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二十三章:啼笑皆非。
    “啧,朴海宁你一天天的是钻钱眼儿里去了吗?怎么这么肤浅。”

    



    颜颜还没说话,李志刚便插话对朴海宁奚落道。

    



    “我去,李志刚你比我好得到哪去!说我钻钱眼儿里?说我肤浅?那好,我肤浅给你看,得了,赶紧把老子借给你的钞票,还回来。”

    



    “噢,海哥。我错了!是,是我肤浅!你别扒拉我啊!”

    



    “哼,李志刚你小子有本事别跑!给老子站住!”

    



    “不跑?等着你扒拉我吗?海哥,我真的错了!”

    



    李志刚高呼一声,窜出教室。紧接着是朴海宁的身影飘了出去。

    



    颜颜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默叹:男生?,真的是精力旺盛啊!

    



    嗯,还挺激动。

    



    正感叹着,一边的王兰走过来了。

    



    看着王兰,颜颜拿出准备的东西,递给她。

    一秒记住https://

    



    “那个,王兰。这个给你!”

    



    “啊,这个东西是给我的?”

    



    “嗯。”

    



    “可是我我不......”

    



    “你不喜欢吗?那......”

    



    “不不是,我是不饿!”

    



    “那喜欢就行!你就拿着吧!回头饿了,就吃!”

    



    “额,嗯,好吧。”

    



    王兰一脸无辜的捧着颜颜送她的礼物,一颗鹅蛋,走回座位,坐下。

    



    解决了两颗糖果的事情,颜颜才想起来,那糖果还在她的书包里!

    



    嘻嘻,回头拿给姐姐和婆婆吃。

    



    耳边忽然传来一段熟悉的音乐,悠然自得的颜颜正欣赏着,却被一道大嗓门惊到了!

    



    “通知、通知!老师让所有同学赶紧到操场上集合,做操!”

    



    “啊,该做操了?这么快!”

    



    “得了,赶紧下去吧。”

    



    “走吧,走吧。”

    



    颜颜也跟随着大潮流,涌向操场。

    



    操场。

    



    此刻已然挤满了学生。

    



    有老师站在讲台上,准备带领大家做操。

    



    因着每个班都有划分区域,颜颜轻车熟路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刚开始的那段音乐已经停了,换了一个音乐。

    



    颜颜听着音乐,心中默念着音乐的名字“我的好妈妈”。

    



    它的歌词也轻轻地砸进颜颜心里,激起千层浪。

    



    我的好妈妈。

    



    下班回到家,劳动了一天多么辛苦呀!

    



    妈妈妈妈快坐下,妈妈妈妈快坐下。

    



    请喝一杯茶。

    



    让我亲亲你吧、让我亲亲你吧。

    



    我的好妈妈。

    



    颜颜盯着台上的老师的动作做的专注,偶尔有同学的说话声音传来,她几乎都忽略了。

    



    直到做操的‘游戏’环节结束。

    



    颜颜才晃过神来。

    



    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

    



    看着逗留在操场上玩耍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同学,颜颜一如既往地回了教室。

    



    春寒料峭,不宜久呆。

    



    教室里,这会儿人不多。

    



    颜颜也乐得自在。

    



    她寻着老地方,又去观赏窗外的世界。

    



    此刻的她,像极了雏鸟对于翱翔天空的渴望。

    



    王兰如此想到。

    



    “咳,颜颜你在看啥呀?”

    



    “额,是王兰呀。我正在看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以及买卖东西的人们。”

    



    “这又什么好看的,而且你天天看就不感到腻味吗?”

    



    “哈哈,怎么会呢,我每次看都觉得很新鲜、很有意思!”

    



    “哦。”

    



    “哎,颜颜。我妈妈给我买了个好东西,要不要看看?”

    



    王兰忽然冲颜颜眨眨眼睛,示意她跟过去看看。

    



    颜颜没有推辞,跟了过去。

    



    不一会儿,就见王兰从书包里拿出一盒水彩笔。

    



    水彩笔,这是颜颜第一次见到。

    



    正在上幼儿园的她,目前也只是有一支铅笔,和一块橡皮。

    



    就这还是学校发的!

    



    她又邀请颜颜一块画画。

    



    这个提议对颜颜来说,还是挺吸引她的。

    



    于是,她俩便各种把自己的独凳,搬到一块儿,在一张一米多宽的桌子上,涂涂画画起来。

    



    这时,刚刚从操场玩耍回来的朴海宁,抱着一个足球,走了进来。

    



    他见一向‘高冷’不合群的两人,居然玩到一起了。

    



    在好奇的驱使下,朴海宁在经过两人旁边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一瞥,想看看她俩在鼓捣个什么玩意儿。

    



    哪知道,刚刚才瞥到颜颜的画作,别憋不住喷笑出来。

    



    “你笑什么?”

    



    颜颜皱眉地看着朴海宁,莫名其妙地问道。

    



    “我,我你这是画的什么玩意儿啊?”

    



    朴海宁很快收住笑脸,但脸上憋出的红晕,却出卖了他。

    



    闻言,王兰歪头,往颜颜的画作上一扫,见颜颜画的是一个小动物,她道。

    



    “朴海宁,你的笑点,这么这么低!颜颜画的很好看啊。”

    



    “是吗?那我再仔细看看。”

    



    只见颜颜的一张白花花的图画纸上,画着一只醒目的小动物。

    



    一只象?哦不,鼻子太短了。应该是一只猪,哦不,太瘦了。应该是一只狗,哦不,这尾巴太大了。应该是一只狐狸,哦不这腿太粗了。

    



    哦我的天呐,这四不像究竟是在描画个什么玩意儿?

    



    还有,这王兰的欣赏水平也太高了吧?

    



    想着王兰刚刚也在画,朴海宁往旁边一扫。

    



    果然,物以类聚。

    



    王兰画的是一个人。

    



    那人尖尖的脑袋,圆圆的眼睛,歪歪的鼻子,配着一口血盆大口。

    



    再加上有颜色的渲染,简直了。

    



    丑得触目惊心。

    



    “啊哈哈,很好很好!你们慢慢画啊,我我先走了!”

    



    朴海宁扯出一副哭笑不得的尴尬笑容,匆匆说完,往后面的自己的位置走去。

    



    “什么嘛。真是不懂得欣赏!颜颜你看我画得也不赖嘛!”

    



    王兰见朴海宁露出那副表情,心有不甘地把她的画作,拿给颜颜看,那架势好像是在找同盟一样。

    



    “噢,嗯好,好看。”

    



    颜颜收回看画的目光,昧着良心地说着。

    



    “是吧,我也觉得还行!”

    



    王兰有些得意地把她的画作放在自己的桌子上,自我感觉良好的欣赏。

    



    “咳,要上课了。我先回座位了啊。王兰。”

    



    “好,你回去吧。颜颜。咱们回头再画!”

    



    “是,行,咱们回头回头再画。”

    



    回到座位,颜颜把拎在手里的‘个人画作’,又看了一眼。

    



    嗯。自我感觉良好。可真要命!

    



    想着她把画从画本上,撕了下来,但却没有仍掉。而是折叠得工工整整的,放入了书包的小夹层。

    



    下午放学,在颜颜的期盼中,到达。

    



    她再一次踏上等待姐姐的道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颜颜觉得这一次姐姐颜凤她们的学校,放学放得挺早的。

    



    她刚刚从小桥来到百子道正道,就看到有零星的小学学生放学回去了。

    



    没走一会儿,颜颜就看到姐姐颜凤的身影,在众多的学生中,脱颖而出。

    



    颜凤也看见颜颜了。

    



    她正向她走来。

    



    “姐姐。”

    



    “嗯,走吧。回家。”

    



    “哦,好。”

    



    颜凤自然地牵过颜颜的手,走在了前面。

    



    颜颜瞥着两人交握的手,笑得跟小猫偷了腥一样。

    



    这一幕被走在后面的许嘉越,看在眼中。

    



    啧,感情真好!

    



    “啊,哥你说什么?”

    



    “没事,走吧。”

    



    “哎,哥。是小凤姐她们在前面!我们走快点儿,撵上去。”

    



    “嗯。”

    



    “小凤姐、小凤姐你们等等我和哥哥。”

    



    颜凤先听到声音,她脚步一顿,颜颜感受到她的迟疑,也蹙眉回头一看。

    



    又是许佳兰!讨厌!

    



    姐姐是她的!

    



    真是不知道她的想法,明明我们都有在意地人!

    



    她还来跟我抢!

    



    真是贪心!

    



    果然,许佳兰一上来,就揽过姐姐颜凤的胳膊!

    



    颜颜看得咬牙切齿,却还是笑眯眯地和他们打了招呼。

    



    许嘉越好像看出点儿异样了。但他什么都没说。

    



    许嘉越任由着许佳兰拉着颜凤东拉西扯,偶尔也说一两句。

    



    相较于乐呵呵的三人,颜颜一般做的就是沉默。

    



    除非,有人谈论到她,不然她不会主动搭话。

    



    很容易让人忽视她的存在。

    



    她也不在意。

    



    回到家,颜凤,颜颜两姐妹一如既往地开始做作业。

    



    做完作业,颜颜提议跳橡皮筋,颜凤没有拒绝。

    



    她们把橡皮筋的一端绑在自家的房梁下的石头柱子上,另一端使用石头剪子布的方法,决定谁来拉!

    



    三局两胜。

    



    颜凤赢了。

    



    便由颜颜先开始拉跳绳。比试跳级。

    



    所谓跳级,就是随着跳绳拉得越高,难度越大。输了便拉着跳绳。

    



    两人才玩两局,就有不速之客驾到。

    



    “颜凤,颜颜,我来了!”

    



    “是芳芳。”

    



    “芳芳妹妹啊,一起玩啊?”

    



    “不了,我一会儿还要回去写作业!我来找你们是有事儿。”

    



    “什么事儿?芳芳妹妹。”

    



    “嗯,这不是马上要到周末了嘛!这么好的机会,我和许嘉越他们已经约好了去山上玩。这会儿,他们应该也在约人,我说咱们组团上山游玩,如何?”

    



    “可以啊!前两天我还听许二月说山上这两天应该有不少好苗子发出来,正心痒痒呢!”

    



    “嗯,这也是他提议的!我也觉得不错!那就这么约定好了啊!再见。”

    



    “嗯,再见,芳芳妹妹。”

    



    “拜拜,芳芳。”

    



    “好,我先走了!不然一会儿我爷爷回来了。”

    



    芳芳走后,两人又玩了一会儿,觉得累了,便收了跳绳。

    



    觉得时间不早了,颜凤便进入厨房开始准备烧火做饭了。

    



    颜颜从来没有碰过这些,这会儿有姐姐在一边忙碌着,感觉还是挺新奇的。

    



    看着姐姐还在洗锅,淘米的她,按耐不住跑到灶台前,抽了一根小板凳,坐下了。

    



    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