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一章:楔子。
    这是一段既开心又悲伤的陈年往事,它承载了我所有的精力。

    



    这也是一个讲述爱与被爱的故事。

    



    曾经的我并不知道,世界上最容易受伤的人,不止心思细腻的的成年人,也有年幼、无知的孩童。

    



    人人都说年幼无知,但真的如此吗?在那段懵懂无知的年纪,我们都曾被人或深或浅的伤害过,只是记忆让我们变得豁达了罢了。

    



    往事不堪回首,回忆潸然泪下,最好的年纪,但愿没有被错的对待!

    



    我不是陆小曼,你也不是徐志摩。

    



    你我终究要殊途同归!

    



    2003年,那一年我6岁,仿佛所有的悲欢离合,都是从这一年开始的。

    



    我们家有3个孩子。我,姐姐,弟弟。作为一个资深老二,我十分明白,当一个中间人的难处!所谓地位尴尬,也不过如此了吧!

    



    从小我就感觉到了家中弥漫着一种特殊氛围!

    



    爸爸重视姐姐,妈妈偏爱弟弟。也许是父母亲都特别在乎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吧!所以作为第一个出生的姐姐,她理所当然的受到公主般的待遇。那弟弟呢?哈,我也想通了!自古有儿便是宝。只是我没想到,这重男轻女的思想,有一天会波及到我身上!

    



    悲伤是从什么时候找上我的,我已经无从忆起!

    



    我不是一个安静的人,但却是一个喜欢上安静的人!

    



    初见弟弟的我,有的不只是惊讶,更多的是惶恐!我家并不富裕,甚至可以说穷。据说我的胞弟,是躲来的!因为那时,政府正兴“计划生育”,对于多生、超生的人家,是要进行罚款的!然而对于我家温饱都成问题的状况,是万万不能想象的!这也是导致我很晚才见到我胞弟的原因。

    



    没错,我见到我胞弟的时候,我已经6岁了,而他也有3岁了。

    



    老实说,我刚见到我胞弟的时候,心里一点喜悦的感情也无,甚至有那么一丝丝的讨厌!可见年少无知的我有多么害怕,害怕失去独属于自己的宠爱。

    



    我记得那是一个夏天。那天,阳光明媚,夏风正爽,偶而飞过的蝉,鸣声幽幽,一切都显得那么惬意!我恣意的行走在前去外公外婆家的马路上,偶尔开过的小车,都是我不断向前的奔跑的动力!我时而奔跑,时而俯身歇息,简直有释放不完的精力。

    



    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颜娃!”我惊喜的抬头,看向远处。

    



    是外公!外公来接我回家了!可是目光所及之处,却发现了一个小人!

    



    小人是一个男孩,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小巧精致的鼻子,樱桃红一般的唇,那小人也正瞧着我!我却没有再去看他,因为我发现往常只牵我的大手,竟然牵着别人!

    



    尽管那是一只白白胖胖,毫无杀伤力的,惹人喜爱的小手,但在我眼中,那无异于抢夺我宠爱的罪魁祸首!惊吓大过于惊喜的我,毫无理智的奔跑到外公身边,伸手拉下了那只碍眼的小手!

    



    可看在慈爱的外公的眼中,那俨然就是我很喜欢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子!

    



    故而他清了清嗓子,用愈加慈爱的声音介绍道:“颜娃,这个是你的弟弟,亲弟弟!今天刚刚回家。你以后要好好照顾他啊”一语成谶,在我以后的很长时间里,我都在照顾这个家伙!至今亦如是!

    



    我是从4岁才开始读的幼儿园。在那个年代里,也算是读的很晚的一批了,更何况是如今,一岁的孩子,都早早的上了早教!也许是启蒙晚的原因吧,不,也许是我天生的不聪明,导致我的学习能力总是比别人差。对此,我毫不在意,依旧我行我素,在幼儿园里,混吃混喝,拉帮结派,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

    



    那时候,我最想要,也最喜欢的便是六一儿童节上,幼儿园老师发给我们的大红花!其次便是幼儿园里人人都想要、人人都眼红的好学生奖状。至于那些瓜子,糖果,我虽说眼馋,但也并没有抱多少期待,总觉得这些东西不如前两样来的吸引人!因为渴望被大人夸奖,认可,重视。

    



    在幼儿园的日子,也算得上随心所欲。

    



    校园霸凌,我在读幼儿园的时候,就已经亲眼见过了。不,应该说是亲身经历过了!

    



    约莫是一个晴天朗日,幼儿园下午放学后,我背着我粉粉的小书包,独自一人走在回家途经的街道上。

    



    街道上很安静,早已没了早上早市刚刚上演的热闹非凡的模样。我歪着头细细的听,穿透耳膜的只有我脚下,鞋子摩擦大地的声音。我撇撇嘴,正感觉无趣,却突然听见从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声,也细细的,不经意听,完全可以忽略掉,但对于极其无聊的我来说,却是勾起了我极大的好奇心。

    



    我不由自主的抬头,望向远处,只见不足百米远处的一颗黄果树下,围着五六个小男孩儿。小男孩儿们都拿着小小的书包,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背在背上,他们有的背在背上,有的抱在胸前,有的用手拽着背带甩在肩膀上。

    



    这些本来不足以引起我的注意,要知道我虽无聊至极,但也不是什么都能引起我的注意的。

    



    因为我发现他们在嘀咕的时候,不停地瞥向我这个方向,或者是瞥向我!接下来他们的反应,的的确确地证实了我的猜想。

    



    他们在打我的主意,想要欺负我!

    



    待我反应过来,已为时已晚,他们已经团团围住了我!我一一扫过那几个围着我的人,发现没有一个熟脸!是班里的?还是班外的?唯一可以确认的是,我们应该是一个幼儿园的!

    



    纳闷,我什么时候惹上了这些人!不待我反应,那许是领头的小子,嚣张的对我比划着什么,嘴里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更不待我反应,一个人的出现,瞬间撵走了这几个小混蛋玩意儿。

    



    她是谁?我的母亲!

    



    回去的时候,从头到尾,我没有说一句话,而她,也没有问!

    



    仿佛是一种默契,我们再也没有谈过这个话题。好像我至始至终都没有被人围住欺负一样!这事儿就这么过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第二天中午放学,我就又被截胡了!

    



    是的,截胡!

    



    气人的是,还是原来的地点!同样的环境,同样的我,同样的坏孩子们,同样的令人讨厌!不同的是,好天气变成了坏天气,今天飘过一场小雨,地正湿!而解救我的人,也从我的妈妈变成了他!

    



    他是我们这一带,有名的的人,大家都叫他的别称“铁拐李”,因为他有铁拐李的“瘸腿”,他的手也有点问题,总是蹩着手掌朝外面伸着。

    



    我不意外他在这里,因为这里是豆腐街!他在这里做生意。他老是卖一些小孩子的玩意,吃的,玩的,他一样没落下!

    



    我却很意外,他救了我!虽然他长得挺和善的,但他不像是个爱管闲事的人。

    



    特别是,管我们这些小孩子间的小事儿!可我的疑惑不解,到底掩盖不了他救了我的事实!我从心底里感谢他,因为他不但赶走了他们,还放出了狠话“哪个小王八羔子再来欺负这个小姑凉,我就打断他的腿!”。而事实上,他的确吓住了他们。也把我的厄运吓住了,在我读幼儿园这段时间,甚至我读小学这段时间,都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

    



    直到我读初中了,我的厄运才又露出邪恶的嘴脸!

    



    不过那时候,保护我的人,变成了他。

    



    他是唯一让我后悔的人。

    



    但这也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