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二章:初识。
    在幼儿园的日子,总是过的飞快。

    



    又是一个下午放学了,我独自撑着一把小巧玲珑的伞,行走在往返家中的街道上。

    



    可能是星期五放学太早的原因吧。今天的街道还很热闹,似乎早晨早市的喧嚣气氛,还余音未散。

    



    我漠然的看着街道上,往来行走的人,偶尔从我身旁经过的大人、小孩,成了我探视的对象。

    



    我承认我有些吃味,我很艳羡那些小孩子。因为他们有家人接送!我的家人呢?我想他们忘记了我今天放学放得早吧!

    



    想到这里我有些激动的拽紧了我手里的雨伞伞把,想要更快一些到家。想着他们看见我这么早回家,肯定都是一副吃惊的模样,我就想偷笑。

    



    可是天公不作美,刚刚还是一副病殃殃的毛毛雨模样,转瞬间变作了瓢泼大雨,这迫使我的步伐变得更缓慢了,当然,心情也不好了。

    



    耳边充斥着雨水滴落的滴答声音,这使得我的心情更加烦躁,连带着我的步伐都有点儿急躁、凌乱了。

    



    忽然,我停住了脚步,三米外,一道灰色人影,映入了我的眼帘。他是一位年近半百的老者,但看得出身体十分硬朗,精神矍铄。

    



    他给我的感觉是不熟悉的,但是像有某种东西牵扯一样,我瞧着他就有种挪不开视线的错觉!他也瞧见了我,同样的,也没有很快就转移视线!但相比我的疑惑不解,显然他的眼睛更清明。

    



    我不动了,他却朝着我的方向,踱步而来!我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突然,他朝我开口了:“你是老二颜娃吧!”语气肯定,不加疑惑!我单名一个颜字,是家中第二个孩子!没错!但眼前这个人,我没什么印象,显然第一次见。我有些迷茫的回问道:“是又怎么样!你是谁呀?怎么会认识我?”

    一秒记住https://

    



    他一听到我的回话,就笑了,还笑得那么…慈祥?我越发好奇他的身份了,总觉得很…很想亲近他!我简单的脑袋,突然冒出的想法,无法遏制!后来的事儿,似乎是顺其自然的发生的……

    



    我跟着他去了一家小面馆,面馆的位置我特别熟悉,我几乎日日都会经过那里。因为那是我上学的必经之路!但让我惊讶的是,我竟然从没有发现这里有一家面馆!而且看样子,还是一家老字号!

    



    在那里,我所有的疑惑不解,都得到了好的缓解!原来,他是我的外公,亲外公!我妈妈的爸爸!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这次的见面,不是偶然!是安排,刻意的安排!

    



    回家后,我跟谁也没有提起过我见过外公。这仿佛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小秘密。而我也并没有见到家里人因为我早回家就露出一副吃惊的模样。

    



    事实上,他们根本就不在家!更糟糕的是,我在回家的途中,因为风大的缘故,被刮了一身雨水!全身湿哒哒,又在屋檐下等了好久,不意外的,第二天就发了高烧。

    



    期待中的关怀,如约而至,我却因为突如其来的高烧,而失去了享受的心情!

    



    好在那高烧来的快,去得也快。我在家休养了一天后,就生龙活虎的了。

    



    今天是星期天。原本两天的假期,也因为我身体的不适,而消磨了一半,但我不甘愿假期就这么被我给蹉跎了。

    



    所以从早上我一醒,就计划着出门玩耍的事儿!先是乖乖的吃完早饭,然后把老师布置的作业拿出来写好!最后在姐姐的带领下,出了门。

    



    我的姐姐,是一个刚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小学生。她很聪明!也很漂亮!见过她的人都这么夸奖她!大家都很喜欢她!我也很喜欢她,因为她对我非常好!虽然,她只比我大两岁,但似乎比我聪明懂事的多!

    



    说是我要出门玩,其实也不然,因为我的角色,只是扮演了一个跟屁虫而已!我只是想跟着姐姐出去玩。我非常依赖她!

    



    这两天天气不好,几乎每天都有一个时段在下雨,今天也不例外!好在就早晨那会儿下了一场毛毛雨,这会儿天已经放晴了。但农村的水泥路,却依然难走!

    



    我家坐落在一条山沟里,或许是因为盆地的关系,位置并不偏僻。甚至因为毗邻乡镇的关系,依山傍水的,使得我家位置显得格外好。

    



    可位置再好,也逃不过农村基础设施差的弊端。不好走的路,依然不会变得好走!

    



    那时候我们家周围的路,还没有普及现在这样,用水,鹅卵石和沙铺垫出来的混凝土公路,或者是沥青路。最多的还是泥土,石头堆出来的水泥路。

    



    但也许走惯好路的人会受不了这水泥路,可对于一出生就生育于这个地方、这个环境的我们来说,便是习以为常的家常便饭!是以我们丝毫不在意这个路是不是好走,便决然的踏上了征途!

    



    跟往常一样,我们先是去了二月、双兰的家里。哦,忘了告诉你们了,二月和双兰是一对亲兄妹。二月跟我姐姐同龄,而双兰则跟我同龄。更巧的是,双兰也跟我一样是个跟屁虫!不同的是,双兰是兄控,而我是姐控!

    



    不过,我看得出来,姐姐挺喜欢和他们玩的。

    



    我们在二月家会合之后,就又去叫了大莉莉、小莉莉,芳芳和美美一起玩。其实大莉莉和小莉莉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都是单名一个“莉”字,为了区分,我们便不约而同的喊了。

    



    我们是属于一个大院子的人。我们几个的家分布得很有意思一就像一个“金字塔”。大莉莉家住在塔顶,逐渐往下依次是芳芳家,我家,美美家,二月、双兰家,小莉莉家。或许是离家近的缘故,又或许是小孩子的天性,及其爱玩的缘故,我们理所当然地玩到了一起。

    



    我们就像是一个球队,总是在一块“踢球”,其实,我们球队还有很多球员,他们大部分有事儿,今天并没有参与“踢球”。这个暂且不提!

    



    还是和往常一样,我们扮起了“过家家”。这是我们的一个小游戏。

    



    规则是两人组成一个家庭。我们一共8个人,就分成了4组。当然,人多分得又不一样了。然后学大人一样,煮饭、炒菜!

    



    当然,这不是真的做饭、炒菜。我们会用干的,散的细泥土沙,做米饭或者调料,稀的泥土搓成各种造型的点心,还会拔各种草做菜!最后评比出造型最好,做得最棒的那家,作为胜利者!

    



    为此,我们往往乐此不疲。而乐此不疲的结果就是晚归!对此,大人们常常对我们表达他们的不满!

    



    “芳芳儿,回家了,吃饭了!!!”这不,最先是芳芳家的大人,扯着嗓子的不满声飘荡在大院子里!

    



    每当此话一出,芳芳定是溜得最快的!而我们也不约而同的四散而去!

    



    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接下来,便是我们各自的大人表达不满了的时间了。所以趁这个声音还没发出来,我们就得赶紧回去了。不然,若是大人,一个心情不好,甚至挨一顿揍,也是免不了的!

    



    其实,相对于有些人来说,我和姐姐是要自由自在一些!这些都源于我们是留守儿童!所谓留守儿童,就是爸爸妈妈不在家,家里的孩子都由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等年迈的老人带的,养的。

    



    不是都说,一代隔,两代亲吗?意思就是我们妈妈那一代是被严厉管教的,而我们这一代,都是老一辈的宠大的。所谓骂不得,打不得,不大都是从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里得来的歪理吗?

    



    就这样一个上午的时间也很快就耗光了。

    



    我和姐姐回到家里的时候,婆婆正在灶台前,忙着弄饭,看到我们回来了,就招呼我们在一边玩会儿,说饭马上就好了。

    



    我自是乐的逍遥,一溜烟的进了里屋。姐姐却跑到灶台前,接下了添柴的活儿。

    



    家里平常就婆婆,姐姐和我三个人在家。偶尔还会有我的堂姐媛媛和堂妹慧慧活动的身影。不过,她们是由她们的外公外婆带的,只有放假了才会过来玩耍。

    



    至于我的爷爷,很遗憾,他去世得早!我虽无缘了解太多。但依稀有些记忆。印象中的他已经病入膏肓。

    



    所以老是躺在半米多高的床上,任由婆婆和妈妈照顾着。那时候的他已无力抱我了,所以在我的印象中,他没有抱过我。或许有吧,但因为我年纪太小,不记得了也说不定。

    



    模糊的记忆中,他很高,比一般人要高出不少,后来从我爸妈口中得知,竟有一米九!要知道我的爸爸才一米六五!不过我并不惊讶。因为我大公(我爷爷的亲哥哥)也是一米九几!

    



    爸爸曾经说过,爷爷是个能干的人!他是我们村有名的石匠。

    



    在那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我的爷爷不仅养活、养好了三个儿子,还亲自建造了三栋房屋!

    



    爸爸说,他上学的时候,还流行粮票,肉票,布票,油票……农村里大多数人家都是一个月,甚至一年也吃不上几次肉的。而在他的记忆里,家里有时候,一周吃上两次肉,也是有的!

    



    据说,我的爷爷最宠的孙辈儿,是我的姐姐。

    



    在我姐姐还是我这么大的时候,他经常把她背上街、背下街的,还会给她买好多零食和玩具。虽然,那会儿,爷爷膝下已经不止一个孙女儿!

    



    在我姐姐还未出生前,爷爷已经有两个孙子和一个孙女了。他们分别是我的大堂哥亮哥、二堂哥虎哥(我喜欢叫他二哥哥)和大堂姐媛媛。

    



    我的婆婆(也称奶奶),她有五个子女。其中,有四个男孩,一个女孩。

    



    遗憾的是,夭折了两个!他们是我,甚至是我爸爸也无缘得见的二伯伯,和三姑妈。就剩下我大伯颜白杉、四伯颜白司(我叫四爹),而我的爸爸是最小的一个,所以很多人都叫他“老五”。

    



    其中,我的两个堂哥是我大伯母所出,而我大堂姐和后面的小堂妹是我四伯母所出。

    



    现在我们不是住的自己家,而是我四爹家里。由于家中多子,又各自成婚了,所以爷爷便早早的帮几个儿子分了家。

    



    听说在爷爷分家那天,家里分外热闹。家中大到房子、钱粮,小到厨房用具,都被一一瓜分。

    



    我家分到的房子是和爷爷婆婆紧挨着的。而在我家正前方的则是大伯伯的房子与其紧挨着的是四爹的房子。

    



    爷爷很公正,仿佛早就料到了有这一天,所以准备得很齐全。房子一人一座,空间不小,且每座房屋的方位,视角都是经过精心挑选过的。可以说是一致的好!

    



    譬如我家,虽处于两位伯伯的正后方,却完全没有被遮挡住的感觉,从我家一眼看过去,不仅能看到对面通往镇上的唯一一条大公路,而且四周的田坎小路也是一目了然!

    



    仿佛处于泰山之巅,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自从爷爷离开后,没过多久婆婆就搬到了四爹家中去了,我想有一半是帮着即将外出务工的四爹带着堂姐、堂妹他们,有一半是不想成天呆在这个伤心的地方。

    



    毕竟,白头偕老的爷爷婆婆他们是非常恩爱的。

    



    后来,我的爸爸妈妈也迫于生活的压力,先后外出务工去了。所以照顾我和姐姐的重担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婆婆身上。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后来堂姐她们被他们外公外婆带走了,只余我和姐姐被婆婆带着。

    



    许是婆婆觉得呆惯了一个地方,不想搬。所以我和姐姐也跟着住进了四爹家。

    



    没错,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是由妈妈带的。那是一段充满我和姐姐黑历史的小时光!也有一堆令人哭笑不得的事儿!

    



    其中,有一件事情的发生,让尚且年幼的姐姐和我,差点因想不开而命丧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