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二十章:暗含的警告。
    老实说,颜颜有点儿不敢直视这位年仅大自己两岁的小哥哥。

    



    仿佛他是自带光芒,又不识人间烟火的神仙。

    



    她感觉他,对她产生了一种距离感。

    



    即使,他就站在她的左边,离心最近的地方,她也无法靠近他一步。

    



    “妹儿,走了!愣着干嘛。”

    



    “啊,哦。”

    



    “低着头干嘛,抬头看着前方的路,莫摔跤了!”

    



    “嗯。”

    



    “算了,你走我前面!我盯着你走。”

    



    “……好嘛。”

    



    颜颜先来到驻足站立了一会儿的两人旁边,有些无措地开口问候道。

    一秒记住https://

    



    “二月哥,双兰,早上好。”

    



    她的话刚落地,颜凤的声音便盖了下来。

    



    “早啊!双兰妹妹,许二月。”

    



    “早上好,小凤姐,颜颜。”

    



    “嗯,早。”

    



    许佳兰高兴地冲颜家两姐妹摇手招呼。而站在后面的许嘉越则是淡淡的回了一声。

    



    几人打过招呼,便沿着田坎小路向学校的方向出发了。

    



    途中。

    



    “嘿,许二月昨天的家庭作业你做完了吗?”

    



    “做完了。”

    



    “那个,数学练习题里最后的三道题你也做了?”

    



    “做了。”

    



    “那你觉得这题难吗?”

    



    “嗯,还好吧。没觉得多难。”

    



    “是吗,一点儿都不觉得难吗?”

    



    “嗯,有问题吗?”

    



    “哦吼吼,没有,怎么会有问题呢!”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凤妹你是想对比一下答案呢。看来是我想多了。”

    



    “哎……?许二月,我是”是这样想的!

    



    “嗯哼,你是什么?”

    



    “呵呵,我是是那么着急的人么?”

    



    “哈哈,我看也不是。”

    



    许嘉越瞥了一眼颜凤不自觉扣紧书包背带的手,好笑道。

    



    “得了,赶紧走吧,一会儿咱俩迟到了就不好了。”

    



    颜凤横了一眼许嘉越,而后停下来,回头对落在后面的两人喊道:“妹儿你们怎么走这么慢?恰大步点儿嘛!”

    



    “小凤姐,是你们走得太快了!我和颜颜都撵不上你们。”

    



    看颜凤在等她们,许佳兰边插话边小跑到两人身边不满道。

    



    “哥,你也不等等我们!还是凤姐姐好!还回头等我们。”

    



    “我这不是也停下来了嘛。老妹你怎么就只看见凤妹在等你们咧。”

    



    “哼,算了吧哥,你是惯犯!你已经没有陈述事实的资格了。你的话,现已纳为你狡辩的理由!”

    



    “还有,你看见了吗?”

    



    “什么?”

    



    许嘉越突然感觉自家妹妹拉扯自己的衣袖,故而不解的朝她看去,却见她专注地盯着他的身后,做出一副羡慕的表情,还拼命地给自己使眼色,分明是让他自己瞧瞧,人家是怎么做的。

    



    许嘉越回头看了一眼,嘴角一勾,瞥了自家妹妹一眼,说:“妹,这个待遇你……”

    



    料定自家妹妹会希冀地盯着自己的他,接着又道“你就别想了!”

    



    “啊~哥!你怎么这么坏!”

    



    以为自家哥哥会说,‘妹,这个待遇你也可以享受的。’的许佳兰,不由得大喊大叫起来。

    



    这时,背着妹妹的颜凤,走了过来,问道:“怎么了这是?许二月你欺负双兰妹妹了?”

    



    “吓,我怎么敢惹家中的小霸王!凤妹你可不能把我比作窦娥!想也不行。不然我多冤枉呐。”

    



    “哥!明明你才……。”才是家中的那个小霸王!

    



    “咳咳。”

    



    许嘉越忽然把手搁在鼻梁下,清咳一声。状似不经意间看了一眼自家妹妹,那眼神淡淡的,但也够许佳兰领略到其中暗含的警告。

    



    “……”

    



    许佳兰:小凤姐,我能说我才是那什么窦娥么。

    



    “才什么?怎么不说了,双兰妹妹?”

    



    “哦,我妹刚刚是想说我的感冒才刚刚好。啧,颜妹这是怎么了?怎么还让凤妹给背起来了?是歪着脚了?”

    



    “……”颜颜趴在颜凤背上一声不吭,环绕在其脖子上的双手紧了紧。

    



    “哈哈,你问我妹呀,她嘛,当然是耍赖不想走路了呗。不过没关系,我背着走,也行。这样还快点儿!”颜凤听许嘉越问起自家妹妹,一副戏谑的表情,她也不在意,只道,“老样子,等会儿我们俩先把两个小妹妹送到幼儿园去,再去学校吧。”

    



    “当然可以,不过我看你背起来挺吃力的,要不我帮你背你妹妹?”

    



    “啊,不麻烦了。我已经背习惯了,不碍事儿!走吧。”

    



    “额,好吧。这路窄,那你走前面吧。”

    



    “行。”颜凤干脆利落的答应了。转而喊着许佳兰:“双兰妹妹你也走前面吧。”

    



    许佳兰见颜凤提到她,她瞬间反应过来,拉着哥哥的衣摆,指了指自己,摆了摆手笑道。

    



    “我没关系!小凤姐,你走前面吧!我和哥哥押后,就行。一会儿上了大公路,咱们就可以排着走了!”

    



    “也行。”颜凤干脆利落的依言前行。

    



    “好了,可以放开我了吗?老妹?”

    



    许佳兰见颜凤背着颜颜,往前面走了一会儿。她这才松开旁边许嘉越的衣摆,嘟囔道:“哥!你刚才都不背我!”

    



    “哦。”

    



    “可你刚刚说要背颜颜!而且你……”

    



    “打住。老妹。我这不一样也没背别人么。”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你们女人啊,还真是麻烦。啧啧,走了。”

    



    许嘉越说完,理了理衣摆,大步离去。

    



    “咦~哥,你真是太讨厌了!等等我啦。”

    



    许佳兰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家哥哥头也不回地离开,气得直跺脚。

    



    “行了,老妹。跟上。”

    



    许嘉越没回头,也知道自家妹妹此刻气急败坏的样子,但他不以为然的背对着她,招了招手,叫到。

    



    果然,老妹不能惯!

    



    小路上,人烟稀少,但大公路上就不一样了,俩字,热闹。

    



    四人刚刚上大公路,路上就碰着好多人。

    



    其中,大都是学生。或送学生的大人。

    



    “姐姐,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走路。”

    



    颜颜看着身边不时走过的同龄人,顿觉不好意思。还有她想着姐姐背了她这么久,也一定很累了。

    



    “嗯,下来吧。我牵着你走。”

    



    颜凤依言停下来,双膝稍稍弯屈,任由自家妹妹轻轻地从她的背上,滑下。

    



    “哟,颜妹。终于肯从凤妹的背上,下来了。”

    



    许嘉越戏谑地看着颜颜。

    



    “嗯……。”

    



    颜颜羞涩地低着头,闷闷地答应道。

    



    “啧,这是害羞了?”

    



    许嘉越感兴趣地盯着颜颜,他觉得颜颜这副模样,好玩极了。

    



    “喂,许二月,都给你说了,不许欺负我妹妹!”

    



    “哎~看看也不行?凤妹,你这姐姐当的,怎么那么像母鸡护小鸡呀。”

    



    许嘉越装模做样地叹了一口气,无奈道。

    



    “……”颜凤噎住了。

    



    “我也发现了。小凤姐。颜颜好喜欢害羞啊!”

    



    许佳兰摸了摸下巴,恍然大悟般对颜凤说道。

    



    “呃……好吧。我妹妹天生就腼腆。不过这有什么嘛!嗨,不聊这个了。瞧我妹这红脸蛋儿,都快赶上猴子屁股了。”

    



    颜凤对自家妹妹爱害羞这事儿,无话可说。便想着结束这个话题。

    



    “……”现已陷入害羞的漩涡中,无法自拔的颜颜,听着姐姐的吐槽,突然有点儿惭愧。

    



    颜颜:害羞的我,简直说不出话来,反驳任何人。

    



    在小吵小闹中,几人来到了白马大街上。

    



    今日与往日逢场时的景象,截然不同。

    



    大街上,行人三三两两地先不说,就连小贩也稀稀拉拉的,整个白马街上显得十分萧条。

    



    那模样就像秋收后,小鸟独自徘徊在寂寥的田野上,觅食。

    



    颜凤和许嘉越两人,看着自家妹妹,一一进了校园,这才往自家校园,走去。

    



    颜颜和往常一样,目送姐姐离去,这才掉头往自己教室走去。

    



    直到这会儿,颜颜才惊讶地发现许佳兰也还没回教室去。

    



    要知道,若是往常的话,许佳兰早走了。

    



    她们是一个幼儿园不假!但并不是一个班上的同学。

    



    而且,颜颜扪心自问,她和许佳兰的关系,其实就是塑料姐妹花!

    



    不怪她这样想,举个例子吧。

    



    她和许佳兰说话的时候,旁边必定会有颜凤和许嘉越在!她和许佳兰不说话的时候,那也必定是颜凤和许嘉越不在的!

    



    可以这么说,颜颜和许佳兰之间的联系,是通过颜凤连接起来的。

    



    很多时候,颜颜感觉她和许嘉越的关系又未尝不是这么来的!

    



    比起许佳兰,颜颜感觉她和她眼中高冷的许嘉越,或许关系还好些。

    



    因为不用装!

    



    “喂,颜颜。我真觉得你的名字,起得敷衍!”

    



    “嗯,许佳兰。你今天特意留下来等我,就是为了对我的名字感叹一番?”

    



    颜颜见许佳兰如此说话,习以为常地反问道。

    



    “啧,颜颜你还要不要脸了。谁在等你了!”

    



    许佳兰嫌弃地说完,昂首朝教室的必经路,操场,走去。

    



    看着许佳兰高傲离去的样子,颜颜心想:瞧,我们不装的时候,其实关系真的不怎么好呢!

    



    不过说真的,颜颜也曾质疑过自己的名字,是不是起得随意了些。

    



    她问妈妈,妈妈说,颜颜,我当初和你爸商量,给你起名的时候,其实有考虑过给你取个别的名,甚至连你目前的‘颜’字,也想过换‘言’来代替。

    



    但是,你爸他说什么都不肯!说什么‘颜’字儿多好。

    



    这样颜既是姓氏,颜又是姓名。这么怎么就不行?

    



    颜妈默了。

    



    颜颜便也就随了这个看似随意,实则饱含争议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