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二十二章:冤家路窄。
    “是,我很喜欢。谢谢小凤姐。”

    



    颜颜盯着双兰笑眯眯的接过。心里气呼呼的,却没有表现出来。

    



    “咳,姐姐,咱们先回去吧。双兰还要等二月哥呢。”

    



    颜颜一点儿也不想双兰和她们一路。

    



    她只想和姐姐一起走。

    



    “这个,那双兰妹妹我们就先走......”

    



    “哎,别呀。小凤姐和我们一起回去嘛!哥哥应该马上就出来了。”

    



    她这话刚刚落下,就望着百望小学门口激动地摇手喊到:“这边、这边,哥哥快过来。”

    



    颜凤和颜颜侧身,打眼瞧去,就看到许嘉越一手拎着书包背带往背上一丢,抬眸,目光幽深望地了过来。

    



    哈,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喂,许二月你在后面磨磨蹭蹭的干什么!走啦!”

    



    “嗯,马上。”

    



    “哥哥,你刚刚干嘛去了,明明你和小凤姐一个班的,怎么晚出来这么久?”

    



    待哥哥许嘉越走到自己身边,许佳兰忍不住拉着他问道。

    



    “老妹,你怎么什么都好奇。这个习惯可不好。”

    



    许嘉越顾左右而言其他地说道,并没有解释的意思。

    



    “哼,哥哥老是岔开话题!不和你说了!是吧小凤姐。”

    



    许佳兰松开许嘉越,又挽过颜凤的手腕,肯定的说道。

    



    “没错,双兰妹妹说得对,许二月就是这样的人。”

    



    “哎,凤妹,你可不能添油加醋呀。”

    



    “得了,我这是实话实说。好吗!”

    



    “算了,我也不和你们计较了。快走吧。”

    



    回到家,家家户户还是炊烟四起的热闹模样。

    



    而勤劳的邹氏,正好把饭菜端上桌子。

    



    她见自家的孙女们回来了,乐不可支地连忙叫她们放下书包,洗手,准备吃饭。

    



    待她们吃完,也不让她们帮忙,自己收回厨房,慢慢洗。

    



    中午时间不长,因为想着下午还要上课,颜凤,颜颜自觉的背着书包朝学校走去。

    



    而邹氏,也和往常一样上坡,下地干活。

    



    下午的学习时光,比早上还过得快。

    



    颜颜如实想到。

    



    这会儿已经是第三节课上课了。

    



    这节课是自习课。

    



    老师们好像是被校长拉去开会了。所以这会儿,班上的同学们,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热血沸腾。

    



    闹得很!

    



    颜颜却不怎么受影响,她很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写老师早早布置下来的家庭作业。

    



    但也阻止不了四周嘈杂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里。

    



    比如坐在她两边的两个同学,光明正大的聊天声音。

    



    “蝴蝶,你先前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呀?”

    



    “秋菊,我跟你说,你还别不信。我真的有见到。”

    



    “就在滑梯那里?可是我怎么没看见。明明我们一起去的呀!”

    



    “啧,秋菊你不是还去蹲了一会儿厕所嘛。就是那会儿发生的。”

    



    “哦哦,怪不得只有你看到了。”

    



    听着她们的话,颜颜有种稀里糊涂的感觉。

    



    算了,还是好好做作业吧!

    



    铃铃铃......。

    



    额,下课了呀。得,还差一篇小字就完了。

    



    行吧,收拾一下,准备回家。

    



    颜颜无奈地把书本都收回自己的书包,起身离开教室。

    



    “哎,颜颜。等一下我!”

    



    “嗯,王兰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颜颜停下转身,回头见是王兰喊她,很是疑惑,她想不到她能有什么事情喊她。

    



    因为她们现在真的只有两颗糖果的情谊。

    



    哦,两颗糖果。还在她的小书包里!

    



    “没事儿,嗯,就是一起走吧。”

    



    王兰一上来就挽着颜颜。仿佛她们是很好的闺蜜朋友。

    



    “额,好吧。”

    



    颜颜露出了尴尬的微笑,哈,她们好像没这么熟吧。

    



    好在她并不排斥她的接触。

    



    她们刚刚走出校园的大门,就遇到王兰的妈妈来接她。

    



    隔得有点远,但颜颜还是看清楚了。

    



    那是一个漂亮端庄的妇人。

    



    王兰兴高采烈的告别了颜颜,扑向了她妈妈的怀抱。

    



    在颜颜还在愣神当中,妇人微笑地看了她一眼,牵着王兰走了。

    



    颜颜捏着书包背带的手,不禁滑向了自己胸前的位置,那里挂着一个针线缝的小荷包,里面有她的‘护身符’----一张一元的钞票。

    



    她,又有点儿想念她了。

    



    颜颜在校园门口站了一会儿,一动不动。而后才想起姐姐颜凤以后天天都会比她晚一点儿放学的事实。

    



    姐姐跟她说,以后我们每天上午、下午都会晚你们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让她放学就直接回家好了。

    



    可是,她不太想。

    



    颜颜一回生,二回熟地朝小学的方向走去。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回回都能遇到许佳兰。

    



    也是,小学的路就这么一条,怎么能避免和她碰面。

    



    更别说,她们的目的地也一样了。

    



    果然,冤家路窄。

    



    颜颜是在小桥上,遇到许佳兰的。

    



    两人一前一后。许佳兰在前,颜颜在后。

    



    颜颜知道许佳兰也瞧见她了。

    



    但她们都没有对彼此打招呼。

    



    颜颜还故意落后了几步。

    



    两人仿佛只是陌生人一般,只等着擦肩而过。

    



    来到百望小学门口的颜颜和许佳兰,更像是陌生人了。

    



    一个在东,一个在西。

    



    那样子看起来,仿佛两人的目光都懒得打量对方。

    



    她们谁也不理睬谁的局面,是在颜凤和许嘉越一起走出校门口的时候,打破的。

    



    她们站在一起,默契地和好如初,像是彼此最好的朋友。

    



    是以,四人打道回府。

    



    路上,你一句,我一句,好不热闹。

    



    各自回到家,做完作业,时间尚早。

    



    许嘉越不意外地开始呼朋唤友,立马当了‘领头羊’。

    



    他带领着大院子里的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在上面大院子里,玩耍。

    



    躲猫猫。一个人找,剩下的人藏起来。谁先被找到,谁就是下一个找的人。

    



    游戏的开始,一般是由猜拳或抓阄的形式决定的。

    



    姐姐颜凤从不会漏掉这样玩耍的机会,而对颜凤‘马首是瞻’的颜颜,自然也不会缺席。

    



    作为姐姐的跟屁虫,颜颜觉得许佳兰跟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以往几乎每一场有颜凤和许嘉越的游戏里,颜颜和许佳兰几乎都没落下过。

    



    她俩是名副其实的‘姐控’‘兄控’。

    



    但同样是犯有依赖性偏执型人格障碍症的她们,却没有那种惺惺相惜的感悟。

    



    她们私下里是两看两相厌。

    



    这是她们之间的秘密,谁也不知道。

    



    就连让她们犯病的颜凤,许嘉越也不知情。

    



    游戏的结束,往往是天色渐暗或是自家家里人召唤的缘故。

    



    不一样的是今天,天公不作美,春雨晚来袭。

    



    路湿,地滑的现象,打散了众人玩耍的愉悦心情。

    



    不一会儿,大家便作了鸟兽散,各回巢。

    



    颜凤,颜颜回到家的时候,婆婆已经在家煮饭了。

    



    灶门的风箱,被她拉的呼呼作响,炊烟也顶不住压力,向乌云遍布、下着毛毛细雨的天空,竞相逃窜着飞去。

    



    姐姐进去帮忙看火了,颜颜心情愉悦地跑到屋檐下方,淋不着的雨的角落,静静地看着已然灰蒙蒙的天下面的美景。

    



    颜颜是喜欢下雨天的。

    



    她喜欢雨,喜欢雨滴打在万物身上的声音。

    



    那种喜欢,是来自心灵的洗涤,空寂而又充实。

    



    那种感觉美妙得让复杂的人的心情,都变得简单了。

    



    晚饭后,天色依然是灰蒙蒙地,屋子外面的美景一览无余。

    



    但邹氏她们却把美景关在了门外,兀自回屋准备睡觉。

    



    三人由着一盏煤油灯的烛火,在里屋悠然地跳跃着。

    



    很快,天色也顶不住雨势,完全暗下来了。

    



    屋子里很安静,谁也没有说话。

    



    如此显得屋外的雨的声音更大了。

    



    滴答、滴答、滴答,是雨打瓦片的声音。

    



    间或,也有几道雷的鸣叫声音传来。

    



    但更多的是雨水的冲刷声音。

    



    颜颜此时还没有睡意,她盯着烛火百无聊赖地细细的打量着。

    



    在享受过来自电灯、电视的美妙感觉后,忽然陷入一个原始的社会。

    



    颜颜觉得,她真的挺不习惯的。

    



    可此刻的她,只有逼着自己去习惯,去享受这微弱的光亮。

    



    正当她享受着这微弱的光亮的时候,节约的邹氏,掐灭了这份光亮。

    



    唉,还是早点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好在雨声还在活跃,颜颜听着雨声,慢慢地睡着了。

    



    清晨。

    



    颜颜在婆婆邹氏的呼唤下,悠悠转醒。

    



    “颜儿,快起床,穿衣服。然后洗漱一下,把饭吃了。”

    



    “嗯,好。”

    



    颜颜睁开眼睛,就发现姐姐不在床上了。

    



    继而向邹氏询问道:“婆婆,姐姐呢?”

    



    “凤儿,她这会儿正在洗漱呢。颜儿来,婆婆帮你穿衣服。”

    



    “好。”

    



    颜颜乖巧地配合着邹氏帮她穿衣服。眼睛却在屋子里四处打量着。

    



    此刻平时用来睡觉的里屋,由着一支蜡烛在照亮。

    



    蜡烛被放置在一个大木柜上面,滴了一滴蜡固定着。

    



    大木柜右边便是一扇耳门。

    



    耳门是堂屋连接里屋的交点。

    



    透过这个交点,可以看见堂屋的状况。

    



    堂屋里的饭桌子上,点着那盏熟悉的煤油灯,黄澄澄的煤油灯灯光洒在屋子的各个角落,给屋子蒙上了一层暖洋洋的面纱。

    



    给人一种温馨的美妙感觉。

    



    颜颜穿戴好,走出里屋,来到堂屋。

    



    这种感觉来得更强烈了。

    



    她莫名地觉得,这样的感觉就是幸福。

    



    体会到幸福的颜颜,心情不是一般的愉悦。

    



    她一整天坐在教室里都是兴高采烈的模样。

    



    看到她如此高兴,朴海宁不理解了。

    



    他凑过去问到:“颜颜,这是捡到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