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千门风云顾夏刘硕 > 第93章一生何求
    袁晓暖转过身,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我,冲我微微一笑走到我面前:“我想你是搞错了,我是不会和你走的。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很高兴你能来,请自重。”

    要是袁晓暖此刻是愤怒的生气的,那我毫不犹豫就转头就走,可此时她却这么和颜悦色的和我说话。我知道她心里是有我的,我淡淡的笑笑:“你要怎么样才肯跟我走?”

    她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白色玫瑰递给了新郎:“你想让我跟你去哪?居无定所?像阿祥那样,最终连死都不瞑目?”

    我的心猛的抽搐起来,这是袁晓暖说的话吗?或者说,这是袁晓暖吗?

    “姐!”袁凯走过来一脸愤怒:“姐!你忘了当初可是六哥去把你救出来的,你忘了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六哥帮助了我们!你怎么能这样?”

    “小凯!”袁晓暖皱眉喝道。

    新郎似乎再也沉不住气了,作为今天的主角,他似乎有些沉默了。这一刻他终于爆发了,一把揪住我的衣领:“你凭什么就这样想带走我老婆?呵……”

    说着他冷笑:“你就是那个刘硕吧,听说当年你可是贩.毒坐牢了,现在出来了就想来抢我老婆了?你们之间的事,我都知道。你来是不是想要钱?你要多少?我给你,不过你给我马上消失!”

    小北马上上前扯开新郎:“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可能在监狱里待的太久,我已经渐渐的忘记了人情世故,也渐渐忘记了金钱的重要性。

    “刘硕,你成熟一点行吗?如果你真的需要钱,在我能力范围之类我都能给你……我承认当年你是对我有恩,在我和我弟弟最困难的时候你是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可我希望你不要这样……”袁晓暖眼睛微闭,泪珠从眼角滑落。

    混乱之中一个老妇人走到了她身边,她转头叫了一声:“妈。”

    我知道袁晓暖有个神志不清的妈妈,当初我说要陪她一起去看望她妈,她都不给我去。没想到却在这个场合之下见到了,老妇人看了看我,眼神中写满了沧桑与无奈。

    新郎见到是自己岳母来了,也喊了一声“妈”,接着转头看着我:“听说你是靠赌博为生的?你觉得你凭什么能让晓暖幸福?”

    赌博这个词犹如一把利刃直插进我的心脏,对啊,我是以赌为生的。和我死去的父亲一样,我比他强的只是我是一个老千,他是一个赌徒……

    袁晓暖的母亲似乎也很反感这个词,转头死死的瞪着我,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很响,犹如一阵雷声,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下来。

    袁母恶狠狠的瞪着我,指着大门:“滚!!”

    说完她拉过新郎和袁晓暖的手,将他们两人的手牵在了一起。袁凯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在我耳边小声说:“六哥,我妈嫉赌如仇……”

    还没说完,袁母就朝袁凯叫道:“小凯!过来!”

    这时我才明白,或许袁晓暖嫁给我面前那个陌生男子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没钱,也不是因为我坐过牢,或许只是因为我混迹在蓝道……

    混迹在一条看不到明天,不知出口在何处的蓝色大道上。

    想想还真是讽刺,我和她因为赌而认识,也因为赌而分开……

    我这一生,因为赌,失去了很多东西,也得到了很多东西。可能我这一辈子都离不开赌,既然摆脱不了,那我就只能掌控它!

    ……

    袁晓暖结婚后的两周,我开始规划起我的人生。在监狱那段时间,我将我的千术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每天练习手指的柔软度,我用信纸做了54张纸片,整天把纸片当做扑克,无论练习什么都是枯燥的。

    这几年我却熬过来了,肉.体上的折磨远远比不上心灵上的折磨。

    这些年对黑子和袁晓暖的思念,很多时候却把我折磨的快疯了,如今袁晓暖也离开了我,选择了她想要的生活。诺大的城市我孑然一身,我只能为我之前做的事情付出惨痛的代价。

    可我不想退缩,如今也由不得我退缩,我在监狱受罪的时候,害我的人可能还在哪享受。炮哥,他觉得我是一枚棋子,那我就让他看看他当年丢弃的弃子的能耐!

    抛开了袁晓暖的事情,我在小北的酒吧安顿下来帮他做事。等待的时间往往比战斗的时间长的多,如今我没有炮哥的消息,没有黑子的消息,我不能盲目的去追查什么,也查不到什么。

    如今我只能想办法把一个人给弄出来!

    她肯定和我一样痛恨炮哥,我相信被自己最爱的人出卖,那种痛是会让人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的。

    ……

    之前我一直以为东哥和小北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后来才知道,原来东哥是小北父亲战友的儿子。小北的父亲当年和东哥的父亲在一个营,之后东哥父亲留在了部队,小北的父亲退伍了。

    两人个老人的关系很铁,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我就说当初东哥为什么会那么帮我,想必是小北去让他父亲去帮我说好话了。

    想要把若棠弄出来,那只能从东哥下手了,我不知道把握有多大,但是可以去试一试……

    东哥好赌,这一点会将成为我的突破口。只是要想办法引君入瓮,这还要好好的计划一下。而且我也不能让东哥为难,他怎么说也帮过我,也是小北的朋友,我只能让他欠我人情,自愿来偿还我。

    为了不白吃白住,我在小北的酒吧打打杂,什么事都做,偶然也去舞台上吼两嗓子。这天客人有些少,我正在擦桌子,小北走过来扯住了我:“小六,你这干嘛呢?”

    我转头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不是和你说了么,这些事不用你做,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待着……”

    看小北着急的样子,我不忍有些想逗他,把毛巾丢给了他:“喏,那你来擦吧。”

    小北接过毛巾,顺手丢到了一旁拉着我坐到了一张桌子前:“我不是和你说么,有什么事你就交给那些服务员去做,我又不是没请人,你怎么整天把自己搞得……要是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小北就这么对朋友的。”

    “不就擦个桌子吗?至于吗你?”我苦笑。

    “好了好了,下次这些事你可千万别做了。”说着小北问:“对了,你让我约东子干嘛呢?是不是想感谢他?要是这样的话,用不着,他家老爷子和我家老爷子熟着呢。要不是我们都是男的,估计那两老爷子都得让我们完婚了。之前我也不知道我家老爷子还有这么牛逼的一个战友……当年自己太贪玩了,对家里的事情了解太少。”

    虽然小北说话还是那么没边,可我发现他比以前懂事了。人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不经历一些事情永远都不会长大。

    “也算不算感谢吧,我就想约他出来聚一聚。你说在里面,东哥对我的照顾可不少,出来了怎么也得和他打个招呼吧。”我说。

    “那行,那明天我就把他给约出来,到时候我们好好喝个痛快!”小北说着站起来:“我有点事要出去下,你可别在做服务员做的事了啊!”

    我点头笑着说:“行,知道了,有事你就去忙吧。”

    看着小北准备走了,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把酒吧取这么个名字……”

    小北转头咧嘴笑了起来指着我:“6!”说着又指着他自己:“8!”

    6?8?

    这下我算是明白了:6(我)9(救了)8(小北),一生何求……加我"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