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十六章:明明我才应该是姐姐。
    “是刘婆婆赶来了。”

    



    双兰嘀咕出声。

    



    众人回头,就见刘婆子左手斜挎一个竹编小篮子,右手扶着胸口,低头,躬身在原地,大喘气。

    



    “刘婆婆,快来!我们在这等你!”

    



    颜颜摇手,呐喊道。

    



    “哎,好好,我马上就过去。”

    



    刘婆子直起身子,疾步而来。

    



    “慢点走,我们等你!”

    



    邹氏皱眉出声。

    



    “是啊,刘二姐,你当心点路下,别摔着了!”

    



    林氏往回走了几步,扶着刘婆子,告诫道。

    



    “哎呀,我不是怕你们久等嘛!”刘婆子脚步一顿,看着邹、林氏说:“对不住了。今早睡过头了。差点儿没赶上。”

    



    “说什么对不住呢!说得我们也怪不好意思的,”邹氏出言到。

    



    “是啊,我们也不对,说好一起的。我们却先走了。”林氏拍拍刘婆子手背,说抱歉。

    



    “……说这些干嘛!我明白的。你们赶着送孙子、孙女上学,这是对的!我理解。”意外的,刘婆子善解人意的开口。

    



    三人正在后面唠着嗑,走着。忽然前方传来一道不满的声音。

    



    “许二月,你走那么快干什么?”

    



    说话的人,竟然是平常温顺、懂事儿的颜凤。

    



    “就是,哥,你慢点啊!我们都跟不上。”

    



    双兰嘟着嘴,不满。

    



    “我赶时间,你们慢慢来吧!”许嘉越回头,略过自家妹妹,盯着颜凤又道:“还有,凤妹,我叫许嘉越!不叫许二月!明白?”

    



    “啧啧,都说是加月了,不是二月是什么?我说对吧,双兰妹妹?”颜凤歪头,对身边的人,眨眨眼,无辜的询问。

    



    “呃嗯……是小凤姐。”

    



    许佳兰:幸好小凤姐,没叫我二兰。咦,想想都不好听。

    



    “还有一个问题,许二月,我们是同岁!同岁!你也好意思叫我妹妹?”

    



    颜凤怒目圆睁地看着许嘉越,咆哮到。

    



    “得,这个问题,全村人都可以作证,我可没说假话!我比你早出生,整整”说着,许嘉越比起一个三的手势,“三个小时。”

    



    “……”

    



    颜凤郁闷呢,明明她才应该是那个当姐姐的人!

    



    话说,关于许嘉越和颜凤的出生。也是为许,颜两家,所津津乐道的。

    



    许家和颜家原本就离得近,加上两家关系不错,时常往来频繁。

    



    八月二号这天,怀孕8个多月的许家媳妇柳絮挺着大肚子被婆婆搀扶着来到颜家,来探望预产期已到,在家待产的颜妈,顺便聊会儿。

    



    令人讶异的是,她在颜家坐了没多久,就感觉肚子不舒服,被扶回去了。

    



    听说回家后,没待到一个小时,就早产了一个男娃娃。

    



    颜妈还纳闷呢:来看我生孩子的人都生了,我这肚子咋还没反应!

    



    好在,过了三个小时后,她也顺产了个女娃娃。

    



    不然,颜妈还真要汗颜呢!

    



    “别闹,阿越,一块走!一会儿和你凤妹一起上学。”

    



    林氏朝走在前面的孙子喊到。

    



    “知道了,奶奶。”

    



    许嘉越撇撇嘴。但也听话地放慢了脚步,让颜凤她们撵上了他。

    



    “嘿,许二月。你着急干嘛去呀?这么早的!”

    



    颜凤问走在一旁的人。

    



    “秘密!”

    



    许嘉越瞥了颜凤一眼,双手叉兜,语气散漫道。

    



    “咦?”

    



    颜颜瞅了瞅许嘉越,对他口中的秘密,十分好奇。

    



    “我知道,我知道,我哥是约了人,打篮球!”

    



    许佳兰看着颜凤,邀功似的,举手回答到。

    



    “这样啊。我说呢,平常咱们一起走,也没见你这么赶时间。”

    



    颜凤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顿悟模样。点头说到。

    



    “就你话多!”

    



    许嘉越头疼似的看着自家妹妹说道。

    



    “咩~”

    



    许佳兰吐了吐舌头,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走到颜凤身边,挽着她的胳膊,向前走去。

    



    颜颜见状,也跑到颜凤另一边,抓着她的衣袖,走着。

    



    “……”许嘉越。

    



    有人陪伴着走的路,永远不长。

    



    因着小学上学的时间比幼儿园要早,所以颜凤和许嘉越,先结伴走了。

    



    余下读幼儿园的颜颜和许佳兰,跟着几个大人,同行。

    



    此刻,白马大街上,往来行人络绎不绝,吆喝声不断。

    



    “卖冰糖葫芦嘞!酸酸甜甜的冰糖葫芦!”

    



    “买馒头,馒头,白面馒头。”

    



    “桃子,桃子,新鲜桃子,便宜卖咯!”

    



    颜颜听着叫卖声,好奇地四处张望,但抓着邹氏的衣摆的手,始终没有放开。

    



    “哎,大姐们,看看,刚刚从地里摘出来的新鲜蔬菜,买点回去吃呗!”

    



    一个穿着棉衣、棉裤,满脸皱纹的老太太,守着自己的蔬菜摊子,见邹氏她们路过,赶紧推销自己的货品?。

    



    说是摊子,实际上只是在地上铺了一块布,摆了些菜,在上面。

    



    这样的摊子,在白马街上随处可见,并不稀奇。

    



    她们并不是靠卖菜维持生活的,只是家中种得多了,吃不完,便匀一些出来卖。

    



    也有自己搭棚子,在下边摆摊子的。只是这个费时费力,少有人搭。

    



    其实,白马街上,店铺不少,什么都有。只是还没有城市里的街市,那样繁华。

    



    “不用,不用。我们自己家都种得有。”

    



    刘婆子随眼一看,尽是些大白菜,青菜之类的,顿时没有要买的欲望,摆了摆手道。

    



    “嘿,你们来看看我家的豆腐,才磨出来的!嫩得很呢!”

    



    邹氏等人闻言,望去。

    



    见一个半老徐娘模样的妇人站在自家搭的、简易的摊位上,向她们自卖自夸着自己家磨的豆腐。

    



    “我们过去看看吧。”

    



    林氏对邹氏她们招呼一声,见她们没有意见,便牵着双兰,先一步走过去。

    



    “这豆腐怎么卖的?”

    



    林氏感兴趣的问。

    



    “便宜的!大姐。一块豆腐才一元五毛。”

    



    见生意上门,她赶忙把用来遮挡豆腐的白布掀开一角,想让客人看得清楚些。

    



    “好,给我来两块。”

    



    林氏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荷包,拿出3元钱给老徐娘。

    



    “行,你拿好啊!”

    



    妇人接过钱,动作熟捻地把豆腐装进一个白色的塑料袋里,笑眯眯地说。

    



    “哝,给我们一人也来一块吧。”

    



    邹氏和刘婆子两人一瞧,觉得豆腐,白白嫩嫩地,挺好。便由刘婆子出声,买豆腐。

    



    “好嘞,二位大姐稍等一下,我马上给你们装上!”

    



    妇人眉开眼笑地喊到。

    



    买完豆腐,邹氏和林氏,便打算先送两个小丫头去上幼儿园,回头再逛街。

    



    “那什么,刘妹子。你看你是先逛会儿,还是找个地儿坐坐,我们去去就来,咱们一会儿还一起回去。”邹氏道。

    



    “行,你们先送孩子们过去上学!我在豆腐街这边的麻将馆坐会儿等你们就是。对了,东西给我拎着吧,你们早去早回。”

    



    刘婆子一边说,一边接过东西,最后向麻将馆走去。

    



    她有点累了,虽然今天早上起的没有邹氏她们早,但放在平时,她今天起床还是算早的。

    



    毕竟,她现在没有孙子、孙女带,日子过得还算恣意。

    



    “那咱们赶紧走吧,邹大姐。”林氏道。

    



    “嗯,好,走吧。”邹氏点头同意道。

    



    邹氏她们从豆腐街下来,右转进入一条名为百子路的岔路口,颜颜她们的幼儿园就设立在这里。

    



    而颜凤她们所在的小学,则要穿过岔路口,经过一座小桥,来到大桥和小桥交汇的十字路――百子道正路。

    



    百子道作为莘莘学子的求学之路。它是通往镇上所有学校的必经之路。

    



    邹氏和林氏把孙女送到学校后,嘱咐了一番,就离开了。

    



    她们很放心孩子们待在处于闹市中的幼儿园。

    



    不仅仅是因为学校是公立的,全封闭式的。还因为她们对其学校、老师们的信任。

    



    颜颜和许佳兰,虽然是读一个幼儿园,但是不同班。

    



    此刻,许佳兰已经回到了自己的班上。而颜颜还在校门口展望着,门外的喧嚣世界。

    



    她经常这么干!乐此不疲!

    



    “喂,你站在哪里干什么?上课了!”

    



    “叫什么!我知道。”

    



    颜颜感觉有什么东西扔在自己的脑袋上了,她恼怒地回头,就见同班的朴海宁,手上正晃着一个小纸球,站在墙角,望着她。

    



    “还不回教室?”

    



    朴海宁挑眉看着,继续站在校门口,护栏边上的颜颜。

    



    “关你什么事儿?朴海宁,找揍是吧?敢打我!”

    



    颜颜紧了紧拳头,狠狠地盯了朴海宁一眼,握紧书包背带,动身往教室走。

    



    “啧,不识好人心。我,那不是打你,是提醒你好吗。”

    



    朴海宁见颜颜错开他身边,往教室的方向走了,在后面嘀咕着,追了上去。

    



    “哼,算了吧!你怎么说都行喽!”

    



    颜颜没好气地白了朴海宁一眼,不耐烦到。

    



    “喂,我真的……”是想提醒你。朴海宁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颜颜高声喊到。

    



    “报告!老师好。”

    



    颜颜来到教室门口,就看见她们的班主任王老师,正站在讲台上,跟她的同学们说着什么。

    



    “进来吧,颜同学。”

    



    “……是。”颜颜点了点头,刚迈开腿两步,就听见后面传来一道响亮的声音。

    



    “报告!王老师好!”

    



    “好,好。朴同学也进来吧。”

    



    “嗯。是王老师。”

    



    待颜颜和朴海宁,一前一后回了座位,王老师王娇,又讲起了规矩。

    



    规矩大抵是说,同学们要珍惜时间,不要耽误了上课时间。放假回家,也不能忘记了学习……。

    



    接下来,便是叫同学们,把放假的作业,拿出来,她要检查!

    



    颜颜有恃无恐。

    



    她和其他同学一样,把作业从书包里拿出来,摊开放在桌子上,就把书包塞进桌盒里。

    



    双手背在身后,然后静静地等待老师的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