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我师兄是申公豹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封神(大结局)
    元始天尊还在不断的安慰着自己这个倒霉徒弟,自己也同时向前走去,至于旁边的那些陷阱。

    完全是半点伤不到他。

    反观姜子牙,一路走一路痛哭。

    那样子别提有多委屈了。

    但是委屈,依旧不妨碍他中着陷阱。

    每走几步,便是陷阱遍地。

    一直持续了半天。

    两人居然突破了赵公明和吕岳的各种陷阱,姜子牙虽然中了各种招数,但他身边有师父的帮衬。

    险些有几次差点歇菜,除此之外,其他都还挺好。

    赵公明和吕岳,两人依旧盘坐在地,他们两个正在努力的恢复着自己身上的实力,防止回头再有人冲击进来。

    姜子牙看着他们两个立马怒火就上了心头,手中拿着打神鞭就想过去给他俩一下,可是想想自己修为。

    好像连玄仙都没到,又怎么有资格过去教训人家?

    立马整个人就萎了。

    “那啥,师尊这还是交给你吧,他们两个实力好像有点强硬……”

    说到这的时候,姜子牙有些尴尬,无比的看着元始天尊,元始天尊瞅了一眼,他这个没用的徒弟。

    忍不住的长吁短叹一声:“你要是能有你几位师兄的一半实力,那我也做梦都会笑醒,只可惜你修炼的不到家。”

    姜子牙也是没有反驳他师父这句话。

    毕竟自己修仙修了五十年。

    能有现在这种实力,已经算是十分不错,若是元始天尊还想强求的话,那自己也没有办法呀?

    毕竟自己菜也不能怪自己。

    元始天尊望着自己没用的徒弟,连忙将他手中的打神鞭给握了过来,毕竟手中握着专克这些封神榜上有名的神仙。

    那打起来还不是跟打儿子一个样?

    虽然现在他就和打儿子没有什么区别。

    就见他手中的打神鞭,立马亮出一团光来,随即望着远的赵公明和吕岳,毫不客气的,就像他们两人攻击过去。

    作为师伯。

    元始天尊可没有一个作为师伯的担当。

    反而对着他们两个人身上就是一顿乱锤,打神鞭的威力,那可是丝毫不见得很弱。

    反而对封神榜上有名的人,那威力不仅强悍,更是招招致命,再配合他圣人的力量。

    直接一鞭打到吕岳头顶。

    吕岳才刚刚感觉到一股强悍的力量袭来,刚想要睁眼巡看,就在那打神鞭,直接将他肉体打爆。

    体内的一抹真元,顺着打神鞭,直接飘向封神榜中。

    赵公明见到此景,立马大叫一声:“贼子安敢如此!”

    不过细细看去,没想到向他们发起进攻的居然是自己的师伯,看到元始天尊在这边痛下杀手。

    赵公明立马骂道:“师伯,你这是何意?”

    元始天尊微微一笑不做任何回答,举起手中的打神鞭,不由分说又要对他脑门上打来。

    赵公明如何能忍?

    金蛟剪柠檬在他手中恍然扩大,立马就向着元始天尊剪去,若是自己成功,绝不会让他有任何机会。

    但若是自己失败!

    那也没什么太大关系。

    毕竟自己师父就在后头,吕岳惨死,难道他接收不到任何消息不成?

    仗着这一点!

    赵公明相信,通天教主绝对不会辜负自己。

    金蛟剪恍然变大,对着元始天尊攻击过去,元始天尊不做任何躲闪,毕竟在他眼中看来。

    这等雕虫小技,对自己而言又有何意?

    只不过先给他一个希望,再来一个绝望罢了。

    当下。

    就见那金蛟剪瞬间在他身上扩大起来,朝着他身上剪去,本来这金蛟剪可以将十二个大罗金仙的一生修为全部剪掉。

    但是对于圣人而言,这丝毫没有任何效果,而且这作用比挠痒痒还要轻,看着赵公明脸上露出的恍然失色。

    元始天尊更是笑笑:“你这些招数对我而言没有任何作用,不如,抓紧时间想想你以后该怎么办?”

    二话不说。

    打神鞭开始对他头顶攻击过来。

    一招打神鞭。

    赵公明立马就能被他轰击的魂飞魄散。

    当下就得上封神榜。

    赵公明可是没有任何退缩,好歹也是修炼到了大罗金仙的境界,若是轻易的就在此退缩,那可有丢大罗金仙的风范,同样也是丢自己截教的脸。

    自己作为截教门人。

    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

    二十四颗定海神珠,立马在九曲黄河阵中开始混乱起来,原本一直在外面控制着阵法的三霄,也感觉到了里面的不妙。

    当下就晃动九曲黄河,同时控制着混元金斗,想要骚扰他们,最后再让自己的师尊前去救援。

    可是她们控制阵法的速度虽快。

    但又如何能比得上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手中的打神鞭,毫无犹豫的直接打在了赵公明的灵台之上,赵公明连一丝惨叫都没有传出。

    直接就被他的打神鞭,一棒子打的脑门开花,瞬间整个人就形魂俱灭,一缕残魂,顺着之前的那到白光,一同上了封神榜。

    至于通天教主,则是和冥河老祖正在攻略另外一个圣人,至于陆压,找被通天教主给压的,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来。

    乖乖的站在一旁。

    但是现状尽管如此,就只见得通天教主眉头忍不住的狂跳,甚至连从心里都感觉到了几丝惶恐不安。

    “死!”

    通天教主看着前面的接引,上一次在诛仙剑阵中让这小子逃了,没有给他杀死,算是他运气好。

    现在既然在混元金斗中堵住了他。

    自然不能再给他另外一次逃跑的机会。

    毕竟准提已经伏诛。

    要是再留下他一人就显得有些生分和见外了。

    整体看着通天教主和冥河老祖两人联手配合,忍不住的翘着脚就逮到他两骂:“为什么你们总是那么阴魂不散?逮到我就打,我虽然是圣人,但是我的实力也不碍着你们事。”

    “怎么你们一天到晚就净想着我们兄弟,是是是我承认我们喜欢喊口号,但是过去这么久,西方也没复兴过。”

    “难不成我们喊个口号就要被你们针对?”

    接引的脸上写满了委屈。

    还好他现在并不知晓准提再一次的被杀,要不然现在他的心情会是十分崩溃,毕竟准提被干了两次,那么他们一定会把目标放在自己身上。

    冥河老祖见他这副模样,手中的两把刀,疯狂的对他身上发动输出,毕竟面对这样的人。

    只有手中的刀要快。

    那么就能让他彻底追不上自己的脚步。

    想要成圣,必须摆脱这些垃圾话!

    随着通天教主的强烈一剑,接引终于撑不过他们俩人的携手攻击,哀嚎一声,十分委屈和不甘的倒在地上。

    只在地上留下了一具躯体。

    “现在这两尊圣人骸骨,皆是到了你手,就希望你能用他们早日成圣,不然的话我们这努力可就白费了。”

    “放心,我心中自有数,想要成圣,现在对我来说应该是不太困难。”

    冥河老祖立马拍了拍胸口。

    他现在手中握着两具圣人骸骨,看来成圣对他来说已经是铁板钉钉,通天教主听到他这话立马满意的微笑。

    只要他通天教主有了帮手,别说是让他去屠圣,就是让他背着诛仙剑阵,去把天河底下的那群存在,尽数击杀也没有任何关系。

    两人还在这边商讨着成圣的事情。

    陆压满脸尴尬:“两位前辈,之前是我唐突不懂事,还希望两位前辈莫要计较,现在不知道我是否能出去了?”

    通天教主看着陆压想要出去,忍不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你的事情还没有完,现在就这么想跑有点早了,等到后面我们再来算账也不迟。”

    陆压看到一个圣人,居然在威胁自己,他忍不住想要哭了,话说自己也没招谁惹谁呀?

    为什么会有这种待遇?

    他表示自己想要跑。

    可是被一个圣人盯着,而且还被困在了这么强悍的阵法之中,他想要逃跑的愿望,只能被无情的给击碎。

    通天教主很快便收起混元金斗,将他们三人一同从金斗里面放出,虽然这是自己徒弟的法宝,但是对他来言和自己的没区别的。

    刚刚出来就看到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在九曲黄河阵中四处溢散,那股力量也是有些不稳。

    除此之外。

    他感觉不到自己大徒弟的身影。

    话说他之前进来可是联系过了一波赵公明,赵公明明确的表示他就在这里头,为什么现在丝毫察觉不到他的气息?

    “难不成是出去了?”

    通天教主不由得皱了皱眉,赵公明应该不会提前走吧?

    不过他俩还在阵中徘徊,毕竟自己的徒弟还没有收掉阵法,说明这里头还是有一些小辈。

    正好在此时期,教教他们该如何尊老爱幼。

    两人相视一笑,立马开始在里头徘徊起来。

    企图寻找一些倒霉蛋。

    反观元始天尊和姜子牙,他们两个打杀了赵公明之后,便一路寻找着失散的徒弟们。

    只可惜那群人好像不知道被困在了何地。

    光凭他们两个寻找了半天。

    也依旧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形,但是又不能放弃,只能在里面不断的寻找,不过找了一圈过后。

    他们似乎在哪里发现了什么异状?

    就见前面黄沙滚滚,好像有两道身形在里面走动,难不成是自己的徒孙?

    脸上怀着好奇的神色和姜子牙一同走去。

    通天教主和冥河老祖两人也是感觉到了前面有人影晃动,立马激动的向前面走去,以为是赵公明和吕岳。

    两拨人各自叫动一番。

    “公明。”

    “南极。”

    “嗯?南极?”通天教主脸上写满了疑惑,在向前方继续走近,就见前方那群人,哪里是自己的徒弟?

    元始天尊也是有些诧异,这声音为什么他感觉这么熟悉?

    是通天教主!

    “好呀,你个通天没想到在这里让我给遇上了。”

    元始天尊立马大喊一声。

    通天教主也在此时反应过来。

    那里面的哪里是什么徒弟?只不过是自己的师兄,看着他手中拿着的打神鞭,以及身上所笼罩的血气。

    一看便是刚才才打杀了人。

    “好好好,怪不得我没看到我的徒弟,原来是你在从中作祟,说,是不是你杀了我的徒弟?”

    通天教主可不是好惹的,他对徒弟虽然不大护短,但并不代表他不心疼自己的徒弟,反而恰恰相反。

    元始天尊满脸笑意:“不错,刚才那两个逆徒,居然敢骂我这个师伯,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两个一点好瞧。”

    “结果没想到他们实力不行,直接被我一棒子给打死了。”

    “好,既然如此,那么也别怪我,一棒子将你打死!”

    气愤!

    通天教主从未感觉到有如此气愤。

    原本,他自己的徒弟自己都很少教训,顶多就是责骂两句罢了,现在他不仅将自己的两个徒弟给打死。

    还更是嚣张无比的在自己面前贬低他们。

    这不仅仅是看不起自己!

    更是对自己的一种藐视。

    作为师父,他不能忍。

    作为朋友,他更不能忍。

    通天教主一向倡导有教无类,正式场合里虽然和徒弟们的关系是师父和徒弟,但是平常时候也和朋友没什么区别。

    但现在,他忍无可忍。

    手中的剑意,不由分说就对了他劈砍过去。

    连同在一旁的冥河老祖都有些意外。

    他没想到。

    元始天尊居然这么不要脸,以大欺小也就算了,还现在在人家师父面前如此嚣张和放肆。

    “道友要不要我助你一臂之力?”

    “不必。”

    瞬间。

    碧游宫内。

    四把剑以及阵图,立马纷纷荡漾开来。

    原本还在碧游宫内修炼的众人,感觉到诛仙剑有意,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何事,没想到在近百年之内,师尊居然会出动两次诛仙剑阵。

    难不成是遇上了什么难缠的敌手?

    不过他们还都在好奇。

    就见此时金鸡岭。

    已经彻底化作了滚滚黄河。

    三霄在外头布阵,听到她们兄长赵公明陨落的消息,又如何能接受得了?不仅没有收起阵法混元源金斗,反而以更加强烈的气势。

    直接就对着此地冲击过来。

    看着元始天尊那得意满满的模样,三霄三人忍不住的抽出自己的武器和法宝,就要对着他们横扫过去。

    通天教主却忍不住的对着她们呵斥的一声:“你们退下,你们此刻万万不是他们的对手。”

    “既然他杀你们兄长,那么今日我便要杀他!”

    话音落地。

    诛仙剑阵亦是起来。

    三霄没想到自家师尊,居然在此时连诛仙剑阵都布了起来,看来这是要玩真的了,要不然在寻常时候,自家师尊又岂可能,将诛仙剑阵用起?

    反观旁边的冥河老祖,脸上更是写满着惊讶,现在看来他是要有第三尊圣人骸骨用了。

    要知道诛仙剑阵,那可是通天教主的完全状态,基本上拥有诛仙剑阵的通天教主,和没有诛仙剑阵的通天教主,那是两个人的存在。

    “我们先退,不然被这剑阵波及,也有可能会被他们给牵连进去。”

    冥河老祖立马施展术法,将三霄拉到旁边,看着通天教主一人在那边静静表演就行。

    毕竟通天的诛仙剑阵,世人皆知。

    元始天尊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绝,一言不合就是诛仙剑阵,好好在他今日把自己的家底都给掏出来了,不然的话还真有可能出不了这诛仙剑阵。

    盘古钟高调无比的悬在他的头顶。

    好像在宣布自己是一件古宝一样。

    旁边不远处,跳动闪烁的则是他的先天法宝玉如意,两件高强的法宝悬在半空之中。

    丝毫不怕有人诛仙剑阵。

    不过这也仅仅是他的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至于诛仙剑阵的威力,那基本上是非四圣不可破,他纵然能在诛仙剑中自保,但是想要突破阵法的威力,那光凭他一个人还基本上难以为继。

    不过。

    元始天尊表示要玩就玩刺激的。

    太上老君立马从天上飞出,随之而来的又是女娲,毕竟这两个可都是他的盟友,虽然女娲石被封固在了乾元山里头。

    但是凭借太上老君的实力,想要轻松的破解一处封印,那岂不是如同洒水一般?

    这边的阵势一下就起来。

    远在不远处的城池之上的苏暮,看着这一堆神仙人物在打架,就见封神榜上居然在此时已经登上了三人。

    至于那些阐教的那些三代弟子,也都是运气不好,被人在九曲黄河阵中截杀,一道道的真魂飘入封神榜中。

    没过多长时间。

    整个封神榜,居然已经有了接近两百之数的魂魄。

    “我去,这九曲黄河阵,究竟发生了啥,为什么会导致这个数据疯狂的上涨…话说我也仅仅只是把冥河老祖给叫了过来吧?”

    何止是苏暮惊讶。

    太上老君和女娲以及元始天尊三人,看着诛仙剑阵的威力,居然比原来还要大上三四倍。

    本来他们三个人认为三人足以够破开诛仙剑阵,但是现在发现好像自己有点多想。

    “云霄!”

    通天教主正在把持着诛仙剑阵。

    忽然就叫了一下自己的亲传弟子。

    原本云霄正满脸懵逼,下意识的回了一声,就见通天教主,再次朝她说道:“传我口谕,现在率领截教弟子,来于此地,布下万仙来朝!”

    “至于今日,我要灭阐教全宗!”

    “啊?”

    云霄有些愣住。

    不仅是他愣住,就连一旁的冥河老祖都有些微微发呆:“通天,你是疯了不成…要知道这里头可是有三个圣人,而且你们都是一个师父,难道就不怕此时有天道插手?”

    通天教主却是在一旁冷哼一声:“他们既然敢如此羞辱我,那就要做好相应的代价,如果连这等代价都承受不住,他们又有何资格在做圣人?”

    “更何况,就算是天道来了,又有何惧?”

    冥河老祖表示很是懵,难道这就是人家圣人的资本?

    不过,通天教主确实有这种资本,毕竟人家弟子拥有上万,除了徒弟这么多之外,还有更多基数的徒子徒孙。

    连同一整个王朝的气运!

    这些让别的教派羡慕不来的东西,全部都落在他们截教身上,他们自然赌得起,同样也是输的起。

    反观对面,太上老君,孤家寡人,只有一个徒弟而已,至于其他徒弟都是一些不入门的。

    元始天尊,现在也差不多是孤家寡人,碧霄早已经出去找那群人玩,至于现在情况如何?

    冥河老祖还不清楚。

    但恐怕也已经凶多吉少。

    再看另外一人,一瞧是女娲。

    他也只不过拥有一个娲皇宫而已,这么一看也差不多就是一个孤家寡人,他们三个虽然有圣人的力量。

    但是若是相比势力来源,很明显是不如通天教主,随着云霄飞舞出去,没过多长时间便带领着成千上万的截教弟子赶了过来。

    一路上气势极为壮观。

    就见四周仙气飘飘,仙乐奏章不绝。

    同时人声鼎沸,更多的则是各种气息蔓延不断,这些里面有仙气有妖气,也有人气,更多的则是旁门左道的秘术。

    领在前头的是云霄,在她侧面的则是四大亲传弟子,他们四个都有些懵逼和好奇的看着云霄。

    一时不知通天教主,究竟有何用意?

    不过云霄仅仅只是一句话:“现在师尊有难!”

    这六个字足以概括。

    既然师尊有难,那他们作为弟子,再不能帮自己师父排忧解难,那做徒弟又有何用?

    当然在此时,全部的截教门人,各是用出了自己吃奶的手段,开始各显神通,不仅在这半空之中四处漫游,更是身上爆发无尽的力量与气势。

    没多久的功夫。

    云霄就已经带领他们成功的踏到了金鸡岭。

    “这这这……”

    张桂芳已经有些说不出来话。

    没想到他居然能见到这么多仙人聚在一起。

    苏暮也是震惊的半天说不出来半句话。

    这群人究竟是在搞啥?

    居然此时来了这么多人!

    而且这群人,好像看架势都好像是截教的。

    难不成他们是想搞万仙来朝!

    苏暮心头立马升起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他越发觉得,这群人就是想搞万仙来朝,不然的话绝对不会弄出如此大的动静来。

    望着远处的云霄,带着他们在这金鸡岭四周各地正眼布满人群,一万的人马在金鸡岭方向来说,完全就像一滴雨水落入了大海之中。

    金鸡岭本来就被布上九曲黄河阵,在联合现在的万仙来朝,以及里面的诛仙剑阵,立马就是三道最顶级的阵法。

    那种冲天的杀意。

    让整个天庭都不由的为之一抖。

    刚才玉帝和王母,两人脸上满怀欣喜的看着下方,毕竟这时间一长,他们自然手底下就有神仙可用。

    可是随着一波诛仙剑阵的泛起,那么差一点将他们两个给吓得半死,但是这诛仙剑阵,他们两个还能勉强接受。

    不过接下来万仙来朝所爆发出来的气势,真是让他们全身一颤,那种浓烈的杀气已经冲破云霄,直顶凌霄宝殿。

    “他们又在下界,搞什么幺蛾子?”昊天不由满脸惊慌。

    瑶池也是十分诧异:“该不会是几位师兄在搞封神之劫吧,但是他们不应该都是小打小闹吗??”

    “怎么感觉这动静那么大了?”

    “说的也是,这动静不仅比原来大了,而且好像比原来还要强,还要猛……”

    他们两人在这上头议论。

    下面却已经炸开了窝。

    这次万仙来朝,可是没有人背叛,他们对通天教主的崇拜已经刻到了骨子里,现在整个截教是属于最大的一方势力。

    更何况他们的师父,正在以一己之力对抗三位圣人,那三位是如今被他压在诛仙剑阵里面,打的爬不起头。

    他们动用自己的力量给自己师父压压阵,这不过分吧?

    至于姜子牙整个人是被吓傻了,他不过就是想进来混混而已,为什么现在事情演变到了这样的境界?

    就见自己师父,被着两把剑围殴。

    旁边女娲被一把剑围殴,同时对他攻击过来的则是数万的道法灵器,这些可都不是寻常的道法神通。

    反观是整个截教最精锐弟子的道法神通。

    太上老君也稍微好一些,毕竟这都是老熟人,而且都是一家人,只有一把剑正在和他打的,有来有往。

    反观其他人的所有怒气,全部撒在了女娲身上。

    女娲在此之前本就被封印,一身实力,所剩无几,又强行被太上老君给带到这里,想要来帮他助阵。

    结果刚刚出来面对的就是这数万的截教门人,虽然其中大罗金仙没有过百,但是那群太乙玄仙,以及其他的各个诸位,他们的实力也都不弱。

    一时之间,法宝乱飞。

    神通混乱不断。

    本来堵在后面各个城池的那些高人,现在见到如今这副模样,自然都是好奇,也都是诧异。

    纷纷的对着此地赶了过来。

    特别是申公豹和敖丙,他们两个最喜欢看热闹不嫌事大,还有原本一直做山贼的土行孙,也不知道从哪里面钻了出来。

    待在朝歌城的东方筠,此时修为不仅越发的高强,就连容貌,相比之前也是变得更加精致。

    他们一大波人密密麻麻的围绕在金鸡岭,看着那万仙来朝的气势,都忍不住的向着苏暮询问,这里头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苏暮看着眼前的动静,他表示自己也很是懵逼和无语,话说刚开始不是只是为了打孔宣吗?

    现在孔宣,正百般无聊的站在自己的旁边,里头究竟是什么动静,他也不清楚,但是他能知晓的是,好像里面两尊圣人已经陨落。

    这道消息,犹如坐火箭一般,再一次的传遍整个天下,接引和准提再一次的将整个西方抹黑。

    苏暮看着眼前的情况,又忍不住的将手中的封神榜给摊开,就见上面的人名正在飞快的跳动。

    原本只有一两百之数。

    到了现在居然已经突破了上千。

    里面赫然可以瞧见十二金仙之名,同时也能见到一大波他熟悉的人,不过那些大罗金仙的截教高手,只有那几个倒霉鬼登场而已。

    “不会吧,他们再这么打下去,我感觉女娲她们也有可能会登上封神榜…”

    苏暮看着封神榜就好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每隔几秒就跳动几下,伴随着它的跳动,就有一两个无辜的仙人入行。

    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威力越来越强,随着天空之中的杀伐之气也越来越深,整个洪荒,在此时承受不住圣人之间的战斗。

    咔嚓!

    一声极为剧烈的声响。

    居然在此时传遍洪荒。

    原本在里头一直看热闹的冥河,也是感觉到天机杀业正在锁定自己,他似乎好像犯上了什么大因果。

    “该死,我就是凑个热闹而已!”

    冥河老祖大骂一声!

    当下就想逃窜。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跑,就见一道苍老的人影从天空坐下,那道人影反手之间,直接将诛仙剑阵一击而破。

    随后那强悍如斯的万仙来朝,也随之而止,至于那些布阵的仙人们,完全承受不住这波强大的力量。

    直接都被打的口吐鲜血不止。

    鸿钧看着这群人,望着洪荒大地,居然此时被诛仙剑阵直接打碎成为了七八块,虽然有四块土地尚且完好无损。

    但是无数的生灵随着此次天地大劫,惨遭灭顶之灾,除此之外,整个阐教好像就仅仅只有元始天尊和几个不入流的弟子活了下来。

    其他人好像都已经歇菜。

    看着自家的土地仅仅只剩姜子牙以及苏暮他们几个,整个人都差一点要疯掉,忍不住的捧起玉如意就想和他拼命。

    只可惜就见鸿钧拦住他:“如今天地大劫已定,是该行封神,不必如此斤斤计较,更何况阐教十二金仙尽数在侧,也无需多费口舌将他复活。”

    “在前庭为官,又有何不妥之处?”

    “封神榜何在?!”

    鸿钧大吼一声。

    姜子牙在旁边颤颤抖抖,就想要将封神榜掏出,可是他的封神榜刚刚拿出,瞬间就变成了一堆破布。

    至于真正的封神榜,则是在人群之中飘荡的几圈,随后又化作一阵接着一阵的微风。

    苏暮差一点就被吓死。

    原本他好不容易诓骗过来的封神榜,就想以权谋私,结果没想到通天教主居然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一口气将十二金仙,全部灭掉不说,连同阐教的那些三代弟子一个都不留…关键是他自己也才仅仅是死掉一千多位,那群成仙无望的徒弟而已。

    这些人他们可能是真正的想要上封神榜的。

    如今借着这诛仙剑阵一波!

    直接就将他们送上封神榜,那种感觉岂不美滋滋?

    只可惜现在封神榜居然被鸿钧给弄走。

    旁边的元始天尊看到自家徒弟掏出来的假封神榜,一口老血差一点喷出,要知道当初鸿钧将封神榜交给他保管的时候,他可是信誓旦旦表示可以圆满完成此次任务。

    结果没想到姜子牙这个逆徒,居然将整个阐教给拖下水了。

    他恨呀。

    (本书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