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三十二章:她竟然缩水了!
    “初白,你为啥也还在幼儿园上学?”

    



    “呃,颜颜你这问题怎么让我感觉有点儿鬼畜?”

    



    颜颜汗颜,她只得详谈。

    



    “那个,其实在我们这个年纪应该可以读一年级了!我是、许佳兰也是因为个子,才在幼儿园里留读!那你呢?”

    



    “哈,这样吗?”

    



    韩初白的嘴巴抽搐了片刻,就见颜颜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点点头,那模样十分认真,且略带疑惑。

    



    他仿佛被呛到了。

    



    “咳咳,话不能这么说呀!谁说到了年纪就要做那个年纪应该做的事情,那我们是不是到了平均年龄就要去死?是吧还是要区分一下的!哦,就是凡事都有意外!”

    



    “哝,我就是那个意外!”

    



    噗,颜颜见韩初白拍了拍胸口,一脸‘炫耀’的表情,她没保住她严肃的面具。

    



    嗯,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一秒记住https://

    



    颜颜不纠结了,她眉眼带笑地看着韩初白,张张嘴巴说。

    



    “是,那我们进教室吧。意外!”

    



    “哎,叫我名字!颜颜!”

    



    “行行行,快走吧!要迟到了!”

    



    两人进入教室时,差一点儿迟到,但好在老师还在后面,没到。

    



    又是一节课下了。

    



    颜颜趴在窗户边,见初白的位置上,又挤满了人。

    



    她就纳了闷了这些人怎么这么喜欢凑热闹?

    



    还是说她们觉得韩初白长得喜庆?

    



    不然怎么都一副看见年画娃娃的表情。

    



    “来,让我猜猜颜颜你在想什么!”

    



    颜颜白了朴海宁一眼,她没好气的说。

    



    “朴海宁,你是不是又看了十万个为什么?”

    



    “啊,没有啊!我不爱看那个!”

    



    “那你怎么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哈哈,我这不是来给你解闷儿嘛!”

    



    “啧啧,你真好!不过我不闷啊!”

    



    “......”

    



    又把天聊死了!

    



    朴海宁转移话题道。

    



    “一会儿要默写拼音,颜颜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只有不抽我上台就行!”

    



    “啊?有什么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了!区别很大的好吗!我被人盯久了,会紧张、不自在的!”

    



    “......那我盯你这么久,你也没有一哦,我明白了!”

    



    颜颜诧异朴海宁的一惊一乍,疑惑问道。

    



    “你明白什么了?”

    



    “你就没有把我当人看!颜颜你也太坏了!”

    



    朴海宁说着气呼呼地走了。

    



    颜颜的嘴角仿佛抽了抽,她想:现在的人的脑洞,都这么大了么?

    



    她刚想解释一下,上课铃声响了。

    



    偏偏是怕什么、来什么!

    



    吾命休矣!

    



    颜颜作为第一个抽上台的人,不意外地成为了炮灰!

    



    还被罚了两篇作业!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下午放学,颜颜噗地泄了气,趴在桌子上。

    



    她感觉她像一只扎漏的气球,飞不起来了!

    



    磕磕,她的课桌被敲了两下,是朴海宁。

    



    “咦,颜颜你说得对!果然,台上和台下不一样!加油!”

    



    他也被抽上去了!不过他很顺利地默写出来了。

    



    颜颜瞅着他,她觉得这人是来幸灾乐祸的!

    



    她强颜欢笑起来。

    



    “呵呵,其实我也没有觉得怎样啊!我心情还不错。”

    



    “是吗?那老师说你明天还会被抽上去的,你还是提前准备一下吧!我先走了啊!拜拜。”

    



    “拜拜!”

    



    确定了朴海宁是来报复自己的!

    



    颜颜盯着朴海宁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

    



    快走快走!老娘憋不住了!

    



    想打人!

    



    算了,收拾东西,回家了。

    



    这时韩初白过来了。

    



    “颜颜,你还好吧?”

    



    “哦,美美哒!”

    



    “......”

    



    颜颜背上书包,扫了韩初白一眼,淡淡道。

    



    “走了,等人,回家!”

    



    “嗯,好。”

    



    颜颜和韩初白刚刚走出学校,就看见许佳兰跑了过来。

    



    “真巧!我们一起去小学吧!”

    



    是以,三人行,排成行。

    



    其实颜颜也没有想象中那样讨厌许佳兰,她只是不喜欢她老是跟自己抢姐姐的行为!

    



    而许佳兰也一样,她也不喜欢颜颜抢她哥哥的青睐!

    



    然而,现实是许佳兰喜欢粘着颜凤,颜颜也会赌气地装模做样地找许嘉越说话。

    



    这是个结,也是个死结!

    



    她们都不愿意解开!

    



    颜颜觉得她和许佳兰的演艺事业发展得越来越好了。

    



    她们竟然在没有姐姐颜凤和哥哥许嘉越的情况下,还理对方!

    



    当然,不排除有韩初白这个意外的存在的原因。

    



    颜颜还是纳闷!

    



    难道是她俩的野心变大了的缘故吗?

    



    真真是啥都要争的节奏啊!

    



    颜颜汗颜了。

    



    日子就这么过来好些日子。

    



    这些天让颜颜郁闷的是,老师像是想感化她这颗‘顽石’一样,一有时间就抽自己上台,说是想让自己练练胆子。

    



    起先,她还是非常羞涩地,但三、五趟下来,她麻木了。

    



    她发现她现在在台上,比在台下还自在!

    



    老师后来估计也发现了,才没有那么频繁地招呼她上台。

    



    但也没有放手的打算的意思。

    



    对此,颜颜也无语了。

    



    她这是被老师盯上了?

    



    我好难啊!颜颜默念道。

    



    这不,刚刚才感叹,老师就喊她了。

    



    “颜颜,你上来解一下这道题。”

    



    这是节数学课。

    



    老师还是那个老师,题却不再是那道题了。

    



    颜颜漠然的上台,看着黑板上的题,无语。

    



    一个西瓜划几刀可以得到八半?

    



    她提笔写下一四刀。

    



    便对老师鞠了一躬,下了台。

    



    老师还在说些什么。

    



    但颜颜已经魂飘窗外了。

    



    她觉得她想上小学了!

    



    幼儿园太无聊了!

    



    颜颜天天都在量自己的身高,虽然家中没有直尺,但她觉得她好像高了一点儿。

    



    不想人看见,连姐姐都被她规避了。

    



    她又跑到自家的老房子上面,把自己扒在墙壁上,用石头在自己脑门上方的墙壁上横划出一条横线。

    



    这不是她第一次来了,事实上,她每隔两三天都会来一次。

    



    但是今天,她吓坏了!

    



    她竟然发现她不如往日高了!

    



    哦,我缩、缩水了!

    



    颜颜瞪着面前的墙,准确的说是那一条条横线!

    



    她难以置信地抬手,向墙上摸去。

    



    颜颜听见自己的心碎了的声音,也听见一道疑惑的声音自她身后响起。

    



    “颜妹?你在干什么?”

    



    她转头,还镶嵌在眼眶上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许嘉越惊了,上前一步,拉起她,他问。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跟我说,我去揍他!”

    



    “呜呜呜,我、我......”

    



    我怎么变矮了!

    



    想着颜颜变得更伤心了,顿时泣不成声,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显然伤心到了极点!

    



    “好了好了,我不问了。先不哭了啊。”

    



    许嘉越皱着眉头,安慰着怀中的人。

    



    模样是说不出来的心疼。

    



    颜颜哭了一阵儿,还是想不开,她凄凄惨惨地对着许嘉越诉说着她身上发生的不幸。

    



    她说,“二月哥,我太难了!”

    



    没给许嘉越说话的机会,又道:“我辛辛苦苦攒起来的嘛,怎么就没了呢?”

    



    许嘉越以为她是钱丢了,劝慰道。

    



    “没了就没了,我有!需要多少说一声,我给你就是!”

    



    但令他奇怪的是,怀中的人儿,这时抬起一双哭红了的眼眸,盯着他,哽咽道。

    



    “你、你有也是你的!你给不了我!我太难了!”

    



    颜颜说着又要呜呜呜了。

    



    却见许嘉越一把掏出怀中的人民币,塞给她,她愣住了,又听见他说。

    



    “我的就是你的!怎么就给不了!拿着!”

    



    她这才发现,他误会了!

    



    她哭笑不得地把钱,递给他,他还不接!

    



    颜颜那张哭得梨花带雨的脸被他逗笑了。

    



    许嘉越刚刚高兴一点儿,就听见她娓娓道来。

    



    一听原因,他默了。

    



    脸上刚刚勾起的一抹笑意,也僵在了脸上。

    



    她、她竟然是为了这个哭?

    



    身高?

    



    横线?

    



    他顺着她的手指指过去的地方,隐晦地吞了吞唾沫。

    



    这、这不是他昨天随手画的么!

    



    想到昨天,许嘉越看着颜颜的眸子就变得幽深起来。

    



    昨天,他本来是要组织大伙去矮儿坡欣赏‘十里桃花’的,但临了也没去成。

    



    原因就出在面前的人儿的身上!

    



    记得她前段时间还说,想一直都能看到桃花胜开的模样,所以他得知矮儿坡的桃花终于姗姗来迟,便想着带她去看看。

    



    可就在他看着平时形影不离的两人,只剩下独自一人来到许家的颜凤时,他忍不住开口了。

    



    那貌似随口的话,没有人知道他有多么真诚。

    



    他戏虐道:“啧,凤妹你家的小跟屁虫去哪里了?稀奇呀,你今天居然没有带着!”

    



    他还记得她是这么回他的,“哦,我妹妹呀,她去找初白玩去了。”

    



    回忆昨天的情景,许嘉越就有一种心塞塞的感觉。

    



    他惦记的人,从来就没有单独地找过他玩过!

    



    那小子倒是捷足先登了!

    



    因为没瞧见自己想看见的人,他便借口出门,来到颜颜常常呆的地方,想着这是她回家的必经之路,他硬是在哪里蹉跎了一下午。

    



    结果自然是令人失望的,他没等到她!

    



    这横线便是在他无聊至极时打发时间的杰作。

    



    没想到这竟会惹哭了她,他也很无奈呀!

    



    面前的小姑娘还在喋喋不休的哭丧着脸。

    



    许嘉越艰难地咽下事实的真相,只说:“颜妹,你量的那个不准!这样吧回头我给你找一卷卷尺来量身高,好吗?”

    



    那声音太温柔,提出的东西也诱人。

    



    闻言,颜颜小心肝一颤,抬起刚刚沐浴过眼泪的大眼睛,眨巴了一下、又一下,最后呆呆地看着他,点头,答应了。

    



    这副模样看在许嘉越的心里,惹得他的心痒痒的。

    



    他忍不住摸了摸矮自己一截的颜颜的脑袋,毛茸茸的。

    



    她真像他养的那只狮子狗,白鳅。

    



    蠢萌而又乖巧,他很喜欢!

    



    他忍不住找她们的共同点,嗯,一样的白,一样的小巧玲珑,一样的可爱。

    



    想到这他刚要放下的手,又忍不住顺了顺她的发。

    



    连触感都像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