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八章:前兆(一)
    我家门前,原本横亘着一条泥土路。

    



    穿过这条泥土路,向下大概三米的距离,可以瞧见一颗硕大的桃子树。

    



    桃子树总是枝繁茂密的,特别是春夏季,新枝嫩叶、娇艳桃花齐聚一堂的时候,尤其壮观。

    



    桃子树的树下,有一个洗衣槽。而在洗衣槽的右边,约莫2米的地方,有一口水井。

    



    水井是我身为石匠的爷爷亲自打的。

    



    水井也不是唯一一口!事实上,光我知道的、我家附近的水井,就有三口是我爷爷打的!

    



    水井不深,井深不过6、7米的样子,井口开得也不大,应该有一米多宽的样子。

    



    但由于我们这边雨水多,地下水充足,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就没有缺水的担忧!

    



    为了显眼,井口堆砌的很高,为了安全,井口最上面由一块厚重的石头盖得牢牢地。

    



    而在桃子树的左上方,有一座石头竖立的小房子。

    



    小房子是爷爷修的猪圈。

    一秒记住https://

    



    自从爷爷去世后,这个猪圈便空置出来了,婆婆和妈妈她们为了不荒废了这房子,便拿来堆柴火等物品。

    



    猪圈左边,搭了个小蓬,小蓬下有一个石头堆砌的磨盘,用来磨豆子,玉米面之类的粮食。

    



    猪圈后面,修了一个粪坑,因为怕人掉下去,所以它常年是被一块大石头盖住的,只余了一瓶颈小口,便于灌溉用的。

    



    虽是这般,也还是用了一块厚重木块遮挡住了的。

    



    顺着桃子树往外看,有一片“火麻草”的“草原”。

    



    火麻草又名蝎子草。即为荨麻科植物蝎子草的全草,有散瘀、止血、止痛等功效。

    



    火麻草也可用于治疗风湿痹痛、跌扑瘀血、溃疡病、痈肿疼痛、外伤出血等病症。

    



    虽然火麻草有“百草之王”的美名,但是其本身长有暗刺。

    



    如果你不小心触碰到它,皮肤马上就会红肿瘙痒,刺痛无比,就像被蝎子蛰到一样的痛苦。没有个三四天,红肿疼痛感是让你消不掉的。

    



    不过,火麻草也应了那句老话“解铃还须系铃人”。

    



    即火麻草蛰痒痛了你,你也可以用火麻草来治痒痛。

    



    此时,我正坐在泥土路下面的阶梯上的一块鹅卵石上,几步开外是正在桃树下洗衣服的婆婆。

    



    双手托腮,望着婆婆晃晃悠悠的背影的我,不禁感叹一句“大家都好忙啊!”。

    



    这些天,我发现大家都很忙。

    



    姐姐忙着上学读书,连放学了都忙着做作业,没时间带我去玩。

    



    就连整天和我形影不离的妈妈,都因为忙,把我扔给了婆婆带。

    



    姐姐,我是理解的。

    



    可妈妈,我不太理解。毕竟,连干农活,下地什么的都拉着我的人,居然天天上街玩,都不带我了!

    



    生气!太过分了妈妈!

    



    我不解气的一手拔起地上杂草,一根、两根、三根……直到我周围的杂草都被我霍霍光了,才罢手。

    



    “乖乖,这是怎么了啊,给婆婆说说?”婆婆转身用瓢瓜舀水的时候,见我正气愤的拔草,可能以为是她没理我,所以我生气了。

    



    “婆婆,你说妈妈这会儿在街上干嘛呀?”嘟着嘴的我,盯着婆婆的眼睛疑惑不解到。

    



    “哎呀,乖乖,今天都问了多少遍了!不是给你说过了吗,你妈妈是去打电话了。”婆婆恍然大悟,又语重心长道。

    



    家里没有条件安装电话,所以我们和爸爸通电话一般都要到马路对面的一家小卖部花5毛钱去打。

    



    对了,手机街上到也有卖的,可是太贵,妈妈他们舍不得花钱买,也没有那个闲钱去买。

    



    “婆婆,骗人!打电话用不着这么久吧!都一上午了,妈妈也没回来!”我午饭都是和婆婆一起吃的!

    



    “嗯,那英子她可能去你外公外婆家里了。”婆婆见瞒不了我,索性猜测道。

    



    “……”对得到的这个答案不满意,我不满地撇撇嘴,无语。

    



    婆婆见我不好劝,索性也不管我了,她专心致志的洗她的衣服去了。

    



    唉,郁闷啊!我低着头,瞧着地上的蚂蚁也是形单影只,我忽然有点儿同病相怜的感觉!

    



    我产生了一个想法,给它找个伴儿。

    



    结果瞧来瞧去,就没看到除它之外的任何一只蚂蚁跑过来!

    



    无奈,我只好把它放到我发现的一个“新朋友”身边去了。

    



    哦,对了,新朋友是一只蜈蚣。

    



    姐姐,回到家里已是半下午的光景了。

    



    她一回到家,就把她的家伙事儿都搬出来,摆上了。

    



    高板凳,矮板凳,书包,书包里的东西……接下来是沉默的奋笔疾书。

    



    我在一边盯着。见姐姐的注意力都在手下,我就悄悄地挪到她的旁边,小心翼翼地打开她书包,从她书包里掏出一只笔和一本不知道是书还是本子的东西,在上面画着蝴蝶!

    



    或许是觉得我画的还不错,我又画了猪,蚂蚁,蜈蚣……

    



    “妹儿!你在我的书上乱涂什么!这可是我的新书!”姐姐惊呼一声,从我手中一把夺走了我的作品。

    



    “我……我在画画。”感觉姐姐生气了,我低着头,心虚的回答到。

    



    “额,那也不能乱拿姐姐的东西来用呀!知道吗?”姐姐也许也理解我一个人在一边太无聊了。所以说话温柔了些。

    



    “哦,好。”我埋头,扯着我的碎花裙摆,喏喏道。

    



    “行吧,这个拿去玩吧!”姐姐也不生气了,随手递给我个小本子。

    



    我抬头,朝姐姐欢喜的接过,姐姐最好了。

    



    姐姐做完作业,又教我折她刚刚学会折的千纸鹤,我俩折了一会儿后,妈妈就回家来了。

    



    妈妈带了好多东西,全部都是用的,有我和姐姐的小裙子,衣服还有棉袄呢!

    



    这么热的天气,我想不通妈妈拿棉袄来干什么?

    



    妈妈也没解释,她兀自忙活去了。

    



    是夜,在星星遍布漆黑的天空的时候,即使是明黄的月亮,也不能与之争辉。

    



    屋外是微风拂过白果树茂密头发的飒飒声音,屋内是妈妈,翻动衣柜,捯饬物品的繁忙身影。

    



    此时此刻的我,刚刚洗完澡,被妈妈抱放在床上。

    



    而明天要上学的姐姐,也已经在隔壁的房间里,睡下了。

    



    在妈妈又一次打开衣柜,又合上,又走到电视旁边的柜子前,拉开抽屉的时候,本该睡觉,却又毫无睡意的我,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对妈妈好奇道“妈妈,你在弄什么呀?”

    



    “怎么,是妈妈吵到颜颜睡觉了吗?”妈妈翻动抽屉的手,一停滞,转头看向坐拥着棉枕的我,询问道。

    



    “没有!”精神奕奕的我,立马回答到。

    



    “嗯。那颜颜快些睡觉吧。时候不早了。”妈妈下意识地看了看墙上的大钟表。

    



    “妈妈,我还不想睡觉呢!不过,妈妈是在弄什么东西吗?”怕妈妈叫我睡觉,我连忙转移话题。

    



    “嘿,大人的事情,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问这么多干嘛?!”妈妈忽然不耐烦起来。

    



    “可是,我……”盯着妈妈的我,忽然有点儿说不出的委屈。

    



    我只是想关心一下妈妈而已。

    



    “可是,什么可是?听话,躺下睡觉。”妈妈眼神一凛,语气愈发严厉。

    



    “哦,妈妈。我知道了。”莫名有点失落的我,乖乖躺下了

    



    妈妈,没有搭理我了。

    



    她自顾自的忙碌着。而依旧毫无睡意的我,却一直瞅着她。

    



    很快,她也发现了这点儿。

    



    不听话的后果,当然很严重。

    



    结果,就是我被撵出来了。

    



    妈妈说,让我今晚去和姐姐睡觉。别在她跟前烦她。

    



    没办法,我只能搭着拖鞋,抱着我的小枕头,往姐姐睡觉的房间出发。

    



    这是我第一次,在家离开妈妈的怀抱,自己睡觉。

    



    摸黑来到姐姐的房间的时候,听着姐姐轻微的呼吸声,我知道姐姐已经睡着了。

    



    没有叫醒她。我缓缓的扶着床杆,往床上爬上去。

    



    因为胆子小,不敢自己睡一头。便和姐姐睡一头。

    



    因为怕吵醒姐姐,我只好侧着身体,睡觉。

    



    因为姐姐平时都是一个人睡觉,所以她的床其实并不宽敞。

    



    不过,好在她习惯睡在床中间,我贴着床沿边,睡姿好点儿也不会掉下床去。

    



    事实上,我睡姿不好!也并没有掉下床去!

    



    原因是,我发现第二天早上,我居然神奇地越过了床中间的姐姐,睡在了床里头去了,也就是床靠墙的那边。

    



    至于怎么搞的,我也不甚清楚。

    



    也许是我自己,睡觉不老实,爬过去的。也许是姐姐,半夜苏醒的时候,把我挪进去的。也许是妈妈,过来把我抱进去的。

    



    总之,我也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