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四章:繁衍的寂寞。
    清晨,我在小鸟清脆的叫唤中,悠悠醒来。

    



    妈妈还在睡觉。我没有吵醒她。

    



    我轻轻地爬下床去,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间的门栓,来到堂屋,再从堂屋的耳门,悄悄地来到厨房。

    



    厨房很简洁。除了大灶台和柴火之外,还有一个小灶。

    



    小灶是临时搭建的,不高。而且搭建的材料也很简易,就是几块砖头。

    



    小灶甚至不牢靠,因为它没有糊上水泥之类的固定保护膜。

    



    小灶前,不满5岁的姐姐正在烧火煮饭。

    



    她没有在我家灶台上做饭。因为灶台太高,她够不着。

    



    火烧得正旺,端坐在小灶前的姐姐被火烤得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她也只是随意的用手抹了抹,殊不知煤灰全擦在脸上了。

    



    “噗嗤”我没忍住,一下子笑出了声,姐姐的样子实在是太滑稽了。

    



    姐姐一愣,扭头朝我看了过来,见我穿着一身睡裙,眉头一皱问道“妹儿,怎么不睡觉了啊?是姐姐吵到你了吗?”。

    



    “没有,姐姐!你起的好早哦!”现在不过早上6、7点中的样子。

    



    “嗯”姐姐敷衍的应了一声,便专心的烧起火来了。

    



    我也不在意。左瞧右瞧了一阵,也搬了一根小板凳,坐在了姐姐旁边。

    



    姐姐没管我,只是往旁边挪了挪。

    



    “姐姐,你在煮什么啊?”

    



    “稀饭”姐姐头也未转的回了我。

    



    “哦!”我用力的点点头。也学着姐姐端坐在小板凳上。

    



    一阵沉默。

    



    又过了一会儿,铁锅中发出了扑扑声,锅盖也被水蒸气撩得不停地上下浮动。

    



    “姐姐!锅要炸了!要炸了”我被眼前的场景,吓得一哆嗦,双手紧紧的抠住身下的小板凳。

    



    “没事。不会的。”只见姐姐一手麻利的揭开锅盖,一手用汤勺不停的在锅里搅拌了两下,后又把锅盖盖上了,只是没有先前合的紧。

    



    “可以了。妹儿你不用那么紧张。”姐姐见我惊恐的样子,有点儿哭笑不得的说道。

    



    “啊,嗯,好!”我点点头,表示我知道了。只是手仍然抠着板凳。

    



    姐姐也没有再安慰我了。她又去洗了些青菜。

    



    很快,妈妈醒了。

    



    她拿过姐姐洗的青菜,又去切了肉,三两下便弄好了下饭菜。

    



    吃过早饭后,姐姐便独自去上学了。

    



    我就跟着妈妈,妈妈去哪,我就去哪。

    



    妈妈如常的下地干活。她把我放在背篓里。

    



    背篓里被她放了一根小板凳。她总是嘱咐我要坐稳了,如果觉得不行就叫她。而且手一定要牢牢地抓住她的衣服。

    



    我也配合得很好。很乖。她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妈妈很喜欢跟我聊天。她总是不停的问我话。

    



    “颜颜,坐好了吗?”

    



    “好了”

    



    “颜颜,我们今天去小公路下的田边土怎么样?”

    



    “好的”

    



    “颜颜,长大了想干什么?”

    



    “不知道”

    



    “那颜颜,想不想爸爸啊?”

    



    “想”其实这个时候的我还没有见过我的爸爸。

    



    但我时常听妈妈说,我的爸爸不仅英俊,聪明,而且很勤劳。

    



    他现在在外面工作,挣钱养我们呢。

    



    我们总是在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答中,在家和目的地之间穿梭。

    



    今天太阳有点大,妈妈来到目的地之后,把我安置在林荫树下,自己顶着太阳,挖土种地去了。

    



    我经常很无聊。每每这个时候,我是最无聊的。

    



    起先,我会玩玩泥巴,用树叶逗逗小虫,偶尔盯着妈妈看上一会儿,然后,便坐在我的小板凳上,慢慢发呆。

    



    往往,我都是在睡眠中,被妈妈抱回家的。

    



    可今天不一样。

    



    由于,今天太阳实在太大,妈妈做到一半,便决定先回家休息。

    



    她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身体不行了,就什么事儿都办不成了。

    



    结果,我当然是高兴的啦。我抱着妈妈给我准备的小草帽,率先走在前面。

    



    身后,妈妈也很快收拾好了东西,背在身上,几步撵上了我,牵着我上了小公路。

    



    巧的是,一上小公路,妈妈就遇到了她的发小-李蓝玉。

    



    “哎呀,英子!这么巧呢,这是你家二娃吧,真可爱!”李蓝玉阿姨笑容可掬的和妈妈打完招呼,就俯身摸了摸我的脑袋。

    



    “是啊,真巧!颜颜,快叫你蓝玉阿姨!蓝玉!你这是刚刚上完街,回去了吗?”妈妈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晃了晃拉着我的手,吩咐道。忽然,又话锋一转,询问起蓝玉阿姨来。

    



    “…蓝玉阿姨”我有点腼腆的喊了一声。

    



    “哎!哎!好!可不是吗,本想多逛逛的,这天气太热了,受不了!这不,准备回去了!”蓝玉阿姨和蔼可亲的应了我一声,还不忘抱怨,吐槽一下这个炎热的天气。

    



    话说到这,蓝玉阿姨忽然朝我眨了眨眼,引诱道“二娃,走,到姨家玩玩,好不好?”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妈妈,想着怎么说,其实我对这个阿姨,挺有好感的,对她这个提议也不怎么反感,甚至挺好奇的。

    



    妈妈见我看她,便也询问道“颜颜,要不要去你蓝玉阿姨家玩玩?”。

    



    我看着妈妈眼睛,有种错觉,感觉妈妈是在鼓励我去,是吗?我问自己,遂又盯着蓝玉阿姨瞧,见她伸出双手,做出要抱我的手势,鬼使神差的我,点了点头。

    



    妈妈和蓝玉阿姨还说了什么,我已经没兴趣听了,一心想着一会儿去蓝玉阿姨家玩的事情。

    



    很快,蓝玉阿姨和妈妈提出了要先回去了的话。

    



    分别时,妈妈嘱咐我要听蓝玉阿姨的话,我听话的点了点头。她便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一点儿,也没有哭闹的反应,只是目光一直跟着她,直到再也看不到她。

    



    就这样,蓝玉阿姨抱着我,往与我家相反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蓝玉阿姨不停的跟我讲话,但我却没怎么说,目光一直看着前方,每一个岔路口,都要看上好一会儿。

    



    直到,蓝玉阿姨把我带到一条河流前,指着一艘独木舟,问我“二娃,你晕不晕船?”。

    



    “不晕!”我本能的回答。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坐过船。

    



    “那行,来,二娃,我带你上去。”说着,蓝玉阿姨先把我抱上了船,放下,待我坐好后,这才并排和我坐在一起。

    



    木船很快就开了,开船的是一个老爷爷,他拿着两个木浆,交叉的划动着。

    



    蓝玉阿姨一直在和哪个老爷爷聊天,但我一句都没听进去,我一直专注于木浆划过水流的模样。

    



    和妈妈分别时是阳光活跃的下午,但到蓝玉阿姨家时,已经接近傍晚了。

    



    直到看到蓝玉阿姨家时,我才反应过来,今天回不了家了。

    



    一种惶恐,不安的情绪,莫名的占据了我的心房。

    



    这种低落的情绪,直到在蓝玉阿姨家吃完饭,准备睡觉了的时候,才又加剧了。

    



    忘了说了,蓝玉阿姨也有三个孩子,一个女孩,两个男孩。且都在家。

    



    他们的年龄都不太大。分别是8岁,6岁,4岁。

    



    我不太喜欢他们,因为他们自己只顾自己玩自己的,不和我聊天,也不太搭理我。

    



    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感觉他们对我有敌意。或许是由于我霸占了他们的妈妈吧!我如此想到。

    



    入睡后,我更加确定了我的想法。因为晚上蓝玉阿姨是和我在一起睡觉的。

    



    可我本该得意的我,却并不开心,我想念妈妈和姐姐他们了。

    



    原以为要睡不着了的我,却很快入了眠。

    



    第2天,又在蓝玉阿姨家玩了一天后,我便央求着她,送我回家了。

    



    其实,说是玩,我也并没有怎么玩开心过,而且蓝玉阿姨也没有时间一直陪着我,她一边要送那几个哥哥姐姐上学,一边要干活,根本腾不出时间来照顾我。

    



    最多的时候,是我一个人在家里看蓝玉阿姨为我放的动画片。

    



    那个时候,电视还是黑白电视,动画片也只有黑白的。而动画片中,我独爱的是崔鸟与傻大猫。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距离去蓝玉阿姨家玩,也过了有几天了。

    



    这天,我一个人穿梭在四爹家与我家的泥土路上,其实就是前后院的距离。

    



    一路上,什么东西都能引起我的注意力,不管是能刺痛人的火麻草,还是行走在墙角的蚂蚁、蜈蚣,亦或是掉落在泥土路上的败叶枯枝,它们都是我在路上的小玩具。

    



    临近家门,忽然,行走在远处田坎小路上的人影,闯入了我的眼帘。

    



    那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裙,长发披肩的年轻女子。

    



    她风姿卓越的身影,在两岸碧绿夹道的田坎路上,显得格外迷人。

    



    我盯着她,入了迷。

    



    我却不知道,在我的身后,有一个人同样被迷了眼。

    



    那个人,就是我的姐姐。她正坐在敞开的堂屋里,搭着一根长板凳,写她的家庭作业,刚刚偶尔的一瞥,让她看到了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人一她的班主任老师,刘婷婷。

    



    她走过来了。我盯着她,如此默念到。

    



    这时,妈妈从里屋里来到堂屋,正准备检查姐姐的作业,完成的怎么样了,却见姐姐盯着远处发呆,正准备呵斥一番,却听见一个温柔的声音,“您就是颜凤的家长吧?”。

    



    “啊,是,我就是!请问你是?”妈妈一愣,继而问道,这个细柳扶风的女子。

    



    女子还未来得及自报家门,就被惊讶后,反应过来的姐姐叫住了“刘老师,您怎么来了?”。

    



    妈妈一听,反应也快,她对姐姐责备道“小孩子家家的,不能这么没礼貌,怎么能这样问人家老师呢!”。

    



    女子应该是没想到我的母亲,突然就对自家孩子发了火,连忙劝解“没事儿,没关系的,小孩子嘛!我这次家访,主要是想和各位家长沟通一下……”。

    



    “哦哦,这么说,不是颜凤她表现差,才让老师你来的……”妈妈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

    



    “当然!颜凤这孩子学习努力,知道上进,学习成绩又好……”那位被称为刘老师的女子,一副我的学生优秀,我骄傲的表情。对姐姐赞不绝口。

    



    妈妈一听,自是喜不自胜,拉着人家老师聊了好一阵,末了,还要留人家老师在家里吃午饭。

    



    可是人家老师推辞说,家访的对象还有好多,需要花一些时间交谈,就不逗留了。

    



    妈妈一听,觉得也有道理,就说不吃饭就算了,那拿点咸鸭蛋什么的,回去尝尝也好啊!还说什么这是自己家养的,自己泡的,营养价值高。

    



    但人家老师还是严词拒绝了。她说,“……我刘婷婷不会要各位家长的一分一毫,我只是按例家访,尽自己的本分而已……”。

    



    妈妈脸上闪过一丝被看穿的羞愧,但到底也再硬塞人家老师什么东西了。

    



    所以到最后,那位美丽的老师两袖清风,挥挥手,不带走一丝云彩的离开了。

    



    我想,这或许也是我长大了想当幼师的一个诱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