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十八章:瞧不上的身份。
    颜凤反应更快,她在邹氏炒的菜出锅前,就把饭桌子,收拾出来了。

    



    不仅如此,她还把搁在四处的长板凳,搬到桌子边上,放好。

    



    这些做完了,她又忙着去把婆婆邹氏已经洗好放在一旁的碗筷,拿过来,准备盛饭。

    



    颜颜看着、看着,也主动地去帮忙,把颜凤盛出来的米饭,端到桌子上去。

    



    米饭刚刚摆上桌,邹氏就端着刚出锅的小煎豆腐,出来了。

    



    “菜好了,来,凤儿,颜儿,赶紧吃饭吧,一会儿,还要去上学嘞!”

    



    邹氏习惯性把菜放到桌子中间,一瞬,又往两个孙女的那一边推了推,嘱咐道。

    



    “好的。知道了,婆婆。”

    



    颜凤微笑着,点头回到。

    



    “嗯嗯,我也知道了。婆婆”

    



    颜颜一手扒拉着碗,一手笨着地握着筷子,刨着碗里的米饭。

    



    她嘴里含着米饭,口齿不清的说。

    



    “行了,也别着急,慢点吃,一会儿该噎着了!”

    



    邹氏皱眉地看着颜颜,生怕她一不小心就噎着了。

    



    “啊,嗯嗯。”

    



    颜颜满不在乎的,但还是点点头,答应到。

    



    吃完饭,邹氏便让颜凤带着颜颜一块儿去上学去了。

    



    她洗完锅碗瓢盆,也准备去地里忙活,种地。

    



    邹氏一个人在家,带两个孙女。

    



    平常就种些自给自足的东西,比如四季蔬菜,小麦和玉米等等。

    



    邹氏什么都种,唯一不种的东西,是谷子。

    



    邹氏不种谷子的原因,有三。

    



    一是,她的年纪大了,干不动那些费心费力的事儿了。

    



    二是,种谷子,也需要技巧与方法,要是碰到年成不好的话,很有可能颗粒无收。

    



    三是,她恬不下脸,去求人办事儿。

    



    今儿个,邹氏是打算去菜岩土(俗称:菜地)那块地儿种点黄瓜、丝瓜和南瓜。

    



    菜岩土位于颜家西南方向,是那种阶梯式的梯田土地。

    



    白果村庄上的人家,大都是依山而建的,所以人们一般辨别方向,都是以家靠近山的远近、高低,来命名的。

    



    照邹氏她的说法,菜沿土就是在高头院子那边。

    



    农村人种地一般都是早出晚归的,与城里人朝九晚五的工作生活相比,要自由些,只是也更累人。

    



    虽说种地自由,但邹氏还是很珍惜时间,常常在地里逗留。

    



    有时候,天已经黑得快看不见人影了,她才拾掇、拾掇完,回家去。

    



    和往常一样,邹氏还没从地里回来,颜颜她们就放学回家来了。

    



    颜颜她们幼儿园一般是上午9点钟,上学。下午4点30分放学。

    



    颜凤她们小学则是上午8点半,上学。下午4点40分放学。

    



    这会儿还不算太晚,大概下午四点、近五点钟的样子。

    



    “姐姐,婆婆好像不在家耶。”

    



    颜颜和颜凤来到大公路上,颜家对面。

    



    远远地,颜颜便看见家里紧闭着大门,她对身边的颜凤,说着自己的猜想。

    



    “嗯,我看也是!婆婆应该还在坡上干活吧。”

    



    颜凤赞同的,道出自己的想法。

    



    回到家里,颜凤从书包外侧的小包里拿出钥匙,把连接堂屋的大门敞开。

    



    然后,让颜颜一起把书包放在桌子上,各自写着自己的作业。

    



    两人做完作业,大约是在半个小时之后。

    



    “这会儿几点钟了,姐姐?”

    



    颜颜把作业写完,边收拾进书包,边问同样在收拾书本的姐姐颜凤。

    



    “等一下,我去看看!”

    



    颜凤速度地收拾好作业,放进书包,拉上书包的拉链,拎着就跑到堂屋一侧的、方形的柜子旁边,放下书包,拿过摆在上面的大圆钟表,看了一眼。

    



    “快五点半了,就差三分钟!”

    



    “哦,那还挺早的嘛!”

    



    颜颜也习惯性地把自己的书包拎到柜子上,和颜凤的书包一起摆着。

    



    四川的春天,一般天黑的时间,大约在6点近7点钟的样子。

    



    时间尚早。

    



    颜凤提议去坡上,找婆婆邹氏。

    



    颜颜自然不会反对。

    



    颜颜她们走的是土坡路,路上虽然比不上现在的沥青路(也叫柏油路)平整,光滑,但对于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来说,完全算不上难走。

    



    路的两边,长着或高、或低的青草树木,绿油油地,格外醒目。

    



    偶尔,有一两只燕子,从空中飞过,你追我赶地惹人喜爱不已。

    



    颜凤走着、走着,忽然想起自己学过的贺知章的诗句。

    



    她脱口而出地念道: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颜颜见姐姐如此悠闲,有雅兴,还念着她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东西,不知怎的,她也莫名高兴起来,跟着念到。

    



    “碧绿装成一树高,万、万、万……”

    



    “笨蛋,是碧玉妆成一树高,是碧玉,不是碧绿!”

    



    “后面是万条垂下绿丝绦……”

    



    “还有妆成,不是装东西的装哦!是化妆的妆!我们老师说的。知道了吗?妹儿。”

    



    颜颜正要顺口说,我知道了。就被姐姐颜凤打击到了。

    



    “算了,我给你说这么多干嘛!你还是个读幼儿园的小朋友。”

    



    “……喔。”

    



    颜颜不插话了,随口应到。

    



    她想,姐姐是不是有点儿对她幼儿园的身份,看不上?

    



    明明她才念了一遍,怎么就上升到人身攻击了!

    



    好吧,她的确不知道她强调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走了好一会儿,颜颜看着前面终于出现的岔路口,心里默默高兴,拐过去,就快到目的地了。

    



    太好了!

    



    不想,还有“拦路虎”挡道!

    



    看着眼前突然蹿出来的通体白色狮子狗,颜颜和颜凤都被吓了一跳。

    



    狮子狗不是特别大,狮子狗体重约为14磅(6千克),站立时体高9英寸(23厘米)。

    



    也就是这么个小玩意儿,一直站在路中间,汪汪汪地狂吠,也让颜家两姐妹望而却步。

    



    正当两姐妹不知所措时,狗狗的主人出现了。

    



    “白鳅!回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颜颜自姐姐颜凤的身后,探出半个脑袋,望去。

    



    对面站着的是一个6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身穿蓝白相间的运动服,脚穿白色帆布鞋。

    



    此时他正低着蓄着柔软刘海的脑袋,神情专注地盯着蹲坐在地上的小狗。

    



    原来是二月呀!

    



    “喂,许二月。你家什么时候开始养狗了?瞧把我妹妹吓的!现在还在我身后发抖!”

    



    颜凤见那狗被喝住了。

    



    顿时回过神来,她眉毛一挑,双手叉腰,一副“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就别想把这事儿扯开了”的架势。

    



    颜颜:刚刚被狗狗吓着的人,好像不止是她吧?

    



    “是凤妹你们啊!抱歉,吓着你们了。这狮子狗是从我舅姥爷家中抱回来养的,也就是这两天的事儿。”

    



    二月貌似这才注意到对面站的是颜凤她们二人,见颜凤这样说话,他也不生气,反而一边道歉,一边解释到。

    



    “呃,许二月,你说这是狮子狗?可我瞧着也不像狮子啊??它到底是狮子,还是狗呀?”

    



    颜凤见许嘉越都好声好气地给她解释了,她也不在纠结他养的动物吓着她们的事儿了。

    



    “额,它应该算是狗的一个品种吧。”

    



    许嘉越略微尴尬地看了看在地上撒欢儿的白鳅,摸了摸鼻翼,不确定的说。

    



    “……原来是这样啊。”

    



    颜凤又打量了一眼,在许嘉越身边打转,哼哼唧唧的白鳅。

    



    “嗯哼,你们这是要去找邹婆婆吗?”

    



    许嘉越见颜凤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盯着白鳅,他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道。

    



    “对。是的。”

    



    “没错。”

    



    颜颜二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哦,我刚才过来的时候,见邹婆婆正在地里干活呢!你们这会儿过去吧。”

    



    许嘉越不意外地回头指了指,他来的方向,说到。

    



    “行,回头见!许二月。”

    



    “拜拜,二月哥。”

    



    闻言,颜凤立马爽快地答应到,颜颜也开口告别。

    



    “……好。”

    



    许嘉越见颜凤率先离开,而后神色深邃地盯了一眼,跟在颜凤身后的颜颜,迟疑地点头回道。

    



    “得,咱们也走吧!白鳅。”

    



    许嘉越见颜凤她们,转过弯,就没影儿了,他这才蹲下来,摸摸白鳅的头,呢喃细语到。

    



    颜颜她们穿过岔路口,眼前豁然开朗,颇有些“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姐,我看到婆婆了!她在那里!”

    



    颜颜忽然激动起来,指着菜沿土的方向,对颜凤说道。

    



    “嗯,你不说,我也看到了。”

    



    颜凤淡定地开了口。

    



    “哦。那我们快点儿过去吧!”

    



    颜凤冷淡的态度,并没有打断颜颜的兴奋、热情。

    



    “行,走吧!”

    



    颜凤瞥了一眼颜颜攥着她的手,答应到。

    



    山路十八弯,明明一眼就能望见的地方,硬是要走好一歇儿,才能到达目的地。

    



    走了一会儿,隔了老远,颜颜就大声喊到。

    



    “婆婆、婆婆!我们来啦!”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邹氏,闻声,寻去,就见田坎路上,一大一小的两个小人,手拉着手走了过来。

    



    她慈爱地朝她们笑了笑,朗声到。

    



    “凤儿,颜儿,放学回来了啊!”

    



    “是啊,婆婆。”

    



    颜凤回到。

    



    “这么早?作业写完了吗?”

    



    邹氏看了看天上依然明亮的太阳,问到。

    



    “写完了,写完了,婆婆。”

    



    颜颜激动地回答到。

    



    “行,你们在上面玩会儿!注意安全啊!婆婆再干一会儿,咱们就回去弄饭吃啊”

    



    看着已经来到菜沿土这边的田坎路上的二人,邹氏吩咐到。

    



    “嗯,婆婆你不用管我们,我们晓得。”

    



    邹氏听颜凤如此说,就又埋头苦干起来。

    



    “姐姐,那里有小花花,好漂亮!我去给你采,好不好?”

    



    颜颜环顾四周,见前边两人宽的田坎路边,长着好多簇鲜艳欲滴的无名鲜花。

    



    白的,黄的,蓝的……看花了颜颜的眼睛。

    



    “我不要,你自己玩吧!我下去找婆婆去了!你不准下来啊!”

    



    颜凤说完,放开颜颜的手,沿着一条三尺宽的小道,慢慢走了下去。

    



    “哎,姐姐你看一看嘛!你会喜欢的!姐姐。”

    



    颜颜见姐姐颜凤,不为所动地、头也不回的走了,有些气馁地喊到。

    



    算了,我自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