

    



    如果只是这般,他还真的帮不上忙!

    



    毕竟人各有命,再者他也不是医生,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

    



    他想他知道她想长大的心思了一一她想照顾她的婆婆。

    



    小姑娘的心还挺善良的。

    



    许嘉越还在绞尽脑汁地安慰她,颜颜却收回了目光,望了望天,伸出白皙柔嫩的小手,摊开,她感受到点点冰凉,大呼一声。

    



    “许嘉越,咱们快走!马上就要下大雨了!”

    



    话落,身边人比她的动作还快,东西都被他拎着了。

    



    “拉着,走!”

    



    颜颜依言拉着他的手,跟在后面。

    



    然意外就在他们没有防备的时候发生了。

    



    急中生乱,颜颜凌乱的步伐还是让她吃了苦头。

    



    许嘉越听到身后的疾呼,回头就见刚刚还拉着他的手的颜颜,仰面倒向身边的清水沟。

    



    意外来得太突然,他眼睁睁地看着手中的柔夷滑落,那抹雪白纷飞,继而被惊起的漩涡吞噬。

    



    颜颜在惊吓和恐惧中,连挣扎都忘记了。

    



    她被水流直直地往下游冲去。

    



    下游可是一片大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