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三十六章:看不出来?我在逗你玩啊!
    颜颜立马反应过来,她看着他的目光还是不可置信,试探道。

    



    “你,你也被水淹过?”

    



    “嗯。”

    



    颜颜没想到身边的人会有跟她相同的经历。

    



    也没想到他比她更坦白些。

    



    韩初白反应迟钝了些,这会儿才讶异地回问道。

    



    “也?你也落过水?”

    



    “可不是嘛,还是被你的爷爷救起来的呢!”

    



    “真的?”

    



    “嗯,千真万确。不过,你可以说说你为什么掉水的吗?”

    



    颜颜好奇地盯着韩初白,想知道他和她的淹水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

    



    可能方式不一样吧,颜颜转着眼睛,暗想。

    



    “啊,也没什么,就是和我妈去坐船游湖,不小心掉下去了。”

    



    韩初白忽然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说道。

    



    “哦,这样嘞呀。”

    



    “是,那你呢?怎么掉水了?”

    



    “额,我么,当然是玩水咯!啧啧。”

    



    颜颜对韩初白的疑惑,了然。

    



    她的表情也是促狭带笑地。

    



    可下一秒,她的笑容就凝固了。

    



    迎面浇下的凉水,直直地泼到脸上,虽然也不冷,甚至在炎炎的夏日中让人感觉很舒服,但是这、这是什么意思?

    



    偷袭?捉弄?逗我玩呢!

    



    颜颜怒气冲天地站起来,双手叉腰,居高临下地瞧着对她浇水的人。

    



    第一次直呼其姓名,吼道。

    



    “许嘉越!你做什么?”

    



    “看不出来么?我在逗你玩呀。”

    



    许嘉越一脸无辜地看着颜颜,那模样就好像在看一个白痴。

    



    颜颜气得咬牙切齿,她一溜烟地跑到溪水边的浅水湾,弯下腰,捧起水就往许嘉越的身上砸,且是一捧接一捧的。

    



    叫你逗我玩!叫你逗我玩!叫你逗我玩!

    



    她的举动不禁许嘉越看呆了,连周围的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许嘉越刚刚见他们聊得开心,心里莫名不爽,做出的举动甚至连他也没想到。

    



    只是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颜颜的举措。

    



    要知道颜颜平时在他们的眼中那就是颜凤身后的乖宝宝,是个极温柔、害羞的人儿。

    



    如此粗暴的样子,还真......真是可爱!

    



    而其他人的表情也证实了这点,大家都没想到平时温婉的人,也会有如此暴跳如雷的表现。

    



    这难道就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吗?的确。

    



    讶异过后,从众表现的魅力散发出来了,互相泼水的人多了,颜颜的举动就不稀奇了。

    



    水击滴落,此起彼伏,一派欢乐和谐的画面定格了。

    



    不意外的大家都是一副落汤鸡的模样,连韩初白都没有幸免。

    



    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玩了一下午,太阳也累了,它开始下坡。

    



    鉴于我们已经下山,是以我们开始打道回府。

    



    一个月后。

    



    颜颜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

    



    外公田官的到来,在颜颜这里已经不是一件秘密了。

    



    他们的关系已经达到了熟捻的地步。

    



    她有时候也会单独到外公家去,玩耍。

    



    虽然这会儿的她还是姐姐颜凤的小跟班,但是有很多事情她都学会了独立。

    



    即使这会儿的她其实不想独立,也被迫屈服了。

    



    生活如此,人亦如此。

    



    自由难得,压迫易得。

    



    从外公家回来,她们身边得了很多东西,也多了一个麻烦。

    



    麻烦不是个东西,是个人!

    



    那人是颜颜的弟弟颜虎,比她小三岁,还未读书。

    



    颜颜盯着他,长得是虎头虎脑,玉雪可爱的,但她一点儿都不觉得他讨喜,她甚至觉得他讨厌。

    



    是的,她讨厌他!

    



    如同她讨厌许佳兰一样!

    



    她觉得他们都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却都想来抢她喜欢、在乎的人。

    



    真是十分讨厌!

    



    他和颜颜她们住在一起了。和邹氏在一块儿。

    



    他住进来的第一天,姐姐颜凤和婆婆邹氏都十分高兴,唯有颜颜一人闷闷不乐。

    



    他住进来的第十天,颜颜的不高兴慢慢展现出来了。

    



    譬如这会儿的颜颜,就很生气。

    



    她死死地盯着颜虎挽着姐姐颜凤的手腕,握紧拳头的双手,恨不得立刻上前去掰掉他的!

    



    他一个外来人,凭什么一来就霸占她的姐姐?凭什么!

    



    她不服!

    



    以前是外面一个许佳兰,现在加上屋里一个颜虎。

    



    颜颜深刻地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内忧外患’。

    



    果然,没有硝烟的战场是不存在的!

    



    颜颜很无奈。

    



    算了算时间,该是做午饭的时间了。

    



    颜颜看到姐姐颜凤和婆婆邹氏一起到厨房去烧火煮饭,颜虎一个人留在外面玩耍的瞬间,她觉得她应该做点什么。

    



    逮住时机,颜颜恰出门坎,走过街沿,步下台阶来到颜虎身边,她正要说话,却被身边人先开了口。

    



    “你来干什么?”

    



    “呵,我来当然是警告你离姐姐远一点儿!还有婆婆。”

    



    “......”

    



    “怎么?哑巴了?”

    



    “你是复读机吗?看到我的第一天,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是呀,第一天我就挨个说过,让你离她们远一点儿!可是你呢?你没有!”

    



    “嗯,因为我就没有答应过你。颜姐姐。”

    



    “这会儿没人!别叫我。没答应?你敢!”

    



    “......”

    



    一直没回头的颜虎,此时转头冷冷地看着颜颜,面无表情。

    



    他笑:“你觉得我敢吗?”

    



    敢字说得特别重,仿佛在嘲笑颜颜不敢对他做出什么事情一样。

    



    颜颜闭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睁开,不屑地看着他道。

    



    “哼,是吗?那你给我等着!”

    



    说完颜颜怒气冲冲地进了屋。

    



    “......嗯。”

    



    颜虎意味不明的看着她的背影,轻轻点头,也不管她能不能看到。

    



    真是不知所谓!颜颜回到屋里,攥着手想到。

    



    吃完午饭,颜颜看到颜虎跟颜凤出了门。

    



    她不用脑子都知道她们干嘛去了。

    



    以前,姐姐出门玩都会带自己,现在有了颜虎这个小人,她就被撇下了。

    



    姐姐第一个询问的人,也从她,变成了他。

    



    他去,她就不会去了。

    



    反之,亦然。

    



    颜颜也出了门,只是和她们方向相反。

    



    她去韩家小院了。

    



    自从知道韩初白和她一样曾经落过水,她们的关系就近了好多,再加上有韩老爷子在其中调和,她们就变得愈发如胶似漆。

    



    仿佛自家兄弟姐妹一般,亲近。

    



    颜颜去韩家小院,也较往常要频繁些。

    



    几乎日日不落下,已然是与归家无异。

    



    当然她最近绝对是去得最多的!

    



    因为有颜虎这个家伙在霸占着她的姐姐,她看见就不爽!

    



    故而就对颜凤常常去的许家疏远了些。

    



    今天,她和韩初白没有一直在韩家小院,玩耍。

    



    她们去了坝上。

    



    坝上现在是随时随地就可以看见人的地方。

    



    不管是行人路过,还是特意留下来玩耍的人。

    



    主要原因其一是:第一批谷子出产。其二是:村中坝上的白果成熟、掉落。

    



    颜颜她们来坝上,自然是因为后者。

    



    但颜颜没想到的是她们遇见了他们。

    



    他们自然指的是许嘉越一行人。包括颜凤姐弟。

    



    令颜颜讶异的是,许佳兰竟然拉着她的弟弟颜虎,俨然一副姐弟情深的模样。

    



    顿时,她不知道心中是个什么滋味。

    



    是恼怒,是不悦,是酸涩,还是什么,颜颜不得而知。

    



    只是暗暗想到,她是不是应该和他弟弟把关系搞好一点儿?

    



    即使是装!

    



    如今内忧外患,想是先解决外患吧。

    



    毕竟她和许佳兰争了这么多年,她是什么都想要拔个彩头的。

    



    她不想输!

    



    更是在看到许佳兰另一手挽着颜凤后,颜颜怒了。

    



    果然,外患才是首要着手解决的事情!

    



    在颜颜盯着许佳兰他们的时候,许嘉越也在看着颜颜他们。

    



    他目光犀利,面上却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颜颜他们戏虐道。

    



    “啧啧,我说好几天没看到两位了,原来是要享受二人世界呀!”

    



    “......”韩初白。

    



    “哪有呀,我们这不是赶来汇合了么。许嘉越。”

    



    颜颜笑得一派春光灿烂。

    



    自从上次她喊了他的全名,就没再改过了。

    



    他也由着她。甚至觉得如此甚好!

    



    “这样很好。颜妹。”

    



    许嘉越莫名两可地盯着她说道。

    



    颜颜不解其意,也没有追问。

    



    她的二月哥总是说一半留一半的,她懒得研究。

    



    他从小就是这样,爱引经据典、咬文嚼字,偏偏遇见懒惰的她,常常似懂非懂、不懂装懂,不懂作罢。

    



    勉强算是彼此的克星。

    



    他们两批人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白果子而来。

    



    白果树是百年老树,不同于那些几年、十几年结果的银杏树。

    



    虽然它们的种类、别称、性能相似,但是怎么说呢,积少成多,它的营养价值却又待年月而估。

    



    好比化石,越是埋得年份长,越有考古价值。

    



    坝上的白果显然是营养价值比较高的。

    



    老一辈的人,都是这么跟她们说的。

    



    白果村庄的人,很看重这颗树,连带着颜颜她们这一辈的孩子也耳濡目染。

    



    知道其结的果实,是个好东西。

    



    如今正值农忙,大人们自是自顾不暇,小孩们便钻了空子。

    



    有事无事便来坝上寻找掉落的白果子,这也是他们的乐趣。

    



    捡白果子也是一门诀窍活儿。

    



    闻风觅位,便是要领。

    



    白果树是笔直而高大地老树干,自是无法攀爬、随意棒打的。

    



    所以伺风向而知其落位便是在众多人当中脱颖而出,抢夺先机的诀窍。

    



    当然,你的速度也要跟得上,不然也是枉然。

    



    颜颜最喜欢的便是抢夺先机,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速度比她快。

    



    此番三番两次地跟不上速度,也是常态。

    



    谁让她人矮,腿短,步子小呢!

    



    她叹了一口气,还是决定去四周转转,看看有没有遗落的果子。

    



    遗落的果子当然有,而且不少。

    



    颜颜独自一人,左手拎着塑料袋,右手握着一根木棒,弯腰埋首地在地上刨刨捡捡。

    



    专心致志,不厌其烦。

    



    许嘉越就是在这会儿来到她的身旁的。

    



    “怎么一个人?你的好朋友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