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千门风云顾夏刘硕 > 第100章黑子的托付
    六子:

    我是老黑,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可能你已经知道了小珍的事情。对不起,是我瞒着了你,我只是不想把这不幸的消息带给你。

    以后的路,可能要你自己一个人走了,我恐怕不能陪你了。我希望没有我的日子,无论怎么样你都要好好的,至于我要去哪,我要去干嘛,你都不用担心,你只要记住我黑子永远是你小六的兄弟。

    记得你曾经和我说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既然强求不了,就只能任他随风。

    这一次我也有我的选择,不过我不知道以后的路会是什么样的。我希望你不要怪我……

    ……

    看到这我的心已经有些微微颤抖了,手中的信纸也随着手抖了起来。黑子你这是何必呢?我不是你兄弟吗?为什么你有事不能和我说呢?

    你总是所有的事情都自己抗,你有把我当做你的兄弟吗?

    黑子!黑子……

    我的心里不停的怒喊,忍住了我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我告诉自己我不能流泪,不能哭!

    ……

    “六子,将来很长一段时间你可能都看不到我,想我的时候你就唱我最喜欢的歌。我知道你小子有艺术细胞,我只是个大老粗。我曾经幻想过要是我和阿珍结婚,我要让你给我们唱歌,可如今可能实现不了了。”

    “好了其他的话我也不说了,我从来没写过信,也没想到会写这么多字的信。还真是头疼。有个人,我想托付给你,请务必帮我照顾好她。她是小珍的牵挂,也是我的牵挂……‘黑子留’……”

    看完了这封信,我压郁已久的心情再也忍不住要爆发了。我死死的咬牙,关于黑子的一切我都不会忘记……怎么可能忘记……

    黑子最喜欢的歌是郑伊健的《友情岁月》,我神情有些恍惚,仿佛我又听到黑子在我耳边唱起了那首歌……

    消失的光阴散在风里

    仿佛想不起再面对

    流浪日子

    你在伴随

    有缘再聚

    天真的声音已在減退

    彼此为着目标相距

    凝望夜空

    往日是谁

    领会心中疲累

    来忘掉错对

    来怀念过去

    曾共渡患难日子总有乐趣

    不相信会绝望

    不感觉到踌躇

    在美梦里竞争

    每日拼命进取

    奔波的风雨里

    不羁的醒与醉

    所有故事像已发生

    飘泊岁月里

    风吹过已静下

    将心意再还谁

    让眼泪已带走夜憔悴

    ……

    猛然闭上眼睛,我把即将涌出的泪水忍了回去。

    黑子无论你在哪,无论你在做什么,我永远不会怪你,你永远是我的兄弟。我们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语言,愿你一切顺利。

    收好手中的信件,我深吸一口气。不错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既然选择这条路,哪怕哭着也要走完!

    信件中黑子交代让我去找一个人,那个人是小珍同父异母的妹妹。小珍的父亲当年娶了小珍妈妈,又在外面找了一个女人,生下了小珍的妹妹,只可惜好景不长。最终两人出车祸死了,至此之后小珍出门打工,小珍的妹妹十分叛逆,不肯认她这个姐姐,如今还漂流在外。

    信的背后写着那个女孩的信息和地址,我不知道这么久过去了还能不能找得到,不过既然是黑子交代的事情,无论有多难我都要办到!

    ……

    三天之后,我和阿泰来到了石家庄。这地方是我第一次来,黑子给我的地址并不详细,关于那个女孩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串身份证号码。

    韩琳,从名字可以判定,她很恨她的父亲。所以没有随父姓,至于韩姓,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她母亲的姓氏。

    和阿泰安顿好之后,我开始计划如何去找那个女孩。

    “六哥?你找到那个人之后你准备怎么办?给她钱?我看你最近怎么老是在给别人送钱?不是我说啊六哥,你也不像有钱人啊?”阿泰道。

    我苦笑:“你怎么就觉得你六哥没钱了?”

    “你看有人钱人都开豪车,住酒店……这段时间跟你在一起,都住宾馆……”阿泰说着瞄了我一眼傻笑说:“我的意思不是说宾馆不好,只是……”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六哥现在是没什么钱,每一分钱都要精打细算,至于送出去的那些钱是我欠别人的。”这阿泰还真是小孩子,我心里不由苦笑:“还有,看一个人有不有钱,不是看他的开豪车,住酒店就能看出来的。那些人只是表面上看起来风光而已,真正的有钱人是很低调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发现阿泰皱眉盯着我,于是我问:“怎么了?”

    “六哥,你的意思是你是有钱人?”

    我白了他一眼,懒得再搭理这小子。

    可他倒好,穷追不舍一个劲的在我屁股后面吵着:“六哥,你和我说实话啊,我不是想要你的钱,我只是好奇而已……喂……六哥……”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们都待在石家庄,老江已经出发了,我让他先过去。之后又电话安排了若棠去接老江,把老江安顿好。

    若棠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说没有,只是要晚几天回去。

    “那好,你回来我正好有事和你说。你的手里的钱还够不够,最近钓到一个凯子想泡我,我从他身上捞了不少。”若棠在电话那头说。

    “恩,那些钱你先留着吧,老江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就帮我应付着。”

    “这人你从哪找来的?信得过吗?”若棠问。

    “信得过,有什么事你也可以和他说。”

    “那行,我知道了,那等你回来再说吧。”

    “好。”

    ……

    石家庄是一座很美的城市,我很想停下脚步来享受一下这座城市给我带来的感觉,只可惜我还有事情要做。

    阿泰之前问我的我也想过,找到了那个女孩,我是要给她钱安顿她呢?还是把她带在身边?黑子信中是希望我将她带在身边,可我这条复仇路危险重重,我不知道是不是要这样做。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阿泰慌慌张张的从门外跑了进来。

    “六哥!六哥!”

    看着他气喘吁吁的样子,我有些无奈,这小子做点事总是这么浮躁。

    “怎么了?捡到钱了?”

    “不是,我找到韩琳了!”

    “找到了??”我猛然从沙发上站起来:“快,带我去!”

    路上,我问阿泰怎么找到的。他说他先从我的那个地址入手,打听了一下,之后又去派出所查了一下,之后找到了韩琳的暂住证信息。

    “派出所给你查这些?”我有些意想不到。

    阿泰得意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本退伍军人证:“我拿着这东西去的,我说那个人是我的远房亲戚。之后还把我的身份证信息留在那了,人家才帮我查的。”

    “行啊,小阿泰,有两下子啊!”

    “那是,我在我们部队那可是杠杠的,侦查、格斗、通讯我都懂。我可不是吹啊,特别是格斗,随随便便撂倒十几个人气都不带喘一下的……喂!六哥你怎么又走这么快啊?你等等我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阿泰和老熊完全就是两个人,老熊当年沉稳,这阿泰完全就跟一个高中生一样的。

    他追了上来:“六哥,你是不是不信我啊?”

    “信——”我拉长了声音说:“只是我有些好奇,你那部队是训练特种兵的吧?你还什么都精通了?”

    “嗨,特种兵算啥啊,我跟你说,从我们那出来一个人顶俩特种兵……”

    我摇头,哭笑不得,看来这以后的日子可真是不会无聊了……添加"buding7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