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三十四章:阳光下的艳色。
    韩初白出声。

    



    “颜颜,别玩!”

    



    手中的东西,再次被打掉。是许嘉越。

    



    颜颜被人拉开了。是颜凤。

    



    她一脸可惜,看着掉在石头台阶上的蜂蜜窝。

    



    蜂蜜窝第一次掉落是在草地上,所以完好无损。

    



    这会儿却掉在了石头台阶上,顿时四分五裂。

    



    伴着几只蜂蜜‘余孽’飞出来的,还有流淌一地的蜜糖。

    



    啧啧,真是可惜!

    



    许嘉越看着那蜜蜂,好像看到了证据,他义正言辞地怒了。

    



    南贝贝理亏,被教训得哑口无言,不服气,但也只有憋着。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翌日。

    



    南贝贝在大家玩耍的时候,捉了一条菜花蛇,据她所说是无毒的。

    



    她没有恶作剧地拿去吓别人,只是拎在手中,不撒手。

    



    好多人都看着,但都没有靠近。

    



    有的是看见蛇害怕,有的是嫌蛇恶心,有的是连南贝贝一块儿嫌弃了。

    



    也有胆子大的,凑上去看的,但少有上去摸的。

    



    颜颜是属于胆子大的,但也止步于看看。

    



    她凑到南贝贝身边,好奇地问:“贝贝姐,你要这个东西来干嘛呀?”

    



    南贝贝斜睨了她一眼,如实道。

    



    “拿回家,给我爷爷吃肉、泡酒!”

    



    “吃、吃么?”

    



    颜颜窘了。

    



    她第一次听说有吃蛇肉的,舌头都有点儿打结了。

    



    贝贝姐果然胆子大!

    



    她不如她!

    



    “当然了,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难道颜妹没有吃过?要不要一”

    



    南贝贝尚有半截的话,未说出口,便被颜颜急声打断了。

    



    “不要不要!我、我不爱吃那个!”

    



    “好吧。”

    



    南贝贝不在意的‘收回成命’。

    



    偏偏有人,不想话题结束了。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假姑娘。”

    



    “要逃气,你怎么还在这里!赶紧滚!”

    



    “啧啧,假姑娘每次都这么暴脾气,伯母知道吗?”

    



    “哼,她知不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小心了,本姑娘的暴脾气大得很,我怕伤及无辜!”

    



    “噢,我好怕怕哦!嘉越你怕不怕?”

    



    姚涛见许嘉越没作声,又看向他旁边的人。

    



    “还是凤妹你怕?”

    



    “涛哥,这里估计只有你才是那个‘无辜’,所以我们都不怕。”

    



    “......”

    



    姚涛:都不好惹!他悻悻地摸摸鼻子貌似老实地闭了嘴。

    



    他好歹是这一片的大哥大呀,哦,年龄大一岁也是大。

    



    能不能给点儿面子啊,这些弟弟妹妹们!

    



    跟他同龄的南贝贝不给面子就算了,就连小他三岁的颜妹和佳兰妹妹都不帮一下腔。

    



    他作为大哥是不是有一点失败?

    



    姚涛自暴自弃地想到。

    



    好在他没有尴尬多久,话题就被众人扯远了。

    



    “凤妹,你们的街舞跳得如何了?”

    



    “嗯,挺熟练了。”

    



    “这样啊。”

    



    南贝贝忽然想到什么了,看着旁边的许嘉越,又道。

    



    “你们的服装定好了吗?”

    



    “嗯,都提前去看过了,当天去租就成。”

    



    “倒是你和姚涛的如何了?”

    



    “我们是现代舞,随意就成。”

    



    南贝贝不在意的说。

    



    “那怎么成!我已经订好了!南贝贝你能上点儿心不?”

    



    姚涛恼怒的看着她,吼道。

    



    “行了行了,要淘气!我听你的还不成吗?”

    



    “......”

    



    姚涛:他能说他更上火了吗!

    



    “哎,不是听凤妹说,佳兰妹妹和颜妹都要上台表演么?”

    



    南贝贝忽然看着默不作声的两人,问道。

    



    “你们都表演什么?服装定了吗?”

    



    真没看出来,贝贝姐原来也挺热心肠的嘛。颜颜和许佳兰同时想到。

    



    南贝贝:你们想多了,姐只是想八卦一下。

    



    许佳兰先道:“我们是小品,道具有现成的、服饰随意咯。”

    



    颜颜后说:“我们是跳印度舞蹈,服装,妆容老师来安排。”

    



    “哦,真遗憾啊!我们都看不到呢。”

    



    南贝贝感叹道。

    



    谁说不是呢!遗憾!在场的人都觉得遗憾!

    



    随着桃子的早熟品种推出市场,六一儿童节如约而至。

    



    这天,要在六一儿童节上,上台表演的人都盛装打扮了一番。

    



    颜颜也不例外。

    



    她穿着一套天蓝色的露肚脐的印度服套装,是新款仙女样式及人鱼纱裤。

    



    老师还为她仔细涂上了胭脂,戴了同色头饰以及额饰。

    



    力求完美的老师,还给她们涂上了同她们衣服相搭的指甲油。

    



    此刻,装扮好了的她们还在教室侯着,只等铃声一响,她们便会随着班级的人流涌向操场。

    



    届时,便会每个班级轮流上台表演。

    



    上台表演的先后顺序是抽签决定的,她们的班主任这会儿让她们班的班长下去抽签了。

    



    所以这会儿的教室,是安静的。

    



    颜颜散漫地把双手支撑在课桌上,百无聊赖的等着。

    



    上台于她是家常便饭,她的内心毫无波澜。

    



    她只想着快点儿结束这个无聊的时刻,早点回家。

    



    好在一会儿,结束后就可以回去了。

    



    节日还是很好的。

    



    起码可以让她玩完,就能如愿以偿。

    



    不一会儿,咱们的班长回来了。

    



    他太倒霉了!

    



    六个班,十二个节目,咱们班的两个节目都排在了尾巴上。

    



    哦,忘记给你们说了,咱们班的另一个节目是朴海宁、韩初白、李志刚、谭阳四人组织的乐器表演一一曲流行音乐《东风破》。

    



    不过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都很倒霉。

    



    我们跳舞的比他们还要倒霉些。

    



    他们排八,我们排十。

    



    后面他们把节目表拿下来时,我睨了一眼。

    



    发现许佳兰她们的节目也挺靠后的,排第九。

    



    还真是八九不离十啊!

    



    行吧,一样的倒霉!

    



    颜颜勉强接受了这样的安慰。

    



    果然,她见不得人家好!颜颜如此默念到。

    



    我的毛病愈发多了。

    



    该来的总会来,集合的时候到了。

    



    颜颜跟着人潮,昂首挺胸地踩着音乐,一步一步地向操场走去。

    



    还没到,她瞥着身边的人,问道。

    



    “你紧张不?初白。”

    



    “有点儿,但还好。你呢?”

    



    “我?我已经习惯了。不过激动还是有点儿的!”

    



    颜颜侧头瞧了一眼比她高一些的韩初白,他着了一身汉服白衫,样貌斯文,看起来有点儿像古代形容的谦谦君子。

    



    她赞道:“初白,你愈发好看了!我都快陶醉在你的美貌当中了!”

    



    “......”

    



    闻言,韩初白俊脸一红。

    



    他扭头看向她,她却看向了操场上的舞台。

    



    一袭蓝衫,如烟似雾,环佩叮当,欲称其华,明眸皓齿,玉雪可爱。

    



    无疑,旁边的女孩将来定是有天人之姿的。

    



    音乐止,人声静,节目在安排中开始了。

    



    第一场是老师们的献曲,是祖海的《爱在天地间》。

    



    歌声轻轻地飘洒在整个校园,既鼓舞人心,又荡气回肠,还让人感觉到爱和希望。

    



    后面便是每个班选出来的节目。

    



    有主持节目的人,开始在念了。

    



    接下来有请二班的同学杨正带来一出搞笑默剧《你的表情这么呆》。

    



    有请四班的凌翔、黄丹丹同学带来的相声《花儿为什么红》

    



    有请六班的赵右、钱皖、孙茂带来小品《三人行,必有我师》

    



    ......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节目还在继续。

    



    颜颜不耐烦在阳光底下曝晒,早在看了几个节目后,就盾了。

    



    此刻她正椅在一颗杨柳树下乘凉,嘴里叼了一根绿草,眼睛却没错过台上的一举一动。

    



    这里离舞台有一段距离,震耳欲聋的音响,传到这里就变得稀薄了些,好在还能听到。

    



    又过了一会儿,颜颜见他们班的一个节目被搬上了台。

    



    是韩初白他们的《东风破》。

    



    这本是颜颜的偶像周杰伦唱的,这倒好被这四人拿着乐器开奏了。

    



    吹拉弹唱,真真是样样俱全!

    



    别说,还挺好听的!

    



    颜颜被吸引了,不禁站得笔直,满脸陶醉,连刚刚从嘴里拔出、攥在手上的绿草掉落下来,也恍然不知。

    



    气氛一时高涨,令人驻足昂首。

    



    即使舞台上的人,已经下了台,掌声也是绵绵不绝,犹如排山倒海之势,一发不可收拾。

    



    主持人,又开始念叨了。

    



    她说,“接下来有请三班同学许佳兰、冷流音、崔浩、杨洋带来欢乐小品《臣妾有个不情之请》。

    



    颜颜打眼望去,竟是些古风风格。

    



    她估计他们那身行头应该没少花钱。

    



    虽然是租的,价格也绝对会比一般的要高点。

    



    不过这关她什么事情?

    



    颜颜忽然想起了那天,许佳兰说,她们的服饰随意就行。

    



    真是谦虚啊!她笑了。

    



    她们开始表演了。

    



    她也该回去了,下一个就是她们表演的节目。

    



    颜颜忽地一撩披散在肩头的丝巾,慢慢扬起双手,动作优雅地转了一圈,然后步步生莲地朝场地上走去。

    



    别误会,她这是在抖灰尘!

    



    但站在她后面的人,不知道啊。

    



    他们看着眼前这一幕,瞬间被惊艳到了。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仿佛就是眼前的真实写照。

    



    “凤妹,你这妹妹和你有得一拼哟!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基因,啧啧,真好!”

    



    “......”

    



    颜凤:我怎么觉得这话不像是好话呢!

    



    “要淘气,你怎么这么像想要猥琐人家的流氓呀?太不正经了!”

    



    “哪有,这明明是赞美!好不?”

    



    “行了,安静点!”

    



    听着两人的话,许嘉越不耐烦地道。

    



    哦,人家的妹妹还在表演呢!

    



    他们错了!也默了。

    



    与此同时,舞台上的小品开始谢幕。

    



    太巧了!!!

    



    恍惚一阵儿凉风吹过。

    



    此刻颜凤产生了一种错觉,他们四人中瞬间没了两人,原是那两人在装鹌鹑。

    



    音乐再次响起,是一曲异域风情的歌曲。

    



    歌曲欢快、节奏感强,十分振奋人心。

    



    舞台上站了六位舞蹈的舞娘。

    



    舞娘是统一的服饰,但其颜色有异。

    



    分为桃红和天蓝两色。

    



    六人的位置不停地变换着,时而翻转,时而摆动,时而纷飞。

    



    将热情与奔放,疏离与内敛,完美结合。

    



    仿佛现实世界的动若脱兔,静若处子。

    



    众人看呆了!

    



    待舞娘们如花瓣一般的四散而去了,掌声才迟迟地如龙卷风一般席卷而来!

    



    如此,便算是今年的高潮部分达到了顶峰。

    



    颜颜是下了台,才发现颜凤和许嘉越他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