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三十一章:初见君,应是音语盈耳。
    几人互相打过招呼后,便结伴回去了。

    



    谈论还在继续。

    



    “原来你和我妹妹是同班同学啊。”

    



    “是,我今天才到学校报到!”

    



    “哦,你是哪的?我瞧着眼生的紧。”

    



    韩初白还没回答,颜颜就帮他解释到。

    



    “姐,初白是糖爷、不,是韩爷爷的孙子!才回来!”

    



    “哦?这样啊。那往后还真是要‘一路同行’了呢!”

    



    颜凤的声音带着惊讶和释然的笑。

    



    韩初白点头,微笑。

    



    然颜颜的这句话,还是成功的让大家都把讶异的目光瞥向了韩初白,唯有许嘉越若有所思地盯着颜颜,目光深沉。

    



    韩老爷子的儿子儿媳带着孙子回来探望他的消息,村上目前传得是沸沸扬扬的。

    



    这个大家都知道,只是不知道他的孙子还会留下来读书。

    



    乍听见身边的人就是那‘绯闻’中的主人公,大家都挺惊讶的!

    



    而让许嘉越更惊讶的是,不过几天,颜颜就与韩老爷子的孙子打得火热了。

    



    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许嘉越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颜凤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奥秘,往事历历在目,她知道她的妹妹对韩老爷子的感情。

    



    她会先接触到韩初白,这个事情也就不奇怪了。

    



    她的妹妹,她了解。

    



    一个总想着往一个地方跑的人,必定会有所发现!

    



    这是必然!

    



    但有的人不了解,疑惑道。

    



    “照这么说,初白也才回来几天而已。那颜颜怎么就和初白这么熟了?”

    



    连住在一个村子的她,也是刚刚才看到韩初白,而整天和他们在一起玩的颜颜,不仅见到了,还貌似混熟了的模样。

    



    她费解,也讨厌。

    



    她觉得颜颜有点儿自私!

    



    连朋友都要藏着掖着,还怕别人抢么?

    



    许佳兰不屑地撇撇嘴。

    



    此事说来话长,韩初白是不知道怎么提,而颜颜对许佳兰的问话,心知肚明,却是不想给许佳兰回答。

    



    一时间,空气安静了数秒。

    



    还是许嘉越给了自家的妹妹一个台阶下。

    



    “行了,就你问题多。”

    



    “哈,我就随便问问嘛!不说算了!”

    



    许佳兰听不到回答,还被自家哥哥冷淡的语气刺到了,也不高兴了。

    



    忽地,她像起什么似的,嘴角边悄悄挂起了弧度。

    



    便一个箭步来到颜凤身边,抱着她的胳膊,撒起娇来。

    



    “小凤姐,一会儿你们到我家来玩嘛!好不好?”

    



    见颜凤没有拒绝,她笑得更开怀了,又对旁边的韩初白,邀请道。

    



    “初白,你也来呗!反正大家以后都是要在一起玩耍的!互相串门是礼节哦!”

    



    “嗯,好。”

    



    韩初白看了没说话的颜颜一眼,犹豫着答应了。

    



    他其实挺不习惯这么多人的,但有她在,应该不会太难受吧!

    



    居住在农村的孩子,要比居住在城市的孩子要自由些,不假。

    



    但也有拘束他们的东西,比如,做作业。

    



    他们和城市里的孩子一样,都能在回家的第一时间,听到家中的长辈,对他们提出耳提面命的要求。

    



    做完作业,才能出去玩!

    



    是以,颜颜他们也是先回到家,做完作业,才往许佳兰他们家去的。

    



    许家。

    



    颜颜三人到时,许佳兰正抱着一副羽毛拍,候着。

    



    许嘉越却不见了影子。

    



    “佳兰妹妹,就你在?许二月哪去了?”

    



    “没,我哥在呢!他在二楼上。要不我上去叫他下来。”

    



    “算了,咱们一起吧!我正好看看他在干嘛。”

    



    “行啊!走走走。”

    



    许佳兰说着愉悦地第一个往楼上爬去。

    



    她像一只展翅的孔雀一般,迫切地炫耀着她的家。

    



    炫耀?嗯,对。她是有资本的。

    



    许佳兰的家,在整个村子来说,都是顶好的。

    



    她家是一座二层小洋楼。

    



    小洋楼占地面积宽,空间大,装饰低调而不失豪华。

    



    风格算是简约的。

    



    家里电器也是一应而全。

    



    足以可见,她家并不贫困,甚至可以说富有。

    



    颜颜他们随着许佳兰到二楼的时候,许嘉越正端坐在一架钢琴架旁边,手指飞舞。

    



    那是颜颜第一次上他们家阁楼。

    



    也是第一次听见许嘉越弹琴。

    



    说真的,看到好多东西颜颜都会觉得新奇。

    



    可她的目光还是不由自觉地停留在那个还不算少年的男孩子身上,无法自拔。

    



    那是种什么感觉呢?

    



    就像夜里做了美丽的恶梦,想清醒我却抵不过心动。

    



    梦里他是无底的黑洞,我无力抗拒失重。

    



    我的意识自控脉搏流动,全被他神秘引力操控。

    



    相较于我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姐姐和韩初白却大方自然的许多。

    



    姐姐是经常上来玩的,见怪不怪。

    



    韩初白对许家的摆设显然也是司空见惯的模样,只是对正在弹琴的人,倍感好奇。

    



    耳边的琴音,还在梁上缠绕着,而制造琴音的人,也还在潇洒地指挥着。

    



    谁也没有打扰他,谁也没有打断它。

    



    简直于心不忍!

    



    直到一曲毕,某人发现了他们。

    



    “来了,怎么不说一声?”

    



    “额,哥。我们就是来叫你下去的嘛。”

    



    “嗯。”

    



    “许二月你弹得越来越好了!我们刚刚都被你的琴声给吸引住了!”

    



    “是啊哥,我们都没好意思打扰你!”

    



    许佳兰笑得一脸骄傲自豪。

    



    颜颜第一次没有想反驳她的意思。

    



    她似有同感!

    



    不,应该说是旁听的人,都似有同感。

    



    许嘉越挑眉。

    



    “是吗?”

    



    他看向颜颜,颜颜受蛊惑般点了点头。

    



    他笑了。

    



    “好吧。咱们下去打球吧。”

    



    众人同意,一哄而下。

    



    他们来到许家门前,那一片石板铺的地坝上。

    



    许嘉越说,人太多,又只有一副羽毛拍,就先猜拳决定,谁先对打,三颗定乾坤,输的人,替换下一位,如此类推,可好?

    



    此办法公平公正,谁也没说什么,便这么定了。

    



    猜拳赢的,第一对竟然是许佳兰和颜颜。

    



    三局下来,许佳兰以2/1险胜颜颜。

    



    换韩初白接手颜颜的球拍。

    



    结果韩初白以完胜战败许佳兰。

    



    许嘉越接手,和韩初白对打。

    



    结果许嘉越完胜。

    



    颜凤上,她笑道。

    



    “哟,我还以为我这个尾巴要拖到数完地上的蚂蚁,才可以上呢!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们今天是不是太急躁了啊?都是一颗球,秒定乾坤!牛!”

    



    “凤妹,这话这是想让人放松呢?还是想让我分神?”

    



    砰,砰,砰,砰地两转下来,一颗球也没有落地,两人还打得专注,跳得起劲,败下阵来的三人,看得也是目不转睛。

    



    特别是颜颜,她很汗颜自己是第一个败下阵来的。

    



    不过看到后面败下来的人,都是以‘秃头’的模样倒下的。

    



    她又有点儿庆幸,还有点儿幸灾乐祸!

    



    噢,我怎么这么恶趣味!

    



    颜颜勾唇笑得恶劣。

    



    果然,她这个人就是毛病多!

    



    很快,她就笑不起来了。

    



    姐姐颜凤此时竟也败下来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一会儿一定会被‘剃光头’!

    



    不,她还想保持她刚刚的记录!

    



    一球险败!

    



    多么美好的记录!

    



    但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颜颜这把竟然赢了!

    



    虽然是险胜!

    



    但是她颜颜竟然比‘剃了两人光头’的许嘉越,还多赢了一颗球。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她颜颜还是很有实力的嘛!

    



    哈哈哈,她是最后的winner!!!

    



    胜利者!

    



    颜颜的嘴巴咧得更开了。

    



    某人一见,有点儿不忍直视的味道。

    



    特别是看见她那双闪着‘我是最棒的’的大眼睛。

    



    他想:我的小姑娘要是有尾巴,估计早就翘起来了吧。

    



    刚刚第一局她败下来的时候,他看她沮丧得连地上夹缝里有根狗尾巴草都不放过,放进嘴里嚼了嚼。

    



    这会儿,倒像是报了家仇国恨似的!

    



    某人想得不错,颜颜正是有一洗雪耻的感觉。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日薄西山,飞鸟归巢。

    



    颜颜他们也回去了。

    



    和以往见过的无数次一样,婆婆邹氏正在厨房烧火煮饭。

    



    颜凤也径直进去帮忙。

    



    颜颜趴在进入厨房的耳门看了一会儿。

    



    炊烟袅袅,四处乱跑,穿过烟囱,直入云霄。

    



    天色正好,屋子里尚未掌灯,灰暗而又朦胧,那是烟雾制造出来的假象。

    



    如今的颜颜也是会帮忙做做家务了。

    



    只是尚未接触到煮饭、炒菜那一块儿。

    



    她的活儿主要是在大家都吃完饭以后,洗洗锅碗瓢盆。

    



    这对她来说并不难,但就是麻烦了点儿。

    



    难在身高,手短。

    



    所以她每次都会抽一根长板凳到灶门前,踩着洗那些东西。

    



    但也有例外,譬如今天。

    



    姐姐颜凤就揽过了她的活儿做着。

    



    颜颜愣在一旁,默默看着姐姐在灶头上忙碌着。

    



    没一会儿,她就听见街沿上的婆婆邹氏在喊她。

    



    “颜儿,过来洗漱了。”

    



    姐姐颜凤听见了,也叫她出去洗。

    



    颜颜没有拒绝,转头迈步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的她们,已经隐隐明白了婆婆独自带她们两个人的辛苦和不易。

    



    所以平时的她们很乖、很听话。

    



    但凡事儿都有列外。

    



    隔天,颜颜又起不来了。

    



    还是邹氏三催四请,她才恋恋不舍地从温暖的被窝里,爬了起来。

    



    待她自己穿戴好了,走到堂屋时,颜凤也还在吃着早饭。

    



    早饭吃的是稀饭,就着泡菜。

    



    泡菜是婆婆邹氏的拿手小菜,堪称一绝。

    



    村里好多人都泡不出那种味道,所以也有不少上门请教的。

    



    她都耐心地、毫无保留地教着。

    



    当然,她遇到的‘手残党’也有,对此她无奈一笑,只得说你们若是想吃,只管来抓就是,反正也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儿。

    



    许家、吴家就是颜家的常客。

    



    颜颜也是有时间,便给韩家送一点儿去。

    



    韩老爷子也是喜不自胜。

    



    乐呵呵地便收下了。

    



    或许是惦记着邹氏做起来也不容易,所以平时也叫颜颜拿点东西回去。

    



    颜颜无奈,韩老爷子脾气倔,只得收下。

    



    事实上,那也是邹氏让她拿去给他的,原因不言而喻。

    



    不仅是他救了颜颜一命,还有她跟他的老伴曾经是好友的情谊在那。

    



    故人已去,闲话少说,便不再提。

    



    上学、放学的路上,并不寂寞、孤单,甚至可以说热闹。

    



    颜颜她们一行五人,你说一句,我说一句,便到了目的地。

    



    这会只有颜颜和韩初白在了,她终于忍不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