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六章:被围观的食匠。
    秋天,自古以来都有多事之秋的美名,可谓威名远播。

    



    四川的秋天,也确实不是虚有此名。

    



    秋天到了,代表着农忙的时候也到了。

    



    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最热闹的日子,被秋天占尽了风头。

    



    我家的房子后面有一颗百年老树,白果树。

    



    它是让我家,乃至同村人都引以为傲的一颗古董树。

    



    我们的村子也因此而得名,称白果村。

    



    “婆婆,为什么要叫它古董树呢?”幼时的我,总是对一切新事物、新言论,有着迷一般的眷恋和好奇。

    



    “因为它像古董啊!”婆婆总是会满足我的好奇心。

    



    “像古董?哦哦,是值钱的意思吗?婆婆?”婆婆的话,让我更好奇了。

    



    “嗯,但它比古董要值钱!”婆婆仰首站在白果树下,盯着它,语气很淡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比古董还值钱?那它还真是昂贵呢!”我自以为是悟道了真理,继而感叹到。

    



    一阵无言。

    



    就在我以为,婆婆要打住这话题的时候,婆婆摸着白果树的根,开口了“颜颜,你还太小,不懂。婆婆跟你说,这白果树啊!之所以可以和古董媲美,甚至更胜一筹的原因是,它的作用,比古董高!换句话说,就是它的价值比古董的价值要高!但这个高,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知道了吗?颜颜。”

    



    “哦!”望着面前交错盘亘的白果树根,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婆婆也不管我,是不是真的懂了。

    



    她兀自捡起地上掉落的白果叶,继续说道“颜颜,你看这白果叶,多好看啊,伞状的模样,像极了神对我们的保护!”

    



    “妈,你又在跟颜颜,絮絮叨叨的乱说什么话呀!”妈妈突然从一旁出现,吓得我拽紧了婆婆饱尽沧桑的手。

    



    “哎呀,能乱说什么话呀!英子你真是少见多怪。”婆婆把我护在怀里,拍了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还不忘奚落反驳妈妈。

    



    “不是,妈,你以后少跟孩子说些有的没的!”妈妈有点儿恼了,但也拿婆婆没辙,无奈道。

    



    “好嘛好嘛,英子,妈以后尽量少说哈!走吧走吧,回去做饭了,颜颜都饿了!是不是颜颜?”婆婆一看妈妈恼了,也不愿意和妈妈吵,便转移话题,一边问我,一边还背着妈妈跟我眨眼睛,使眼色。

    



    我的方向既朝着婆婆,也朝着妈妈,见此也不傻,反应极快地朝婆婆点点头,高声回到“嗯嗯,颜颜肚子饿了!想回家了。”

    



    “看吧!颜颜都说饿了!英子咱们现在回去吧。”婆婆呵呵一笑,拉着我,走在最前边。

    



    妈妈本来还想说点什么,见此也只得先跟着回家了。

    



    后来,我又从妈妈口中得知,白果树的价值,不仅在于白果树的白果有营养,能口食,还在于它的根叶能医病入药。

    



    因为白果树的果实,在秋季才成熟掉落。

    



    所以每当秋天到来的时候,总会有许多的人,来到白果树旁,一边瞻仰它,一边捡白果。

    



    巧的是,往往这个时候,谷子刚刚打完,正是人们最赋闲的时候。

    



    有的人还专门利用这个好不容易、忙里偷闲的时刻来赚钱,赚粮。

    



    这个人,就是炸爆米花、玉米泡筒的食匠。

    



    食匠来的时候,还是下午。

    



    时值烈日当空,晴空万里无云。

    



    他的年纪有些大了,头上的鹤发和他长长的胡子,相得益彰,说不上的精神矍铄。

    



    他在白果树荫蔽的地方,选择了一块空地,安置了下来。

    



    他不是空手而来的,而是万事俱备!

    



    他带了好多家伙事儿,我看着他如数家珍的把他的宝贝,老式火炉、葫芦形压力锅、麻袋一一从背囊里拿出来。

    



    那个时候的农村,打爆米花还没有现在这样,外型轻巧、操作简单的便利机器。

    



    有的只是传统的、笨拙的爆米花机和其人精湛的技艺。

    



    我看着他在炉火上架着黑乎乎像大炮一样的爆米花机,他一边拉着风箱一边摇动着,随着“嘭”的一声巨响,一团白烟升腾而起,热腾腾、香喷喷的爆米花便装满了口袋,诱人的香气让我和一旁围观的群众狠狠的咽了咽口水。

    



    见此,我知道我再也不能坐以待毙了。

    



    我兀自地挤开了身旁的人,离开了围绕着“美味”的大家,跑回了家。

    



    “妈妈!妈妈!妈妈!”还未走进家门,我高亢、急切的声音,便引得正专心干活的妈妈侧目而视。

    



    “怎么啦,颜颜?”妈妈一脸莫名的看着我。

    



    “妈妈,我要!我也想要……”爆米花,许是心太急切的缘故,我竟打了结巴。

    



    “要什么?颜颜慢些说!不着急。”妈妈见我着急得说不出话来了,安慰道。

    



    “妈妈,妹儿她是想吃爆米花了。”就在我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的时候,同行的姐姐帮我解了围。

    



    “颜颜,是想要吃这个吗?”妈妈微微一笑,从一边拿过一个袋子,里面赫然是新鲜出炉的爆米花和包谷泡筒。

    



    “嗯嗯~”眼中还晃悠着泪花的我,拼命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嗯?额?我和姐姐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一丝讶异和一抹掩盖不住地欢喜。

    



    姐姐先反应过来,“妈妈,是什么时候……”。

    



    话未说完,被我接了过去,“是啊,妈妈是什么时候打的爆米花?我们怎么没看到妈妈来”。

    



    要知道,从食匠师傅刚刚到来,我们一帮童子兵便包围了他。

    



    期间,更是一眼未眨地盯着,他忙活了好一阵子。

    



    “我就知道你两个,特别是颜颜你这个小馋猫,肯定要闹着吃这玩意儿!所以我便在听说了,食匠老先生今天要过来的消息时,早早地便拜托了隔壁赵婶儿,帮忙打了些……”妈妈一脸得意地说着,她未卜先知的事儿,一边拉过我,给我揩了揩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滑落的泪珠儿,又给我和姐姐一人拿了一根包谷泡筒。

    



    最后,她还吩咐姐姐带着我,给婆婆和堂姐堂妹她们拿了一大包爆米花什么的吃食儿过去。

    



    等我和姐姐再回到家中时,妈妈已经做好了晚餐。

    



    在妈妈引导下,我们洗了手,在堂屋里,吃了饭,而后,规规矩矩的洗漱完了,便留下妈妈一个人在灶屋(也就是厨房)里,孤军奋战。

    



    期间,虽说懂事儿的姐姐,跟进了灶屋,毛遂自荐地跟妈妈说,她来洗碗!

    



    但是,妈妈没同意。

    



    反而把姐姐撵出来了。

    



    可姐姐她没有进里屋来,和我一起看电视,而是进了已经关闭了大门的堂屋。

    



    姐姐她拿过她挂在墙上的书包,从里面抽出了一本书籍,孜孜不倦的在明黄的灯照下,看了起来。

    



    偶尔,看到喜欢的字句时,还会小声的朗读起来。

    



    我却乐得逍遥,一个人在里屋里,看着动画片,好不得意、悠闲。

    



    但很快,一阵嘈杂地声音,夹杂着一片混乱地脚步声,隔着门,向我袭来。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哟,英子。在忙啥呢?这么早,就关门啦?他二嫂嫂咱们这算是来得不巧了呢!”这独特的高嗓音,我一听,就知道是后院的张婶婶,过来串门来了。

    



    果然,下一秒就听见妈妈对来人,招呼道:“哎呀,张姐儿,瞧您说的,嫂嫂也来了啊。快,都进来坐吧!”。

    



    “嗯,好不容易闲下来了,自然是要四处走走的。”二妈(也就是我妈的二嫂嫂)恬淡地声音,传来。

    



    听到二妈的声音,我欢天喜地从里屋溜了出来。

    



    “哎呦,做什么坐呀!英子,实话跟你说吧,咱们可不是来闲聊的!”张婶儿,一副别有用意地样子,挽着二妈从灶屋那扇耳门,迈了进来。

    



    “那是……”妈妈一脸莫名。

    



    未等妈妈,想明白,我一把推开里屋地木门,朝来人嘿嘿一笑高喊道“二妈,婶婶晚上好!”。

    



    恰巧堂屋里的姐姐,闻声,也拉开了堂屋通往灶屋的耳门,礼貌地打了招呼“二妈,婶婶晚上好!”

    



    “晚上好!颜颜,颜凤。”二妈笑容和蔼地朝我和姐姐招了招手。

    



    我和姐姐不约而同地走到了二妈面前,二妈一把抱起了我,还不忘埋首摸了摸姐姐的头。

    



    “英子,你的两个娃娃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啊!”婶婶看了看我和姐姐,对妈妈赞美道。

    



    妈妈,笑而不语。

    



    我却仿佛从妈妈的笑容里看到了一丝骄傲。

    



    那种感觉,我不太懂,却很想妈妈一直都可以保持这种笑容。

    



    “英子,你看,我带了什么东西来了!”婶婶见妈妈笑而不语,连忙从上衣的袋子里,献宝似的,掏出一样东西。

    



    那东西被婶婶用几块黑布包裹住了,似方非方、似圆非圆,看不清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张姐儿,你这是……?”妈妈疑惑地声音还未落下。

    



    “噗嗤。张姐儿你这里三层外三层地裹着东西,叫人家英子怎么看啊!”二妈打趣的声音便响起来了。

    



    婶婶忽然像是少女的心思被人拆穿了一样,竟是娇羞一笑“呵呵,是我考虑不周了!哎,我那不是怕东西刮花了嘛!”但很快,她便理直气壮的反驳了二妈。

    



    “行了,赶紧把东西打开吧,时候不早了。”二妈无奈催促道。

    



    “啊,是,好。”婶婶双手麻利地把东西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