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二十八章:难以想象的事情。
    街上。照相馆。

    



    “啧啧,英子你看看,这里还有不少服装提供呢!咱们今天定要好好照照!”

    



    “可以啊,奉陪到底!”

    



    说着二人相对而笑。

    



    “英子,这件大红色旗袍不错!你皮肤白,腿长,绝对合适!”

    



    “好,我一会儿试试!不过,柳絮姐你也过来看看,这件紫色的长裙配你如何。你身量苗条,体态轻盈,配上这么一身裙装,妥妥的小仙女儿啊!”

    



    “得了,你那小嘴甜的!”

    



    柳氏呵呵一笑,接过了裙子。

    



    颜妈和柳氏还没有忘记几个小孩子,她们在给彼此挑了一身衣服后,就开始给几个娃娃挑选。

    



    两人挑了半天后,竟然一致决定,不管是旗袍还是其他裙装衣服,她们都要留下拍照。

    



    因为有六个人。

    



    摄影师安排的结果就是,先让两家人各自拍一组照片。

    



    然后,再合照。

    



    柳氏和颜妈两人本就是闺蜜一般的感情,自然想着要拍那种两人独照。

    



    连带着几个孩子,也享受到了那种‘交叉合拍’待遇。

    



    很快,摄影师便照好,并洗出了照片。

    



    拿着照片,颜、柳氏便拉着孩子们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欣赏着。

    



    “哎,这张好!四个孩子都表现得不错。”

    



    柳氏拿着那张照片,示意让大家看。

    



    照片中,颜、柳氏站在后面,颜颜和许佳兰站在最前面往两边斜卧着,中间站着许嘉越和颜凤。

    



    六人皆一身古代汉服。

    



    不同的是,颜颜和许佳兰穿的是粉色的,许嘉越和颜凤穿的是白色的,颜、柳氏穿的是淡绿色的。

    



    难得的是,几人都画了淡妆,束了发型,配了装饰。

    



    活脱脱的时装秀。

    



    当然,照片还有很多。

    



    不管是合照,两两分照皆不少。

    



    毕竟,这六人在照相馆霍霍了一上午!

    



    衣服都试了个遍!

    



    送她们走的时候,摄影师都快喜极而泣了。

    



    我去,现在的人都这么能折腾了吗?

    



    不过,也不错哦!要是能隔三岔五地来一趟,就更好了!都是生意呀!摄影师摸摸荷包自我安慰到。

    



    啧啧,难得,刚刚那两个少妇的身段还挺好。哦,还有那四个小娃娃也生得白嫩、精致!

    



    唉,那都是别人家的!还是别想了!

    



    那位摄影师想到这,翻开了电脑,准备再来一局游戏。

    



    好嗨哦!

    



    而此时的颜、柳氏两家人也各自拎着一打相片,道了别。

    



    颜妈急着回娘家,于是拉着颜颜、颜凤两人,匆匆买了一点东西,坐上公交车,走了。

    



    到大石,颜颜她们外公家的时候,还是正午。

    



    颜颜的外公田官也才刚刚回来。

    



    “英子你们过来,怎么不先打个电话?我也好好生准备点东西嘛。这会儿什么都没有怎么行!”

    



    话落,他放下锄头,走过来摸了摸我的脑袋说。

    



    “嘿,小家伙。还认识我吗?”

    



    “嗯。”

    



    颜颜看着他点点头,心道:我还记得那碗面条。

    



    他见我这样,也不在意,而是爽朗一笑。

    



    妈妈却在一旁教着说。

    



    “颜颜,颜凤快叫外公!”

    



    “外公好!”

    



    几乎是异口同声的。

    



    “好好!快进屋!我去给你们弄中午饭!”

    



    “别呀,爸。我来煮吧。你休息一下。正好我今天也买了点东西过来,一会儿煮了,刚好。”

    



    “哎呀,你过来就过来嘛!买什么东西嘛!我这什么没有啊!”

    



    刚刚不是还说什么都没有吗?颜颜纳闷地想到。

    



    “好了,爸。你就别操心这事儿了!钥匙给我吧。”

    



    “哦,好。”

    



    田官无辜地把一大串钥匙,递给了颜妈。

    



    颜妈拿在手上掂量了一下,有些汗颜地说。

    



    “爸,你这用不着的钥匙,就扔了吧!拿着也是怪累人的!”

    



    可田官不乐意了,他有些得意地说。

    



    “你爸我的钥匙,都是有用的!好吗!”

    



    “得儿,还不让人说了!行行,您就留着吧!我走了。”

    



    颜妈说着拿着钥匙,熟门熟路地走向了那间单独开门的厨房。

    



    但她好像忘记了愣在原地的两个闺女。

    



    于是,祖孙三人在原地干瞪眼了几秒后,还是田官叹了一口气道。

    



    “好嘞,你们等我一下。我一会儿带你们去楼上瞧瞧!”

    



    他说完,就走开了。

    



    等颜颜她们再看到他的时候,他拎着那串硕大的钥匙,笑呵呵地出现在楼房的柱子旁边,冲她们招手。

    



    “过来。颜娃、凤娃。跟我走。”

    



    “来啦,外公。”

    



    颜颜笑嘻嘻地跟上去,还不忘拉着闷不吭声的姐姐颜凤。

    



    田家这栋两层的楼房,是一种老式的古建筑。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古建筑啦!

    



    它只是在很多方面还保留着一些老式的腔调。

    



    比如,它一楼的门,还是那种折叠的雕花漆木门。

    



    比如,它的楼梯,还是那种建在外面的、侧面的方位样式楼梯。

    



    又比如,它的楼顶,还是那种用瓦片覆盖封顶的。

    



    此间种种,无不暴露着它的‘老态’。

    



    可实际上,楼房还算是年轻的,它才十几岁呢!

    



    不足二十呀!

    



    哈哈,如果它是人的话,最多应该也只是算个’青年’吧。

    



    外公是带我们从楼房左侧的‘云梯’走上二楼的?。

    



    至于为什么是云梯呢?

    



    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它是一层层的递增上去的,而是因为它的险!

    



    险在哪里呢?

    



    这么形容吧。

    



    一支飞箭忽然射入高墙,不加修饰,便让你徒手走上去。

    



    试问你意不意外,惊不惊喜,怕是不怕?

    



    没错,外公家的楼梯,建在外面,也就罢了,它还没做安全措施。

    



    连个扶手的没有!

    



    颜颜盯着走在前面健步如飞的外公,又看看贴着墙根在走的她和姐姐,瞬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偏偏外公还没有发觉到。

    



    他还在发表感言。

    



    “哎,你们过来,你们外公我还是很高兴的!想当初你们还小的时候,我就过去看了你们,转眼间,你们都这么大了!我很欣慰呀!......”

    



    胆颤心惊的走上二楼,颜颜她们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映入眼帘的是长长的走廊,外面是一排一米五高的围墙。

    



    透过围墙,可以清晰的看到大石这条街的容貌,也可以眺望到通往青山古寺的那条小道。

    



    听外公说,这条小道上,离这不是很远的地方,还有一座小学呢!

    



    小学约莫是开了好多年了。

    



    现在也还是原封不动,老松常青的模样。

    



    走廊里面是有三间屋子并排竖立着。

    



    走廊尽头又是另外一番天地了。

    



    那里竟然有一个露天厨房。

    



    厨房里应有尽有,就是没有食物!

    



    再往后,还有一块空地,空地左侧又是一块空地。

    



    不一样的是,后面的那块空地,是有一顶固定地雨棚在支撑着。

    



    而且空地上,也不怎么空。

    



    它上面放置着好几摞木头和一些木制用品。

    



    木头旁边放着斧头、锯子、弯刀等等。

    



    看得出来,它们的主人是个勤快,爱干净,且有一定技艺的人。

    



    外公像是给我们展示一般,从左到右把二楼的房间都打开了。

    



    第一间房子,没有什么特殊的,只是个卧室。

    



    卧室里很简洁,嗯,东西也是。

    



    一张床,一个柜,一根凳便诠释得差不多了。

    



    看得出来,平时没有住人。

    



    第二间房子,就完全不一样了。

    



    里面可以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电器家具是一样也没落下。

    



    它就像女子的闺房,布置得精致、梦幻。

    



    第三间房子,跟第二间一样,但又宽敞许多。

    



    里面的东西要值钱些。

    



    算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那种。

    



    我从外公的行为中,可以断定,他平时是住在第二间房子的。

    



    虽然,第二间和第三间屋子一样,都有布置像电视机那样的日常观赏用品,但看外公对屋子里东西的熟悉程度和喜爱程度来说,就有很大差别了。

    



    这种猜想,在外公领着我们到第二间屋子里,看电视时,得到了验证。

    



    彼时,我们正坐在外公家的席梦思大床上。

    



    我就看见外公一脸‘我有个宝贝,想给你看看。’的模样,坐到我和姐姐中间说。

    



    “看看,这是别人送我的音乐盒!好看不?”

    



    “好看。”

    



    我有点儿不忍直视地看着外公道。

    



    “那我送给你们如何?”

    



    外公突然双目发光地看着我、我们。

    



    那模样实在是不太像炫耀,或是献宝,更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不用。外公。”

    



    颜凤冷淡地回绝了。

    



    看着外公的眼睛一下子灰暗了似的,颜颜心有不忍,但她又不想违背姐姐的意思,故而她说。

    



    “是啊,外公。我们不要。嗯~放在我们手上,我们怕弄坏了!不如就放在外公家,回头我们过来玩耍,岂不是更好嘛!”

    



    “也是也是,你们过来玩,更好!”

    



    外公恍然大悟的模样,愉悦了我们。

    



    不一会儿,屋子里便传出了欢声笑语。

    



    妈妈来喊我们吃饭的时候,便是见着了这副场面。

    



    吃饭是在走廊尽头的露天厨房吃的。

    



    那里安的有桌子,板凳。

    



    午饭只有我们四人吃,外婆不在,她不住这里。

    



    外婆还住在那片老房子里,妈妈给她留了饭菜,一会儿我们便要去看她。

    



    说起外公田官和外婆补荷的关系,那又是一种孽缘。

    



    在外公、外婆还年轻的那会儿,包办婚姻也还流行。

    



    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狗屁话,那时候人们奉若‘圣旨’。

    



    而外公外婆便是被赐婚的。

    



    他们婚后的日子,虽然也有过郎情妾意的惬意时光,但是更多的是性格不合、三观不同、感情不和。

    



    导致他们后半辈子,相看两相厌,各过各的,甚至互不打扰。

    



    就连邻里邻居的关系,都比他们好。

    



    这是颜颜所看到的。

    



    但有一件事情,估计谁听到都会觉得难以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