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二十五章:赴约“禁地”
    这天,颜颜独自回家的时候,路过一户兴着白事的人家。

    



    远远地,她便瞧着这一片默哀的热闹场面。

    



    唢呐声、锣鼓声不绝于耳。

    



    门前是白绫悬挂于高高的白杨枝杈,枝杈树下是一群围着桌子,高谈阔论的人。

    



    因着正午,桌子上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吃食。

    



    颜颜闻着那香味是口水直咽。但她还是走向了那回家的必经之路,那户人家的门前,她抬起右手企图遮挡着视线,绕过它前行。

    



    颜颜的心中是羞愧的,她就像是不懂事的孩童只对那‘满汉全席’觊觎着。

    



    她如此想到。

    



    被人打断她掩耳盗铃地行为时,无疑她是恼怒地。

    



    颜颜看向抓住她的一只胳膊的人,愣了一下。

    



    “二、二月哥?”

    



    “嗯。”

    



    “二月哥这是?”

    



    “......”

    



    许嘉越没有说话,只是朝她示意往那边看去。那边自然指是那户人家。

    



    颜颜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窘了。

    



    只见,婆婆邹氏、姐姐颜凤,连着许佳兰也在其中的一大片人,都望着她们这边。

    



    那架势应该、应该把她刚刚的行为都看在眼中了吧。

    



    颜颜的脸颊腾地一下子爆红了起来,她低着头支支吾吾道。

    



    “二月哥,这个、这个你和姐姐今天怎么回得这么早?”

    



    “早?颜妹你怕是不知道时间,现在都快十二点半了。”

    



    许嘉越说到这,皱眉又道:“或许,这个问题我应该问问颜妹,你是干什么去了?”

    



    “啊,我、我......”

    



    我觉得时间尚早,跑到后街上溜达了一圈。这话我可不能说,我怕他跟我婆婆,抑或是我的姐姐说。

    



    要知道后街,是一个危险的地方。

    



    那里车行拥挤,人烟混杂。

    



    是我这般大小孩子的‘禁地’。更何况我是一个人去的。

    



    好在,二月哥见我这样,也没有多问,就拉着我过去了。

    



    如此,我才知道,这家主人邀请了整个村子的人,来给他的老父亲送行。

    



    也是,孝心不浅。

    



    日子兜兜转转,转瞬到了周六。

    



    这个约定的日子。

    



    这天中午,大家都匆匆吃完饭。

    



    我们一行十二人,按照约定在我原来的家门口的银杏树下,聚集了。

    



    大家按照商量的话,决定去矮儿坡踏青。

    



    矮儿坡,不仅不矮,还是我们这四面环山当中的翘楚。

    



    它以高、险和荒芜而出名。是大人们常常对我们耳提面命的‘禁地’。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这话不假。

    



    我们一行,以许嘉越为首的童子军,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此时,不说百花盛开,也是春色横行。

    



    满山遍野的油菜花,次第开来,犹为醒目。

    



    青黄交杂,别有一番韵味。

    



    我跟在姐姐颜凤的身后,迷茫地看着走在前方的许嘉越一行人。

    



    我搞不懂他们在寻些什么,只是看着他们一会儿走走停停,一会儿东刨西刨,一会儿大呼小叫地,就忍不住发笑。

    



    是的,发笑!

    



    我的乐趣不在山,不在水,不在树,不在花......

    



    只在这群寻找乐趣的人的身上。

    



    或许,更多的是在那个领着众人,寻找东西的人的身上。

    



    后来,我对那人说,我当时的模样像极了欧阳修笔下的醉翁。

    



    只是那时候的我,没有了醉翁的潇洒恣意。

    



    日暮西山,炊烟四起。

    



    彼时,大家都是满载而归。

    



    战利品有很多,譬如野枇杷树苗,野柑橘树苗,野梨子树苗,甚至还有野樱桃树苗。

    



    不仅如此,还有一些像什么野生蘑菇、黑木耳......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姐姐和许嘉越还找到两颗野鸡蛋。

    



    但他们也只是分给了我和许佳兰两人,把玩着。

    



    如果上山是一件费力的拳击比赛的话,那么下山就是一件轻松的自由蛙泳。

    



    回去了,先前队伍的头头许嘉越,竟然走在了最后。

    



    我也不惊讶,因为我已经习惯了他捉摸不定的性格和存在。

    



    从小到大,他都是这样,万事开头,无事断后。

    



    回回出来玩耍后,归去的时候,他总是一副闲散地淡定模样。

    



    就算这样,颜颜也忍不住隔着姐姐,偷偷地打量着走在她一旁的许嘉越。

    



    许嘉越此时手上正拎着一颗野生的樱桃树苗,此外再无其它。

    



    就算如此,也够颜颜对他的好奇心不止。

    



    因为这趟游历,连她这个连什么东西都不清楚能不能要的人,怀中都被塞满了东西。

    



    而带头寻东西的人,才收获这点儿东西?

    



    为什么二月哥明明比谁都找得多‘宝物’,却回回只捡一两样东西,带回家。

    



    是因为那些东西都入不了他的眼睛?

    



    还是因为他在照顾像她这样的‘废物’?

    



    可能都有吧,颜颜如此想到。

    



    毕竟,在她的手中现在还捏着一颗他给的小树木。

    



    这也是一颗樱桃树苗。

    



    没错,刚才在山上,许嘉越在前面惊奇地发现了两株并列的野樱桃树苗。

    



    树苗很小,大概成年人的一个巴掌那么高。

    



    当时,有好几个人都凑上去,喊着给留一株。

    



    颜颜虽然不认识那是什么植物,但看着青翠欲滴的小树苗,竟也是看得眼睛直勾勾的,一眨不眨。

    



    但她没有开口要,毕竟狼多肉少,她觉得她还是不争为好。

    



    免得一会儿,大家吵起来,伤了和气。

    



    虽然她也不怕大家伤了和气,没得玩。

    



    反正在她的心里,没有什么是比姐姐还重要的。

    



    区区小树苗而已,不要也罢。颜颜不屑的想到。

    



    但后面发生的事情,颜颜讶异了。

    



    许嘉越不知道给他们说了什么,他们竟然答应放弃,然后匀了我一株。

    



    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可怜我,什么都不认识,什么都找不到,反正就那么给我了。

    



    姐姐颜凤,也是笑眯眯地让我拿好。

    



    应该是二月哥想给姐姐的吧。我默默地念到。

    



    自打我出生有记忆以来,许嘉越和姐姐的关系,就像糖浆一样,黏稠。

    



    彼时,我和许佳兰才两岁,而姐姐颜凤和许嘉越也仅仅四岁的模样。

    



    那会儿的我和姐姐,还是由我的妈妈在带。

    



    我记得很清楚的是,那天我正在堂屋里,地上铺着的凉席上,玩着妈妈给我缝制的洋娃娃,一个毛绒玩具。

    



    忽然,屋外传来一道软儒的小男孩的声音。

    



    “嗨,凤妹的小妹妹。你好啊?”

    



    “唔,哥哥好。”

    



    我迷茫地看着他走进,呐呐道。

    



    “哈哈,真乖!来哥哥抱。”

    



    我没动,就那么的由着他踏入门坎,双手一伸,就把我抱了个满怀。

    



    没一会儿,我的姐姐就从里屋,出来了。

    



    她看着许嘉越抱着我,也没说什么,只是问道。

    



    “一个人来的?双兰妹妹呢?”

    



    “嗯。我的妹妹太闹腾了。这会儿我妈妈正带着。”

    



    话毕,他又接着道:“我看凤妹的妹妹,挺好。我喜欢。”

    



    “哼,喜欢也是我的妹妹。”

    



    言下之意,不是他的。

    



    他也不在意,反而从衣兜里掏出两颗糖果来,一颗给我,一颗给姐姐。

    



    我高兴地捏着他给的糖果,看了又看。

    



    姐姐却拒绝了。

    



    他状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而后把那颗糖撕开了喂给了我。

    



    接着放下了我,跟在姐姐后面说着什么。

    



    片刻,便传来了他俩的欢声笑语。

    



    见他们在笑,我也莫名其妙地跟着在后面咯咯咯地笑出了声音。

    



    见状许嘉越又把我抱在怀中,对姐姐说:“唉,我真的想和你换换妹妹了!我家那位天天哭,不,是无时无刻都在哭!吵死人了!”

    



    “得了,许二月。双兰妹妹还小嘛。”

    



    “......那颜妹也不大嘛。算了算了,不提她了。”

    



    他又开始和姐姐说笑。

    



    记忆远去,耳边的声音愈发大了。

    



    “哥,桃花什么时候开呀?”

    



    “不清楚。”

    



    许佳兰见自家哥哥连想也没想,便敷衍了她。很是不满。继而看向一旁的颜凤,期待她的回答。

    



    “额。应该是三四月份吧,我没记错的话。”

    



    颜凤想了想淡淡道。

    



    “那不是很快就可以看到桃花了嘛。现在都二月下旬了。”

    



    颜颜忍不住道。

    



    桃花要开了,那离吃桃子,岂不是不远了!

    



    看着颜颜那副谗样,许嘉越忍不住开了口。

    



    “咳,离吃桃子的季节还远着呢!得五六月份去了。”

    



    “呀,哥。谁想吃桃子了!我盼着桃花开,是因为想看矮儿坡上的桃林,花开的模样。那一定美极了!”

    



    “......”

    



    许嘉越没有再说话了。只是把目光落在了颜颜的身上。

    



    颜颜感觉到那束炙热的目光,不意外地红了脸,侧开头。

    



    哼,想吃桃子有什么不对!

    



    许佳兰说只想要看桃花?她才不信呢!

    



    桃花再美,也不能吃!

    



    想到这,颜颜不禁用手摩擦着手中的小树苗。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手中的樱桃树苗才能开花、结果呢?

    



    或许,那时候的她,已经长大了吧。

    



    路上听许嘉越说,要把樱桃树种在院子里,养在眼前,才好。姐姐她很赞同。

    



    于是,我和姐姐回到家中,就在篱笆院子内,找了一处地方,刨了一个小坑,把樱桃树苗的根埋下了。

    



    为此,姐姐提了一小桶水,出来。

    



    我和她把围着樱桃树苗的周围,都浇湿了。

    



    做好这些,我和姐姐又把今天收获的东西,野鸡蛋、野木耳、野花等等拿出来,捋了捋。

    



    她俩弄好这些,婆婆邹氏也掐了些豌豆尖回来了。

    



    她见姐妹俩拿回来的东西,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

    



    只是叮嘱她们不要做那些讨人厌的事情,也不要做那些危险的事情,罢了。

    



    晚饭,自然吃的是豌豆尖鸡蛋面条。

    



    面条很快就出锅了。

    



    邹氏一碗碗挑好,然后由着颜凤她们端上桌子,吃着。

    



    晚饭后,邹氏把碗筷收进厨房,洗着,还没忘记给俩人舀水,让她们准备洗漱。

    



    两人洗漱完毕,天色也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家里的煤油灯,又到了发光、发热的时间。

    



    最后,在婆婆邹氏的带领下,一切归于平静。

    



    所谓,灯熄,人眠,再好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