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千门风云顾夏刘硕 > 第99章探望故人
    老江的千术不在我之下,不用切磋我都能看的出来,只是我一提赌的事情,他就闭口不言。超哥在一旁帮我们调节气氛。

    “老江,你可别忘了,当年你可是说我要是有什么事,你都会帮我的。”超哥皱眉有些火气的说。

    老江叹了口气,显得很为难:“阿超,不是我不帮你,只是你知道我不想在走上那条路了。我好不容易才从那里面完身而退,我真的不想在插足了。”

    “意思就是当年你和我说的那话是放屁呗?”超哥冷笑着说。

    “阿超……”

    见他们这样,我只好打圆场说:“江哥,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老江点了点头:“不瞒小六兄弟,你是千手,你应该知道的。我们这一行,是多么的凶险,当年我就是因为做了这一行,失去了太多东西了,如今我只想安安稳稳过完余生……”

    见老江如此态度,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只是超哥太过较劲,一口咬着说老江当年和他说的话。这老江也是个性情中人,最后在超哥的软磨硬泡之下,有些软了。

    “小六兄弟到底需要我帮你做什么?”老江看着超哥一脸无奈。

    我心里也有些好笑,这超哥还真是的。

    “江哥,我也把话说白了吧。我做的事情,未来肯定会很凶险,不过一旦事成,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说完我看着老江,在等待他的答复。

    “老江,我兄弟都把话说这份上来了,你还要怎么样?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什么狗屁金盆洗手,前段时间还见你在麻将馆来着……”

    我一愣,转头只见老江尴尬的笑着,脸色有些红润,干咳了几声:“我是去那边有点事……”

    “有什么事?你不就手痒了吗?你骗别人可以,你骗得了我?你老江是什么人,我不知道?”超哥得理不饶人道。

    老江有些说不过超哥了,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行行行,算我怕你了行吧。我答应小六兄弟了可以了吧?”

    看着面前这对活宝,我也是有些无奈。最终和老江约定好之后,他说他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到时候到昆明找我,我说行。

    当天下午,马不停蹄我打了一辆车,便带着阿泰准备离开了长春,走的时候我让司机特意在长春市区饶了一圈。好多地方都有我和安莹当年的回忆……

    最终在长春火车站下车,记得当年我是来这来接安莹的,安莹也是从这离开我的……

    “六哥想啥呢?”阿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转头看着他笑道:“说了你也不懂。”

    “你不说我怎么懂?”

    我提着东西直径朝火车站大厅走去。

    “六哥,你等等我啊,你走那么快干嘛?你还没和我说呢,你说了我就懂了……”

    ……

    下一站,榆树!

    我也该去看看小珍了,最后一次见她的时候是从海南离开的时候。虽然故人已去,可我还是想去她老家看看,能不能有关于黑子的消息。

    由于当年我也只是听黑子提过小珍的老家,我只能按照记忆里的地址去找。虽然袁晓暖知道,可我如今不想再打扰她的生活了。

    在榆树下车之后,便转车去了大坡镇,这是一个不大镇子,进去之后只有一条街,不远处有一座桥。过桥之后我看到不远处有几个洗车店,我走过去有一个小伙子正在洗车,看样子是那家洗车行的老板。

    “请问一下,你知不知道李珍珍家住哪?”我上前问道。

    小伙子转头看了我一眼,有些疑惑:“你找她干啥?”

    “我是她朋友,路过这边顺便就过来看看。”

    “哦,这样啊,不过她前几年死了……”

    虽然已经知道小珍走了,可如今听到别人说出他的死讯,我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那边有家商店,看到了没?那就是她家。”小伙子指着不远处道。

    我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便离开了。

    来到那家商店门口,我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妇女。她痴痴的坐在那,好像在等着谁,又好似在发呆,神情有些黯然。

    妇女的外貌和小珍长得有些相似,我大概猜到了什么,深吸一口气走上前:“请问,这里是李珍珍家吗?”

    听到李珍珍这三个字的时候,妇女恍然惊醒,猛地抬头看着我,最终露出了失望的表情,紧接着疑惑的看着我问:“你们是?”

    “我是李珍珍的朋友……路过这边,来看看她……”

    妇女眼睛微闭,两滴泪水从眼角溢了出来,转头看向了屋内。朝着她的视线望去,我看到了一个灵位,上面一张黑白色照片,里面的人挂着微笑……

    “珍珍前些年走了……”说着妇女让我们到屋里坐。

    阿泰进屋之后盯着照片看个不停,想问我什么又忍住了。

    我没问小珍是怎么去世的,妇女也没提。可能是她不想回忆那段伤心往事,最终聊了好一会,我让阿泰把准备好的钱递给了她。

    妇女接过牛皮纸信封疑惑的看着我们,随即拆开了发现里面都是钱,有些慌了。

    “阿姨,这些钱你收下。当年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小珍帮过我,如今她人已经走了,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请你务必要收下。”我用不容拒绝的口气说着。

    妇女犹豫了一会,最终说了声谢谢。

    见她把钱手下了,我的心也宽松了许多。当年小珍是因为救我,才会落得那种下场……

    我欠她的,已经无论如何也还不清了。就像我和黑子之间,该怎么偿还呢?

    走之前,小珍的妈妈叫住了我:“小伙子,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转头笑了笑:“阿姨,你叫我小六就好了。”

    “晚上留下来吃饭吧?”

    “没事的阿姨,我还有事,改天有机会再来。”

    小珍妈妈无奈的点了点头,我刚准备转身,她又叫住了我:“小六??”

    “恩?怎么了?”

    她眉头微皱:“你是不是真名叫刘硕?”

    我点头,这让我有些诧异,没想到小珍妈妈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我听珍珍提过你,黑子你认识吧?”

    我点头。

    “那孩子挺好的,当初珍珍走之前一直照顾珍珍,只可惜啊,这两孩子缘分尽了……那孩子离开之前留下了一封信给我,他说以后要是有一个叫刘硕的人来,就让我把信交给他。”

    信?黑子给我的信???

    我真不敢相信,黑子在几年前就给我写好了信?

    “在哪阿姨?你快把信给我!”我火急火燎的说。

    “恩……你等一下,我这就给你去拿。”

    黑子,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为什么要提前写信给我?

    “六哥,你和那个女的什么关系啊?还有黑子?又是谁啊?”阿泰似乎再也忍不住了,开口问我。

    “黑子是我兄弟,小珍和黑子是一对……”我有些无力的回道。

    阿泰听了之后,点了点头便不再多问了。

    几分钟之后,小珍妈妈拿着一封信走了出来交到了我手上。

    我接过信,马上打开将信纸拿了出来。

    信纸已经有些泛黄了,瞄了一眼我便确认是黑子的字迹。黑子和我一样没上过什么学,我们两的字写的都不好看,可此时看着那上面歪歪扭扭的字迹,我的心却从未有过的激动……FL"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