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十二章:闯祸了。
    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

    



    邹氏领着二儿媳妇的两个闺女颜媛、颜慧来到小儿子家,刚走到门口,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一条棉被被甩在大门外,往里一瞧,两个小孙女正跪在一根高高的长条木凳子上。邹氏估摸着,这板凳的高度得有小孙女颜颜的一半、还要高。且看这架势,两个孙女怕是好挨了一顿训斥。

    



    “妈,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上来?”颜妈有点心虚的朝颜氏说到。话落,见还有两个小辈也在,便招呼她们一块进屋坐坐。

    



    “好,谢谢五姨妈!”两个女孩,挽着婆婆的手,一左一右地进了屋。邹氏嫌堂屋里风太大,年龄大一点的颜媛,便主动跑了腿。

    



    “还跪着做什么?来,都到婆婆身边来坐!”邹氏心里不满,没有搭理颜妈。她觉得颜妈做的有点过了。孩子犯错,说说就行了,颜妈竟然大半夜把孩子拉起来体罚!她心疼孩子,自然就关心起来。

    



    “……”颜颜和颜凤,想起来,又不敢。眼睛往颜妈那边瞅了瞅,泄了气,没动。

    



    “妈!你这是做什么!她们犯了错就该……”颜妈见邹氏一来,就拆她的台,脸上顿时挂不住,无奈只得劝道。

    



    “该怎么着?就该像犯人一样押着?哼,我们老颜家可没有这个理!”邹氏厉声,打断颜妈说的话。转头,对两个小孙女道“怎么,还要婆婆来扶,才肯下来吗?”

    



    颜妈见老太太执意,便使了个眼色给偷窥自己已久的两人。

    



    “……”跪得难受的两人这才下了地。

    



    “不是……妈,你知道我的意思。这两个皮孩子今天真是无法无天了!妈你过来看看!”颜妈领着邹氏,来到门口,自己打开门,走出去就把那条浇了水的被子拎过来,一把撕开。

    



    见状,?众人都冷吸了一口气。

    



    只见被子里原本白花花的棉花,此刻已经惨不忍睹,黑乎乎的一片不说,还残留着点点火星跟糊味。

    



    怪不得颜妈反应这么大,这要燃起来,在这天干气燥的秋天,后果简直难以想象!就是邹氏这会儿也有一种想把两个皮孩子抓起来暴打一顿的想法。

    



    她隐着怒容,神色古怪地开了口:“好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这事就到此为止吧!”不待颜妈再反驳什么,邹氏又道“英子,让两个孩子收拾收拾,就去睡觉吧!我想,经过这个事,孩子们肯定就能意识到玩火的危险性了,你也不要一直抓着这个事儿,再去说孩子们了。知道吗?”

    



    “……知道了,妈。”颜妈见邹氏都不生气了,她还跟着生什么气?反正过段时间她就要走了,到时候操心的人,还不知道是谁呢!

    



    “记住今天的事!回头再发生这种事儿,我打断你们的腿!听明白了吗?”颜妈转头,怒容满面地向颜颜,颜凤告诫道。

    



    “咳~”邹氏假意的咳嗽了一声,提醒颜妈,她还在呢!

    



    “是,知道了!妈妈”颜颜,颜凤两人赶紧表示到。

    



    “行了,你两人到我房间的仓库里,拿一床被子,就去睡觉吧!”颜妈吩咐道。

    



    “好的,妈妈。”颜凤接到。

    



    二人走时还不忘招呼一声说,“谢谢婆婆,婆婆一会儿路上小心。堂姐,堂妹也是。”

    



    “嗯。”邹氏点点头对两个孙女,还是很和蔼的。

    



    “放心,我们会扶着婆婆的。”不过6岁的堂姐颜媛道。她后面的堂妹颜慧比颜颜还小一岁,才两岁不足,听话也点了点头。

    



    “行,我们也回去睡觉了!时间不早了。”邹氏发话了。

    



    今晚颜妈在上面教训人,她听着动静不小,着急上来看看,结果自己也被气着了,她得回去睡觉补补精神去!

    



    “嗯。五姨妈我们先走了哟!您也别生气了,早点休息。”颜媛道。

    



    “好好,妈你们慢点回去啊!路上注意安全!”颜妈见妈要走了,便送到,结果被邹氏挡下了。

    



    邹氏:开玩笑,前屋、后院的,需要送?她眯着眼睛都能走得回去!

    



    翌日。

    



    一大早,颜颜她们刚刚吃完早饭。婆婆就上来了。原来她跟妈妈昨天就商量好了,今天相约去赶集。

    



    颜妈没打算带两个闺女去,邹氏显然也是。颜颜和颜凤便留在了家里。

    



    姐姐颜凤拿出了作业来做,妹妹颜颜便趴在一边玩耍,偶尔拿过姐姐的小课本,看看里面的图画小人什么的。可谓一片和谐!

    



    和谐的气氛,是这么打破的。

    



    哒哒哒,一阵疾跑驶来,说话声音却先一步到达。

    



    “凤妹,颜妹!你们没事吧?”二哥哥的声音,从远处传到了心无旁骛的两姐妹耳朵里。

    



    二人抬头,便看见多日不见的二哥哥回来了。

    



    “二哥,上个周末,你怎么没回家?”颜凤率先开了口。

    



    二哥哥讪笑道:“回那边去了!”忽然,他话锋一转,问到,“听说二位妹妹,昨日闯了大祸?”

    



    那边,自然指的是二哥哥的外公家。听说,大伯妈马上就要外出务工了,怕两个堂哥没了人照顾,这不,先安排人过去适应适应再说,另一方面嘛,说是让老人家多看看外孙。但说白了,就是打情亲牌!

    



    “……这样啊。”颜凤有点尴尬地回答。昨天是个尴尬的话题。她没打算说!但她不说,不代表别人不说。

    



    “二哥哥,你怎么晓得的?”颜颜惊讶地声音响起。

    



    “……”颜凤心道:妹妹,真像个猪队友。

    



    “原来如此。”

    



    颜二哥颜虎今早一回家,就听他妈说,昨日夜里,上面的颜家闹起来了。连他婆婆都去劝架了。可想而知,闹得有多不愉快!

    



    而始作俑者竟然就是眼前这两位柔弱的小妹妹?

    



    简直难以想象!

    



    “快,告诉哥哥,你们怎么闯的祸?”颜虎好奇道。他回来,好像大家都有了秘密。邻里邻居都在谈论这件事情。

    



    他问家里的妈,可是他妈却只是说,是因为你的小堂妹们,闯了祸。

    



    “应该是我点了蜡烛的原因。”颜凤萎靡不振的说。

    



    “不,不是姐姐!是我玩烛火造成的!”颜颜十分愧疚。虽然她也不知道火怎么会把被子点燃,但她约莫感觉是自己。

    



    农家什么都省,电也不例外。她们的房间通着外间的堂屋。两间屋子连着,只有一个电灯,却巧妙的照亮了两个屋子。

    



    唯一不足的是,电灯的开关绳索在堂屋,不在卧室。每次进屋前,她们都会关上电灯,点一支蜡烛作为照明的工具,方便起夜。家中的蜡烛,也从没缺过。

    



    两个小家伙的房间,自然也不大。屋子里的陈设,也十分简单。除了一个木床,就只剩下一个衣柜。

    



    衣柜并不是我们现在经常见到的那种竖着摆放的,可以挂衣服的推拉柜子,而是横着倒放在地上的,只能叠放衣服的翻盖木柜。

    



    由于房间小,所以它们的间距也不大。小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就是颜颜她坐在床上,使劲弯点儿腰,也是可以把拉摸到的。

    



    蜡烛平常都是放在衣柜上的。

    



    那快要燃尽的烛火,仿佛还在颜颜眼中跳跃,她鬼使神差地拿出几根火柴去玩,看着一根根火柴,嗤地点燃,她觉得好玩极了,那会儿的姐姐已经睡着了,颜颜玩了好一会儿,觉得有点冷了,就缩回床上去。

    



    可她坐回去,才发现自己手里还捏着一根火柴。

    



    火柴刚刚熄灭,还残留着点点红星儿。她不耐烦地随手一扔,然后便躺下,蒙着脑袋睡下了。

    



    她还是觉得害怕,黑暗是她走不出的阴霾。她往下缩了缩,更靠近旁边被子里的姐姐,然后蜷缩着睡着了。

    



    “行了行了,这事儿过了就过了呗!咱们先不提这事儿了。”颜虎见一提这事儿,两位妹妹都快想不开了,赶紧扯开话题道:“今天,哥带你们荡秋千去!”

    



    “荡秋千?姐姐,荡秋千是什么东西?”颜颜扒拉着颜凤的手臂,好奇。

    



    “妹妹,咱矜持一点儿,好吗?不要……”这么激动。颜凤也好奇,她也没荡过秋千。

    



    “没玩过?正好,哥带你们见识见识去!”颜虎骄傲了。他把家伙事儿都准备好了。

    



    谁知……

    



    “不去。”颜凤淡淡的来了一句,拒绝了。不去?不去!

    



    “……”?颜虎失望了,比他更失望的是颜颜。她想去!姐姐做作业太投入,她把姐姐的书上的娃娃都翻来覆去的看了好一会儿,姐姐也没理她,她无聊了。

    



    “那颜颜呢?”颜虎不死心地问颜颜,反正她俩是一根线上的蚂蚱。

    



    “我……我也不去。”颜颜犹豫地说。

    



    “喂,你们要不去我就自己去了!”颜虎装模作样的往外走,眼光余角处见两人都未曾抬头,不由叹了一口气道:“唉,哥知道你俩为什么不去,哎,不去就不去了吧!等改天你们心情好点,咱们再去也不迟!”话毕,他又走回去,自己搬了个长板凳,坐下了。

    



    “二哥,你走吧!我们今天是不会出去玩的!”颜凤语气坚决到。昨天她们惹妈妈生气了,今天如果再出去玩,妈妈回到家,没见着人,可能会余怒未消。她们才不冒这个险!

    



    “是的,二哥哥你自己去吧!我们不玩!”颜颜高声附和到。

    



    呃~颜虎汗颜!他是真决定不去了!

    



    “那个我……”颜虎正想辩解辩解呢,就被一道沧桑的声音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