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二十六章:野炊
    次日,一大清早,颜颜和颜凤便在婆婆邹氏的招呼下,起床,穿衣,洗漱,吃完早饭后,便开始看书、写作业。

    



    这些做完,时间也才刚刚到九点钟。

    



    嗯,时间尚早。

    



    姐姐颜凤是个在家呆不住的主儿,她给颜颜吩咐了声,不要乱跑。便上了上面的院子(我们叫高头院子),找上面的芳姐儿去玩了。

    



    颜颜没跟着去,原因有两个。

    



    其一,姐姐不希望她跟着。对此颜颜其实挺理解她的。

    



    换做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被人跟着、缠着,都会厌烦吧。

    



    这其二嘛,当然是颜颜也是有所安排的。

    



    她准备去看看她的糖爷爷。

    



    想想,也有几日不曾去探望那个孤寡老人了。

    



    是的,糖爷爷在我的心中,他是孤独的。

    一秒记住https://

    



    因为他总是一个人住在那个独院中。

    



    就算他天天以侍弄花草树木为乐子,日子过得再充实,他在我心中,也是寂寞的。

    



    对此,我对他感激的情绪,又添了一抹心疼。

    



    颜颜蹦蹦跳跳地来到糖爷爷院门前时,感动得快哭了。

    



    只见,糖爷爷家的院门大敞,里面‘百花齐放’争艳的场面,眼前一览无余,尽是春光。

    



    从院门口到屋子的房梁下,依此散开的是兰花、瓜叶菊、茶花、雏菊、贴梗海棠等等。

    



    但眼前壮观的景色,远远没有糖爷爷的举动,更使她激动、愉悦。

    



    咱们要明白,糖爷爷家平时可都是院门紧闭,像是谢绝会客一般,无情。

    



    像今日,这般绝对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过,目前这个妖嘛。

    



    想到这,颜颜偷偷咧开了唇,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她一言不发地,踮起脚尖,往小院里走去。

    



    不想,还没走到院中间,就被发现了。

    



    “啧啧,我还以为小颜娃你忘记有我这么个老头子了呢!”

    



    “嘻嘻,不能不能!你可是我爷爷!”

    



    闻言,颜颜立马露出一副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自从她的亲爷爷,没了以后,她就把糖爷爷当成自家的亲爷爷来对待了。

    



    不,或许是从糖爷爷救起她的那刻起,他就注定是她心上的爷爷。

    



    “哼,你还知道我是你爷爷,那怎么好些日子不来看我咯。”

    



    老爷子还傲娇起来了。

    



    颜颜扶额,她怎么觉得,糖爷爷几天不见,越发娇气了。

    



    错觉、错觉、都是错觉。

    



    可不,就这个沉默的当口,颜颜见糖爷爷脸色好像就要板起来了,她赶紧道。

    



    “那个,不,爷爷。我当然是想来看你呀!嗯,就是前几天不是在读书嘛,没时间。”

    



    感觉这个理由不像是理由,反倒是像借口,她眨了眨眼睛,接着道。

    



    “不过,不过以后不会了!我一定更加频繁的来看爷爷你。”

    



    “哈哈,行啦。爷爷知道了。小丫头嘴真甜。”

    



    “嘿嘿。”

    



    颜颜舔了舔嘴角,憨笑。

    



    她知道糖爷爷又要考她识别院中的花花草草了。

    



    果然,下一秒就听见他醇厚的嗓音,飘洒道。

    



    “来,小颜娃。让爷爷瞧瞧你有没有忘记我教你的东西。”

    



    说着,糖爷爷随手一指,眼神却没有离开颜颜的身上。

    



    如此刻意的暗示,颜颜又怎么会让他失望。

    



    她瞥了一眼,脱口而出。

    



    “茶花。”

    



    随着他的指指点点,颜颜轻松地叫出那些知名的、不知名的植物。

    



    “剑南春。”

    



    “兰花”

    



    “雏菊”

    



    “贴梗海棠”

    



    ......

    



    “哈哈,不错。不愧是我的小孙女小颜娃。”

    



    “呵呵。”

    



    见糖爷爷颇有种笑得合不拢嘴的架势,颜颜也只是含笑不语。

    



    忽地,糖爷爷收了笑,说小颜娃等一下。就转身回了屋。

    



    颜颜虽不解其意,但也不着急,她迈步到那颗硕大的青枣树下,默默看着。

    



    本来经过冬天的洗礼,叶子都脱落光了的枣树,现在也已经在春天的呵护下渐渐长满了翠绿色的嫩芽。

    



    颜颜盯着那如繁星点缀的绿光,在阳光下愈发透亮,她忍不住抬起右手,张开,想要触摸到它的美丽。

    



    但她的想法刚刚冒出就被现实残酷地射击,碎了。

    



    “哎,小颜娃现在还是太小了。瞧瞧,连垂到离地面一米多高的枝丫都摸不着。”

    



    “......”

    



    刚刚还在夸自己的人,现在就开始在嫌弃自己了?

    



    颜颜哀怨地回头,看向她的糖爷爷。

    



    可在眼神接触的那一瞬间,她笑了。

    



    刚刚的嫌弃,肯定是错觉,不,是幻觉!

    



    笑得有点儿傻。韩老爷子默默地想到。

    



    是的,被颜颜称为‘糖爷爷’的人,其实姓韩。

    



    不但如此,他也不是什么孤寡老人,也称不上。

    



    因为他有一子一女。儿子如今事业有成,家庭美满。而女儿虽然也嫁出去了,但也是孝顺,常常回来探望他。

    



    他的儿子、儿媳还想把他接到城市去,好生抚养。他闺女也十分赞同,常常对他劝叨着。

    



    可是,他不肯啊!

    



    他在农村呆了大半辈子了,从前的朋友、爱人,即使好多都不在了,他也能透过熟悉的生活环境,一点一滴地慢慢缅怀起来。

    



    如今他半个身体已经踏入泥土的人,只想着在自己还能照顾自己的时候,平平淡淡地生活下去。

    



    更何况,他这个老头子现在还有个不是孙女,胜似孙女的人,常常来看望他。

    



    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红尘喧嚣远去,如今平淡是真。

    



    “愣着干嘛,爷爷都端出来了,也不拿着!是想累着爷爷吗?”

    



    “这个,都给我呀?”

    



    “不然勒!你爷爷我又不吃这玩意儿!”

    



    这么说,是特意给我买的。颜颜心中得意到。

    



    我就说嘛,爷爷最疼我了!

    



    “谢谢爷爷!爷爷真好!”

    



    “好了,少磨嘴皮子了,来尝尝爷爷挑了好久的糖果!看看都是你喜欢吃的吧!”

    



    “嗯嗯。喜欢喜欢。”

    



    颜颜张嘴含住韩老爷子撕开喂过来的软糖,点点头,止不住地欢喜。

    



    美好的相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

    



    马上中午了,颜颜谢绝了韩老爷子邀请她留下来吃午饭的好意,走出韩家小院。

    



    路上,她摸摸被糖果塞满的荷包,叹了一口气。

    



    还好她机灵,说回头还会过去,不然她的糖爷爷非得让她把剩下的那些糖果都拿走不可。

    



    虽然她是喜欢吃糖果不错,但若是毫无底线地话,她觉得她会辜负了他的糖爷爷对她的好意。

    



    人无底线,花无根是一个道理。

    



    春风犹自吹,绿意横满地。

    



    颜颜瞧着地上绿草疯长,心情是出奇地美丽。

    



    她哼着一曲朗朗上口的儿歌,大摇大摆地走着。

    



    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

    



    我要把那新房子,刷得更漂亮。

    



    刷了房子,又刷墙,刷子飞舞忙。

    



    哎呦,我的小鼻子变了变了样。

    



    ......

    



    突然,一阵嗡嗡嗡地声音,向颜颜的方向驶来。

    



    她下意识地往路边的杂草丛,走去。

    



    面前是一辆小汽车,缓缓行驶而过,颜颜不认识这种车,只是觉得车子看起来很是名贵的样子。

    



    她忍不住回头看着车子离去的方向,那是她刚刚走来的方向。

    



    这仿佛只是一个无所谓的擦肩而过的行为,颜颜也没有在意。

    



    她继续哼着歌儿,朝家里走去。

    



    只是歌儿已经变成了《小白兔乖乖》

    



    小白兔乖乖,把门儿开开。

    



    快点开开,我要进来。

    



    不开不开不能开,妈妈没回来,不能把门开。

    



    小白兔乖乖,把门开开。

    



    妈妈回来,我要进来。

    



    快开快开快快开,妈妈回来了,我来把门开。

    



    ......

    



    这是妈妈当初教给她的,如今她已经能够耳熟能详了,只是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唱给她听罢了。

    



    颜颜回到家,呆了一会儿,姐姐颜凤才像风一样刮回来了。

    



    厨房里,婆婆邹氏一如既往地在烧火煮饭。

    



    自知自己目前帮不上什么忙的颜颜,并没有像姐姐那样走到厨房里,帮忙。

    



    而是,坐在门槛上,盯着外面的春光,发呆。

    



    午饭后,颜颜她们的日子,依然不平静。

    



    在婆婆邹氏无聊得去里屋睡午觉的当口,许嘉越他们一行人兴高采烈地上了门。

    



    这样的时刻,颜颜像平常吃饭一样,内心毫无波澜。

    



    在她记事以来,他们呼朋唤友的行为就没有断绝过。

    



    而她的姐姐,则更是一点就着,从没有缺席过。

    



    除非,她真的无法赴约,不然毫无意外地,她如影相随。

    



    此行,许嘉越他们是想上高头院子,搞野炊。

    



    野炊?是干什么的?颜颜第一次接触这个新词语,感觉很是新奇、激动。

    



    她迫不及待地跟着他们到了高头院子,那片竹林。

    



    目光所及之处,尽是乱石,杂草,野竹。

    



    这是来吹东南西北风的吗?还真的是野地里吹风!颜颜大失所望。

    



    便站在一边,任他们鼓捣。

    



    她看着许嘉越找了一块平整的石头,让人把东西都拿出来,放着。然后走到一边掏出一把小刀,削下了一根不大不小的竹子,七拆八拆地削成了几节竹筒和几双筷子。

    



    山间有水,水还清。

    



    有人主动提出去洗竹筒、筷子,许嘉越默许了。

    



    颜颜又看见姐姐熟练地打开包袱,里面赫然是一个大大的铁饭盒,她又从里面拿出糯米、花生、豌豆、香菇、胡萝卜、竟然还有腊肉跟香肠粒。

    



    东西自然不是一家可以拿出的,那肯定是大伙从家里偷偷拿出来的。

    



    颜颜如是想到。

    



    她又看见许佳兰抱了好些柴火回来,是要烧火了吧。她有点儿惭愧地想到。

    



    她自然看得出那些材料中,好多东西都是处理过的。

    



    不待她多想,洗东西的人,便回来了。

    



    她默默地来到他们身边,帮忙把东西装进竹筒。

    



    一会儿功夫,许嘉越那边已经把火升起来了。

    



    有人过来把东西拿过去,架上,烧烤。

    



    许嘉越也没闲着,不,应该是除了颜颜以外的人,都没闲着。

    



    他们一个烧火,两个帮忙翻转。

    



    剩下的人,却又在鼓捣个什么玩意儿。

    



    他们在土坡上,刨了个土坑,那模样就像、就像一个土灶。

    



    土灶?又要烧火?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