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十三章:百家饭。
    “你们好呀,孩子们。”

    



    颜颜等人回头,便见一个衣衫褴褛,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人,一手持着一根木拐杖,一手提着什么东西反背在背上,步履蹒跚地上了颜家屋檐下的走廊。

    



    不仅是颜颜颜凤,连二哥哥见是生人,又是这般模样,也不由得吓了一跳。

    



    “孩子们,你们不用害怕,我不是坏人。”老人安慰着受到他惊吓的三人。

    



    老人眼里的孩子们都太小了,他估计这里最大的孩子,最多也就8、9岁。事实上证明,他的眼光很准!颜虎正好8岁。

    



    “我是六大队、梅家椿来的,家里着了火。家中的东西都被烧的一干二净,现在靠吃百家饭,勉强度日的。我今天来,只是来讨点米的。”不待颜颜他们询问,老人就自己告诉了他的来历和来意。

    



    这时,颜颜几人,才发现老人手提、背扛的是一个装米地布袋子。

    



    巧了,颜颜她们昨天差点让家里着了火,今天就有人因为家里失火了,来求布施的。因为太过惊讶,??颜颜和颜凤就没有出声。

    



    倒是颜虎,他有一些疑问。不过看老人这样他也没说什么。还有就是,这边不是自个家,他也没有立场说什么。

    



    一时之间,竟相对无言起来。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颜凤,她让颜颜回屋里,用装米的格筒,给老人装米。

    



    “哦哦,好,姐姐。”突然被点到名的颜颜,一个转身,便进了屋。

    



    颜颜进了屋,来到米缸前,打开米缸,看到小小的格筒,才想起来,忘了跟老人,拿老人的袋子来装!

    



    她环顾四周,家里舀水的瓢瓜,让她眼前一亮。她放弃用格筒,而是直接用瓢瓜从米缸里舀出大半瓢米粒,而后颤抖着手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米,给……给老爷爷你!”颜颜捧着用瓢瓜盛着的白花花的大米,一出大门,就对被安排坐在板凳上,喝着白开水的老人,大喘气到。

    



    老人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接着打开那个布袋子,露出颜色不一的米粒。

    



    颜虎看出,那是新米和陈米的差别。

    



    白色的是新米,黄色的是陈米。

    



    “谢……谢谢。你们都是好孩子!以后会有福报的,一定会有福报的!”老人哆哆嗦嗦地诉说着谢意。

    



    “没事儿,爷爷您把米拿好……”颜虎安慰道。

    



    “哎哎,好好”

    



    老人并未多作停留,他收好米后,便向三人提出了离开。

    



    目送老人离开,颜颜等人的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发芽。

    



    那是心智在成长。

    



    年少遇事儿的她们,显然比未经世事的孩童,要懂事儿的多。

    



    可目前也仅此而已。

    



    不多时,妈妈和婆婆回来了。

    



    连同她们带回来的,还有一个爆炸性消息――妈妈要走了!票都订好了!

    



    票是后天早上的。

    



    颜颜听到这个消息时,正骑坐在自家的门槛上。

    



    颜家这个门槛正对堂屋,砌得很高,已经满三岁的颜颜,骑坐在上面,双足刚刚点地。

    



    颜颜很是喜欢这样玩,虽然颜妈老是不让她,骑坐在上面,说是上面有灰尘,会脏了自己的衣服。

    



    可她依旧我行我素,不亦乐乎。颜妈有时也拦不住她,也就由着她去了。

    



    今天不一样,颜妈压根没理她,自顾自的和婆婆邹氏,聊着。或许说是交代着,更为准确!

    



    颜颜的心中不喜不悲,丝毫没有被二人口中的沉重话题,影响,一副没心没肺的孩童形象。

    



    倒是颜凤,平时默不作声,看着一副持重老成的模样,此时到算是像一个孩童了。

    



    她眼眶红红的,站在颜妈旁边,虽然也没有说话,但看那一副依恋、不舍的样子,却也把孩童执拗的形象,表现得入木三分。

    



    “好了好了,凤凤。妈妈又不是不回来了,别哭了!”颜妈见颜凤的样子,着时伤心,心里也不好受,她揽过颜凤,轻拍其后背,温柔安慰道。

    



    颜凤还是没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用手背,擦拭眼角滑落的泪花。可任她擦拭,这眼泪就像开了闸的水龙头,一发不可收拾。

    



    邹氏叹了一口气道:“过日子,哪有日日都顺心的时候?追求顺心的好日子,必然会有所割舍!这是人人都要经历的事儿,何况咱们这种家庭,没有生活来源,又哪来的好日子!”“英子啊,你就放心的去!家里有我老婆子在,就不会让别人欺负了我孙女儿去!”

    



    “是,我明白。妈,回头孩子们就麻烦您照看了。”颜妈点点头,拜托道。

    



    “这哪还用得到英子你说!我自然是会的。”

    



    ……

    



    这一天,天还未亮,外面的天色还是雾蒙蒙的,颜家的灯火,算是为这个清晨洒下了第一束朝阳。

    



    颜妈的动作很轻,她把要带走的东西,又清点了一遍,这才起身去厨房给孩子们做今年最后一顿早餐,也是她走前吃的最后一顿饭。

    



    她尽量放低声音,洗锅,淘米,生火、煮饭。自以为不存在吵醒两个熟睡中的孩子一说,但颜凤的到来,她觉得她高估了自己动作轻的想法。

    



    “凤凤,怎么起得这么早?”颜妈扯出一副笑脸对颜凤道。

    



    “我怕妈妈,在我和妹妹还在睡觉中,就走了。所以睡得浅!”颜凤站在堂屋通向厨房的耳门边,一手把着门,一手自然垂直握拳,面无表情地看着颜妈,径直说道。

    



    “怎……怎么会呢?妈妈就是想着我马上要出门了,今年可能都不能再给我两个宝贝女儿做上饭了,所以起得早了点。”颜妈说得有点心虚。她原本的打算,其实就是颜凤说的那样!

    



    “哦,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妈妈会那样做呢!”颜凤盯着颜妈的眼睛,再次强调自己的想法。

    



    “咳,不会不会。那啥,凤凤既然醒了,就来帮妈妈看看火好了。妈妈准备再蒸点蛋羹什么的。”颜妈有种被看穿的感觉。但怎么可能?凤凤才5岁而已!错觉,都是错觉!

    



    颜颜是自然醒来的。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闭着眼睛,去探姐姐,还在不在床上。

    



    没有?不在!

    



    颜颜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心里带着些许茫然,些许紧张,心跳都加快了。像是哮喘发作,又像是心悸。

    



    “姐姐?姐姐!妈妈呜呜~”颜颜穿着秋衣、秋裤,跛着拖鞋,一路无声的哭着从房间出来,穿过堂屋,来到厨房。

    



    正在做着饭的颜妈,颜凤抬头见着哭的稀里哗啦的颜颜时,都觉得不可思议。

    



    在她们的眼里,颜颜就是一个瞌睡虫,少有起的早的时候?,今天这会儿,应该还不到6点钟吧,往常的颜颜,自然睡醒,怎么着也要8点以后。

    



    今天的颜家,每一处,都透着不同寻常。

    



    婆婆邹氏,上来的时候,天色逐渐明朗,可也未曾是真正的明朗。

    



    颜家堂屋的大门还未曾打开。连厨房的小出口,门,也未曾打开。但见屋子里,灯火通明,显然不是这会儿才开灯,应该早已经起来了。

    



    邹氏心想:看来,不会耽误上车了。她就是怕颜妈,昨晚上睡得晚,今天起不来,误了行程!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是哪位?”颜妈出声问到。

    



    “是我!英子。”邹氏回到。

    



    “妈,你等一下,我给您把门打开!”颜妈唤道。

    



    吱呀一声,颜家堂屋的大门?,应声而开。

    



    “妈,怎么这么早就上来了。不是说过了不用您送的嘛!”颜妈话是这么说,还是动手把站在屋外的邹氏,搀扶进了堂屋,然后关上了大门。

    



    没办法,深秋的清晨,总是让人感到不胜严寒。

    



    “哝,我是给你送这个的。”邹氏说着,把手中的洋瓷碗,递给颜妈。

    



    洋瓷碗,不是瓷的,也不是塑料的。它是介乎于铁和刚之类的材料做的。

    



    而洋瓷碗里,装的东西,也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它只是一碗,糖水汤圆煮蛋而已。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算不上什么珍稀佳肴。

    



    “妈担心你早上起不来,又要赶车,空着肚子太遭罪,所以给你煮的汤圆鸡蛋,充充饥。”邹氏补充道。

    



    “啊,谢谢妈!妈真好!”颜妈喜上眉梢地笑了。她挽着邹氏的胳膊,紧了紧,脑袋也干脆的埋了上去。

    



    “好了,孩子们还看着呢!注意点形象,都多大个人了,一天天还没个正形!”邹氏拍了拍颜妈的手背,提醒到。

    



    “咳,妈,其实您不用做的。我已经弄好饭了。正准备吃呢!”她假意咳嗽一声,放开邹氏,伸手捋了捋脸颊上不存在的头发。

    



    颜妈:我在孩子们心中的高大形啊!!!

    



    “……”颜凤假装没看到颜妈扫视过来的目光。而颜颜却从婆婆进门后,就没转过看过去的眼睛,此时更是用惊奇的眼光看着颜妈。

    



    “……”颜妈:我不要面子的吗?

    



    “我已经看到了。挺好的!免得我家老五担心你,出门不会照顾自己什么的!”邹氏满意道。

    



    “妈,说什么呢!老五他才不会管我!”颜妈撇嘴到。

    



    “得,说实在话也不让!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东西都准备齐了吗?莫要有东西落下了!”邹氏刚皱起的眉头,又放下了。转而问到她关心的事情上去了。

    



    “是,都收拾好了!妈。”颜妈回到。

    



    “嗯,那就好!赶紧吃饭吧,一会儿不是还要赶车嘛!”邹氏点点头,催促到。

    



    “那妈,你也一起来吃点吧。我弄的多,加上您端上来的东西,也够咱吃的了。”颜妈对邹氏劝到。

    



    “不了,我这会儿还不饿!你和孩子们吃吧!我坐一会儿就是了。”邹氏道。

    



    颜妈知道邹氏的脾气,当下也没再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