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十五章:崇拜的对象。
    邹氏乍一听见,刘婆子约她明天早上一起去逛街,就觉得不靠谱,正犹豫着开口推迟。

    



    “啊,明天我要送孩子们上学。起得早,我怕……”咱们时间赶不到一块去。邹氏话还没说完,就被刘婆子打断了。

    



    “怕什么,也只有我现在没有孙子、孙女带。那许家不也有两个孙子、孙女要上学?咱们一起,怕什么?就这么说定了啊!”刘婆子一脸不以为然的说完,便抬脚走了。

    



    邹氏:我就是怕你,一向自由惯了,明天要是睡过头了,我是叫你?还是不叫?

    



    罢了,罢了,反正烦恼的人,又不止我一人!

    



    第二天,一早。

    



    天不亮,邹氏便起床烧火煮饭。

    



    因为家里没通电,她就摸黑起来,掏出一盒火柴,划燃了一根,点了一盏煤油灯,借着微弱的灯光,她穿衣下床,然后捧着煤油灯往厨房走去。

    



    穿过堂屋时,她顺手拿过摆在四角方桌上的水壶。

    



    径直来到厨房。

    



    她用水壶中的水,简单的洗漱了一番。

    



    待自己清醒了一点,就手脚麻利地把饭弄下锅,把饭锅后面的备用灶台上的汤铁锅重新续上水。

    



    就在灶台左下方,抽了一根木制的小板凳,坐下了。

    



    邹氏随手抓过一把竹笋壳混着竹片一起引火,待火燃起来了,这才慢慢地从地上捡起三两根较大的木头,放进灶里一起烧。

    



    火势很旺,铁锅里的水很快便沸腾起来。

    



    直到这会儿,在灶台下烧火的邹氏才想起来一件事儿――她忘记给两个孙女煮鸡蛋了!

    



    邹氏心想:读书可是一件费脑子的事儿!营养跟不上可不成!不行,这蛋还得煮上!

    



    她连忙站起来,绕过灶台,来到一人高的碗柜前。

    



    打开碗柜。

    



    在碗柜倒数第二层,拿出四个鸡蛋,然后疾步走回灶台前,从一旁石头砌的大水缸里,用铁瓢瓜舀出一瓢水,仔细冲洗了鸡蛋,然后忙不迭地放进了铁锅里。

    



    这厢弄完,她又拿碟子去泡菜坛子旁边,用筷子夹了些酸豆角出来,装上。

    



    装上之后,端回灶台上,放着。

    



    另从墙上取下了一块菜櫈,清洗一番,把酸豆角扣于上方,剁成一节节等同长短的形状,装盘完成。

    



    做完这些,邹氏又跑回灶台左下方,看了看火,把有些掉出来的柴火,入进去了些。

    



    算着时间,邹氏估摸着饭烧得差不多了,便把多余的、未烧尽的木头,从灶台里取了出来,入进灶台下、被大石块挡住的灰烬里,以隔绝空气的办法,使其陨灭。

    



    不仅如此,她还用火钳把灶台附近的一切易燃物体和不易燃物体,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此时,原本漆黑的天,已然乍现白雾。

    



    时间差不多了,该叫孙女们起来吃早饭了。

    



    邹氏一把把火钳子,插入灰嘈。

    



    起身,舀水,洗手,擦干,回屋的动作一气呵成。

    



    邹氏先叫了颜凤。

    



    颜凤睡眼惺忪的穿上衣服、鞋子,就去整理她的小书包了。

    



    她已经上一年级了,也勉强习惯了这种忙碌的学习生活。

    



    邹氏满意的走开了。她继续叫家中的小孙女起床。

    



    “颜颜?颜儿!快起床了,起来洗漱、吃饭,一会儿就要去上学了!”邹氏轻轻拍了拍颜颜的肩膀,叮咛道。

    



    “不~嘛,我困!婆婆。”不自觉撒完娇的颜颜喃喃自语,连眼睛都没睁开。

    



    “……”邹氏眉头微皱,显然噎住了。

    



    过了一会儿。

    



    “好了,起来,婆婆一会儿给你洗把脸,就不困了。”邹氏说着便掀开被子,准备拉颜颜起床。

    



    “嘤~不,不要起床!啊~呜”

    



    已经到堂屋洗漱完,刚拿起碗筷准备吃饭的颜凤,先是听见颜颜不情愿的哭,后面感觉她是闹起脾气来了,再到后来听见她嚎啕大哭的声音。

    



    颜凤顿时坐不住了,她放下手中的碗筷,跑向里屋。就听见婆婆邹氏恼怒的声音。

    



    “……你今天是不是,要惹我生气!你再闹,我就……”

    



    邹氏说着,就开始假装吓唬起人来。

    



    却被一道清脆的童音,打断了。

    



    “婆婆。”

    



    听到这声音,颜颜先是眼前一亮。

    



    “哎,小凤,你怎么进来了?你先去吃饭吧。婆婆这会儿叫你妹妹起床。一会儿出去吃饭。”

    



    邹氏回头,就见颜凤一手抓着门框,面朝她们,脸因为隐匿在灯火烛光中,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嗯,婆婆。你让我帮妹妹起床、穿衣服吧!”

    



    颜凤说完,抬步走近她们身边,从一旁架子上?,拿过颜颜的衣服。

    



    她轻唤道:“妹儿,过来!我给你穿衣服。”

    



    “好。”

    



    一直不配合邹氏穿衣服的颜颜,这会儿却好似想通了一般,乖巧的从床里边恰出来,走到颜凤身边。

    



    她依然在床上。

    



    邹氏见此,没有多说什么,就出了屋子。

    



    “来,抬手,嗯,另一只。”颜凤站在低矮的床沿边,有条不紊地为站在床上的颜颜穿衣服。

    



    “……”颜颜沉默着、配合着,也忧郁着。

    



    期间,在颜凤为颜颜穿好衣服的情况下,她又让颜颜坐在床沿边上,她为她扎了两个小辫子、穿好鞋子。

    



    就这样,颜颜就在姐姐颜凤的带领下,收拾好了,出了里屋(卧室)。

    



    颜凤先一步走出里屋。

    



    颜颜跟在后边,她有些忐忑,刚刚她惹婆婆生气了!

    



    婆婆现在会不会还在生气?现在出去,婆婆会骂她吗?

    



    出乎她意料的是,邹氏这会儿格外的和颜悦色。

    



    “都收拾好了,就过来洗洗,准备吃饭吧。”

    



    这话是对颜颜说的,也只有她,还没有洗漱了。

    



    “呃,嗯。婆婆。”颜颜点头,有些愧疚的瞄了邹氏一眼,仿佛在确认邹氏还在不在生气。

    



    结果,她发现邹氏好像已经忘记了刚才发生过的不愉快的事儿了。

    



    她默默地走到洗脸盆边,先撩了撩水,试了试水温,然后发力准备搓一帕毛巾,洗脸。

    



    毛巾的形状是又宽又长的。被水打湿以后,显得格外的沉重。

    



    颜颜人小、力气也不大。搓毛巾的动作就像搓一根她捏不住的,巨大的油条一样,费力。

    



    邹氏看了一会儿,就看不下去了。

    



    她走过去,从颜颜手中拿过毛巾,搓了搓,拧干就往颜颜脸上抹去。

    



    经过她一番不轻不重的擦洗,颜颜瞬间感觉清爽多了,?也不感觉别扭了,连心情都美丽了起来。

    



    “婆婆,我饿了。”颜颜不自觉的撒着娇。

    



    “好好,吃饭,一会儿该出发上学了。”

    



    邹氏哪里会真的生孙女的气,刚才也只是想让孙女配合着起床、穿衣什么的,这会儿也是一心想着上学的事情。

    



    她等颜颜她们吃完饭,就让两人检查一下自己的书包里的东西,拿完,背好。

    



    邹氏则是把碗筷收拾到厨房去,麻利的清洗完毕。

    



    待她从厨房出来,就见姐妹二人,已经收拾好了,正围着桌子,坐着,等她。

    



    她刚准备喊她们走了。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磕磕磕。

    



    “是哪个?”

    



    “邹婆婆,是我们!”

    



    “喔,等等,我马上给你们开门啊。”

    



    颜颜眨了眨眼睛,心想是他们来了啊!

    



    他们指的是许家人。

    



    门外,正是许家婆婆林氏,带着她的孙子许嘉越和孙女许佳兰,过来了。

    



    吱呀一声,颜家堂屋的大门,应声打开一条缝,接着是全部敞开。

    



    “呀,林妹子这么早就过来了!我们才刚刚收拾妥当勒。”

    



    邹氏怪不好意思的,人家都上门来了,可见人家应该是等了一会儿了。

    



    “嗯,没事儿,还早呢!邹大姐。”

    



    林氏是一个相当温柔的人,平时待人接物,都让人感到亲切、舒服。

    



    邹氏也挺喜欢她的。当下便聊了起来。

    



    “婆婆,可以走了。”

    



    出声打断两人热情的,是立在林氏旁边的许嘉越。

    



    许嘉越,是颜颜除了姐姐之外,崇拜的人!

    



    原因很简单,他是所有孩子们的头儿。

    



    许嘉越与颜凤,同龄,更是同班同学。

    



    作为一名小学生的他们,比上幼儿园的颜颜她们,要更早上学,也更注意时间。

    



    “嗯。那邹大姐,你看,我们就先走吧。刘二姐,也不晓得起没起来呢。”

    



    林氏听见孙儿的催促声,询问邹氏,提议先送孩子们去上学。

    



    “也行。反正逛街,咱们有的是时间!先送孩子们上学才是要紧事儿。”

    



    邹氏也认同到,这事儿就准备这么办了。

    



    她让孩子们跟着林氏,走前头,她在后面把门锁了,就去撵她们。

    



    可林氏不同意说:“哎呀,邹大姐,咱们不差这点儿时间!要走一起走!”

    



    “那好,你们等一下,我去锁门。”

    



    邹氏当然知道不差这点时间,她只是不想耽搁人家时间,但人家都这么说了,显然也不在乎那个,她自然也半推半就了。

    



    结果,是四个小家伙走前面,两个大人在后边慢慢跟着,聊着天。

    



    二、十、八月,乱穿衣。

    



    说的是,这几个月天气不稳定。穿衣服,要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来穿。

    



    所以啊,造成了一种怪异的现象。

    



    有的人,穿着棉袄,有的人,却穿着秋衫,有点人,甚至穿着夏衣。

    



    现在是二月,正是乱穿衣的时节。

    



    二月的早晨,仍然白雾浓郁,寒风四起。

    



    邹氏她们见小路上,白雾浓得连路都看不清楚,果断选择了大路。

    



    大路,并不是什么好走的、石子铺的路,而是一条天然的泥巴路。

    



    它只是比小路,稍微宽敞了些,所以才有了个大路的称号。

    



    先前说,林氏来颜家,令邹氏惭愧的原因,其实还有一个,那就是许家原本就坐落于大路旁边上。

    



    而颜家,对直连着的却是那条小路。

    



    正走着,一道气喘吁吁的声音,远远地传到了众人耳中。

    



    “哎,等……等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