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二十九章:韩初白。
    他们之间居然有九个孩子。

    



    颜颜捋清这些的时候,还是有点儿难以置信。

    



    她觉得他的外公就像一个皇帝一样。

    



    难道不是吗?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颜颜觉得这很符合她的姨妈、舅舅们。

    



    再说,自古以来,有哪个皇帝可以直接娶到自己喜欢的人?

    



    行,就算这个有!那有长久的吗?

    



    皇帝一但过多的宠幸一个妃子,那妃子必定会被扣上一顶罪过的高帽!

    



    瞧瞧这些祸国妖妃褒姒,妲己,杨玉环......哪个死得不惨!

    



    言归正传,颜颜觉得他的外公,外婆就是被‘包办婚姻’给推上了皇帝和妃子的位置。

    一秒记住https://

    



    令颜颜有点儿心疼的是,她的外婆还被她的外公,给打入冷宫了。

    



    虽然也有可能是她外婆,不愿意走出冷宫罢。

    



    可这都不能阻止颜颜对他外公、外婆的心疼。

    



    俗话说,手心手背都是肉,有时候他们争执起来,她都有点儿左右为难的模样。

    



    那模样像极了丈夫夹杂在妻子和母亲中间的赶脚。

    



    随着母亲告别了外公,颜颜她们便马不停蹄地赶往了外婆家中。

    



    此时,中午的余韵还未完全消散。

    



    来到老房子这边的外婆家中的时候,外婆补荷还在用餐。

    



    她的午餐很简洁,也很朴实无华。

    



    用的是很平常的饭。

    



    红薯稀饭,白面馒头和一碟咸菜。

    



    跟妈妈带过去的饭菜来说,不值得一提。

    



    她看到我们过去,很是欣喜,跟个孩子一样,喋喋不休的。

    



    竟然连午饭都不肯好好吃了。

    



    她执意拉着我的母亲,跟她进去里屋,说要把她的东西拿点儿给她。

    



    趁着这个间隙,我开始一如既往地四处打量着。

    



    哦,我这是个老毛病了!

    



    事实上,我的毛病很多。

    



    比如,人的喜怒哀乐、言行举止就是我一贯打量的目标。

    



    比如,谁谁谁家出了什么事情都是我冷眼旁观的东西。

    



    比如,现在这个......

    



    总之,我这个人就是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高冷范儿。

    



    不好意思,我又想多了。

    



    嗯,这也是我的一个臭毛病。

    



    老房子是名副其实的老房子。

    



    勉强算是三室两厅,带一厨房的那种民宅。

    



    唔,忘了说了,这是一间带瓦片的平房。

    



    就像我家、就像现在我吃住的地方。

    



    额,或许这里,要比那两处要宽敞些。

    



    也要寂寞些吧。颜颜默默想到。

    



    不多时,跟进去的颜凤先出来了。

    



    “姐姐,你怎么走那么快呀!”

    



    “呃,妹你也出来了。”

    



    “当然了,里面又不好玩。”

    



    看着颜凤,颜颜又道。

    



    “姐姐,刚刚外婆拉着妈妈进去,就是想拿衣服给她呀。”

    



    “不,还有外婆珍藏的吃食”

    



    颜凤淡淡地补充到。

    



    “哦。”

    



    颜颜晚进去了一会儿。

    



    竟错过了这一幕!

    



    她有点儿不甘地想到。

    



    可她又一想,这实在是算不上什么大事情。便作罢了。

    



    过了好一阵儿,颜颜才在堂屋里,听见她的母亲和外婆谈论的声音愈来愈近了。

    



    看来要回去了呀!颜颜默念道。

    



    果然,她的母亲出来,就叫上了她们,跟外婆道别。

    



    走出老房子,颜颜不禁回头瞧了一眼她的外婆。

    



    她正好慢慢地回头,朝屋内缓缓地走去。

    



    此时,天有些暗了。

    



    老房子里还没有照灯,显得愈发黑了。

    



    外婆补荷进屋的最后的背影,使颜颜产生了一种错觉。

    



    仿佛那黑暗的老房子才是吞咽外婆补荷一生的罪魁祸首!

    



    我想要叫住她,喊她出来,我感觉我应该救她,但我没有立场!

    



    我救不了她!颜颜的内心在咆哮,但她没有表现出来。

    



    就像外婆补荷一样,想要有人救赎她,但她没有表现出来。

    



    来时,我们并没有带多少东西。

    



    走了,我们反而提着大包小包。

    



    世事无常,难以捉摸。

    



    这天晚上,我和我的妈妈依然住的是上面的屋子。

    



    只是,我们都没有了头一天的轻松和自由。

    



    事实上,这会儿的我是轻松的,只是不自由。

    



    而这会儿的我的妈妈,应该是自由的,只是不轻松。

    



    我可以轻松入睡,因为有妈妈管着我的睡眠时间。

    



    妈妈可以自由入睡,但她好像要整理包袱。

    



    唉,我太难了!颜颜这般想到。

    



    她想:妈妈可能也在感叹着吧!

    



    力的作用,是相同的。人的难处,也是相同的吧。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痛苦的模样,千变万化,万变不离其宗,都是一样的啊!

    



    谁比谁贫贱,谁又比谁高贵呢?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种人才活得长久、自由、洒脱。

    



    可世界上,哪有这种人呢!这不过是人臆想出来的罢了。

    



    所谓参悟,估计就是有人想不通了,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吧!

    



    啧啧,可怜!

    



    但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不能再同情别人了。颜颜默念道。

    



    头上昏黄的灯光还在亮着,但颜颜已经闭上了眼睛。

    



    她安然入睡的模样,落入了不经意停顿下来的颜妈的眼中,令她心底柔软一片。

    



    她想起了她那个未暴露在人前的孩子。

    



    颜颜她们的弟弟。

    



    明明还在家,她却有一种归心似箭的感觉。

    



    忽地,她叹了一口气,马上就要回去了,她这是在做什么!

    



    想到这,她收了手中的东西,熄灯,入眠。

    



    妈妈要走了。这天还是如期而至。

    



    颜颜看着把东西都拎在手中,渐行渐远的颜妈。

    



    心中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激动和不舍。

    



    只是失落的情绪还是一如往昔地跳跃着。

    



    终有一天,我会习惯这份别离的!颜颜如此咬牙恨到。

    



    颜凤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

    



    妈妈走了的失落,很快便被一个不胫而走的消息,给冲淡了。

    



    彼时,颜颜正趴在韩家小院的院栏上,对里面四处张望着。

    



    听说她的糖爷爷家里来了好多‘尊贵的客人’。

    



    可她瞧了半天,毛都没有看到!

    



    怎么回事儿?消息有误?还是已经走了?

    



    正当她看得起劲的时候,一声清冷的童音闯入了她的耳朵里,随着那人的模样,一并进了她的眼眸。

    



    “你是什么人?在这干什么?”

    



    颜颜吓了一跳,她微微蹙眉地看着眼前的人。

    



    来人是一个和她一般大小的男孩。

    



    男孩穿着不凡,看着是粉雕玉琢的,很是讨喜。

    



    只是眼中的高傲、清冷,让颜颜很是不满。

    



    她的不满在看着男孩和她一样地站在韩家小院外,而有了底气。

    



    想必是哪里偷偷跑出来的。颜颜哼道。

    



    “你又是谁?跑到这来干什么?”

    



    男孩见颜颜不仅没有回答自己的问话,还来反问他,他也只是地面无表情地继续盯着她。

    



    她,他感觉有点而熟悉。

    



    颜颜见他不说话,不耐烦地说。

    



    “没事儿就不要在这妨碍我办事儿了!我很忙!”

    



    颜颜说着,又打算往小院里探去。

    



    她本以为他不是一声不吭地走开,也该默默地站在一旁,意料之外的,他开了口。

    



    而就在他开口的瞬间,颜颜脚底打了滑,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你说什么?颜颜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又耐着性子,说了一遍。

    



    “我说,这是我家!你到底在偷窥什么?”

    



    “谁偷窥了!”

    



    颜颜恼羞成怒地大喝到。转而结结巴巴道。

    



    “你、你的家?”

    



    颜颜觉得世界有点儿玄幻了。

    



    她眼中的孤寡老人,也有孙子了!

    



    难以置信!

    



    她虽然至今没有过问他的糖爷爷的家庭情况,但这日日相处地时光,她就没有听说过有这人好吗!

    



    她不信!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证明你是这里的主人!”

    



    “呵呵。”

    



    “你笑什么?!”

    



    “我笑你明明相信了,还来问我要证明。”

    



    颜颜听出了他口中的不屑,她沉默了。

    



    只是仍旧瞪着他。

    



    “行了,既然你要看,那就进去吧。”

    



    男孩已经猜到了她的身份。

    



    她应该是爷爷口中常常念叨的颜颜吧。

    



    想着,他上去牵过她的手,准备拉着她进门。

    



    不料,颜颜甩开了他的手,狠道。

    



    “谁跟你说了,我要进去了!哼,我回家了!”

    



    她撂下话,就径直跑了。

    



    “哎......”

    



    男孩话未出口,便独自咽下了。

    



    他是不是不应该逗她?

    



    不待他多想,屋子里的韩老爷子恰好迈步出来了。

    



    他一眼就看到了他,浑厚的嗓音脱口而出。

    



    “初白,你怎么跑到外面去了?回来吧。”

    



    “嗯。”

    



    韩初白听话地进了门。

    



    只是他转身的那一瞬间,还在想要不要给他爷爷说,有人来过了。

    



    那人还是他舍不得的颜颜。

    



    不错,男孩正是韩老爷子家的三代独苗,韩初白。

    



    韩老爷子韩盛的亲孙子。

    



    此番,是韩老爷子的儿子想把老父亲接到身边去将养,又怕他跟以往一般说什么都肯离开。

    



    韩墨便在妻子的建议下,采用了迂回的战术。

    



    嗯,就是先把韩初白放在韩老爷子身边,养一段时间。

    



    想着,过段时日,他们的感情愈发深厚了,便让初白撒撒娇,把老爷子连骗带哄地接回去。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的是,这一放就是许多年。

    



    见孙子走到自己身边,一副犹豫的模样。

    



    韩老爷子好像猜到了什么。

    



    “初白,刚刚是有人来过了吗?”

    



    “......是的。”

    



    韩初白没想到,他的爷爷的目光这么毒辣。

    



    “是颜颜那个小娃娃吧。”

    



    韩盛叹了一口气。

    



    “......”

    



    韩初白沉默了。

    



    如此便是默认了。

    



    其实,听着这么多年他的儿子、儿媳和闺女的劝慰,他已经看淡了好多。

    



    连一辈子都要呆在老家的想法,也在不知不觉中松动了。

    



    只是,他还有些放不下的东西。

    



    其中,颜颜是最主要的一个因素。

    



    都说颜颜把他当成亲爷爷看待,他又何尝不是把她当成了亲孙女!

    



    有些事情,不能想,因为想多了,便再也放不下了。

    



    有些人,也不能想,因为想多了,便再也舍不得了。

    



    颜颜,便是韩盛如今不能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