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十四章:二月胜别离。
    时间转瞬即逝,转眼离开的时刻到了。

    



    天已然大亮,属于夜晚的一切,也已经尘埃落定,不可更改。

    



    终归是离愁,哀上眉头,伤添心里。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妈,我走了啊。”颜妈看了看屋子里的表,对邹氏说道。

    



    “嗯,好。英子你慢点儿,东西拿好!到地方了给家里报个平安,我会天天去对门等电话的。”邹氏嘱咐道。

    



    “行。妈。”颜妈点头。

    



    “妈妈走了啊。颜凤、颜颜,你们要好好听婆婆的话啊!妈妈有空就回来看你们!”颜妈起身打开堂屋的大门,转头再次叮嘱颜凤和颜颜两人,要乖。

    



    “知道了,妈妈。”颜凤点头。

    



    “不,不要妈妈走!哇~”颜颜后知后觉,忽然一下子哭闹起来了。

    



    “别闹,听话,颜颜!”颜妈故作凶狠地吼道。她说着提起包袱,迈出了门槛,准备一走了之。

    



    谁也没想到的是,颜颜也有这么身手敏捷的时候。只见她趴着门槛,就翻了过去!小跑到颜妈身边,扒拉着不让她离开。

    一秒记住https://

    



    孩子声嘶力竭的哭泣声,叫颜妈霎时间竟然伸不出推开颜颜的手。只得哄道:“颜颜,乖啊,妈妈很快就会回来了。”

    



    “不,不要!不要嘛!”颜颜抽噎着哼道。

    



    “颜颜,哝,妈妈给你个东西,你拿着就不许再哭了哟!”颜妈把颜颜搂在怀里,随手摸出一张纸币来,递给她,哄到。

    



    颜颜望着眼前、颜妈递过来的一元钱纸币,有点懵,从来没有用过钱的她,也知道这个东西可以换棒棒糖吃。

    



    颜妈见颜颜被哄住了,又见大女儿颜凤还望着她,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着也不好厚此薄彼吧,便又给颜凤拿了五元。

    



    可别小看了,这一元、五元的,要想知道,九几年的农村,小孩子能有一毛、两毛的零花钱,可就会乐开了花。

    



    那会儿,流行的小吃零食,有很多,价格也便宜。像是一毛钱的东西,就有大冰糕,果冻,大刀肉,深水炸弹糖,泡泡糖……。像是五毛钱的东西,大长今,猪猪宝贝,雪糕,面筋辣条,跳跳糖……等等都是深受小朋友喜爱的小零食。

    



    不过,九几年的农村,也是真的穷。好多人家连饭都吃不上,外出打工挣钱逐渐成为主流。

    



    农村留守儿童的社会现象,也格外严重。

    



    颜颜手里拽着那一元钱,然后眼睁睁地看着颜妈提起包袱,步下阶梯,脚步不疾不徐地走了。

    



    她看了好一会儿,直至颜妈的身影消失不见,她才有些茫然的垂下了眺望的眼眸。

    



    她没有再大吵大闹,只是盯着手里的一元钱纸币,出了神。

    



    颜凤在屋里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妹妹颜颜进屋,便出来寻她。

    



    一看,颜凤就吓了一跳,急道“妹儿,你怎么哭了?”

    



    “姐姐,我……我想妈妈了!”颜颜用闪烁着泪花的眼睛,带着希冀盯着颜凤,反问道:“姐姐,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啊?”

    



    “你这个傻瓜,妈妈刚走!是不会回来的!”颜凤没好气的吼道。

    



    “哦。这样啊。”颜颜继续盯着手中的一元钱,喃喃自语到。

    



    “来,给姐姐。回头姐姐用这个钱,给妹儿买棒棒糖吃。”颜凤说着,就要拿过那一元钱,收着。

    



    “我不!这个是妈妈给我的!我不吃糖了,不用它买!”颜颜在颜凤的手刚刚接触到那一元钱的时候,猛地拽到身后,藏了起来。

    



    “好吧好吧,这个你收着。回头我买,总行了吧!妹儿你……哎,你跑什么?我又不拿你的钱!”颜凤正说着,颜颜便起身跑回了屋,她在后面不满的喊着。

    



    由于婆婆住惯了下面屋子,也就是我四爹家,连带着我们也跟着住了进去。

    



    搬家是几天后,进行的。

    



    搬的东西不多,除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就剩下我们自己盖的被子等等一些日常用品。

    



    起初,不习惯的我和姐姐,还经常央着婆婆,上面、下面两头住。

    



    不习惯的原因很简单,上面是安装了电灯的,还有电视可看。而下面,却是连电都没安装。只能点蜡烛,或者点煤油灯。

    



    究其原因,是因为我四爹他们是最先出门打工的,家里没人在,自然用不着电,安装了也没通电。

    



    后面,节俭的婆婆住进去,更是嫌用电费钱,干脆就没通电。整日以蜡烛,或者以煤油灯为主要照明工具。

    



    再后来,习惯了的我们才算是在下面真正地住了下来。

    



    ……

    



    乘着婆婆和姐姐做饭的时间,回到里屋的颜颜,自己玩了一会儿,渐渐地感到有些乏困了,便自顾自的爬上了里屋的凉床,睡着了。

    



    凉床是矮矮的,用木头做的。宽大概有一米五。高不过一尺,算是个两人床!

    



    “妹儿,吃饭了。”正睡得迷迷糊糊的颜颜,恍惚中听到了姐姐叫唤自己的声音。

    



    “呃~”颜颜呢喃着应了一声,翻过身子,又继续睡过去。

    



    颜凤在厨房没有听到妹妹回应她,便起身,穿过堂屋(客厅),迈进里屋,见妹妹正睡得正香。

    



    她犹豫了一秒,还是准备上前把人叫醒。

    



    “妹儿,吃完饭再睡觉吧。快点,姐给你穿鞋子。”颜凤伸手拍拍颜颜的背,喊到。

    



    “啊?哦,嗯。”颜颜在迷蒙中悠悠转醒,掀开眼帘就见姐姐俯身下来,见状颜颜赶忙起身坐在床沿边,由着姐姐颜凤给自己穿好鞋子。

    



    “好了,妹儿。走,准备吃饭去。”颜凤动作娴熟地把颜颜脚上的鞋带,一一系上了漂亮的蝴蝶结,然后起身拉过她,朝堂屋走去。

    



    堂屋。

    



    婆婆邹氏已经把饭菜都端上了饭桌。

    



    午饭,吃的是干饭,炒的酸豆角肉沫。

    



    颜颜还没跨进堂屋就闻见那诱人的香味了。馋得她,吞了吞唾沫,感觉肚子有点儿饿了!

    



    “快来,颜颜,看婆婆给你做了好吃的!”邹氏一抬头就见颜凤牵着颜颜出来了,笑眯眯的说。

    



    “好香啊!我要吃,婆婆。”颜颜丟开姐姐颜凤的手,就凑到桌子前,准备开吃。

    



    “得,先去洗个手,再过来吃!”邹氏开口要求。

    



    “哦。好嘛!”颜颜把着桌边的手一松,就到处瞅瞅看哪里有水,可以洗手。

    



    “妹儿,过来。这是热水,正好洗手。”颜凤把热水打出来,放置在大门口前的屋沿(俗称街沿)下,靠墙的角落。就见颜颜东张西望的,故而好笑道。

    



    “嗯,好。”颜颜小跑过去,蹲下,把手放进水盆,两只小手,胡乱搓了搓,便打算起身,走人。

    



    “妹儿别动,我给你洗!”颜凤一把拉住颜颜,就准备给她洗手。颜颜也不推迟,就这么蹲着,让姐姐颜凤帮着洗手。

    



    “好了,来,擦拭一下,走吧!”颜凤给颜颜洗完手后,起身,从屋檐下,悬挂着的铁丝线上、挂着的衣架上,取下一条毛巾(又叫帕子。),给颜颜擦干了,这才罢了。

    



    颜颜、颜凤一前一后上桌,而邹氏这会儿连饭菜都给两个孙女舀好了。

    



    “婆婆真好!吃饭咯。”颜颜欢呼一声,便爬上长长的板凳上面,坐好。用小勺子,挖了一勺米饭,放进嘴里,大口咀嚼几下便吞咽了。

    



    “好好,来,合着菜慢点吃。”邹氏握着颜颜的手,用勺子舀了一半米饭一半菜,放进她的嘴里,叮嘱到。

    



    “嗷,嗯。”颜颜点头,但嘴上动作未停。

    



    “小凤,来,你也多吃点。”邹氏看完小的,又看大的。

    



    “是,婆婆你也吃啊。”?颜凤闻言抬头,就见婆婆给她舀了一勺子酸豆角肉沫在碗里。

    



    “好,我也吃,也吃。”邹氏给自己舀了一勺子菜,倒进洋瓷碗里,这才心无旁骛的吃起来。

    



    正吃着,一道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哎,都在吃饭呢!邹大姐。”来人,是一个和邹氏年岁相当的老婆子。

    



    老婆子身宽体胖、个子略矮,面容慈祥,见了谁都乐呵呵的,是村里有名的大媒婆。

    



    她提了一包种子,路过颜家,顺便进来坐坐,唠唠嗑。

    



    “哎,是刘妹子啊!进来坐坐吧。”邹氏招呼到。

    



    颜凤见状,把架在一块儿的长条板凳,搬了一根出来摆上,邀请道:“刘婆婆,你坐吧!”

    



    “刘婆婆好!”颜颜保持着吃饭姿势,同时侧头喊到。

    



    “好好,都是乖孩子!”刘婆子也不推拒,进了屋,就这么坐下了。

    



    “刘妹子,这是刚从哪里回来啊?吃饭没?顺便吃点儿?”邹氏说着,就要为刘婆子盛饭去。

    



    “谢谢邹大姐了。饭就不吃了。早上家里还剩了一点儿稀饭,倒了怪可惜的。一会儿我回去热一热,凑合吃点就算了”刘婆子摆了摆手,复又说:“我今天上许家去要了点南瓜种子,准备明天下午就点上。”

    



    “客气啥,来吃点儿垫垫肚子,光吃那稀饭也不顶饿!”邹氏还想再劝。

    



    “真不用了,邹大姐!说出来不怕你笑,我最近有点儿肠胃不舒服,医生建议吃点儿容易消化的食物。”

    



    “刚才许家也叫我吃饭呢,我也没吃就走了!哎呀,心意我领了啊,我走了,你们快吃吧!”刘婆子说着,站起身来,就要告辞。

    



    她刚转背,忽而又撤回身,盯着邹氏说:“哟,瞧我这记性!我来可不是闲聊来的,我是准备邀请你,明天和我们一起去逛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