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千门风云顾夏刘硕 > 第282章什么叫做残忍
    看着周琴这幅模样,我心里没有任何一丝怜惜。而是从未有过的平静,就好似如今并不是在参加堂会,而是正在某个派对上和别人玩游戏。

    从腾飞的眼神之中那我好似捕捉到了一些什么,他好像比我还着急,从刚才到现在做事雷厉风行,好像巴不得一下让周琴死一样。

    台下的小雨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了,手里拿着一个手机也不知道她刚才给谁打了电话。

    “执法!”

    伴随着腾飞的声音,不知道从哪上来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这个小孩子,我确定是刚进来的,我可以保证刚才在这绝对没有这个小孩子的身影。

    他穿着一双解放鞋,挎着一个帆布包,和这里显得格格不入。就好似他本身就不是这个年代的人一样,现在哪还有小孩子像他这幅打扮的?

    如今的小孩子哪个不是比成年人还更爱面子,像他这幅模样的小孩子别说在城市了,就算是农村也不多见。

    最主要的是他来这里干什么??

    小孩子的眼神就好似一口枯井,没有任何波澜。他走到了周琴身边,我看到周琴看他的眼神就好似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难不成这个小孩比恶魔还要恐怖?

    接下来我总算是明白了周琴为什么会有如此表情了,这小孩根本就不是一个小孩那么简单!

    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小孩子!而是一个侏儒人!!

    从他的那双挂满了劳倦的手上,我确定了他不是小孩子的身份。他将身上的帆布包放在了地上,从里面拿出一套刀具,那些刀具十分精致,简直比刀叉还要精致万分。

    他从一排刀具之中跳出了一把月牙形只有食指那么长的小刀,接着他又拿出了一把很精致的铁钩,比鱼钩大了两三倍左右。

    那把月牙形的小刀在他手中转了一圈,浑然天成,就好似那刀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他站起来看着面前的周琴,小刀飞快的掠过了她的胸口,这个动作看上去很是怪异,因为他根就没有碰到周琴,可下一秒周琴的衣服就好似被撕开了一般,刷的一下露出了一片雪白。

    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瞬间出现了一条红色的细线……

    一颗颗血珠好似眼泪一般,从细线之中挤了出来。侏儒不再停手,而是飞快的玩弄着手里的一刀一钩,他两只手特别有节奏,一出一进,一进一出,双手越挥舞越快。

    在敞亮的灯光之下,我看到了一些残影。

    太快了……

    周琴的衣服碎成了一块又一块,紧紧五分钟,周琴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脸上,身上,大腿内外侧,全部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口子。那些口子中不停的渗出鲜血,让人有些全身发毛!

    我不由打了个冷颤,口水卡在了喉咙怎么咽也咽不下去。

    还好我离周琴的那个位置有一定的距离,要是在近一些,看得再清楚一些,我不敢保证我还能够如此镇定!

    侏儒人手里那把小刀闪过一丝精芒,上面看不到任何一丝鲜血,不知道是他的速度太快,还是本身刀太过锋利。大厅之中的血腥味更加浓厚了,腾飞见到如此画面也忍不住转过了头,林海在台下一言不发,手里的雪茄已经烧了一大半。

    就在我以为已经结束了的时候,侏儒人操着刀子,灵巧地一转,那把小铁钩一扯,一块巴掌大的皮就被他从周琴脸上撕了下来!!

    我猛地吸了口冷气,我原以为我杀过人,见过血……如今在他面前,我觉得我的那些都是小儿科,根本不值得一提!

    他将那张皮肉撕下来之后,用铁钩勾住,手在空中画了一圈,好似在和众人展示他的本领。我的胃部再也忍不住抽了起来,有什么东西即将飞出喉咙,我咬牙硬撑着,看着已经血肉模糊的周琴,耳边隐约响起了林海之前和我说过的话“残忍?正真的残忍你还没见到过……”

    这句话就好似从九天之外传来,一下震到了我的脑海之中。我曾经幻想过很多次会让周琴死的很难看,却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幅情形。

    没有想象之中的求饶,也没有想象之中的洒脱,更加没有现象之中的爽快!

    在空气之中突然又多了一股骚味,一股黄色的液体顺着周琴血肉模糊的大腿流了下来。我看到她全身都在发抖……

    “够了!”我再也忍不住,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忽然喊出了这两个字。

    侏儒人微微皱眉看了我一眼,丝毫不理会我,而是继续玩弄着他手里的那一刀一钩!腾飞这个时候也看了我一眼,眼神之中多了一股煞气,好似在和我说:别多嘴!

    在场的人最镇定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黑玫瑰话事人,一个则是老荷官,从他们脸上我不到任何东西,一个继续闭目养神,一个眼神始终停留在自己身前一米远的地方。

    “住手!!”

    这次不是我开的口,这道声音是从门口传来的。所有人都转头看了过去,一个身材魁梧,将身上的西服蹦的紧紧的男子出现了!

    阿勇!

    炮哥手下的头号大将!

    看到阿勇的时候,我下意识就想到了炮哥,眼神朝着他身后瞄了一眼,并没有看到炮哥的踪迹。阿勇直径走了过来,他没有看我一眼,而是把视线放在了黑色椅子上的周琴身上。

    他手持一封牛皮纸文件,将文件丢在赌桌上:“内门有令!赦!”

    腾飞第一个迅速的拿起放在桌上的那封文件,飞快的展开,当他扫了一眼之后,脸色有些阴晴不定。接着他拿着文件走到了坐在沙发上比闭目养神的话事人身边,之后凑到话事人耳边说了些什么。

    话事人依旧逼着眼睛,半响微微点头:“照做……”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我松了口气。我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周琴明明是我的仇人,而我却为她感到了一丝庆幸……

    可能是心目中那一丝未被磨灭的人性在作祟吧,我更加情愿看到周琴被一枪打死,也不情愿看到如今坐在椅子上被摧残。

    她并不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可却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女人。站在一般人的角度上来看,她走到今天完全是靠着自己一步一步爬上来的,我恨她,可我也佩服她。

    小雨飞快的跑上舞台,看着全身是血的周琴有些不知道如何下手,她恶狠狠的转头瞪了我一眼,眼神之中那股恨意犹如此刻钢化玻璃外的倾盆大雨,连绵不绝。

    侏儒人耸了耸肩,将手里的工具收拾好之后,从他的帆布包里掏出了一瓶黑色的药水,他将药水递给了小雨简短的说了两个字:“止血。”

    接着他便收拾好自己的包,若无其事有些滑稽的走下了舞台。

    当周琴被人抬走之后,舞台上那股难闻的味道依旧飘散在空气中……

    今晚我赢了,可我却高兴不起来。周琴被我击垮了,我做到了!内心之中各种不明的情绪涌入心头,好似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各占一半。

    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路到底是条什么路,是通往地狱的路,还是走向天堂的路?

    我只知道,我已经变了,潜移默化的改变了,变成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人……加我"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