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二十七章:一解相思苦。
    颜颜疑惑地看着他们,不问,也没有人解答。

    



    不多时,有人来了,不,应该是回来了。

    



    是两个人,他们带了些油,肉和蔬菜。

    



    看样子是要炒菜了呀!

    



    这就解释了,刚刚颜颜看见的大铁饭盒的用处。

    



    果然,他们把铁饭盒,架在了已经点燃火的土灶上。

    



    后面自然不用多说,他们一行人在半下午的时光,饱饱地用了一餐美味。

    



    颜颜吃得十分满足,她觉得这样子的野炊,应该多多益善。

    



    哈哈,她是不是想得有点儿多。

    



    颜颜靠在一颗长板石头上,傻傻地笑着,不时用手捂了捂嘴。

    



    她怕别人看到她这个样子,会说她傻。

    



    想着,颜颜又偷偷瞄了一眼周围的人,她见他们在一旁大圆石头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在闲聊。

    



    没有人,在意她现在的模样,真好!

    



    但她百密一疏的是,此刻有人把她的模样,尽收眼底,还勾起了一抹愉悦的弧度。

    



    野炊后,偷的浮生半日闲的美好时光,最终还是消失殆尽。

    



    在同行伙伴们,陆陆续续的赶回家后,许嘉越他们兄妹也向我和姐姐,提出了告别。

    



    我竟有些不舍,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相处的愉悦,还是什么。颜颜不得而知。

    



    她只知道明天星期一,又该上学了。

    



    颜凤拉着颜颜到家时,婆婆邹氏还在和人唠嗑。

    



    “.....以前还真没看不出来那人是个享福的命!邹姐儿你不知道,我今天去的时候,那人的家里摆满的礼品!可都是些贵重东西!我都没好意思多看,就怕人家觉得咱们惦记上人家的东西......”

    



    “嗯,也该人家享福了。这么大年纪了。”

    



    “是呀是呀,对了,我今天还看见那人的孙子了。那个娃娃,大概四五岁的模样吧。长的是白白净净的,一副金贵的模样。大概是因为养在城里的原因吧。像个宝贝......”

    



    张婆婆还在唏嘘,婆婆也不打断她,任她在她这说得天花乱坠。

    



    颜颜觉得她还是挺了解她的婆婆的。

    



    婆婆和你说话的时候,不时的答应你,说明她对你说的事情还是挺感兴趣的。

    



    一旦你说的多了,或是她不感兴趣了,她便会沉默着听着你说完,也不怎么发表意见了。

    



    果然,没一会儿,张奶奶自觉无趣,便收了嘴,回去了。

    



    张奶奶嘛,其实人也挺好。

    



    不过就是喜欢念叨一些人家的家长里短。

    



    哎,古有杞人忧天,今有妇人八卦。

    



    算不上什么稀罕事儿。

    



    今天晚上,邹氏破天荒地没有做平常煮的吃食,而是包了饺子。

    



    饺子是白菜瘦肉馅的。

    



    其实,在这个时候的颜家,吃饺子是一件极难得的事情。

    



    虽然这个时候的猪肉也才几块钱一斤,但是对颜家这种留守家庭来说,却像是要买昂贵的奢侈品一样,要考虑的事情不少。

    



    不过,这不等于邹氏不舍得花钱。

    



    事实上,就算家中拮据,勤劳的邹氏也会想方设法地给颜颜她们补充油水。

    



    猪肉贵,她便把猪肉熬成油,这样便能让颜颜她们天天都能沾上荤腥。

    



    鸡肉贵,她便在家中抱养一窝鸡仔,往后即使不能让颜颜她们天天吃上鸡肉,也能让她们每日吃上鸡蛋。

    



    吃完晚餐,婆婆邹氏一反平常地没有拒绝姐姐颜凤想要帮忙洗碗的行为。

    



    反而在伺候了颜颜她们洗漱完的当口,出了门。

    



    此时天空云彩遍布,晚霞红光照人。

    



    颜颜盯着婆婆邹氏匆匆出门的背影,总觉得内心有种不安的情绪,在发酵。

    



    好在,没过多久,邹氏便回来了。

    



    连带的还有一捧鲜花。

    



    婆婆去的对面街上,却带回来一捧鲜花?颜颜表示不理解。

    



    “婆婆,这个是什么花呀?好漂亮!”

    



    颜颜看着邹氏手上的花枝好奇不已。

    



    这种绿枝绿叶带紫花的花草,她第一次见到。

    



    “哦,这是半枝莲。不过这个婆婆可不能给你玩咯,是婆婆用来泡水喝的。乖啊。”

    



    “嗯嗯。”

    



    颜颜自认为不是胡搅难缠之人,她爽快地答应了。

    



    “不过婆婆若是想拿东西来泡水喝的话,我倒是觉得薄荷草不错。回头我给你找点儿来!我记得这两天,地里都有薄荷草!”

    



    颜颜想了想,接着道。

    



    颜凤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好好好,婆婆的乖孙女们。这事儿改天再说。现在咱们准备一下早点儿休息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嗯,好嘛。”颜颜。

    



    “知道了。婆婆。”颜凤。

    



    时间如风,一刮而过,日子似水,缓缓淌过。

    



    晃眼间,颜颜都六岁了,而颜凤也八岁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颜颜看着妈妈转身又从家中拿了一把雨伞出来时,默默想到。

    



    是的,我的妈妈回来了。

    



    其实这两年来,我的妈妈每隔几个月,便会回来一趟。

    



    相比起我那从未见过的父亲来说,算是一解了我们分别的相思之苦。

    



    至于今天是个什么样的好日子,那当然是颜颜即将到小学报到读一年级的好日子。

    



    可以和姐姐读一个学校了。

    



    颜颜只要想到往后可以和姐姐一起上学,放学回家,她就兴奋不已。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一如往年。

    



    颜颜默默地看着走在身边牵着自己的妈妈和走在前面撑着雨伞的姐姐。

    



    她感觉好像又回到了那年,妈妈没走之前的模样了。

    



    到了百望小学,姐姐颜凤自己拿着作业回了原班级去报名。

    



    而颜颜则被颜妈拉到了百望小学的操场上,搭着雨棚的地方,去入籍报名。

    



    颜颜看着眼前的简洁的报名场所,一人,一桌,一笔,一本记录档案资料。

    



    她略带疑惑的站在那张堪堪和她脑袋平齐的桌子旁边,耳边是那人和妈妈的对话。

    



    颜颜总结了一下,大抵是因为自己太矮,而被拒收了。

    



    对此,就连她妈妈当时的表情都有些无措,而她也只是有点儿茫然而已。

    



    后来,她的妈妈安慰她说,“来日方长,不急。”

    



    这事就算这么揭过去了。

    



    当然,这件事虽然没有给颜颜造成影响,但是颜妈却有了阴影。

    



    往后的每一年,颜妈都会给颜颜她们姐妹俩,特别是颜颜量一量身高。

    



    毫无例外,直至其成年,才有了罢手的迹象。

    



    傍晚,妈妈带着我回了原来的房子去睡觉,而姐姐和婆婆还是住在下面的房子。

    



    原因很简单,下面的床铺不够用。

    



    妈妈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睡,我犹豫着答应了。

    



    是的,我犹豫了。

    



    估计是很久没和妈妈好好相处的原因,我对她有点儿陌生了。

    



    不,可能是中国人的内敛,使我有点儿羞怯、不适应了。

    



    在上面睡觉其实不难过,因为上面就像个文明世界,有电,有电视机。

    



    老样子,妈妈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让我睡觉。

    



    但她却不遵守她制定的规则。

    



    电视剧还在放着,她还在看,只是声音略小了一些。

    



    不仔细倾听,你就听不明白电视机里在放些什么。

    



    可我那样好奇的人,怎么会不去试探着听听、看看。

    



    不意外地,我被妈妈发现了。

    



    她皱着眉头,神情不悦地看着我。

    



    良久,她叹了一口气,盯着我温柔道:“行了,你赶紧睡觉。”

    



    我自知理亏,又不想她发脾气,便小心翼翼地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是真的很困了,还是潜意识默念睡觉的缘故。

    



    我入睡不一会儿,便沉沉地睡过去了。

    



    一夜无梦。

    



    隔天,妈妈把我和姐姐好好打扮了一番,就带着我们上了街。

    



    她说:“你们的爸爸想看看你们,还有我过两天也要回去了,所以趁着还有时间,我带你们去拍个照,顺便一会儿带你们去看看你们的外公外婆。”

    



    去上街,妈妈带我们走的大路。

    



    路上路过许嘉越他们家的时候,我妈妈被叫住了。

    



    “英子,你们也要上街呀!正好我们也是,一块儿呗!”

    



    “行啊,你们别急,我们等一会儿就是了。”

    



    “不用不用,我们收拾得差不多了!关上门,就可以出发了。”

    



    一会儿功夫,两家人各自打了招呼,便结伴出发了。

    



    许家也只去了三个人,许妈妈柳氏,许嘉越和许佳兰。

    



    “英子,这是打算上街买点什么?”

    



    “我啊,倒没有什么想买的!不过,也是有事。这孩子爸爸不是有几年没回来了嘛,他想孩子们,便让我捎带点照片回去。”

    



    “还有,我打算过完今年就把孩子们送到我爸那边,让他帮忙带带。这边的妈,最近有点儿力不从心了。”

    



    “这样啊,也行。我记得你爸那边也可以读书,而且条件还可以。送过去挺好的。”

    



    “嗯,我也觉得可以。也不让我爸白带,和这边一样,每月打些钱回去。”

    



    “是啊,我家不也是一样么!孩子他爷爷不也带得挺好!我们呐,也可以在外面安心挣点钱,养家。”

    



    “嗯。”

    



    颜妈赞同地点了点头。

    



    “哎,英子你刚刚说要去照相是吧?”

    



    柳氏见颜妈点头,她忽然大笑起来说。

    



    “行啊!咱们一块儿照!我们这些常年外出打工的人,连见孩子们一面都难!今儿去留个相,他日回想起来,不也挺美好的嘛!”

    



    “没错,我也这般想的!他爸提起的时候,我都有点儿迫不及待了。”

    



    “瞧瞧,咱们说会儿话的功夫,孩子们都肩并肩地走到远了!咱们也走快点儿吧!”

    



    柳氏笑着挽着颜妈,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