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三十五章:喂他吃食儿。
    她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们,连许佳兰都有些疑惑:“你们竟然比我们还结束得早!”

    



    “非也、非也,我们是专门来捧场的!”

    



    姚涛一脸自得地笑道。

    



    他们的节目排在前面,表演完了,自然是借故遁了。

    



    好在他们不都是一个班的,脱身还算容易。

    



    这自然也是他们几人早早商量好的,显然无巧不成书。

    



    他们还是赶上了。

    



    随着节目一一谢幕,歌舞升平的时刻终究是过去了。

    



    颜颜他们也成群结队地准备回去了。

    



    下午放半天假,这是六一儿童节的惯例。

    



    就连许嘉越他们也是。

    一秒记住https://

    



    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下午去后山坡玩玩。

    



    据说是这两天的野地瓜和野山莓可以采摘了。

    



    吃过午饭后,婆婆邹氏一如既往地准备午休,颜颜则在姐姐颜凤的带领下,到上面坝上和许嘉越他们汇合了。

    



    同行的有十几人之多。

    



    刚刚过午时,艳阳高照,光芒万丈。

    



    大家都是武装而来,带草帽、遮阳伞、袋子、木棍的比比皆是。

    



    不一会儿,队伍便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后山比不得矮儿坡的高、险,但同样的荒芜,以及人烟稀少。

    



    去后山的路有很多,但我们还是选择了经过那片竹林。

    



    竹林就是上次我们野炊的地方,只是那时的我们没有怎么深入。

    



    竹林其实算不上多大,但里面风景独好。

    



    竹林、山涧、溪水,在明媚的阳光地照射下,显得愈发清幽,和谐。

    



    穿过竹林,山路便近在眼前了。

    



    上山是一件费力的事情,全是拜山路狭窄所赐。

    



    山路狭窄到了什么地步呢?

    



    一人满足,两人拥挤。

    



    以至于我们一行半大的孩子,都要轮流排队上山。

    



    好在山路狭窄,只是个开头,后面便宽松多了。

    



    路上,并不寂寞,实在是人太多了的缘故。

    



    走了一歇,第一个目的地算是到了。

    



    “大家看到这个没有!这地上的藤曼下,就掩埋得有不少,大家仔细点,定能收获颇多!”

    



    “明白!”

    



    有人附和道。

    



    颜颜认得许嘉越手中的东西,她见大家纷纷埋头开始刨了,也打算找起来。

    



    只是她余光瞥见韩初白,一人愣在原地,便知道了他的心情。

    



    当初,她也是这般茫然、无措。

    



    她一把拉过他,在一片藤曼前,蹲下,伸手扒开藤曼,眼尖地找到一颗红色的野地瓜,拨了皮,拿到韩初白的面前。

    



    “初白,这个是成熟了的野地瓜!给,你尝尝嘛!好甜的!”

    



    说着,颜颜干脆递到韩初白的嘴边,让他吃。

    



    韩初白没有拒绝,他先是皱眉闻了一下,然后张开嘴巴,含着嚼了嚼,顿时眼前一亮。

    



    “嗯嗯,好香、好甜!”

    



    “是吧,那咱们快找吧!哝,猜你连袋子都没有拿吧。幸好我有多的,拿着。”

    



    “......好。”

    



    韩初白无辜的脸上,一片窘红。

    



    他不好意思地接过了袋子。

    



    颜颜的目光不在他身上,自是看不着。

    



    她死死地盯着地上的东西,两眼冒金光。

    



    不远处的某人,则是黑着脸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这会儿,他收了目光,跟旁边的人说话。

    



    “凤妹,你不用照顾一下你的小跟屁虫吗?”

    



    颜凤捡着野地瓜的手一顿,她朝四周环顾一圈,见她那穿着白色长裙的妹妹,正奋力地扒拉着野地瓜的藤曼,动作比她还要麻利、熟练。

    



    她汗颜道:“咳,我妹妹应该用不到照顾了吧!”

    



    话毕,又道:“许二月你要不要去看看双兰妹妹?”

    



    “不用。”

    



    许嘉越说得斩钉截铁,语气却很淡。

    



    “哦,好吧。”

    



    颜凤说着又开始专心找着野地瓜。

    



    没一会儿,南贝贝起身来到他们身边,抱怨道。

    



    “这地方,就藤曼太多,结的果实却不尽人意,太少。”

    



    “咱们换个地方吧!”

    



    “是,假姑娘说得对!我赞成,换地方!”

    



    姚涛刚刚说完,就惹来南贝贝一个白眼。

    



    “行,姚涛喊一声吧!我们走。”

    



    许嘉越拍拍旁边的人,大步离开。

    



    姚涛点头,大呼一声:“各位,换地方了!跟上!”

    



    颜颜听到声音,跟旁边的人一起跟上去。

    



    她拉着韩初白,走到颜凤身边,拎过战利品给颜凤看。

    



    “姐姐,你看我找到好多!”

    



    “嗯。好”

    



    “小凤姐我也找到不少!”

    



    “也不错哦。”

    



    “是吧。”

    



    许佳兰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挽上颜凤。

    



    颜颜盯着她的举动,不爽了。

    



    她瞅着旁边的许嘉越,想着和他说说话,来解解气!

    



    可是,一时半会儿她又找不到话题。

    



    哎,她怎么就不敢像许佳兰那样,去挽着许嘉越呢!

    



    她这是敢想,不敢做啊!颜颜暗骂自己。

    



    真是个孬种!

    



    想着,她还是对自家姐姐问道。

    



    “姐姐,咱们这会儿是去哪里?”

    



    “跟着你二月哥吧。这边我不熟。”

    



    呦嗬,借口来了!

    



    她喜笑颜开的迈步走到许嘉越旁边,望着他,天真、疑惑的问道。

    



    “二月哥咱们这是去哪干啥去呀?”

    



    许嘉越对她的行为心知肚明,也不揭穿,只是眼底有化不开的笑意。

    



    他清清嗓子,一本正经道。

    



    “去北弯坡下的那块土地上,那里的山莓每年都是最多的!”

    



    “哦。”

    



    颜颜回头见许佳兰还拉着她的姐姐,说说笑笑。

    



    她愈发觉得不开心了。

    



    她鼓起勇气,看着旁边的人,吞吞吐吐道。

    



    “那个,二月哥我、我可以拉着你吗!”

    



    “当然可以。”

    



    许嘉越不着痕迹地勾起一抹笑意,主动把她的小手握在手中。

    



    太好了!虽然和想象中的不一样,但是她很满意。

    



    颜颜故意朝后面聊得开心的几人喊道。

    



    “姐你们走快点呗!看看都落我们这么远了!”

    



    “嗯。好。”

    



    她见她们跟上来了,笑得开心。

    



    又见许佳兰的眼睛望着她和许嘉越交握的双手,双眼冒火的样子,更是笑得开怀。

    



    果然,咱们的痛脚,都被对方拿捏得死死的!

    



    颜颜决定先不理许佳兰了,她要好好地和她的二月哥哥聊聊!

    



    呵呵,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颜颜的目的不单纯,心里百转千回地绕着,被许嘉越拉着,待身边人停顿,她才回过神来。

    



    哦。到了呀!真快。

    



    身后跟着的人,欢呼一声,脚步雀跃地跑到一簇簇山莓累累的山莓枝旁,伸出白皙稚嫩的小手,捻起一枚红得发紫的山莓,放入殷桃红的小嘴中,砸吧了两下,一脸满足地歪着头,似享受一般细细回味着。

    



    “好吃吗?”

    



    许嘉越目光暗沉地盯着颜颜的模样,忍不住出口询问。

    



    “好吃!很甜。”

    



    颜颜点点头,回头看着许嘉越肯定道。

    



    “哦?喂我尝尝吧。”

    



    许嘉越站在原地未动,目光炯炯,就那么地对着颜颜要求道。

    



    “嗯,你尝尝也会喜欢的!”

    



    颜颜十分坦然地上前一步,把手中刚摘的山莓递到许嘉越口中,看着他咽下,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她问“怎么样?甜吧!”

    



    “嗯,很甜!”

    



    许嘉越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看着她回到。

    



    两人相视而笑的画面,被后面跟上来的众人看在眼中,竟都被如此毫无违和感地美景迷了眼,驻足不前。

    



    “大家都到了,那就赶紧采摘吧。”

    



    许嘉越先瞥见跟上来的众人,朗声道。

    



    “好的!”

    



    众人蜂拥而上,掏口袋,拉枝丫,一采一摘间不亦乐乎。

    



    连第一次上山采摘果实的韩初白,都手脚利索起来了。

    



    对于颜颜这种三天两头上山的老手来说,更是熟练且得心应手。

    



    快乐的气氛渲染了整片山头,连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都温暖了。

    



    火红的太阳肆无忌惮的散发着它独特的魅力,仿佛已经使出了它体内的洪荒之力,天气无疑是炎热的。

    



    即使颜颜她们都是武装齐全的上山,也敌不过大自然的压力。

    



    她们准备下山了。

    



    有人提议先回竹林休息一下,再回去。

    



    建议被众人采纳了。

    



    她们跟着来到竹林的一片山涧旁。

    



    山涧是连着山的一片清水沟。

    



    山涧依硗嵴,竹树荫清源。

    



    这般清幽的境地,自然是风光无限的。

    



    明日高悬,照亮半边山壁,树影斑驳,人影交杂错落,微风轻拂,草木花飞,光怪陆离,引人注目。

    



    颜颜晃神片刻,就被人带到一块磐石之上,坐落休息。

    



    磐石很大,足以容纳成人五、六人之多,且石壁光滑、平整。

    



    磐石连溪,溪边溪水西流,水尤清冽,泉石可见底。

    



    把水清则无鱼的道理,诠释得完美之极。

    



    有人耐不住性子,下了水。

    



    先例一开,自然有人效仿。

    



    颜颜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像水饺一样下了锅,觉得有趣极了,目不转睛地看着。

    



    不过一会儿功夫,岸上的人竟然就只余颜颜和韩初白两人。

    



    “初白,你怎么不下去玩?”

    



    “你呢?为什么也不下去?”

    



    韩初白侧首看向一旁的人,反问到。

    



    “咳,我不爱玩水。”

    



    颜颜瞥了一眼韩初白,目光闪烁,语气却十分淡然。

    



    她哪是不爱玩呀!??她这是对水有了阴影。

    



    好在只是对面积大的水面,有排斥,还不至于恐惧。

    



    但仅此而已的她,也还是打心里抵触的。

    



    颜颜等了一会儿,见韩初白没有开口,便不准备再问。

    



    她想每个人都有心思、秘密。

    



    就像她一样有些话只会说给自己听,不愿意分享给他人。

    



    所以有时候她不愿意勉强别人,不刨根问底。

    



    可韩初白还是在颜颜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开了口。

    



    “我不一样,我爱玩水。但也怕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