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武装采矿船 > 第98章 县太爷害羞了
    以方宇原先的打算,是准备先解决台湾和吕宋岛上的西班牙和荷兰人之后,再去扶桑转一圈的。

    



    没想到这个计划要提前了。

    



    矿船升级需要的黄金,吕宋岛北部的金矿已经够用了。

    



    可升级所需的二十吨白银还不够。

    



    从徐满亭这里讹来的二十万两,也只有七吨半。

    



    加上矿船升级时剩下的六吨,总共不到十四吨的白银。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任仲这个老憨货。

    



    任仲作官可以,做生意却并不在行。

    



    就在昨晚上,任仲跟方宇谈起他贩卖琉璃制品时的情况时,方宇差点就拍桌子骂人了。

    



    任仲其实也知道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但在具体的操作手法上却不甚高明,致使这批货最终也没能赚多少银子。

    



    据他所说,除去借款和利息,他最终到手只有三十几万两白银。

    



    即使这样,任仲也颇为满足,毕竟他积攒了半辈子,手里也还不到五万两白银,而这次一个月不到,赚的银子便是前半辈子的十倍,他觉得已经赚翻了。

    



    方宇对任仲也死心了,以后他的定位便是内政方面,商业上的事,是不能再让他经手了。

    



    任仲手里有银子,这些银子足够他的矿船再升级一次了。

    



    但方宇却并没有向任仲开口借款。

    



    这一来,等采够了黄金时,他手里的白银应该也已经凑够了。

    



    二来,方宇现在需要任仲这个朝庭命官坐镇太平县,有他在,方宇会少许多麻烦。因此,方宇必须要给任仲点甜头,这三十几万两就是他给任仲的甜枣,他不能把他这颗刚到手的甜枣再抢过来。

    



    那么,为了银子,为了徐满亭的商路畅通,方宇决定先跑一趟扶桑。

    



    矿船跑得飞快,一来一回也要不了多长时间。

    



    “那这样吧,徐首富……”方宇开口道。

    



    徐满亭一脸尴尬地苦笑道:“方先生,您就别再一口一个首富了,小的受不起。”

    



    方宇瞅了一眼坐在旁边发呆的徐庆,调侃道:“那我该称呼你什么好呢?是徐大叔?徐伯父?还是……徐大哥呢?”

    



    “方先生,小的表字元贞,您叫我元贞就行。”

    



    古时一般人都有表字,方宇还不到二十岁,因此并没有表字。

    



    “那,元贞哪,这样吧,明天你派几辆车,赶往后山村,我先给你弄几车牙刷牙膏,这批货暂时不要你的钱,等把货卖出去之后,你再把货款给我,怎么样?”

    



    “多谢方先生!真是太谢谢您了!”徐满亭连声道谢。

    



    他正发愁这件事呢,这些牙膏牙刷价值不菲,第一批货肯定要不少银子,而他还要购买船只和货船,还要招募人手,即便他有家财万贯,这时候也是捉襟见肘。

    



    方宇此举,真是太体贴了。

    



    “还有,扶桑那边的倭寇,这几天之内我就会替你解决,等你筹备好了货船和人手,扶桑到此地的航线上,保证会风平浪静。”

    



    徐满亭一愣:“方先生,您在海上还有势力?”

    



    方宇打了个哈哈:“也没多大势力,也就比那郑小官强了那么一点点。”

    



    “郑小官?又是哪个?”徐满亭一脸的迷茫。

    



    他忽然想到什么,急问:“您说的不会是……是郑芝龙郑将军吧?”

    



    郑芝龙字飞黄,小字一官,方宇可能记错了,也或许是故意这么说的。

    



    “然也!”方宇微微点头。

    



    徐满亭心下骇然,郑芝龙是何等样人,他横行大明周边海域数十年,名声赫赫,就连荷兰和西班牙红毛都曾败于他手下,他坐拥战船上千艘,在他的面前,大明水师都形同虚设。

    



    方宇居然说他在海上比郑芝龙还要强一点,徐满亭虽不知真假,但敢说出这般话来,方宇在海上的势力应该不会太小。

    



    “这第一批货,不管你卖什么价钱都行,便宜有便宜的好处,贵有贵的好处,赚多赚少无所谓,重要的是打响名号,扩大影响,为之后的大量销售趟平道路……”

    



    “行!行!方先生,承蒙您瞧得起徐某,徐某定不负您的期望!”徐满亭感激不已。

    



    其实,到现在为止,徐满亭心里都还没底,对方宇的话是信了大半,但心里还存有一些疑虑。

    



    他没想到的是,方宇明天就能给他弄来几车货,如此说来,方宇此前所讲,并无半句虚言。

    



    “那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徐满亭忙起身:“方先生,那我就先回去,明日我便带人去往后山村。”

    



    直到这时,任仲才“恰好”刷好了牙,兴冲冲地进来了。

    



    “徐老头,这牙刷是真好使啊!太好使了!刷起牙来舒服多了!还有这牙膏,香气扑鼻,刷过牙之后,满口清凉,好!好哇……”任仲兴奋地连声叫好。

    



    听任仲这么说,徐满亭也是心痒难熬,他决定了,等明天拿到第一批货,他头一个先试用一下。

    



    徐满亭离开后,方宇也打算离开了,他今晚得把第一批牙膏制造出来。

    



    眼见方宇想要走,任仲慌了,他冲方宇使劲使眼色。

    



    “父母官大人,您还有事?”方宇问。

    



    任仲张了张嘴,想要说的话却说不出口。

    



    两个大美人儿在侧,他怎么能说出他的隐疾呢?

    



    自打方宇来了以后,任仲一直都盼着方宇出手给他医治呢。

    



    “哦,大人,我明白了,原来是那件事啊,你要不提,我差点都忘了。”方宇笑道。

    



    任仲无言,这对他来说,可是天大的事情,咋能会给忘了!

    



    “秋香表妹,这件事就交给你了,麻烦你替任知县医治吧。”

    



    秋香笑盈盈地道:“好的表哥。”

    



    任仲登时傻眼了,啥?女大夫?

    



    让一个女大夫替他医治他的隐疾?

    



    这还不如杀了他呢!

    



    他身为男人的自尊呢?

    



    他这张老脸往哪儿搁?

    



    就在他愣神之际,秋香已从药箱中拿出了一支注射针剂。

    



    “知县大人,民女这就替您医治顽疾。”

    



    任仲一看那细长的针管,惊得连连后退:“你要做什么?”

    



    方宇声音一冷:“任知县,你的隐疾到底还治不治了!”

    



    任仲忙道:“要治!自然是要治的!”

    



    “那你就老实点!大夫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任仲这才一咬牙,挺直僵硬的身体:“好吧!来吧,说吧,要我怎么样?”

    



    秋香道:“把袖子挽上去。”

    



    任仲老老实实地把把宽大的袖子捋到了肩膀处。

    



    秋香上前,一针就插在了任仲的胳膊上。

    



    任仲当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嗯?也不是太疼嘛。”

    



    秋香把针管抽出,说道:“已经好了。”

    



    任仲一脸的呆滞:“这……这就好了?”

    



    秋香道:“你放心吧任大人,保证你今后日日龙精虎猛,夜夜笙歌不断。”

    



    任仲的脸刷地一下就变成了一块红绸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