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千门风云顾夏刘硕 > 第272章正式开始
    从会议室出来之后,走到走道的尽头推开一扇很大的双开门,我们陆陆续续的走进去。这是一间很大的房间,比之前的会议室都要大上一些。在最里面的墙壁上有一台巨大的液晶电视,正在转播CPG的比赛。

    我看到范萧还在桌上,如今剩下的人只有五个人了。看样子是又淘汰了一些人……

    在房间中央有一张标准的德州赌桌,看来德州才是今晚的重头戏。我不动声色的跟在林海身后,八个堂主直径走到另外一边的休息区坐了下来。

    接着两个荷官走了进来,他们穿着的很讲究,一看就不是一般的荷官。其中一个女的年纪也不算大,长得也算是有几分姿色。

    林海瞄了我一眼好像有话要和我说,我把头低了下去。

    “等下我就不上场了,你好好表现。”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今晚的比赛是由每个堂口派出一个人去参加,总的八个堂口也就是八人德州。盲注是十万/二十万,大的吓人。不过也是,今晚的比赛每个堂口基本上都把自己的资金差不多都带来了。

    要是盲注小的话,还不知道比赛要打到什么时候,就算是十万/二十万的盲注,也要打很久才能结束,看来今夜是一个不眠之夜……

    坐到赌桌上之后,我发现代表各自堂口出赛的人都是一些厉害的角色,我认识的就有瑶诗诗,还有小雨!我真的没想到小雨居然会参与到牌局中来,在我的印象之中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玩牌。

    难不成她也是个高手?

    在坐的这些人全都是老千,可以说今晚的牌局一定会和往常的不一样。我之前问过林海,这个比赛究竟是怎么样的,他和我说过四个字:“没有规则!”

    没有规则也就是代表着,只要你能赢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但是绝对不能被抓到。荷官是话事人带来的人,是没有问题的,牌也还未拆开证明也没有问题,场地、桌子都可以说没什么问题,毕竟场地是零时选的,连林海之前都不知道会在哪开会。

    看来在坐的人都和我一样,没有任何准备。只能够在牌局中随机应变了!

    待所有人上桌之后,大家都通过一旁的荷官拿到了相对应的筹码。我拿到了一千万筹码,基本上好几个人都是一千万起步,只有小雨直接是三千万起步。

    一开始拿这么多筹码,那她的打发肯定很凶,毕竟在德州里深筹码的确比较好操控,当然也不是说短筹码不行。各有各的优势,而且今晚不仅仅是玩牌技,还要赌千术!

    见大家都准备好了,荷官开始发牌。

    据我所知老白之前既然是黑玫瑰的人,那他的那些东西都是在黑玫瑰里面学到的,而我如今手上的东西是他教我的,虽然后期我靠着自己的实践掌握了一些,可我还是有些拿不准在坐的这些人的水平。

    就好比杨洋,她手还没有受伤的时候,我可是亲眼见到她用过“千丝手”。那种手法说实话我真的没见过有几个人用过,虽然我把水云袖已经练到了极致,可要和千丝手比较起来还是有一定的距离。

    这两种千术本身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可以这么说水云袖是黄金,那千丝手就是铂金!不过铂金虽贵并没有黄金保值,水云袖可是万金油,无论什么场合都能够派上用场。

    而千丝手则有着很多限制,不仅练习的人的手要求过高,而且实战中使用也需要机会。在坐的这些人想必都会水云袖,这是一门很大众的千术,易学难精通。

    就好似老江,他也会水云袖,只不过他的水云袖和我的比较起来就有些粗糙了。对付一般的人也够了,要是遇到像我这种做了半辈子的老千就有些吃力了。

    这一局我的位置比较靠后,拿着红桃A和黑桃8的底牌,我看了牌桌一轮,只要小盲位置、大盲位置和第五个位的人跟注了,我想了一下,同样选择跟注,我的底牌不算什么好牌,但是因为盲注太大,我等来等去都等不到我心目中的好牌,没办法也是硬顶着上了。大家都没有加注,就我们四个人玩这一手了,公共牌发了下来。

    翻牌:黑桃J、方块3、方块7。

    小盲位是提堂的人,是一个长得普普通通的眼镜男,看上去有些小资的感觉。他选择过牌,大盲位置是除堂的人,这个人上次我见过和我切磋过,他也选择过牌。

    五号位置的是反堂的人,是一个少妇。那一双手看的我有些暗暗乍舌,简直就和婴儿的手没什么区别,又白又嫩,她用那只手叠筹码的时候,灵活的不得了,换着花样的来。

    少妇直接加注五十万,我眉头一皱,看着台面上的三张公共牌想了想最终还是弃掉了牌。自己手里的牌和台面上的牌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要是我贸然出手的话肯定不行。现在只能找机会,在将牌丢出去的瞬间,我有些犹豫,一咬牙用小指头一勾,红桃A飞进了我的袖子,而另外一张黑桃8飞快的插.入到了放在荷官旁边的那堆废牌之中。

    这一系列动作基本上是一气呵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会有了想偷牌的念头。不过既然有了这个念头绝对不能犹豫,因为一旦失手了的话这场比赛我也就完蛋了。

    我若无其事的把手收了回来,我看到瑶诗诗下意识看了我一眼,便把眼神收了回去。

    难不成她看到我偷牌了??

    应该不可能,这才第二局。要是没有意外的话,我应该是第一个出手的人。

    这一把除堂的那个男子赢了,牌局继续进行。到进行到第五把的时候,荷官暂停了发牌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各位稍等。”

    这时另外一个荷官将放在桌上的牌全部回收了,紧接着拿出了一副新牌。而且那副牌的花色和之前那副牌的花色不一样!!

    看到这里,我一愣。

    心里苦笑,原来不是他们不动手,而是他们知道五局会更换一次扑克牌。这林海之前怎么不和我说一下??现在好了偷了一张废牌,还要想办法把它给处理掉。

    牌局继续开始,这次我是枪口位置。我拿到了一副AK,算是很不错的起手牌了。轮到我说话,我直接丢出了五百万,近一半的筹码!

    因为我知道现在他们都没有出手,加上这幅牌是刚换上来的,也没有机会出手,也就是说这一把是绝对公平的。

    AK在德州扑克中年是令人又爱又恨的底牌,也是一直以来争议最多的底牌。AK无论是同花还是不同花,在德扑的底牌牌力里排名靠前。但是AK在大多时候只是一手中强牌,并非是一手成牌,尽管它确实不弱,但是AK有时打到最后还是AK,没有任何成牌。

    这是一手高风险的牌,要么大赢,要么大输。AK的胜率算是在中等偏下的位置,胜率大概在百分之四十左右,不过现在是八人桌,胜率还可以提高一些,我估算过应该在百分之四十七八的样子。

    在坐的这些人都不是普通的人,读牌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最基本的东西了。不过想要读懂这张桌子上其他人的牌那就有些难了,之前小雨拿着一对2直接全押,最终用一对2赢了一对K。公共牌发出来之后她是四张2,对方只是三张K。

    这种冤家牌在现在这张桌子上屡见不鲜……添加"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