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十一章:未燃起的明火
    又是一个早晨。屋外正飘着毛毛细雨。

    



    正当我逐渐习惯和婆婆两人的单独相处时,妈妈想起我了。

    



    这原本是一件好事儿。可她这些日子宅得很!我简直没法儿跟她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若是往常,她还带我到地里去转悠一圈呢!可最近她迷上了织毛衣,整天整天的不出门,连带着我也出不了门。所以我把希望都寄托到了婆婆身上。

    



    婆婆现在很“闲”,因为我的堂姐堂妹们最近刚被他们的外公外婆带走了。

    



    闲起来的婆婆,每天都会出门。?今天也一样,听她和妈妈对话的意思,仿佛今天要去对门七巧姐姐家,借机器,榨辣椒酱。

    



    “婆婆,我也要去!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婆婆站在屋檐下,一手扶着放在高高石板上的背篓,一手正在往里面放上一个铁桶。我从厨房的耳门里出来,跑到婆婆身边,一把抱住婆婆的大腿央求道。

    



    婆婆她还没回答我呢,坐在敞开的堂屋里的妈妈开了口。

    



    “颜颜!别闹你婆婆!你婆婆今天要出去办正事儿!”妈妈说着,眉头一皱,仿佛又想起什么来着,又对婆婆说:“妈,路上慢点,今天路上下了雨,注意安全才是!”。

    



    “哎呀,我晓得、英子你都念到好几遍了,你就放心好了!”婆婆放好东西,俯身摸了摸我的头,慈爱的对我笑了笑。就准备拉开我,出发了。

    一秒记住https://

    



    “不要,我也要出门!婆婆你就带我去嘛!”婆婆一动,我抱得更紧了。声音也在激动中,越发大了。

    



    “乖乖,松手。婆婆一会儿回来给你买棒棒糖吃啊。”婆婆无奈地拍拍我的背,哄到。

    



    “不,我不干!婆婆,我就想去嘛”听出婆婆没有带我出门的意思,我顿时有点委屈了,想也没想就开始撒娇。

    



    “颜颜!撒手!听见没有!”妈妈见我这样,来气了,吼道。

    



    “我不!就要去!就要去!”

    



    “我数三个数,你再不听话,我就出来了啊!”

    



    威胁、威胁,显而易见的威胁!

    



    可固执己见的我,已然顾不上这些了。

    



    “……”我抱着婆婆的手,不但没撒,还攥紧了些!

    



    无声的反抗,让妈妈一下子火冒三丈。

    



    “颜颜!你给我过来!还没完没了了你!”妈妈一下子窜起来,跨出堂屋,一把把我拉开,隔离了我和婆婆。

    



    “哇~”未满足出门欲望的我,像是正经历生离死别一般,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唉,英子。你温柔点儿对待孩子!别吓着她了!”婆婆爱莫能助的看了我一眼,而后朝妈妈嘀咕一声,撑开伞,背着东西走了。

    



    眼看着婆婆,迈下阶梯,顺着小路往对面公路的方向走去。

    



    小小的我,却迈不开步子,继续追出去了。

    



    妈妈也不管我了。她仿佛也是知道我害怕了。

    



    我站在原地,继续眺望远方,这时的婆婆已经从小路上转到大路上了,只是还是在泥土路上。并没有走到混凝土做的大公路上。

    



    冷静下来的我,有点迷茫了。我刚刚为什么要哭?要闹?只是因为想出门吗?不,我清楚的知道,出门的欲望,没有那么深!

    



    我……我只是想跟婆婆在一起而已。

    



    我已经习惯了婆婆的照顾!

    



    傍晚时分,天色呈现出黑云压城城欲摧的趋势逐渐笼罩着白果村这个小村庄。

    



    农家无事,早睡觉。

    



    颜家也不例外!

    



    傍晚,吃过饭后,颜颜和姐姐,便在颜妈催促下,洗漱完,回了房间,准备睡觉。

    



    颜妈也准备回房间,只是没有睡觉的意思。

    



    她推开自个居住地卧室的大门,拉开明晃晃的电灯,走到电视机旁边,弯腰从搁置着电视机的木柜中,拿出一个小篮子。

    



    小蓝子里面是一堆毛线球,是颜妈为了两个小闺女找来,准备用来织帽子的。

    



    颜妈这些日子,做了很多,毛衣、毛裤、毛鞋,甚至还有毛线袜子。她准备做完剩下的毛线帽子,便把两个孩子留给家里的妈,来带。她准备今年就跟孩子们的爸爸外出务工。

    



    孩子他爸老五已经催过她好几回了,她舍不得家里的孩子,便也托着。只是这回老五那边出了点事儿,她待不住了。只道这月月底便出门。

    



    颜妈想到这,加快了针线穿梭的速度。颜妈手巧,很快便织出了一个花样。

    



    灯光影影绰绰,恍恍惚惚间,颜妈眉头一皱,停下了手里的伙计,她又深呼吸了一下,隐隐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空气中弥漫。

    



    忽然,她浑身一颤,一手拿开了手下的东西,翻身,下床,跛着鞋子,就往两个闺女住的房间里窜去。

    



    现已进入深秋,她甚至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只着一件秋衣,便慌忙出了门。

    



    来到两个闺女的房间,颜妈感觉那股子气味更浓郁了。

    



    可她两个闺女,却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竟然还在酣睡当中!

    



    她颤抖着手,一把掀开被子,攥在手中,用声嘶力竭的声音朝陡然惊醒的两人吼道:“赶紧爬起来!你们都给老娘我,穿上衣服,滚出来!”

    



    话毕,她攥紧手里的被子,也不管吓傻了的两人,急步走了出去。

    



    颜颜和颜凤两姐妹对视一眼,见对方眼中,除了莫名其妙,就剩下惊惧。显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也不明白妈妈为何朝她们大发脾气。

    



    她们依言跟了出去。

    



    此时此刻的颜家,灯火通明。颜妈把堂屋的门,大灯,连着屋檐下、置办给路过的人、照明的灯,也一并打开了。

    



    颜颜她们住的卧室,本就在堂屋的里间,所以她们一走出来,灯光、冷风,霎时间晃了她们的眼,乱了她们的心。

    



    “妈妈,怎么了嘛?你不要生气了。”爱撒娇的颜颜,一脸无辜的询问颜妈。

    



    要是往常,颜妈生气了,颜颜说话哄哄,也就没什么事了。可今天不一样,她是真生气了。

    



    “怎么了?你还敢问我怎么了!说说,你们今晚都干什么了?给我老实交待!”话落,颜妈不知何时拎在手中的一根松条,被她狠狠地打在了家中的长条高板凳上。

    



    “……”?颜颜被震了一下,惊得说不出话。颜凤亦是如此。显然都想到了什么。

    



    见两人都闷不吭声,颜妈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转身顺手拎过一根长条高板凳,呵斥到:“好啊,都不说话是吧?哼,来,都给我上去跪下!什么时候交代了!什么时侯回去睡觉!听明白了吗!聋了?”

    



    “……嗯。”回答如声若蚊蝇的颜颜,颜凤害怕得腿都打颤了,哪还敢靠近颜妈?

    



    就这犹豫的当口,颜妈的暴脾气一下子就爆发了。松条在板凳上,反反复复敲打不说,更瘆人的是她拿着松条对姐妹两的指指点点。

    



    颜颜早就感觉,妈妈可能下一秒气不过,就要用这个武器,来打她们了。而颜妈现在这个架势,更是压垮了她最后一根神经,当即吓得哇哇大哭。

    



    “妈,我……”颜凤见颜妈一副你们不认错,我就不罢休的架势,刚打算如实交代,便被突如其来的呼声打断了。

    



    “哎呦,英子你这是做哪样啊?大半夜不睡觉,折腾孩子们干啥?”

    



    还没看见人进门来,颜颜就知道是婆婆来了。顿时,她便像是看见了救星一般,激动得低呼道:“婆婆!是婆婆来了!”

    



    颜凤没有颜颜那么大反应,却也是松了一口气。

    



    唯有被称作英子的颜妈,倒像是十分头疼的样子。

    



    没办法孩子她婆婆邹氏,对自家的娃,很是纵容不说,连犯了错也十分袒护。

    



    无论她怎么跟她说,对孩子太纵容,孩子会恃宠而骄,以后不好管教!她也是听不进去的,她还很有理的样子说,“哎呀,孩子还这么小,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再说了你不也经常对孩子们大呼小叫的吗,呃嗯,抵了,都抵了。”

    



    话一转,她还得瑟呢,“想当初,我和老五他爹,也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不照样把人教的好好的!”

    



    每当遇到这个情况,颜氏都恨不得把孩子藏起来教育,不叫邹氏看见!今天她也是气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