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二十一章:割舍。
    回到教室,颜颜顺手把书包放进书桌盒里。

    



    她想了想,又拉开书包拉链,从里面抽出一本图画书来,默默看着。

    



    图画书上,不仅有图片,还有带拼音的字。

    



    她喜欢看图,有时候也默默拼音,看看字。

    



    前者源于爱好,后者源于好奇。

    



    正痴迷间,上课铃声响了。

    



    很快,班主任王老师走了进来。

    



    不意外地,她又挨个检查了班上同学们的作业。

    



    这一节课,王老师带我们复习了前面所学习的拼音字母和其声调。

    



    课堂上,老师让我们大声朗读拼音字母和其声调。

    



    整堂课上,都飘荡着我们激昂的声音。

    



    下课后,班上大部分同学都上操场玩去了,余下小部分在教室安静的呆着。

    



    不意外的,颜颜就是属于那一小部分的人。

    



    安静地坐在教室里的颜颜,仿佛还置身在刚刚浓烈的读书氛围中,没缓过神来。

    



    直到,有人拍她的肩膀,她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

    



    “给,颜颜。”

    



    颜颜侧头一看,是她邻桌的同学王兰,递给她两颗糖果。

    



    王兰是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姑娘。

    



    小姑娘有着大大的眼睛,小巧玲珑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脸蛋圆圆的,白里透红。

    



    她常常扎着两个丸子头,穿着漂亮的小裙子。

    



    班上有同学八卦说,她是城里来的,家里很有钱。

    



    可言论也仅仅止步于此。

    



    为什么呢?

    



    因为她平时几乎不与大家聊天,更莫说和大家一起做游戏了!

    



    给人的感觉就很‘高冷’。

    



    就连李志刚都感叹说,“哎,班上又来了一个‘颜颜’。

    



    “看什么看!快拿着啊,颜颜。”

    



    “谢、谢谢你王兰。”

    



    “没事!”

    



    颜颜还在发愣,王兰就强势地把两颗糖果,塞进了颜颜手中,转而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埋首从桌盒中放置的书包中,拿出一本图画书,认真看了起来。

    



    王兰正翻着图书,颜颜莫名地盯着她细白的腕上的银铃铛手镯出了神。

    



    那是颜颜第一次觉得,原来糖果也会‘烫手’。

    



    第二节课,王老师开始教大家如何正确地在拼音本里,书写拼音。

    



    她在黑版的左上角用粉笔画出几条横线,然后用yinyue举例,一一讲解拼音的书写方法。

    



    第三节课,是体育课。

    



    课自然也是王老师上的。

    



    我不知道别的幼儿园是怎样的,但在我们的百望幼儿园里,每个班主任都是身兼数职。

    



    无论语文、数学,还是其他,班主任就是主流!

    



    嗯,当然也有班主任换班上课的情况!不过是少数。

    



    一般出现那种情况,基本上都是本班班主任有事、来不了。请别的老师代课的。

    



    上午放学,对颜颜来说总是来得最快的。

    



    她漫不经心地把书包收拾好,抱在怀中,跟着准备回家的同学,走出教室。

    



    走出学校,来到人潮拥挤的大街上。

    



    她左顾右盼、左等右等,半天儿不见姐姐的倩影。

    



    下一秒,颜颜顿悟。

    



    哦,原来姐姐还没有放学啊!

    



    颜颜决定去姐姐颜凤的学校,来个守株待兔。

    



    从百望幼儿园到颜凤所处的百望小学,有两条道。一条是距离远点儿的百子道大道,必经路大石桥(大桥)。一条是距离近点儿的百子路小道,必经路小石桥(小桥)。

    



    颜颜选的自然是后者。

    



    她把怀中的书包拿出,甩在背上背好。而后不急不徐地朝通往小学的百子路小道走去。

    



    这时正值中午,家家户户都被诱人的饭菜香味包围着,大街上尤甚。

    



    今天虽然不赶集,但还是有部分小贩乐此不倦地在摆摊。

    



    毛大叔就是其中一个。

    



    毛大叔,其实不姓毛,姓梁。

    



    毛是颜颜自己给他安的姓。即使她后面听说了他真正的姓名,她也没想过要改。一意孤行地就那么叫了。

    



    反正又没人听得到她的心声!

    



    毛大叔是一个中年大叔。长得是人高马大的,胖而不肥,是真正的健硕体型。

    



    他做的是为鸡鸭鹅等毛系动物净身的买卖。

    



    嗯,简单来说就是剃毛。偶尔也清理一下其内脏。

    



    他总是在小桥旁边的小道上,那片杨柳树下摆摊。

    



    每次他一来,便会在哪里支起一口大铁锅,点燃一抱木头。而后熬制一锅乌漆嘛黑地玩意儿,在哪里等待着顾客上门。

    



    后来或许是想多些生意,他又陆陆续续地开始兼卖起些鸡鸭鹅来。

    



    事实证明,他还是满有经商头脑的,生意不是一般的好。

    



    地处乡镇,毗邻的大都是一些农村。人自然也是。

    



    现在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家里就留下一些老弱妇孺。遇上一些老人眼睛不好,对那为鸡鸭等剃毛的事情,心有余而力不足,便会花点钱拿去街上清理。

    



    现在他兼顾卖鸡鸭等等,更是让人感觉一举两得。想想倘若咱们在他那里买下一只鸡,若是不想麻烦,还可以让他现杀现宰、一番清理。岂不是省时省力?

    



    二月的天,说奇不奇,说怪也怪。

    



    一会儿冷,一会儿暖。颇有种新疆‘早穿棉,午穿纱,晚上围着火炉吃西瓜的架势’。

    



    颜颜松开捏着书包背带的右手,撩了撩额前的厚重刘海,感觉额头上有细细的薄汗溢出。

    



    她不由自主地朝小桥下的河流,望去。

    



    入目,是一个影影绰绰的小人倒影。小人有些看不清面目,但她穿的花棉袄,却是被映照得一清二楚。

    



    她看得正入迷,忽然听得一声呼喊。

    



    “小姑娘,快过来!别站在那里!危险!”

    



    “额?”

    



    她迷茫的抬头,朝那道饱经沧桑的声音地来源望去。

    



    原来是一个戴着毡帽的老爷爷在喊她。

    



    老爷爷见她还没离开桥边,便做出要来拉她的架势。

    



    颜颜这才反应过来,她为了能对水下的影子看得清楚些,就攀着桥上的铁栏杆,向下瞅着。

    



    小桥是好多年前修建的,不管是桥梁,还是护栏,都已经没有当年的安全、牢固性了。

    



    再一个是小桥的护栏,是针对大一点儿的人,建造的。

    



    护栏是一些铁栏杆围成的,它们之间的间隙,完全可以令像颜颜这般大小的孩子,轻而易举地落下河。

    



    小桥是没有大桥大,可它们连接的是一条河流。

    



    河流一样急、一样湍,甚至一样深不可测。

    



    她赶忙朝着老爷爷的方向,跑去。

    



    “慢点儿跑,不不,慢点儿走!别摔着了!”

    



    “嗯好。”

    



    “这才对嘛!好孩子就是要听话!”

    



    “是,爷爷。”

    



    来到小桥对岸,百子道正道的颜颜,对正在路边摆摊的老爷爷羞涩应道。

    



    老爷爷看她挺有礼貌的,还奖励了一个麦芽糖给她。

    



    没错,老爷爷是卖麦芽糖的。

    



    这会儿小学这边的学校都还没放学,老爷爷此刻也等的便是一会儿学生放学时,挣钱的间隙。

    



    老人是附近的居民,家中还算殷实。现在孩子大了,他的年龄也大了。想来闲来无事,便把从前的小手艺拿出来卖弄一番。

    



    他的本意是打发时间,但见有小孩子在这小桥上嬉戏玩闹,便会上前制止。

    



    可见也是很喜欢、关心这些小孩子的。

    



    现在无人可售卖,又遇见一个可爱的娃儿,觉得有眼缘,便免不了给点儿糖果。

    



    孩子嘛,不都是喜欢这些个甜甜的小玩意儿!

    



    颜颜腼腆的接过,道了声谢,便举着由木棒绞起来的麦芽糖,往小学的方向,走去。

    



    没办法,我是小孩子嘛。真的没办法拒绝!嗯,糖果。

    



    慢吞吞地来到小学的大门前,颜颜发现,原来等待的人不止是她。

    



    还有很多和她一样的人,在等待着自己在乎的人。

    



    片刻无聊的时光,就迎来了小学放学的铃声。

    



    颜颜听见一段悠扬的铃声传来,便知道自己等待的人,等到了。

    



    “姐姐。我在这里!”

    



    “是这里啊!哎,看这边啊。姐姐。”

    



    “怎么走了呀?姐姐?”

    



    “妹儿?你怎么跑到花坛上去了?”

    



    “嗯,这里人好多!我挤不进去!那边人少。”

    



    颜凤恍然回头,对颜颜来找她的举动,十分讶异。要知道平时的颜颜一般都在自家学校等她。从未像今天这般迫不及待。

    



    颜颜却很高兴,姐姐终于放学了。

    



    “姐姐,给,给你。”

    



    颜颜把手中的东西,献宝一样摆在颜凤面前。

    



    “嗯,麦芽糖?”

    



    “嗯嗯,姐姐。这个是不是和二哥哥给我们烧的拔丝糖挺像的。”

    



    “嗯,挺像的。你吃吧。”

    



    颜凤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并没有问颜颜哪来的,也并没有伸出手来接。

    



    “姐姐,你吃嘛!我刚刚吃过了。”

    



    颜颜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她不由分说的塞进了姐姐颜凤的手中。

    



    “啊,这个我不......”

    



    颜凤正准备说她不想吃,就被一道娇声打断了。

    



    “小凤姐,颜颜。”

    



    听到熟悉的声音,颜颜脸上的笑容一疆,眉毛微蹙。

    



    她也在等他?

    



    真是冤家路窄!

    



    “额,是双兰妹妹啊。也来等哥哥呀。”

    



    “是啊,现在不是我们的学校放得太早了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一个人回去多没意思.”

    



    “嗯,也是。对了这个麦芽糖给你吃吧。我猜你应该喜欢吃。”

    



    “姐姐,那是我......”留给你吃的。

    



    “什么?妹儿。”

    



    “没事!”

    



    颜颜剩下的话并没有吐露出来,因为她不想违背姐姐的意思。

    



    只要姐姐愿意,即使那是她想要吃的东西,她也能割舍给她和她讨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